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061431.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47章:心急如焚

正文 第247章:心急如焚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翻墙出去,在学校门口附近的公交站台等了一会儿,一辆黑色小车缓缓开来。车窗落下,车后座露出章阿姨严肃却极具美感的脸,她一如既往的很严肃扳着一张脸,但是见到我的时候眼睛里就多了一丝和蔼的笑意。

    “章阿姨!”

    我屁颠屁颠的迎了上去,亲热的喊了声阿姨。

    “上车。”

    章阿姨大约习惯了上位者的生活,说话也习惯了用颁布命令的口吻。

    我屁颠屁颠的上了小车,章阿姨就对司机吩咐道:“小李,周围有什么比较安静一点儿,适合聊天的场所?”

    司机小李闻言迟疑了一下说:“富民路那边有一间明悦酒店,环境还算可以,要不要过去?”

    章阿姨点点头说:“那就明悦吧。”

    司机小李应了一声,黑色小车不徐不疾的来到明悦酒店停车场。这间酒店我已经很熟悉了,是涂家的产业,涂文轩在没有调到泰宏公司之前,他就是这酒店的总经理,我之前跟他两次不愉快都是在这里发生的。

    不过,即便这是涂家的产业我也不怕,今天我是跟章阿姨一起过来的,我心里还隐隐有种巴不得在这里碰到涂文轩呢,如果那厮看到我跟章阿姨一起过来,保不准能吓死他。

    可是,我没有见到涂文轩,反倒是刚刚下车就在旁边不远处发现了一辆白色的英朗车子,我觉得眼熟,再瞄一眼那车子的牌照,赫然是张晴晴的那辆小车。

    张晴晴跑来这里干什么?

    我有点儿疑惑,跟着章阿姨走进了明悦酒店,酒店门口有几个穿着旗袍的美女咨客,她们都没有认出章阿姨的身份来,其中一个女咨客询问我们几位,坐大厅还是雅间?

    章阿姨主要是跟我来这里聊聊天,了解一下唐安宁这几日军训的情况,所以毫不犹豫的说要一间最安静的雅间,美女咨客领着我们上去二楼一间雅间,章阿姨点了一壶碧螺春,然后要了几碟小吃,就跟我坐下来了。

    司机小李不敢跟章阿姨同席,悄然的跟服务员一起退了出去,在门口守卫。

    章阿姨这时候从手袋里拿出一个瓶子,装的是红糖,她自己用小勺子给自己的杯子里的茶添加了一点红糖,然后慢慢的搅拌均匀。她一边给自己的茶水加红糖,一边平静的说:“陈瑜,给我说说你们这两天军训的事情,辛不辛苦?”

    “哦——”

    我当时太笨,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还以为往茶水了添加红糖是什么新流行的喝法呢,也大大咧咧的把桌面的那瓶红糖取了过来,往自己茶杯里添加了两勺红糖,嘴里说道:“其实军训也不算太辛苦,因为毕竟现在天气不热,比起别的学校夏季军训来说,已经是轻松很多了……”

    我说到一半,忽然发现章阿姨眼睛直直的望着我手中的红糖瓶子,一贯严肃的她此时居然难得的脸颊红了红,不过她毕竟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人,倒也不至于尴尬,只是玩味的望着我问:“小陈瑜,你也要喝红糖茶水呀?”

    红糖茶水!

    我闻言瞬间愣住,这会儿我才幡然记起,红糖茶水是女人亲戚来了时候喝的,据说喝这种茶水能缓解痛经什么的。我望着章阿姨那促狭的目光,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吓得连忙把手中那杯刚刚弄好的红糖茶水放下,尴尬的说:“那啥……这杯红茶,是我给阿姨你冲的。”

    “咯咯——”章阿姨忍不住掩嘴而笑,她横了我一眼低声嗔怪的训了一句:“死要面子。”

    我讪笑两声,另外用杯子自己倒了一杯碧螺春,故意的岔开话题,把话题聊到这两天军训里的事情上。我知道章阿姨是想多知道一点唐安宁的情况,就专门挑唐安宁的事情跟她说。其实也就是一些很平常的生活小琐事,但是章阿姨却听得很开心,因为她平日工作很忙,很少有机会去关注和了解女儿生活上的小事情,在她看来分享这种女儿的小琐事格外的有趣。

    我们正聊着天呢,我手机忽然响了,居然是张晴晴的来电,我就对章阿姨露出个抱歉的表情,然后挪远了一点儿接通了张晴晴的电话,没等我来得及说话,就听到张晴晴含糊不清的说:“陈瑜,我喝醉了,你来带我走。”

    我闻言皱眉,连忙问:“什么情况?”

    “他们……一个劲的给我敬酒,我想求他们帮忙解决消防许可证,拗不过他们盛情……”

    我急忙追问:“他们是谁,你现在在哪里?”

    “我以前的一个同学,叫闫肃,现在在消防局上班,还有几个他的同事也在……我现在洗手间里给你打电话。”

    我从张晴晴断断续续的语言中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晚饭时候知道了我那间月亮湾酒吧营业执照在消防许可证那一环被人卡住了,所以她就找了一个在消防局上班的旧同学,想寻求对方帮忙,没想到对方是个打色狼,居然趁机灌酒。张晴晴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醉醺醺的了,连忙借口躲进厕所里,趁着自己还有两分清醒的时候,给我打了个电话。

    我刚想询问她现在到底在哪个雅间,但是只听到啪的一声,似乎是喝醉的张晴晴手机拿不稳,手机掉到了地上,隐约听到一阵哗啦啦的水声,然后电话就断了。

    再打过去的时候,提示手机已经关机。

    章阿姨见我表情不对劲,就皱着眉头问我怎么了?

    这事情说来复杂,还有我跟张晴晴的关系也复杂,所以一时半会没法跟章阿姨解释,我只说有朋友在这间酒店遇到了点麻烦,我出去一下。

    章阿姨皱了皱眉头,点点头说去吧。

    我急急忙忙的出了雅间,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推开了隔壁雅间的房门,里面有一家人正在吃晚饭,见到我都齐齐愣住,我见不是这间雅间,就说了声走错门了,然后立即又去推开第二间雅间的房门。

    如此故技重施几次之后,我就引起的酒店服务员和经理的警觉,一个穿着制服的男经理带着两个保安过来,表情不悦的说:“这位先生,你到底在这里干什么,如果你再这样胡乱闯入客人的雅间,打搅到我们客人的话,我会考虑让保安把你驱赶出去。”

    我这会儿已经连续的推开了二楼中餐部所有的雅间房门,但是都没有找到张晴晴,心里也是焦急万分,脾气也有点儿急躁起来,见到这个酒店经理,我就拿出钱包里我跟张晴晴合照的照片,递给对方看,说道:“我老婆跟几个客人在你们酒店消费,她现在遇到了点麻烦,你可以帮我找到她现在在酒店哪里吗?”

    那个男经理冷冷的看着我说:“第一,你老婆在哪里你应该打电话问她;第二,我们酒店不提供这种找人的服务;第三,基于你刚才在我们酒店闹事,我现在要求你立即离开,不然我就让保安把你驱赶出去。”

    “我老婆真的遇到麻烦……”

    男经理面无表情的吩咐身边两个保安:“把这闹事的家伙扔大街上去。”

    那两个穿着制服的保安闻言立即狞笑着朝我走过来,我眼睛里戾气陡现,等一个保安伸手要来推搡我的时候,我突然的出手,一下扣住对方的手腕,反手一拧,继而一牵一扯,那家伙的手臂就被我弄脱臼了,惨叫一声退了出去。

    “小子找死!”

    另外一个保安见状又惊又怒,对着我的脸门就是一拳,打得我嘴角给溢血了。我活动了一下脑袋,猛然一脚蹬出,这家伙直接被踹出去好几米,撞翻了一盆室内盆栽才跌倒在地上,引得大厅里的食客纷纷惊呼。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