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061396.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16章:妥协

正文 第216章:妥协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急急忙忙的从家里出来,直接招了一辆出租车过去就在老街附近的玉泉酒店,乘坐电梯上了4楼客房部,找到了王华强所说的408室。

    才砰砰的敲了两下门,门就打开了,我几乎是没有考虑危不危险的问题,大步就走了进去,嘴里焦急的喊道:“晴晴?”

    这是一套标准的商务套房,有一个小厅和两个房间,客厅里摆着一套真皮沙发和一张玻璃茶几,王华强和张晴晴隔着茶几坐在沙发上。王华强身后站着一个微微秃头,拥有一双死鱼眼,显得凶神恶煞的混混,正是上次被我用皮带狂抽的那个鲨鱼。

    而张晴晴身后也站立着四个穿着西服但脖子上却隐隐看到纹身图案的打手,这四个打手虽然很有礼貌的站在张晴晴身后,但是明显在看管着张晴晴,不让她逃跑或者打电话报警。

    “陈瑜!”

    张晴晴见到我进来,一直勉强保持镇定的她这会儿再也不用掩饰自己内心的紧张和害怕,唰的站起来就要朝着我冲过来,但是那站在她沙发旁边的四个西服男子却伸手拦住了她,明显是限制她的活动自由,不许她乱动一步。

    “我曹,你们想死呢!”我见状勃然大怒,冲上去一把推开两个西服男子,牵起张晴晴有点儿冰凉的手,一把将她拽到我身边,柔声的问:“晴晴,你没事吧?”

    “没有,因为我的那辆英朗还没有修好,今天中午离开学校步行过去附近站台坐车的时候,半路被他们一群人开着一辆面包车强行劫持我过来这里了,还限制我的自由和不许我打电话。”

    张晴晴大约是被吓得了,所以这会儿一直紧紧的抱着我的左胳膊,难得的小鸟依人般唯一在我身边,显得非常的小女人模样。她眸子里还闪着一丝害怕之色,明显被王华强、鲨鱼这伙人莫名其妙的挟持到这里,她内心是很害怕的。

    王华强这会儿站起来笑眯眯的说:“陈先生你不要紧张,我们这次请尊夫人过来的时候是非常有礼貌的。就像跟你在电话里说的那样,一根毫毛都无损,我们的目的是想跟你们谈谈你们的那栋旧宅的收购事宜而已。”

    王华强身后的那个鲨鱼脸这时候色眯眯的瞪着张晴晴傲人的胸部,舔了舔舌头,用一种沙哑如同夜枭般难听的声音桀桀的冷笑说:“当然,如果小崽子你再不识趣,下次可能我们对你老婆就不会这么有礼貌了。像张小姐这么漂亮的女人,如果卖到其它城市窑子里去,你说是不是很糟踏佳人?”

    威胁,这已经是赤果果的威胁。

    我满腔怒火猛得窜了起来,眼睛里瞬间充满了暴戾之气,在这一刻我真的有种杀人的冲动。这种冲动很强烈,大概我眼神中已经有了杀意,鲨鱼脸跟我对视一眼就读懂了我眼神中的杀意。他不由自主的吓得退后一步,但是忽然又觉得自己的表现有点怂,他又连忙的挺直了身板,色厉内荏的瞪着我说:“这种眼神看我干嘛,想吓唬我不成,老子可是吓得的。”

    他的话刚落,我已经唰的抄起茶几上面的一只玻璃烟灰缸,猛的朝着鲨鱼脸扑了过去,那家伙完全没想到我会突然出手,猝不及防之下被我烟灰缸直愣愣的拍在他脑门上。

    “啪”的一声,烟灰缸就砸得鲨鱼额头鲜血四溅,那家伙也惨叫着倒地。

    我一下骑在他的身上,左手掐着他的脖子,右手的烟灰缸对着他脑袋就是一顿狂砸。大厅里的四个穿着西服的打手见鲨鱼被打,连忙想过来帮忙,但是一直坐在沙发上的王华强而对着他们轻轻的一挥手,那四个打手见状就停下了脚步,面面相觑,站在一边眼睁睁的看着鲨鱼被我揍。

    我烟灰缸几下就把鲨鱼砸得鼻梁崩塌眼角崩裂,满脸血污,最后一下那烟灰缸都咔嚓的裂成了两半,我才扔掉了手中的两截烟灰缸,把脸凑到鲨鱼的跟前,森然的对他说:“我这辈子最恨人威胁我,如果我的家人有什么事情,你最好准备好你全家人的棺材。”

    说完,我就站了起来,弯腰从茶几的纸盒上抽了两张纸巾,慢慢的擦了擦手中的红色污迹,然后随手把纸巾扔掉。

    张晴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暴戾一面的我,她有点儿像望着陌生人一般的望着我,似乎有点儿不能接受。房间里的四个西服打手这会儿也如临大敌,非常小心的站在王华强身后,紧张兮兮的凝神戒备着我。

    倒是王华强似乎见惯了风浪,面上表情云淡风轻,还亲热的跟给我倒了一杯茶,指了指他对面的沙发,笑眯眯的说:“陈先生,气消点儿了吗,现在咱们可以谈谈了吧?”

    我跟他对视了两秒,其实吧,鲨鱼只是一个打手头目而已,刚才说的那些威胁话,估计也是王华强一早交代好他的。这两个人是早想好了,一个唱白脸另外一个唱黑脸,对我软硬兼施逼我就范呢。

    我虽然把负责扮黑脸的鲨鱼给揍了一顿,但是王华强也表现得很自如,完全不为所动,他的意思也很明显:你可以发脾气,但是地皮必须卖给我,不然鲨鱼说的那些话,依然会变成现实。

    我缓缓的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沉声的说:“说出你的价格,如果我还满意,或许可以考虑一下。”

    王华强拿出一份合同文件,轻轻的扔在茶几上面,一如既往的面色倨傲,说:“390万,你这栋老宅前不久是花了290万买的,我觉得我给的这个价格很合理,你最好在这合同上签下你的名字,免得大家再发生什么麻烦。”

    其实,现在外面老街的地皮价格已经涨得很高了,比我买的时候快翻了一倍。按照现在市场价保守点估算,价格大概也值500多万,再多点日子,我估计价格最高大概能升到1000万左右。而这王华强居然用低于目前市场价一百多万的价格买我的地皮,他这是逼我在张晴晴面前做出一个抉择:你选你妻子的安全,还是选择更多的钱财。

    张晴晴这会儿面色复杂的看着我,眼眸中的情绪非常的紧张,似乎一切又回到了昨晚,她等着我做出选择,是钱财重要还是她重要?

    看得出,她对我没有多少信心,大概是因为我昨晚的表现让她认为我变了,是那种为了金钱不惜一切代价的人。

    她觉得我已经不是以前她认识的那个腼腆胆小的陈瑜了,变成了一个满怀戾气野心勃勃她所不认识的陈瑜。所以她现在已经有点儿不敢期待我的答案了,甚至忍不住心如死灰的闭上了眼睛,宛如等待死亡来临的囚徒。她觉得按照我昨晚那倔强的脾性,肯定是不会屈服的,她认定我已经把金钱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但是,张晴晴闭着眼睛等待着我无情的宣判,但是她等了半天没听到我说话,只听到传来刷刷刷的钢笔写字声音,她就错愕的睁开眼睛,正好见到我面无表情的在合同上签下了陈瑜两字。

    她瞬间睁大了眼睛,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

    王华强非常满意的收起了合同,还当场就让手下给我打款,哈哈的笑道:“陈先生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对你妻子果然用情极深,我们的买卖就已经完成了,就不打扰你们小夫妻了,我还要跟下一户人家谈收购,再见。”

    他说完之后,就让手下搀扶着收拾的鲨鱼,趾高气扬、心满意足的离开了,他今天在我这里最少节省了600万元。

    酒店套房里只剩下我跟张晴晴,张晴晴眼睛望着我,眸子里有泪花在转动,表情又是幸福开心,又是后悔难过。为我最终把她看得比钱财还重要而开心,为她连累我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而难过。

    她这会儿已经没有了大女人的风范,手足无措的低着头抓着衣角,就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泫然欲泣的小女孩,小声的说:“陈瑜,对不起——”

    张晴晴身高超过一米七,穿着高跟鞋的她已经跟我一样高,望着素来高傲的老婆大人现在这小女人姿态,我则是霸道的用手抬起了她的下巴,故意的问:“对不起我什么?”

    张晴晴被我这举动弄得有点儿难为情,大约是还沉浸在巨大的感动之中,没有凶巴巴的推开我的手,反而是咬咬嘴唇红着脸说:“你因为怕我出事,选择了妥协,我害你损失了好多钱,你做出这个决定不容易吧?”

    我出身是穷小子,当初连念书的学费都没有,我家里的家产就翻100倍都未必有1000万元,加上我前段时间收到涂文轩的刺激,所以张晴晴觉得我把金钱看得很重也是有原因的,觉得我舍弃自己人生当中第一笔巨款选择她,做出这个决定肯定非常不容易。

    但是,我听了张晴晴这话,却非常的不高兴,直接一下将她抱了起来,恶狠狠的说:“什么不容易,我几乎是用了零点一秒就已经做出了选择,只是当时没表现出来而已,钱没有了可以再赚,但是老婆就只有一个。你总是怀疑我变了,我很生气,我要责罚你!”

    张晴晴被我打横抱了起来,惊呼一声,然后又羞又急的说:“哎呀,陈瑜,你干嘛,别胡来呀?”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