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061461.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69章:张晴晴要当总经理

正文 第269章:张晴晴要当总经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从别墅小区出来的时候,正好遇到出租车司机吃宵夜休息的时间,在大街上等了好久才招到一辆出租车,急急忙忙的坐车来到月亮湾酒吧门口的时候,发现何金华正刚刚关门要走。

    原来酒吧就快要开张了,何金华今晚一直在盘点仓库酒水的存货,看看有没有什么欠缺或者漏掉的东西,一直忙到现在。我就问他张晴晴呢,她不是说在酒吧门口等我的吗?

    何金华说那个美女等不到你似乎很伤心,刚刚才离开。

    我想起张晴晴限我十分钟出现的,该不会因为我慢了十来分钟出现,就让她失望了吧?

    我连忙的给张晴晴打了个电话,却提示手机关机了,我有点紧张,就问何金华张晴晴是走路离开的还是开车离开的?

    何金华回忆了一下说张晴晴是坐出租车过来的,离开的时候失魂落魄的朝着十字街口那边方向离开的。

    我闻言急忙朝着十字街口追去,深夜里街头上没什么行人,我追去一百多米,来到十字街口的人行天桥底下,四处张望,却没有找到张晴晴的身影,我心中越发的焦急了,就顺着台阶走上了人行天桥。

    还没有走到天桥上面呢,就听到上面传来了一阵轻轻的哭泣声。

    这声音,就是我熟悉的张晴晴的声音。

    我听到她的哭声也是被吓了一跳,刚想冲上去喊晴晴怎么了,但是这时候却听到张晴晴在喃喃自语地哭道:“呜呜,骗子,就是个大骗子,嘴里口口声声的说喜欢我的,却跟别的女人暧昧不清,还拿谎言来搪塞我。难道不知道我很喜欢你,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会很伤心很难过的吗?呜呜呜,死陈瑜,臭陈瑜!我恨死你了!恨死你了!”

    不经意间听到张晴晴这些心里话,我忽然又是幸福又是愧疚,心中忍不住柔情万分。

    我收拾了一下心情,从台阶上走了上天桥,就看到了缩在地上,捂着脸哭泣的张晴晴,她听到脚步声也忍不住抬起梨花带雨的俏脸,等看清楚来人是我时候,她吃惊之极的失声说:“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我慢慢地伸出了一只手,用我最温柔的声音道:“晴晴,我们回家吧。”

    张晴晴急急从地上爬了起来,又飞快的擦去了脸上的泪水,又是惊慌,又是恼怒的道:“陈瑜,你来这里多久了,你听到什么了?”

    我不顾她的抗议,直接将她拥入怀里,用手轻轻的抹去她脸上的泪痕,笑着柔声的跟她说:“没听到什么,我只听到了你说你很喜欢我,还说我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你会很伤心难过。”

    刹那间,张晴晴整个人都呆住了。接着她的俏脸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涨红起来,眼神也有点慌张失措,说:“你居然听到了。”

    我开心的说:“晴晴,原来你也是爱我的,我现在好开心啊。”

    张晴晴咬了咬嘴唇:“我才不爱你,你是花心大萝卜,谁爱你来着,你别臭美了。”

    我闻言差点晕倒,睁大眼睛振振有词的说:“你刚才明明说喜欢我来着。”

    张晴晴眼珠乱转,又气又羞。急了半天,干脆就耍赖道:“我刚才说了吗,你用谎言骗我,我等了半天不见你回来,被你这不听话的学生给气哭了而已,伤心时候说的什么话我自己都忘记了。”

    靠,这娘们又给我装傻办愣了。不过我也理解她的做法,毕竟我跟她相差了7岁,这年龄差距可不小。再加上我现在年纪还小,而且性格比较好色花心,至少跟婷姐就有点儿暧昧,这也是张晴晴不敢承认她喜欢我的原因。

    她内心是很有顾虑的,她现在才24岁,如花似玉的花样年华我当然喜欢她。但是等我24岁的时候她已经31岁了,到时候她慢慢的年华逝去,青春不再时候,我还很年轻,她根本无法确定我到时候还会不会像现在这么深深喜欢着她?

    把自己终身幸福托付给一个十七岁的男生,这需要一种很大的勇气。每个女人都想找到一个好归宿,谁也不想自己在人老珠黄的时候被自己还年轻的丈夫抛弃。

    爱得越深,爱就越谨慎,谁都害怕失去。

    我清楚张晴晴内心的想法,但她死活还不愿意承认喜欢我,这也是我无可奈何的,只好牵起她的手说:“好好好,你要装傻你就装吧,反正我就爱上你了,无论如何都要追求到你的。”

    “哼,我只管自己不要喜欢上你这个花心大萝卜,你新不喜欢我,追不追求我,我管不着,你要追你就追好了。”

    张晴晴脸颊娇艳,小手乖乖被我牵着,也不挣扎。我拉着她,走下天桥。

    从天桥台阶下来的时候,我忽然听到身边的女人咯的笑了一声,但立即又没有了动静。

    这时候一辆出租车从前面缓缓开来,我就伸手招了招出租车,然后才回头去看张晴晴。她一只手被我牵着,另外一只手紧紧的掩住嘴巴,一双漂亮的桃花眼里满是欢快的笑意。她见我转头看她,立即别开脸,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

    坐出租车回家,刚刚关上门,张晴晴就反身过来主动的搂抱住了我,无限亲昵的在我脸庞上主动的亲了一口,柔声的说:“陈瑜,你高中生涯还剩下两年多的时间,如果你两年后像现在这么喜欢我,我就把自己交给你,好吗?”

    我闻言真是又欢喜又犯愁,欢喜的是只要我这两年不做出让张晴晴伤心欲绝的事情,犯愁的是两年时间真是好久呢。

    第二天我依然是回到学校上课,下午放学的时候就往月亮湾酒吧那边跑。

    哨牙和秦勇、大罗小罗他们一帮人每天放晚学之后就跑去太阳神公园跟着马教官他们学习军体拳,短短半个月下来,这群家伙都壮实了一点。我抽空去看了两次他们训练,都蛮认真的,那军体拳打得虎虎生风,以后干架这群家伙整天水平肯定提高了一个档次。

    月亮湾酒吧何金华有40%股份,我有60%,当然我的这份股份哨牙他们一帮兄弟都有份的。兄弟们就私底下跟我说酒吧的运作不能全交付给何金华一个人,不然如果何金华玩手段,我们被对方卖了还傻乎乎的给对方数钱呢,所以酒吧总经理必须我们派自己的人去当,参与和控制酒吧的日常运作。

    但是吧,我们这帮兄弟都是大老粗,如果说干架的话,五虎三将一个比一个强,但是关于商业运作,金融经济上的人真心没有,就连我们这帮人的财务总管唐安宁,其实也只能整理下账目,记录下开支,对酒吧的运作和经验一点都不懂。

    所以何金华虽然同意酒吧的总经理由我来安排,但是我却没法找到一个自己信任而又懂商业经济的人才。如果开口向婷姐找人,或者能找到这样的人才。但是吧,酒吧的执照、酒吧的灵魂调酒师都是依靠婷姐的帮忙解决的,事不过三,总不能啥事都找婷姐吧?

    周末在家的时候,张晴晴见我吃饭心不在焉愁眉苦脸的,就问我怎么回事?

    这事情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就跟张晴晴说了,但是没想到张晴晴闻言却自高奋勇的说她来担任好了。

    我闻言就翻个白眼说你一个语文老师当什么酒吧总经理,你懂经济和运作吗,别把酒吧给整倒闭了。

    张晴晴振振有词的说她看了很多经济类的书籍,已经报考经济本科学位了,说肯定能行。我不以为然的拒绝,说这不是儿戏,这酒吧总经理不能让你当。

    没想到张晴晴立即就让我还钱,我原本拿了她十几万,后来又拿了她一百五十万,一共欠她一百六十多万呢。而且我刚刚还了李梦婷的一百万,剩下的钱基本都投资酒吧了,哪里有钱还张晴晴?

    张晴晴就得意洋洋的说:“还不了钱,那就让我当总经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