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061452.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60:冒充神父

正文 第260:冒充神父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张晴晴走进了教堂,对着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圣父耶稣虔诚的做了祈祷,然后又在胸口比划了十字手势,最后转身准备离开教堂。我躲在忏悔室里看见了,心想原来她只是随便来做个祷告而已。

    我刚以为张晴晴要走了的时候,她忽然就停下了脚步,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就径直的转身朝着教堂角落里忏悔室这边走了过来,直接把我吓了一跳。我心想难道张晴晴知道我偷偷溜出医院,还知道我躲在这边,她过来抓我回去?

    我不知道张晴晴是不是来抓我回去的,就想再找个地方躲起来。可是忏悔室很小,能藏人的地方有限。房间里有一个跟衣柜差不多大小、上面雕刻镂空花纹的木柜,木柜有两间,都很小。

    我躲进了其中一间,发现里面居然还有一张椅子,就安静的坐着藏在里面。

    这时候,高跟鞋敲打地面的清脆声,是张晴晴走了过来。我以为自己真被她发现了,正认命的准备要老实走出来,但是没想到她非但没有发现我,反而是走进了我对面的隔间,对着我这边微微欠身鞠躬说:“神,我有罪!”

    我透过雕花镂空的木板隐约的望着张晴晴,有点愣住,弄不清现在是什么情况?

    张晴晴得不到我这边的回应,她再次鞠躬,又重复了一遍:“神,我有罪!”

    我这时候才终于猛然明白了,这是忏悔室,也叫解告室,是给信徒过来说出自己的心底话,或者忏悔自己一些错误错事。其实这就跟我们小时候对着树洞说小秘密差不多,只不过对树洞说话没有人回应你,但是在忏悔室忏悔的话,有神父会给予你指引和宽慰。

    神父一般都要紧守教义,就算听到任何事情都不能说出去。记得有部外国电影说的就是一个连环杀人犯每次杀人之后都会来同一所教堂对神父忏悔,那个神父整天聆听杀人凶手忏悔,却不能把凶手公布出来,非常的揪人心。但也是因为神父们很守规矩,所以才会有无数的人来忏悔。

    张晴晴现在明显以为坐在她对面间隔里的我是神父呢,我顿时觉得好玩起来。

    我看过那部外国电影,所以对神父说话的口吻和语言也有点儿了解,我就刻意用了一种沙哑低沉有异于我原来的声调,徐徐的说道:“亲爱的孩子,在神的面前,我们都是罪人,请坐下来吧,神将引导我们的灵魂走向正道!”

    如果神父让信徒坐下,这就表示愿意聆听信徒的忏悔。

    张晴晴完全没想到坐在她对面隔间里的根本不是什么教堂神父,而是我这个家伙,她在对面端坐了下来,细声的说:“神父,我很困扰。”

    我极力回想神父说的话,然后平静的说道:“我的孩子,请将你的困扰说出来吧,神将会与我们同在,在此聆听你的声音。”

    “我喜欢上了一个比我年轻的男子,他比我整整小了6岁呢。”

    我闻言差点乐得从椅子上蹦起来,但是想起自己现在扮演的神父身份,还是克制住了,强行让自己声音平静一点:“孩子,在爱的面前,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距离,甚至连性别都没有关系,听从自己内心的指引就可以了。”

    张晴晴闻言一愣,然后忍不住又说:“我虽然喜欢上了他,但是他只是个小男生。我无法判定他是真的爱我,还是一种单纯生理上的需求。嗯,那家伙蛮色的,整天就想着跟我亲吻或者提出各种要求。”

    我闻言气得脸都绿了,心说我平日那么多对你英雄救美的举动,你咋怎么不说,就记着我想亲你摸你的事情了?

    我稍微想了一下就说道:“方便说出你跟那个男生之间的关系吗?”

    张晴晴略作犹豫就说:“比较复杂,首先他是我的学生,另外他是我家的上门女婿。”

    “他是你的丈夫?”

    “假的,找他当上门女婿是我父母的意愿,我当初并不赞成。”

    “现在你却喜欢上他了?”

    “那个……那家伙其实也有一些优点,而且……确实让我慢慢心生好感。”

    我听到张晴晴这话,心情才终于好了一点儿,我就继续的说:“既然你们互相喜欢,又有上门女婿这层关系。如果真心相爱,为何不相信未来?”

    张晴晴有点儿抱怨的说:“就是不确定他是不是真心爱我呀,那家伙整天色眯眯的,而且是个花心大萝卜。有两个女同学跟他暧昧不清,甚至他在外面还认识了一个颇有几分姿色的姐姐,关系更是暧昧得很,我看着就很生气。”

    我闻言哭笑不得,原来张晴晴一直在吃醋呀。她说的两个女同学应该是倪安琪跟唐安宁,姐姐肯定指得是李梦婷了,可怜我他喵的没有跟这些女人暧昧不清呀,真是郁闷死了。

    我继续装着神父的声音说:“孩子,既然你喜欢那个男生,为什么不主动出击,用爱把他留在身边呢?”

    张晴晴闻言错愕,然后有点儿忸怩的说:“要我主动追求他,那怎么行呀?”

    “为什么不行?”

    我开始的时候还很刻意的装着神父的语调,但是因为张晴晴一点都没有怀疑,所以我这神父说话就越来越轻松,说话越来越随便,都开始变得不像是神父了。

    张晴晴难为情的说:“因为我拉不下面子,要我主动追求他,没门。”

    “那他有主动追求你吗?”

    “有吧,那家伙给我写了很多情书,还会送玫瑰花给我,我说把他当着弟弟,他却说不要当我的弟弟,他要追求到我。”

    “那你对待他追求的态度呢?”

    张晴晴羞涩的说:“我闺蜜说对待喜欢自己的男生,要实行半糖主义。一定不要什么都满足对方,因为男人一旦得到女人之后,很快就会玩腻变心的。”

    我闻言差点想问问这是哪个三八婆说的,怪不得张晴晴这娘们明明喜欢我,却顶多让我亲一下嘴,搂抱一下,连摸腿都是种小奢望,原来这就是她闺蜜教她的什么半糖主义呀,真他妈的可恶。

    我几乎是想也没想就说道:“你闺蜜这方法是错误的,因为男生是毅力是比较有限的,如果他对你示爱却一直得不到回应,觉得你可能不喜欢他,在他失落的时候又有其他优秀的女生出现在他身边,那可能就会被别的女人趁虚而入的哦。”

    张晴晴沉默了一下,说道:“那他也太经受不住诱惑了。”

    我闻言又翻了个白眼,你自己什么都不让我碰,还怪我经受不住诱惑,真是岂有此理。不行,趁着这个机会,我必须好好忽悠你一顿不可,最好是把你忽悠得主动把第一次交给我,那就爽了,嘿嘿……

    我就说:“可以冒昧询问你一句,你跟那个男生发展到什么关系了吗?”

    张晴晴声音小了下去,几乎跟蚊子一般细声的说:“亲吻,拥抱这个阶段。”

    我就忽悠她说说:“有没有想过把自己完全交给陈瑜?其实你们互相相爱,你可以完全可以把自己珍贵的第一次奉献给他,我觉得他肯定会很感动,从此珍爱你一生的。”

    没想到我这话一说出口,对面就没有了动静,接着听到一阵慌乱的声音,然后就听到张晴晴踩着高跟鞋蹬蹬蹬的匆匆忙忙走了。

    张晴晴进来对着“神父”解告这么久,其实从来没有提及过陈瑜两个字,我一时心急说出自己的名字,害得张晴晴发现不对劲,急忙逃跑了。

    我见张晴晴突然跑了,不知道自己露出了马脚,还纳闷怎么回事?

    但是,没有等我从祈祷室里出来,忽然又来了一个人,说话的是一个男子的声音:“神,我有罪!”

    原来来人是林峰这家伙,我就想捉弄他一下,于是说:“亲爱的孩子,在神的面前,我们都是罪人,坐下来说出你的困扰吧?”

    林峰嘿嘿的笑道:“我喜欢上了一个男人,他叫陈瑜,神父你怎么看?”

    我闻言就翻了个白眼,一脚踹开木门走出来,恶心的对林峰说:“靠,你怎么知道我在里面?”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