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061400.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20章:为兄弟

正文 第220章:为兄弟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群黑压压的雨衣男子都是拎着铁管的,而且人数最少是我们的五倍,我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掀翻了桌子就喊哨牙他们跑。

    对方是有摩托车的,我们也不敢朝着大街跑,害怕被他们轻易追上,只能冒雨冲进大排档边上一条狭窄的小巷逃命。而刀疤男一伙人也叫骂着追上来,穷追不舍,明显今天是非要收拾我们不可。

    人倒霉之后干什么事情都倒霉,我们一群人体格还可以,本来是挺有机会逃脱的,但是急急慌慌在小巷里穿梭逃命的时候,跑得最快的李宏城因为不熟悉纵横交错的小巷环境,竟然把我们一群人带入了一条死胡同。

    “我曹,老李你他妈的怎么带路的,往死路里走?”

    哨牙和秦勇他们见前面没有路了,都又惊又怒,纷纷的责怪李宏城,而李宏城也是哭丧着脸说:“我他妈的哪里知道这是死路?”

    宋东阳就骂道:“不知道路你他妈的乱带什么啊,现在大家都等死吧!”

    缪东华也如热锅上的蚂蚁,说:“这些完了,全完了。”

    我心情也跟他们一样慌张不安惧怕,但是我知道我是他们的老大,这种时候绝对不能惊慌,或者说不能让大家觉得我慌了,不然他们就更没信心了。

    我沉声说:“慌毛,事已至此,埋怨老李也没有用了,咱们只有团结在一起,见一步走一步了。”

    其他的人还好,宋东阳跟缪东华两个平日对我就不是非常的忠心,我和他俩的感情也不是很深,他俩就没好气的说:“还见一步走一步,今天我们死定了,跟了你这么个老大算我们倒霉。”

    哨牙几个勃然大怒,但是没等我们再继续吵下去,刀疤脸一群人已经追上来了,他冷笑的说:“跑呀,有本事你们倒是给我继续跑呀!”

    天空的也还在淅淅沥沥的落下来,我们一群人的衣衫都已经被雨水打湿了,雨水的凉意,内心的害怕让哨牙一群人都有点儿微微颤抖,就像是几只发抖的落汤鸡。

    我知道这时候我们这边必须要个人站出来,我伸手摸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慢慢的踏出几步,跟雨衣刀疤男在幽暗中面对面站立对视,不卑不亢的说:“我们好像没有得罪阁下吧,为什么要搞我们?”

    雨衣刀疤男上下打量了我两眼,咧嘴冷笑说:“你不该打月亮街酒吧的主意。”

    我想起了刚才是我们学校的老猫给这帮人带的路,忍不住的说:“你们是姜皓文请来的打手?”

    话音刚落,刀疤男身后黑压压的手下人群当中就走出几个人,其中一个赫然是姜皓文,他冷笑的跟我说:“鹏哥不是我请来的打手,他是我的大哥。好让你今晚死得明白,其实想买何老板酒吧的人是鹏哥,我不过是帮鹏哥出面的而已,你抢的不是我的生意,而是鹏哥的,所以现在是鹏哥本人要收拾你,懂吗?”

    我们几个听完之后都傻了,我们原来抢的不是姜皓文的场子,而是社会上大哥的场子,这不是寿星公吃砒霜嫌命长吗?我第一时间就是惊怒交加的转头望向郑展涛,心想难道是郑展涛心里对我还有怨恨,又摆了我一道?

    郑展涛连忙摇头说:“我也不知道这情况,何金华其实是我远房表叔,我只是想帮表叔一把,让他少亏一点。也是想着便宜自己也不便宜外人,所以想促成你们这笔买卖,完全没想到背后还有这层情况。”

    我这会儿挺恼怒的,但是怪就怪自己没有彻底查清楚,导致现在得罪了鹏哥,我转头咬咬牙对刀疤男说:“鹏哥,不知者无罪,我们不知道这是你看上的酒吧,这笔买卖我放弃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放我们……”

    我的话还没说完,杨鹏就飞起一脚,直接把我踹翻在了雨水里,他冷哼一声说:“如果我今天放过你们,那日后月亮街的什么阿狗阿猫都以为我杨鹏是好招惹的了,给我打!”

    一声打,他身后黑压压的一群手下就一拥而上,手中的铁管高高的抡起,噼里啪啦的朝着我们一群人身上招呼。

    对方人数是我们几倍,手中又有家伙,我们完全不能抵挡,全部被干翻在满是雨水的地上,只能用双手死死护着自己的脑袋,任凭铁管不停的砸下来。

    我还能强忍着剧痛闷不吭声,而哨牙和宋东阳等人的惨叫声却连续的响起……

    “放开我的兄弟!”

    我一把推开一个雨衣打手,挣扎着爬起来,但是另外一个打手已经挥舞着铁管朝着我的脑门上就是一棍砸来,我连忙的用举手去挡,啪的一下我的手就传来一阵锥心的剧痛,忍不住闷哼一声,接着又有一个打手在我脑袋上来了一棍,我被揍得头破血流的再次栽倒,密密麻麻的铁管砸在我身上,血水染红了地上肮脏的雨水……

    那些打手也是很有经验的,见我已经差不多之后,就收了手,没有真的要了我的命。但是哨牙和大罗小罗一伙人还在被围殴,惨叫声不断的传入我耳中,我重伤的身体抽搐了一下,然后颤抖着再次挣扎起来,宛如受伤濒临死亡的狼群首领,绝望的望着自己的狼群被猎人屠杀,我红着眼睛瞪着杨鹏和姜皓文,沙哑的咆哮:“放开我的兄弟——”

    我左手被打折了,无力的耷拉着垂下,左脚受了伤,站也站不稳,背部也受了伤,佝偻着腰站着,头发贴在额头上,雨水和血水混合在了一起,非常的凄惨,只有眼神还充满了恨意和倔强。

    “住手!”

    杨鹏喊了声住手,周围那些围殴哨牙的打手都停手了,全部疑惑的望向杨鹏。

    杨鹏没有说话,他对着姜皓文使了个眼色,姜皓文点了点头,然后朝着我走了过来,先是冷笑的打量了我两眼,然后又看了看同样被修理得很惨的哨牙他们一伙,最后才阴测测的说:“没本事就别学人家当老大,你一个小小的决定都有可能会害死很多兄弟的,如果不是你对月亮街酒吧有觊觎之心,哪里会得罪鹏哥,又怎么会害得你这帮兄弟落入今晚这般田地?”

    宋东阳和缪东华两个听了这话,看我的眼神都有点儿不一样了,明显觉得这是我的错,是我连累了大家。而哨牙几个则忍着痛骂道:“姓姜的,我们跟瑜哥情同手足,你以为你说这几句话就能离间我们的感情,那你就错了。”

    我沙哑的望着姜皓文说:“你想收拾的人是我,有什么冲着我来就好了,放了我的兄弟。”

    姜皓文冷笑说:“想放了你兄弟是吧,行,你在我面前跪下老老实实的跟我喊一声哥,我就饶过你的几个手下。”

    哨牙闻言大急,就大叫说:“瑜哥,他在羞辱你,别跪,我不许你跪!”

    “老大,千万别跪,你如果跪了,那以后在二中就没人瞧得起你了,以后没有人会跟我们混了的。”

    秦勇和大罗小罗几个也对着我焦急的大吼起来,但是他们刚说完就被身边那群雨衣打手劈头盖脸一顿轮揍,一时间兄弟们的惨叫又此起彼伏……

    我红了眼睛,沙哑的喊道:“别打了,我跪!”

    说完,我宛如全身的力量都没有了,整个人重重的跪在了雨水中,跪在了姜皓文的跟前,心中一片死哀。刚刚进入二中的时候,我为了救自己心爱的女人,跪在了职中混混张哲官的面前;今晚我为了自己的兄弟,再次跪在了姜皓文的面前。

    哨牙和大罗小罗是知道我脾气的,那种撞破南墙不回头,走到黄河心不死的倔强不肯服输,他们见到素来犟脾气的我竟然为了他们而下跪,一个个人眼睛都红了,眼睛里有泪花在转动……

    姜皓文见状大为得意,不过却不打算放过我,冷笑的说:“喊哥呀!”

    “哥……”

    “大声点,我听不见!”

    “哥——”

    “哈哈,真他妈的乖!”姜皓文得意的伸手在我脸上拍了两下,讥讽的说:“记住了,在二中还是我姜皓文的天下,我要你跪下,你就得跪下。”

    说完,他一脚把我踹倒了,劈手从身边的人手中夺过一根钢管,朝着我的脑袋就是一棍挥来。我早已经受伤,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脑袋嘭的挨了一棍,然后两眼一黑,晕厥了过去。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