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061405.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25章:屠夫教官

正文 第225章:屠夫教官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原来,这个光着上身,穿着军绿色长裤,脚上穿着一双大头军靴的就是无间炼狱的教官。他自己宣称他的外号叫“屠夫”,负责今年的炼狱集训。他说完之后就带着两个士兵上了破旧的吉普车,让我们四个人跟在车子后面跑步跟上。

    杨雄几个人都是陈家各个堂口里的新一代佼佼者,在丽海市也算是道上小有名气的人物,现在第一天来到缅甸,就要跟着吉普车吃灰尘,他们三个人脸色都不是很好看,骂骂咧咧的说这教官装逼搞事。

    我虽然也觉得这个教官有点给我们下马威的意思,但是想想李梦婷说来这里参加训练的人,只有一半的人能活着回去,我就不敢有一点儿脾气了。几乎是在吉普车刚驶动的时候,我就用标准的奔跑动作追了上去,老老实实的跟在吉普车后面吃灰。

    “这小比崽子真听话,刚刚到来这里,就乖的跟条狗似的。”

    杨雄望着我的背影骂了一句,不情不愿的跟另外两个同伴撇开步子追了上来。这家伙自从在船上因为张晴晴的照片跟我发生冲突之后,一路上就对我很抱有敌意,时时刻刻想收拾我。

    吉普车速度不快,甚至在要驶出小镇的时候,还在一个煎饼摊子前停了下来,只见屠夫教官扔给其中一个士兵一千缅币,让那个士兵下车给他买一块香蕉煎饼。

    那个士兵很快的下车买了香蕉煎饼,大约是为了讨好屠夫教官。那家伙擅作主张的让煎饼摊老板给屠夫教官的香蕉煎饼加了两个鸡蛋,然后把拿了香蕉煎饼小跑回来,把煎饼毕恭毕敬的递给吉普后座里的屠夫教官。

    但是意想不到的事情立即发生了,屠夫教官刚咬了一口香蕉煎饼,就勃然大怒,从车上下来一脚把那个士兵踹翻了,劈手夺过士兵那杆步枪,用枪托对着那士兵就是一顿猛砸,当场把士兵砸得头破血流。

    原来,屠夫他只说要一块香蕉煎饼,没说要加鸡蛋,他对手下擅作主张添加鸡蛋,没有完全按照他的要求执行办事极度的不满,当场就差点弄死了这个随从士兵。

    唇无齿寒,我和杨雄几个看见这个屠夫教官对自己的随从士兵都这么残忍无情,全部都有点儿吓呆了。大家都开始为之后两个月的训练生涯开始真正的担忧起来,因为这个教官简直就是个活生生的魔鬼。

    相比较杨雄几个人的害怕和担忧,我脑子里则在高速的转动,历来念书成绩很好的我拥有着比较优秀的智慧,我暗地里偷偷的观察这教官的一举一动,利用他这些行为举动分析他的性格、脾气、能力等等东西。

    比如,这个他轻而易举的就踹翻了这个士兵,而且还是一个背着枪的士兵,这可以看出他身手很厉害。从那个士兵一点儿反抗的举动都不敢有,表明屠夫在这个地方拥有绝对的权力,这里的人都很畏惧他。还有屠夫因为一点小事就把自己的手下都打成重伤,表明他是个暴脾气的人,而且崇尚武力,对手下非常严格,他要求手下百分之一百执行他的命令,不能有半点含糊,这是一个非常喜欢掌控的人。

    经过这点小插曲,屠夫教官骂骂咧咧的上了吉普车,车子不徐不疾的继续前行。我们几个望了一眼那个重伤躺在路边的士兵,没敢说什么,全部连忙的奔跑着追上吉普车,跟在车子后面跑。

    车子在崎岖的山路开了两个小时,最后进入了一个山凹谷里,山谷前方有不少哨所,每处哨所都有端着枪的士兵把守。我知道进入这里,训练没结束,就别想能逃跑出去了。

    连续奔跑了两个小时,我和杨雄几个已经累得跟狗似的,幸好这时候已经到达了目的地,来到了建立在山谷里的一处训练基地。

    我们刚刚进入这个有训练场,有建筑楼,周围有钢丝网围着,到处是士兵把守,仿佛是监狱一般的基地。

    屠夫教官从吉普车上跳下来,随手揪过一个站岗的士兵,命令道:“通知所有来炼狱训练的垃圾,我要他们十分钟之内,全部在训练场集合,如果谁胆敢迟到的话,直接淘汰。”

    基地里的广播呜呜的响起,是集合的讯号。很多人从一栋没有装修的建筑楼里骂骂咧咧的走出来,有年青的,也有中年人,甚至还有白人跟黑人。原来每年来参加炼狱的人不在少数,有些是一些帮派组织把手下送来这里锤炼成精英,还有一些人是自己通过渠道来到这里,希望把自己快速的锻炼成精英,这样就能快速的晋身加入一些薪水可观的雇佣兵组织执行任务。

    今年来无间炼狱参训的人竟然有两百人,我甚至在这群人里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脸孔:一个穿着黑色背心,脸上有一道狰狞刀疤的男子,赫然是大半个月之前,带着一群手下开着摩托车来收拾我的杨鹏。

    杨鹏这时候也见到了我,他很是意外,不过我跟他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我用充满仇恨的目光瞪着他。他则对着我冷笑一声,竖起大拇指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意思他要在这里弄死我。

    集合的时间是十分钟,光着上身的屠夫教官摊开双脚,背着双手,面无表情的站训练场边上,等着集合时间的结束。

    来这里参训的人来自各地,什么的人都有。不知道是有人想挑战一下教官的权威,还是习惯了懒懒散散的生活,或者真的是在上厕所什么的,总之就是有人迟到了,而且人数不少,一共有12个人迟到。

    这些人在集合时间结束之后,才姗姗来迟的出现在训练场边上,被屠夫教官带着一伙士兵拦下的时候,有个老油条的中年男子还拿出一包香烟,摸出一根献媚的递给教官,嘴里用普通话陪着笑说:“抽烟,抽烟,中国的玉溪,好烟……”

    屠夫教官嘴角露出一抹狞笑,劈手打掉那家伙递过来的香烟,对着身后一群士兵一挥手,只说了两个字:“带走。”

    在我们一群人诧异的目光中,十几个迟到者就被士兵驱赶着出去了,周围的人都幸灾乐祸的说这12个家伙倒霉了,刚刚来到这里第一次集合就迟到,肯定要挨训了。甚至还有人津津有味的议论这些人会吃什么惩罚,有的人说可能罚跑,有的人说可能洗厕所,还有的人说可能被罚关禁闭。

    我望着远处屠夫教官嘴角的那么狞笑,想起他心狠手辣的手段,还有他喜欢绝对掌控全局的性格,隐隐觉得要出事了。

    屠夫教官见我们一百八十多人嗡嗡嗡的小声议论,他就冷冷的说了一句:“我去处理一下那群垃圾,你们全体立正在这里等我回来,注意保持肃静,说敢说话我回来就收拾谁。”

    说完,他就大步的朝着那十几个被驱赶离开训练场的迟到者追了上去,很快的消失在我们视野的尽头。

    随着屠夫教官的离开,大家都嗡嗡嗡的开始说话了,甚至还有一个黄毛凑到我身边,自来熟的说:“你好,你也是中国人吧?我叫黄海,认识一下。”

    黄海说着,还朝着我伸出一只手来,我本来也觉得多个朋友都条出路,准备跟他握手认识一番的。但是,眼角忽然瞥见远处的那些站岗士兵,都在冷笑的看着我们一群人,甚至还有人拿着笔和纸在上面圈着什么似的。我猛然一惊,想起屠夫教官说让我们保持肃静的话来,我连忙目不斜视的笔直站立着,不去搭理那个叫黄海的黄毛。

    黄海自讨了个没趣,就骂了我一声装逼狗,然后跟我身边的杨雄几个人搭讪聊天去了。

    “砰砰砰……”

    一连串鞭炮似的的枪声响过,顿时训练场全部死寂下来,大家都面面相觑,望着那12个迟到者离开的方向,枪声是从那边传来的,难道他们已经被……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