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061480.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88章:有惊无险

正文 第288章:有惊无险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好小子,刚才你用酒瓶砸我的时候,没想到你也会有这种下场吧?”

    钟建新手里拎着红酒瓶,走到我跟前狞笑的望着我说。这场子是他表哥黑豹的地盘,黑豹在这里说的话就跟圣旨一样的好使,所以他这会儿看我的眼神,就像是看砧板上的鱼肉。

    唐安宁和徐捷几个女生没料到事情居然会演变成这副样子,都吓得有点脸色煞白手足无措了。周围那些围观的客人都津津有味的看着,看热闹不嫌事大,他们巴不得看见我被砸得头破血流呢。

    哨牙几个见钟建新拎着酒瓶过来,想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的砸我的头,他们就怒视着黑豹那帮人,愤怒的说谁敢动瑜哥一根汗毛试试?

    黑豹伸手一个穿着黑背心的络腮大汉站出来,指着哨牙几个吼道:“全部他妈的给我住嘴,一个个都给我站在原地,谁动一下子,我就让谁从这儿抬着出去。”

    周围那帮看场子的混混,还有一群穿着制服的保安,全部都握紧了手中的甩棍、铁管等家伙,配合着络腮大汉的威胁,齐齐的朝着我们踏出一步,如狼似虎的瞪着我们,似乎我们只要有一点儿反抗动作,他们就要对我们大打出手。

    对方不但人多。而且还有武器,我们这边甚至还有一群女生,如果打起来后果不堪设想。哨牙他们害怕唐安宁几个女生会出事,都不敢轻举妄动了,齐齐的朝着我看来,这种场面他们只能靠我拿主意。

    我这一年一路走来。见惯了厮杀,也见惯了生死,所以即便是面对黑豹一帮虎视眈眈的混混,我也没有太多的慌张。我缓缓的环视了黑豹等人一眼,最后把目光落在钟建新的脸上,扬扬眉头说:“孙子,我就站在这里,想爆我的头你就来试试?”

    钟建新被我的挑衅气得脸都绿了,但是他刚才见识过我出手动作很快的,再加上我这时候态度表现得更加强势,他就有点儿怂了,迟疑着不敢上来动手。

    黑豹见我死到临头还这么拽。徐徐的沉喝了一声:“动手!”

    钟建新听到黑豹的话,好像重新有了力量和胆气,用力握紧啤酒瓶,一步步朝着我走近。哨牙几个见状,就准备冲上去跟钟建新和黑豹他们拼了。

    “哨牙,你们全部站着不要动!”

    我低喝了一声,本来想动手的哨牙几个全部稳住了身形。我是他们的头,说话一直很有分量,所以即便是这种关头,他们还是听从了我的命令,一个个站着原地咬牙切齿的瞪着钟建新。

    “去死吧!”钟建新这时候不再有一丝的迟疑,抡起酒瓶朝着我脑门上就砸了下来。

    周围的观众都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有些胆小的女生甚至闭上了眼睛,似乎不忍看见我被砸得头破血流的一幕。

    我一直的面带冷笑不动,直到酒瓶就要落在我脑门上的时候,我才闪电般的出手,一下子托住了钟建新砸下来的酒瓶。

    钟建新顿时被吓得脸色变了,色厉内荏的说:“你……”

    “想爆我的头,你还不够资格!”

    我劈手已经把红酒瓶硬生生的用蛮力夺了过来,反手就一下砸在了他脑门上,这小子发出一声闷哼惨叫,捂着额头想蹲地上,却已经被我抢先一步用左臂一下箍住他的脖子,右手将半截锋利的酒瓶抵在他脸上。朝着黑豹那帮人说:“全部都别动,不然我就先弄死他。”

    我出手夺酒瓶,反手砸在对方头上,再到勒住对方脖子拿对方当人质。这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发生的时间不到两秒,黑豹那帮人完全没想到我这么彪悍,想过来救钟建新的时候,已经慢了一拍。

    黑豹这会儿脸色才有了点凝重,他上下打量了我两眼,说:“怪不得别人的夜店都要请混混帮忙看场子,而你的月亮湾酒吧却能一枝独秀,陈瑜你有两下子。”

    我扬扬眉头说:“现在你们人多。但是你表弟也在我手上,何不做个交易?”

    黑豹冷笑的说:“你以为抓了他当人质,你就能从这里走出去吗?如果我让你这么轻松潇洒的走出去,今晚的事情传出去之后,我黑豹还有脸在道上混?”

    “呵呵,这么说我手中的筹码是没什么用处咯?”

    我说着手中半截锋利的啤酒瓶猛地朝着被我勒住脖子的钟建新右腿上狠狠的一扎,这家伙就顿时嗷的一声惨叫起来。我左臂发力,一下勒紧他的脖子,他的惨叫声又戛然而止,不过他满头冷哼都冒了出来,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跳动,明显疼得够呛。

    黑豹也被我的辛辣手段给震慑到了,他眼角微微的颤动了一下,我一直死死的盯着他看呢,很敏感的捕捉到了他这点表情的小变化,我就冷笑说:“豹哥似乎有点不忍心了,看来我手中的筹码还是有点分量的嘛,现在可以谈一谈了吗?”

    “好小子真够狠”黑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徐徐的说:“你放了阿新,我给你一个机会。我这几天查了一点关于你的资料,听说你这人很能打,如果你能单挑打赢我手下高文斌,今晚我就放你们离开。”

    “爽快!”

    我伸手就扔掉了手中的半截酒瓶,将怀里的钟建新朝着黑豹他们一推,黑豹伸手扶住受伤的钟建新,让宋岩飞几个人搀扶了下去。

    金殿夜总会里大概有三百多个男女客人,听说我要跟高文斌单挑干架,全部都情不自禁的互相窃窃私语议论起来,隐约听到他们说什么黑豹手下第一打手,还有什么这小子死定了之类的。

    黑豹似乎也对自己的手下很有信心,他回头喊了一声阿斌,然后一个穿着黑色皮衣,剃着个莫西干发型,身材很匀称强健的男子缓步从那帮手下中走了出来。这家伙身材跟我相仿,不过年纪比我大,一双眼睛跟老鹰的眼睛一样。眼神非常的锋利,脖子上戴着一颗狼牙,看上去很不好惹。

    唐安宁见我要跟别人单挑打架,小脸蛋上布满了担忧之色,欲语又止。我见她这模样,就伸手摘下打架会碍事的浪琴手表。递给她笑着说:“帮我拿两分钟,我去搞定这家伙。”

    我说让唐安宁帮我拿两分钟手表,无疑说在暗示我在两分钟就能搞定对手。高文斌也听到了我的话,见我如此小瞧他,眼睛里也多了一丝怒意。

    他针锋相对的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120的急救电话。冷冷的说:“是120急救中心吗,月亮街金殿夜总会有人重伤垂危,你们医院派救护车来救他吧。”

    说完,他把手机一扔,态度嚣张的望着我:“我们来看看是你两分钟搞定我,还是我在救护车来之前搞定你?”

    我向他勾了勾手指。示意他尽管放马过来。

    “不知死活!”

    高文斌低骂一声,一个箭步逼近我,右手一个刺拳砸向我的眼睛。

    岳父以前交我八门炮拳的时候,告诉我高手过招不要盯着他的拳头,要注意他的肩膀。所以在高文斌右肩膀一动的刹那,我就对应的作出闪避动作。

    可是我没想到的是,高文斌这一右刺拳是个虚招,在我作出闪避的瞬间,他左手一个勾拳,后发先至!

    我没想到对方这么厉害,连忙用左手去格挡,堪堪的格挡住对方的勾拳,但高文斌攻势连绵不绝,勾拳被格挡之后,直接一个反身摆肘,一个肘击砸中我脑袋。

    我只觉得嗡的一下,耳朵轰鸣,差点就一头栽倒。

    唐安宁和哨牙他们都惊呼起来。而黑豹的那些手下则轰然叫好,大喊:“斌哥好厉害,救护车正在路上了,争取在救护车来到之前,搞定这小子。”

    高文斌一击得手,也不乘胜追击,望着我讥讽笑说:“怎么,就这点本事?”

    我反手抹了下嘴角溢出的血迹,呸了一声说:“再来!”

    高文斌冷哼一声,再次扑了过来,左右开弓,又是一套组合拳。我有了防备,都被我一一格挡了下来。

    我跟他拳头脚往的打斗了一会,我就已经大概的了解了他的实力,估计跟教官马睿冬实力不相上下,但是跟我比起来,还有差距。于是我就大胆的故意露出一个破绽。果然高文斌立即抓住这个破绽,一个脚踢在我的腿弯上,这一脚踢得我站立不稳,身子微微一倾。

    高文斌看准机会,猛然跳起,在半空中来了一个旋风腿。一脚扫向我的脑袋。这一脚如果踢实了,不死也残。

    我一看高文斌使出旋风腿,我就知道机会来了。一个人腾空扫腿,是非常厉害的招数,但因为在半空中不能变招,也是极为危险的招数。

    我看准机会。猛然扑前,一把抱住高文斌的腿,直接给他来了个深水炸弹,将他整个人从半空中抡落在一张玻璃台上。轰隆一声巨响,玻璃台北高文斌的身体砸得粉碎,高文斌躺在满是玻璃碎片的地上。半天没有爬起来,黑豹等人都看傻眼了。

    “陈瑜——”

    唐安宁见我撂倒了高文斌,兴奋雀跃的冲上来,啪的在我脸上亲了一口,可能蓦地又反应过来这样子不合适,她脸蛋就瞬间红彤彤的了。神色忸怩,人比花娇。

    黑豹这时候才回过神来,接受了高文斌被我干败的事实。今天晚上我在他场子大闹了一场,他自觉丢尽了颜面,但碍于周围有很多人看着,他刚才说如果我能打赢高文斌。就放我们离开的,所以现在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好背信反悔,只能恨恨的说了一句:“你们可以走了。”

    我笑了笑,带着哨牙和唐安宁一帮人张扬而去,走到门口的时候,有几个医务人员抬着担架急急忙忙的闯进来。其中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子愣愣的问我:“刚才有人打电话叫120,重伤的人在哪里?”

    哨牙他们顿时笑了,打电话叫救护车的人是高文斌,那家伙没想到躺救护车的人谁是他自己,秦勇咧嘴笑着朝里面一指:“伤者在里面躺着呢,快点去救他。”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