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061413.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33章:牛嚼牡丹

正文 第233章:牛嚼牡丹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李梦婷嗔怪我回来都不提前告诉她之后,就轻声的问我现在在哪里?

    我把就说自己在月亮街一间没开张的酒吧呢,酒吧名字就叫月亮湾。李梦婷听完之后立即挂断了电话,十分钟不到,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就高调的出现在月亮湾门口,车窗落下,露出一个将秀发盘在后脑勺上的美妇,古典美女的鹅蛋脸,细密的秀眉,细长的凤眼,眼梢微微上挑,显得春情十足,嫣红的小嘴唇边有一颗黑色的美人痣,显得非常魅惑,不是大魔女李梦婷还有谁?

    李梦婷对自己的身材很有自信,所以她平日很喜欢穿一些比较能勾勒出身材曲线的衣衫,今天她穿了一袭素白色的旗袍,裙摆及膝,开衩不高,脚上一双高跟鞋,妩媚透露着一丝端庄,有点儿名媛味道了。

    “婷姐,一段时间没见,你变得更漂亮了。”

    “咯咯,小陈瑜皮肤黑了有点儿,不过整个人更有精神了,气质也变得强势很多,整个人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刀,锋芒毕露。”李梦婷从车上下来,兴致盎然的上下打量着我,最后目光落到我的嘴唇上,她嫣然一笑的说:“唯独没有变的就是嘴巴还是那么甜,来让姐姐亲一口尝尝?”

    这大魔女见到我就开始调戏我,甚至完全不理会路人羡慕或者异样的目光,她就真的把嫣红的嘴唇凑过来,作势要亲吻我似的,众目睽睽之下,我可不敢跟李梦婷玩亲嘴,吓得连忙推开一点儿:“婷姐,别闹了。”

    李梦婷见我害羞了,才满意的咯咯笑了起来,没有再把红唇凑过来,不过亲密的挽起了我的胳膊,整个人像是一条要命的美女蛇一般偎依在我身边,笑眯眯的说:“走,姐姐带你去见一个人。”

    我刚受到她傲人的胸部在我手臂上挤呀挤的,鼻子闻到满是她身上那股香喷喷的女人香水味道,我强行的控制自己的心中的邪念,和她朝着路边的法拉利走去,有点儿好奇的问:“去见谁?”

    “我们陈家的一位老前辈,你不用知道太多,去了就行了。”

    我皱眉皱眉,心想婷姐口中的陈家肯定指得是丽海市道上四大家族之一的陈氏家族了,陈家的老人见我干嘛,我虽然姓陈,但是却跟陈氏家族沾不上一点儿边,这些大人物找我,总让我觉得没有什么好事。

    怀着狐疑的心情上了李梦婷的红色法拉利,李梦婷开车带着来去了河西城隍庙文化街的一家古香古色的茶楼。我们丽海市人这点跟广东人有点儿类似,本地老人早上喜欢喝早茶,下午喜欢喝下午茶,晚上还有晚茶。茶楼一般都是酒楼兼职的,当然也有一种非常专业的茶楼,不经营饭宴,只专一做茶市,文化街的这家明月楼就是这种茶楼。

    明月楼装修得古香古色,女服务都是穿着古代的服饰,走进这里就像是穿越到古代似的,而且这里的茶都是不是泡茶,而是红泥小炉煮溪水,等水煮开之后撒入茶叶,然后上盏分杯,特别讲究,很受一些讲究享受茶道的中老年人喜欢,当然,这里的收费也是杠杠的,一般人可消费不起。

    这里的包厢取名都是充满古韵,比如清风、涧月、华亭等等。李梦婷带着我来到名字叫“闲庭”的包厢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门咔嚓的一声打开了,居然是一张熟悉的脸孔,是上次负责送我进去缅甸的那个老头鬼手。

    鬼手一身普通衣衫,打扮得跟个随从似的,他淡淡的对着李梦婷说了声朱雀堂主来了,然后眼睛又迅速的瞄了我一眼,就退到门边,放我们进来。

    包厢里除了六旬老头鬼手之外,居然还有一个老者。这老者大约已经有七十岁,身穿一袭灰扑扑的布衣,脚上一双千层布鞋,头发花白,脸型消瘦,眉毛比较长,跟电影里的一眉道长有点儿相似。

    这灰衣老者正在摆弄一个小炉子,将木炭添加进炉子里要生火呢,李梦婷毕恭毕敬的微微欠身,喊了声:“二叔公!”

    那老者闻言抬头,张开嘴巴刚想跟李梦婷说话,但是目光落到我身上的时候,他明显立即被吸引住了,原本古井不波的老眼瞬间多了一丝激动,拿过旁边的手巾擦了擦手,站起来语气欣喜的说:“你们来了,这就是陈瑜吧?”

    “对”李梦婷这时候用手肘捣了我一下,低声吩咐说:“这位是我们陈家最老的长辈之一,虽然现在不管事了,但是在陈家有着不用凡响的地位和声望,快叫二叔公。”

    我想想这位老者也是姓陈的,保不准几百年前还是一家人,他是长辈,喊他一声二叔公也没啥,于是就温文有礼的对着那老者喊了一声二叔公。

    二叔公一直盯着我细细打量呢,那目光就像是一个老人看到他的孙子,又像是收藏家碰见最珍稀的古玩,眼神高兴而激动,嘴里喃喃的说:“像,真像他爸年轻时候的样子,眼睛特别像,神韵也一模一样……”

    我听得一头雾水,小声的跟身边的李梦婷说:“婷姐,这二叔公是不是得了老年痴呆呀,他难道认识我爸爸不成?不可能呀,我爸爸是乡下一个普通的泥腿子,你们这些上流社会的人不可能认识我爸爸的。”

    “不得无礼”李梦婷在这个老者面前表现得挺正经的,她小声的对老者说:“二叔公,你有点儿失态了。”

    二叔公回过神来,点点头说:“激动了,忍不住激动了,陈瑜是吧,快坐下。”

    包厢里有一张很矮的茶几,周围地上摆放着几个蒲囤,我学着李梦婷的样子,在蒲囤上按照古人的习惯跪坐下来。二叔公笑眯眯的亲手给我们煮菜,他升起炭火,用红泥小炉煮水。他一边煮水一边告诉我这是从青云山上取下来泉水,煮茶的话山涧泉水最好,清澈的河水一般,井水是最差的,如果用自来水煮茶的话,就是糟踏茶叶。

    二叔公对茶道好像很有研究,他指着炉子里已经开始要开的水说:“煮沸也很讲究,水有三沸。一沸是水滋滋的响,锅底有小气泡凝聚的时候;二沸的话就是小气泡不断的漂浮起来时候;三沸则是锅里的水剧烈翻滚的时候。煮茶一定要用二沸时候的水,等到三沸的时候,水就煮老了。”

    二叔公好像是一个寂寞的老头遇到自己放暑假回家的小孙子,兴致非常的高昂,一个劲的跟我讲着他得意的本事,同时很快的煮好了茶,把茶水分杯之后将其中一小杯推到我跟前,热情殷切的说:“小瑜,这是我最喜欢的武夷山大红袍,你尝尝。”

    在李梦婷和鬼手还有二叔公的注视下,我口停渴的,伸手端起青花瓷小茶杯,张大嘴巴咕噜的一声,就把茶水吞了下肚,然后吧唧吧唧的咋了两下嘴巴,说了声好烫,接着才发现二叔公三个人俱是一脸错愕的望着我,他们就像望着一头怪物似的。

    李梦婷没好气的翻了个妩媚的白眼,嗔怪道:“真是牛嚼牡丹呀,你这家伙,这顶级大红袍这么一点茶叶就要数千元了,喝茶讲究的是一个细细品尝,有你这么粗鲁的吗?”

    我闻言尴尬得脸都涨红了,眼睛望着李梦婷身上绣着牡丹的素白色旗袍,大声的说:“切,茶水还是不给人喝的,我就喜欢牛嚼牡丹。”

    不知道为什么,身穿绣着牡丹旗袍的李梦婷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情,俏脸也染了红霞,媚眼如丝,眼角含羞,咬了咬嘴唇骂了我一句:“蛮牛犊子。”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