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061403.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23章:真是不可理喻

正文 第223章:真是不可理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张晴晴正坐在奶茶店靠窗位置上出神,忽然有个送花的小弟过来,礼貌的把一支包装精美的玫瑰花递过来让她签收的时候,她就稍微的愣住了一下,然后看到跟玫瑰花一起的那张小便笺上的留言,她刷的就站了起来,焦急的问了买玫瑰花的那个男生长什么样子?

    送花小弟挠挠头发老实的说:“一米七五以上的身高,身材修长,眉清目秀,长得有点英俊,不过眼睛狭长,看人的时候眼神很锋利。”

    “是他!”

    张晴晴手里拿着玫瑰花就匆匆忙忙的跑出了奶茶店,朝着花店追寻过去。但是,我这时候已经躲在大街阴暗的一处角落里,远远的望着张晴晴焦急的到处寻找,我身边的李梦婷轻声叹息说:“其实如果你现在后悔,放弃去炼狱的话,还来得及。”

    我摇摇头说:“不行,不变强我就保护不了自己的兄弟,保护不了自己的财富,守护不了自己心爱的女人,甚至连自己人格也要被人践踏,这炼狱我去意已决。”

    我说完就让李梦婷把她的手机给我,我用她的手机登录了花店网站,然后预付了一笔钱,预定了65天的玫瑰花,地址自然是我们家,我希望张晴晴每天早上起来,第一时间就收到一束鲜艳的玫瑰花。

    李梦婷见了就好奇的问我为什么是65天,而不是其他的天数?

    我就瞄了她一眼,平静的说:“因为你说无间炼狱只有两个月的时间,所以我就订了65天的玫瑰花。如果两个月之后我能活着回来,我希望第66天早上,我能自己捧着一束红色玫瑰出现在张晴晴门口。”

    我有一句话没说,如果我第66天如果我没有能回来的话,那也该让张晴晴遗忘我了,因为回不来就意味着我死了。

    张晴晴虽然没有找到我,但是她收到玫瑰花之后,整个人还是精神了很多,大约心中有了等待,就不像原本那么慌张和彷徨了。

    我望着张晴晴坐公车离开,才跟李梦婷从角落里出来。

    李梦婷拉着我去附近的夜店喝酒跳舞,我心中有心事,加上酒量也不好,哪里是商业女强人李梦婷的对手,很快就被她给灌醉了。

    喝醉之后的事情,我已经记不大清楚了,隐隐约约的记得李梦婷搀扶着我进入了一间豪华的酒店开了房,然后我好像就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又回到了跟张晴晴结婚的那天晚上,张晴晴穿着新娘子旗袍,打扮的明媚动人,我就醉醺醺的上去调戏她。

    穿着旗袍的“张晴晴”并不怎么抗拒我,任我楼任我抱任我亲吻,但是她嘴里却是一个劲的生气说她不是张晴晴。喝醉酒的我就努力的睁开一点惺忪醉眼,认真的看了看她,开始时候似乎是大魔女李梦婷,但是我再一看,就迷蒙着眼睛肯定的说:“没、没看错,你就是我的老婆张晴晴。”

    说完之后,我就醉态可掬搂住了对方,不顾对方的抗议,直接强吻住了对方的小嘴,尝到迷人的芬芳之后我整个人更加迷醉了,拼命的想要索取更多,一只手着急的想解开她的旗袍,但是我喝醉酒笨拙得可以,而且也不知道这玩意怎么解的,弄了半天都没能解开,急得我就想用手去撕。

    “笨蛋,不许撕!”

    对方一下抓住我的手,然后居然自动的宽衣解带,我整个人就像是饿慌了的大灰狼见到白色的绵羊,急吼吼的扑了上去……

    第二天早上,照样从窗口投射进来的时候,我才疲惫不堪的从宿醉中醒来,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间豪华的酒店房间里,我身上只有一条小裤子了,其他衬衫和西裤什么的全部都扔在床边地上,散乱了一地。而浴室里有哗啦啦的水响,似乎有人在里面洗澡。

    昨晚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有点虚弱的爬起来,却发现自己身上莫名其妙的多了好多处痕迹,好像是有指甲抓伤的痕迹,还有好像吻痕的痕迹,然后我有发现自己睡的这张床,白色的床单居然不见了。真他妈的怪事,客人都没起床,怎么服务生就来把床单给取走了?

    我爬起来捡起地上的衬衫和西裤,皮带、手表等东西,一一穿戴整齐,然后李梦婷这女的就从浴室里出来了。她跟昨晚一样,还是穿着那身青色绣花旗袍,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天显得更有韵味了,更加像一个美妇了。大约是她此刻眼角含春,表情妩媚中带着羞涩的缘故吧。

    “牛犊子,你醒了?”

    李梦婷见到我居然脸颊微微的有点儿酡红,这是很少见的事情,平日她都是很大胆的呢。

    我听李梦婷叫我牛犊子,就老不乐意了,说:“醒了,婷姐,我身上怎么这么多抓痕呀?”

    李梦婷闻言愣了一下,然后眼眸如水,轻轻的说了一句:“嗯,昨晚房间里有虫子咬了你,你喝醉被咬了之后就一个劲的乱抓痒,抓成这样的。”

    “妈的,这酒店看着蛮高级的呀,怎么有虫子?”我半信半疑望着她说:“改不会是你半夜欺负我,半夜掐我吧?”

    李梦婷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挺妩媚的:“哼,要欺负也是你这蛮驴欺负我!”

    不知道为毛,今天起床之后,李梦婷对我的称呼就特别奇怪,一下嗔怪的骂我是牛犊子,一下子又气呼呼的说我是蛮驴,我听着就不高兴,对她说:“靠,婷姐你今天是怎么了,动不动就变着样儿嘲讽我是牲口,我好像没有得罪你吧?”

    李梦婷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居然霞飞双颊,媚眼如丝,哼哼的说:“不管,反正你就是霸道野蛮的牛犊子。”

    女人真是不可理喻的动物,我没好气的走向浴室,说:“看来你今天是大姨妈来了,心情不好,我懒得招惹你。”

    我一边刷牙,一边声音模糊的问李梦婷:“婷姐,我们昨晚是睡在同一间房间吗?”

    “你说呢?”

    “啊,我们睡在一起了?”

    李梦婷似乎犹豫了一下才回答说:“没有,你这个家伙喝醉了动手动脚的,我睡沙发去了。”

    我闻言想起昨晚跟张晴晴那啥的旖梦来,嘿嘿的笑了下,心想李梦婷没有睡在我身边呀,不然我昨晚可能会将她当作是梦中的张晴晴给办了呢。

    洗漱完毕之后,我跟李梦婷一起离开了酒店房间,李梦婷似乎很眷恋这里似的,有点儿不依不舍,我郁闷的跟她说:“怎么,这间酒店也不是很好呀,你好像很舍不得似的。”

    李梦婷妩媚的斜了我一眼说:“倔驴你懂个屁。”

    从房间出来,走向电梯的时候,我走出几步,发现李梦婷没有及时跟上我的步伐。我就回头去看,只见她皱着秀眉,俏脸带着一抹痛苦和羞涩,两条修长的美腿似乎迈不了步似的,半天没跟上来,跟她平日踩着高跟鞋袅袅娜娜,走路婀娜多姿的样子判若两人。

    李梦婷见我回头,就白了我一眼,嗔怪道:“牛犊子,傻愣在那里看着干什么,快来搀扶一下我呀!”

    这大魔女真是没完没了,我只能过去搀扶着她,好奇的问:“婷姐,你今天真的大姨妈来了呀?”

    “是是是”李梦婷娇弱无力的让我搀扶着她,嘴里嘀咕了一句:“哼,笨得要死的牛犊子。”

    我气得脸都黑了,心想如果不是看在平日你对我那么好的份上,我当初就不搭理你了。你自己大姨妈来了,走不了路怪我咯,说得好像是我弄得你走不了路似的,真是不可理喻!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