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061492.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00章:没有永远的敌人

正文 第300章:没有永远的敌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唐安宁和章阿姨大约是周末来这里喝晚茶的,桌面上除了有一壶铁观音之外,还有一笼水晶虾饺,一笼灌汤包,一碟瓜子和一份牛肉丸,分量都不多。港式早晚茶就这样,小吃点心都讲究一个少而精。

    章阿姨瞄了我一眼,也没有叫我坐下,只是用用筷子夹起一只牛肉丸在嘴边轻轻的咬了一小口,同时漫不经心的说:“是陈瑜同学呀,好巧呢。”

    章阿姨没有叫我坐,我也不敢随便入座,站在那里就有点儿小尴尬的说:“刚刚跟几个朋友来这里吃得东西,没想到就碰到阿姨和小宁你们了。”

    唐安宁见我站着说话,就主动的拉着我的手说:“陈瑜,你站着说话干嘛呀,快坐下来。”

    我有点儿迟疑的瞄向章阿姨,章阿姨见平日素来大大咧咧的我今晚变得很拘束,她自己也清楚是什么原因,她就促狭的笑着对我说:“你看我干嘛,我不叫你坐下,你就不坐了吗?”

    “嘿嘿,我怕会打扰你阿姨你们的喝茶的兴致呢。”

    我在唐安宁身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聊了几句之后,唐安宁可能是因为喝多了两杯茶水了吧,就站起来说她去一趟洗手间,瞬间只剩下我跟章阿姨两个人,气氛一下子变得有点儿尴尬起来。

    果然,章阿姨就放下筷子,淡淡的问道:“不跟我解释一下吗?”

    我眼睛溜溜的乱转:“解释什么?”

    章阿姨哼了一声,有点儿不悦的说:“你还敢跟我装蒜是不是,昨晚我看到你亲吻小宁了。这事情你如果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就算你是我的忘年交小开心果,我也饶不了你。”

    我听章阿姨都这么说了,知道这事情没办法打马虎眼了,只能老老实实的交代说我跟唐安宁是很单纯的,是那种非常非常要好的挚友,彼此都没有太多出格的行为和举动。

    章阿姨闻言就不满意的问:“普通男女朋友之间道别,会需要亲嘴吗?”

    我就振振有词的说:“章阿姨,我可没有跟小宁亲嘴,我只是亲吻了一下她的脸蛋,很单纯的吻面礼,没有一点儿亵渎意思的。”

    昨晚我确实只亲吻了唐安宁的脸蛋,而且是蜻蜓点水般的碰触,章阿姨就盯着我的眼睛问我跟唐安宁真的没有其它出格的行为了吗?

    这个我真的没有比亲吻唐安宁更加亲密的行为了,所以就坦诚的跟章阿姨目光对视,说没有。

    章阿姨大约见我眼神挺清澈的,而且一点都不慌张,她就终于相信了我的话。不过还是小小的警告了我一回,让我注意男女有别,就算再亲密的好朋友,也要注意彼此的行为,千万不能擦枪走火,不然她肯定要收拾我的。

    没多久,唐安宁就回来了,我们三个喝了一会儿茶,章阿姨看看手表说时间不早了,说今晚就到此为止吧。

    我去买单之后,跟着唐安宁和章阿姨出了君悦酒店,本来她们想送我一程的,被我拒绝了。我目送她们的车子离开之后,自己准备招一辆出租车坐车回家。

    但是这时候忽然有一个身材高大,穿着西装的男子从酒店追了出来,殷勤的赔着笑脸喊道:“陈先生。”

    我回头一看,赫然是刚才口口声声扬言要我的酒吧关门的黄天年,我就没好气的说:“你这人有完没完,你要取消我的酒吧营业执照还是准备用什么法子对付我,尽管放马过来,别整天在我面前晃悠放狠话,你不烦我烦。”

    我以为这家伙对我放狠话的,但是没想到他居然尴尬的笑了笑,居然红着脸皮说:“陈先生,误会误会,这事情有点误会,我刚才说的那些话是跟你开玩笑的。”

    “你这什么意思?”

    我皱着眉头望着他,见他有点局促彷徨的表情,瞬间明白了。估计是这货刚才见到我跟章阿姨坐在一起喝茶,他被吓到了。章阿姨是什么身份,随便跺跺脚丽海市都要颤抖一下的大人物,黄天年见到我跟章阿姨在一起,能不怕吗?

    黄天年搓着手尴尬的说:“那个,我刚才回去一想,觉得这事情还是犬子做得不对,不应该调戏秦欣茹小姐的。我方才护子心切,一时气昏了头说了一些失礼的话,陈先生你千万别放在心上。”

    伸手不打笑脸人,我虽然听恼火这家伙刚才扬言说要让我酒吧关门的,但是他现在已经低头了,我觉得没必要将他一棍子打死。毕竟给人方便也是给自己方便,黄天年怎么说也是个工商的副所,我做生意以后保不准还会需要他帮忙。

    这样一想,我脸上就露出的笑意,淡淡的说:“黄所言重了,你也是爱子心切而已,那些话我没有放在心上。”

    黄天年闻言脸上的表情就微微放松了一点,我旋即又说:“不过,黄轩对我酒吧的调酒师动手动脚耍流氓,他明天晚上必须来我酒吧给秦小姐道歉,这要求不算过分吧?”

    “好,我明晚一定会让那闯祸的小畜生亲自登门道歉。”

    我又跟黄天年虚伪了几句,他确信只要他儿子给秦欣茹道歉我就不会再追究这件事之后,表情就轻松了很多,甚至还亲自跑到街边给我招了一辆出租车,让我坐车回去。

    第二天一日无事,晚上,我就循例过去月亮湾酒吧呆着,这里俨然已经成为了我们东星的老巢。

    晚上9点钟的时候,左边脸颊浮肿还没有完全消散的黄轩真的出现在我们酒吧。这小子是来低头道歉的,没有带任何朋友,一个人戴着顶鸭舌帽就进来了。

    他没有敢耍什么花样,老老实实的找到我,跟我来到吧台边,跟正在忙碌的美女调酒师说了声对不起,秦欣茹虽然对这家伙挺不待见的,但是看在我的份上还是接受了黄轩的原谅。

    这个过程何金华跟马睿冬还有另外两个酒吧经理全程目睹,都有点儿懵逼,尤其是何金华,看我的眼神充满的炙热的光芒,就差没有拿我当作是神看待了。

    黄轩先前扬言喊爸爸来收拾我们的,现在爸爸都不好使了,灰溜溜的跟秦欣茹道完歉之后就要离开。

    “黄兄弟等下!”

    黄轩被我喊住,就回头有点畏惧的望着我,小声的说:“瑜哥,你还有什么吩咐?”

    “有点事情想跟你谈谈,到里面包厢去谈吧。”

    黄轩看看我身边跟着五虎三将几个手下,有点儿畏惧的不敢跟上来,我就回头笑着跟他说:“怎么,你怕进去我们会对你动手不成?”

    “呃,怎么会,瑜哥要收拾我也不用骗我进包厢。”黄轩这家伙嘴里虽然这么说,但是跟着我和五虎三将一帮人走进包厢的时候,他还是有点儿心虚的。他进来之后发现我身边的兄弟对他都没有什么恶意,反而包厢茶几上摆着果盘小吃,还有两支开了的高档红酒,他就有点儿错愕,望着我问:“瑜哥,你这到底是?”

    我和哨牙一帮人招呼他坐下来,我还亲自给他倒了一杯红酒递给他,他有点儿受宠若惊的接过来,明显弄不到这什么情况?

    我也在他身边的沙发上坐下来,端起另外一杯红酒跟他碰了一下,然后抿了一口红酒,才对他说:“黄轩,你没觉得你跟我们发生冲突有点儿蹊跷吗?”

    黄轩尴尬的说:“我昨晚喝多了两杯,才会对秦小姐无礼……”

    我摇摇头说:“不是,是谁告诉你秦欣茹是小姐来,是谁告诉你秦欣茹会出台?”

    黄轩皱眉回想了一下,说:“是我朋友高文斌,他当时问我那秦小姐长得怎么样?我说挺漂亮的,他就说秦欣茹是小姐,还可以出台,不过一般人没法让她出台,当时还开玩笑说不知道我有没有本事让秦小姐出台?我喝得了两杯,一来是喜欢秦小姐长得够漂亮,二来是觉得不能让兄弟们看轻了,就过去拉着秦小姐要她跟我出台……”

    我和哨牙几个对视一眼,果然的黑豹的表弟高文斌在当幕后推手,我就跟黄轩说:“秦小姐根本不是小姐,你觉得高文斌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

    黄轩也不笨,惊呼说:“靠,难道那混蛋故意害我,但他跟我是朋友,没必要害我啊,他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我就笑着说:“大概黄公子你不知道高文斌跟我有仇,他头上的伤就是被我用酒瓶砸的,他这样子做是想拿你当刀使,利用你的力量来对付我。”

    “借刀杀人”黄轩愤怒的叫囔起来:“这孙子胆敢摆我一道,回头我绝壁让他吃不完兜着走!”

    他是个急性子的人,说着就站起来要去纠集人手找高文斌算账,我却一把拦住他说:“黄公子稍等。”

    黄轩从他爸爸那里知道我这个人他绝对惹不起之后,对我就没有了任何的脾气,连忙恭敬的问:“瑜哥还有什么吩咐?”

    我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笑意,搂着他的肩膀说:“我有个办法,不但能收拾高文斌,还能赚钱。不过这需要咱们互相合作,这计划才能行得通。”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