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061414.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34章:陈家老人

正文 第234章:陈家老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顿午茶维持了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李梦婷带着我从茶楼下来的时候,我还纳闷不解问她,这二叔公到底为什么要见我,还有他说我跟我爸爸年轻室友一模一样,这又是啥意思?

    李梦婷语焉不详,最后只是对我说,说我跟二叔公的一个夭折了的小后辈很像,有点误把我当成他那个夭折的小侄子了。

    我闻言顿时脸色就变了,直接骂霉气。李梦婷笑眯眯的亲热挽着我的手说:“二叔公在陈家虽然已经不管事了,但是有很高的声望,有什么陈家发生什么大事情的话,都要请他出来旁听的,就像是古代的摄政王,有时候能左右陈家一些大事决定的走势,他看好你的话,对你以后大有益处。”

    “我又不是你们陈家的人,能有什么益处?”我翻了个白眼说:“算了,不过认识一个丽海市道上的老人物,可能真会对我有帮助也不一定,毕竟在社会人多认识个人就多一分人脉。”

    就在我跟李梦婷从明月楼出来,开车走人的时候,一袭灰扑扑布衣的二叔公伫立在窗口,远远的望着我离开呢,直到车子消失在他视野里,他才回过神来,语气中有点儿激动,对身边的鬼手说道:“没想到矫龙和良素遗失的婴儿居然还活在世上,天不绝我陈家啊。”

    矫龙就是现在陈家的家主陈矫龙,良素就是陈矫龙已故的妻子秦良素。鬼手平静的走到茶几边上,把沾有我口水的茶杯给用薄膜袋装了起来,说:“二叔公,陈瑜虽然初步认定是龙爷的当年遗失的孩子,但是事关重大,我还是必须偷偷的去做个DNA鉴定,预防万一。”

    二叔公颔首:“小心谨慎的态度是对的,去吧。还有矫龙患病严重,陈瑜的事情就不要告诉他了,更不能让那个心狠手辣的箫媚知道陈瑜的存在。现在陈家大小生意事务都是箫媚一手掌控了,甚至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个堂,只有李梦婷一个堂的人是忠于我们陈家的,其他的人被箫媚掌控了,如果让她知道有陈瑜这个继承人存在,估计她会撕破脸痛下杀手的,在我们没有完全准备好之前,我不想再让别的人知道陈瑜的身份。”

    鬼手点点头:“二叔公,我知道怎么办的。”

    二叔公嗯了一声,微微叹气说:“矫龙年轻的时候太能干,我们一群老人都放权给他,不再插手家族事务,没想到现在矫龙患病卧榻,倒让一个外来的蛇蝎女人掌控了我们陈家的命脉。唉,可恨我们这群老人只剩下声望,手头没多少真正的实力,也不知道能帮小陈瑜贡献多少力量,他想从箫媚手中把陈家偌大的家业抢夺回来,难啊……”

    我不知道背后重重暗潮汹涌,心里还记挂着月亮湾酒吧的营业执照呢,在法拉利车上,我就趁机跟李梦婷说让她帮忙搞定酒吧执照的事情,还有点儿不好意思的说上次借她的一百万块钱,在这两天也会一并还她。

    李梦婷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说她会想办法帮我搞定。

    李梦婷本来想跟我去吃晚餐的,但是考虑到今天是元宵佳节,我肯定是要跟家人一起吃晚饭,她就有点儿依依不舍的把我送回了梧桐路,跟我道别。

    我回到家之后,发现岳父和岳母正在忙碌晚餐。张晴晴换了一身甜美风格的居家便服,盘着双脚拿着遥控器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可是有点儿心不在焉的样子,看到我开门进来的时候,她忍不住的飞快朝着我看来,眼眸中有了一丝欣喜,就像是一个在家里无聊一直不耐烦等着丈夫下班回家的妻子。

    但是,她眼眸中的欣喜只是一闪而过,然后立即又刻意的扳着了一张俏脸,好像谁欠了她钱不还似的。

    其实我早就对张晴晴的性格很熟悉了,如果她见到我语气平淡,什么事情都充耳不闻,眼神里充满失望的话,那就是真的生气了。想现在这种刻意扳着一张脸,见到我还故意哼一声引起我的注意,那几乎就跟小女孩闹性子差不多,就差没有对我明说:陈瑜陈瑜,我很生气,你看着办吧?

    摊上这么个傲娇老婆我也是没辙了,于是大大咧咧的走过去,一屁股在她身边沙发上坐下来,嬉皮笑脸的问:“晴晴,在看什么?”

    张晴晴见我没心没肺的笑着凑近她,她就用鼻子冷哼了一声,抱着抱枕狠狠的往旁边挪动了一点,跟我保持距离,表示她不待见我。

    我二话不说也跟着挪动屁股再次凑近她,笑嘻嘻的问:“看韩剧?”

    张晴晴以为我会道歉会哄她呢,没想到我居然这么没心没肺,气得她脸都绿了,她再次狠狠的外右边继续挪腾屁股,嘴里哼哼的说:“你走开,见到你我心情就不好……”

    她的话都没说完,然后就哎呀一声,整个人坐空了,一屁股狠狠的蹲坐在坚硬的瓷砖地板上。原来她刚才两次挪动已经坐到了沙发边缘上了,现在又一次挪动,直接扑通的坐到了地上,听那声音屁股应该摔得不轻。

    “哈哈……”

    我见张晴晴摔得四仰八叉狼狈模样,忍不住得意的大笑起来。

    “陈瑜,我杀了你!”

    张晴晴本来就够狼狈不堪的了,听到我放肆的笑声之后,她更是忍不住恼羞成怒,把怒火都撒在了我身上,整个人像是一头愤怒的母狮子似的,一下朝着我扑来。我身边是布艺沙发,旁边是钢化玻璃茶几等东西,我本来是能轻松避开她的,但是怕她扑得太凶撞倒茶几受伤就麻烦了,所以不敢躲闪,任凭她扑来,嘴里连忙的喊道:“张晴晴,君子动口不动手,有话好好说……”

    张晴晴一下将我扑倒在沙发上,气恼的说:“我是女人,不是君子,我就要动手。”

    她说着就要伸出双手,使用出她最厉害的九阴白骨爪掐我。她气在头上的时候下手挺狠的,我可不敢让她乱掐,就连忙使出江湖上失传的乾坤大挪移来,抓着她的双手然后反身将她压在了我身下。

    “可恶,混蛋!”

    张晴晴被我压在身下一点都不屈服,一双笔直的直接夹在了我的腰间,她双手是被我控制着的,于是就把嘴巴凑过来想用嘴巴咬我的脖子。

    靠,又想咬我!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我等张晴晴凑过来想咬我脖子的时候,我已经率先的俯下头张开嘴巴迎向了她,抢先一步咬住了她的嘴唇,当然没舍得用力。嘴唇和嘴唇碰触,张晴晴整个人都愣住了,她忽然发现她就像是献吻一般呢。

    于是,她俏脸迅速的就酡红了,因为她接着又发现被我压在身下,她双脚夹着我的腰这个姿势很是暧昧,就好像我们是在那啥似的。

    我和张晴晴都没有动弹了,我们俩就近距离的四目对视,彼此能感觉到对方的气息喷在自己脸庞上,很撩人。

    我感觉到我身体某个部位已经有了变化,雄赳赳气昂昂的抬起头来了,张晴晴似乎也察觉到了,她满脸的羞红,身子似乎也变得软绵绵的没有力量,香汗淋漓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有种想狠狠欺负她的冲动。

    “陈瑜,你、你快点从我身上挪开,爸妈要从厨房出来了……”

    张晴晴望着我充满侵略味道的灼灼目光,似乎感觉到了威胁,好像生怕我会在客厅吃了她,而且让她更害怕的是她这会儿不知道为什么,浑身也软绵绵的,整个人酥麻无力,完全没能力抵抗,只能小声的求我快点放她起来。

    我能感受到她身子的滚烫,望着她羞涩的眼眸,我忽然有点儿明白了,张晴晴已经过了二十四岁生日很久了,都快二十五岁了,正是女人最花样的年华,有时候也是会动情的,现在可能她就有点儿感觉了。

    如果不是岳父和岳母在厨房里做饭,保不准我能跟她真正的来一次,但是现在肯定是不合适的,不过我眼睛溜溜的乱转,却想到了一个办法,就趁机跟她说:“哨牙已经被我敷衍过去了,晴晴你答应我不去乡下支教,必须留在二中教书,我就放开你,怎么样?”

    提起上午的事情,张晴晴立即恢复了一点理智,咬着嘴唇瞪着我,小声的说:“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害我丢了那么大的脸,我才不要继续在二中教书,我就要去乡下。”

    “那就别怪我了。”

    “啊,你想干嘛?”

    “当然跟你干一点儿夫妻之间的事情了。”

    我说着就抱起娇软无力的张晴晴,邪笑着要往卧室走去,张晴晴顿时怕了,连忙屈服了:“混蛋,我不去了,我不去乡下支教了,我留在二中还不行吗?”

    正好岳母这会儿端着一碟菜肴出来偏厅,见到我横抱着张晴晴,摇了摇头:“这俩孩子,大白天都不注意一点儿的。”

    张晴晴羞得都快哭了,挣扎着从我怀里逃脱,恨恨的说了一句陈瑜我跟你没完,然后就躲进了卧室里,砰的一声把门关上,死活不愿意出来了。

    虽然没有能办了张晴晴让我略微有点失望,不过庆幸她继续留在了二中教书。

    正月十六是学校开学的日子,清晨六点半,我就穿着一身整洁的二中校服,打扮得人模人样的出现在了二中门口。我望着二中大门边写着“丽海市第二高中”几个大字,精神奕奕在心里喊了一句,二中我回来了。

    就在我满怀斗志的准备抬脚走进校园大门的时候,忽然“啪”的一下,一小袋豆浆掉落在我右脚球鞋上,把我右脚的球鞋都给打湿了,我惊疑不定的抬起头来,却发现是高一167班的老大陈虹志。

    陈虹志嘴里还叼着根吸管,他身边跟着几个小弟,从他嘚瑟的表情和挑衅的眼神看得出,明显我脚边的豆浆是他刚才扔的,他这会儿故作惊讶的说:“哎呀,这不是我们曾经拽极一时,后来又被文哥收拾得如同丧家之犬般逃离二中的太子陈瑜吗?”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