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061521.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29章:魔鬼的游戏

正文 第329章:魔鬼的游戏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地牢大厅里,摆着一张长方形的桌子,我和小笼包面对面的隔着桌子坐在椅子上。我们身后各有三个手持步枪的部落武装士兵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俩,小笼包这会儿还比较淡定,甚至还开口宽慰我:“陈瑜,没事的,等我爸爸回来就没事了。”

    “恩!”

    我坐在椅子上,淡淡的答应着,心想小笼包你想得真是太天真了。如果你没有知道哥蛮跟马琪两个人偷情的事,那今晚一切都还好说,现在哥蛮那点秘密都被你发现了,哥蛮肯定怕你把这秘密告诉吴青山,他肯定会赶在吴青山回来之前,把一切潜在危机统统扼杀掉的,而最好的方法就是将你和我都杀掉,死人才会永远的守住秘密。

    我一边理清思绪,一边脑子急速转动想着办法,现在地牢大厅里一共有6个虎视眈眈的士兵,这几个家伙都是哥蛮的心腹手下。

    他们刚才抓我们进来的时候,一来是因为冲忙,二来是因为他们人数众多,我一点反抗都没有,所以他们进来之后也没有给我和小笼包上绑绳,所以这是我唯一欣慰的地方。

    不过即便如此,我要在瞬间放倒屋子里的6个守卫士兵,还要从这里成功的逃出去,这难度真是让我有点绝望。

    这时候,铁门咔嚓的一声响,哥蛮从外面进来了。他穿着一套雇佣兵似的军外套,没有戴帽子,手里拿着一瓶扁装的威士忌,仰头喝了一口烈酒,鬣狗般狰狞的目光扫视了我跟小笼包一眼,缓步的走了过来。

    哥蛮身后的还跟着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子,那男子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手提箱,进来之后就闷不吭声的过来把手提箱放在桌面上打开,里面赫然是一瓶小药剂和一支针筒,他动作麻利的用针筒抽取药剂,然后把准备妥当的针筒放在桌面上,退开两步,面无表情的在哥蛮身后垂手而立。

    我和小笼包惊疑不定的对视了一眼,小笼包眼神有点害怕,但是强作镇定的瞪着哥蛮说:“你最好现在就放了我们两个,不然我爸爸回来之后饶不了你。”

    “呵呵”哥蛮扬扬眉头冷笑说:“大首领今晚有事去了曼德勒市,要明天早上才回来呢。在他回来之前,我会把你们知道的那些事情都抹杀干净。”

    小笼包脸色煞白的说:“你想杀人灭口,但是你就不怕没法跟我爸爸交代吗?”

    “交代?”哥蛮:“呵呵,我也至少有一百种方法把这事情诓骗过去。譬如陈瑜挟持大小姐你逼迫我们,救出了李梦婷,过程中发生冲突,陈瑜杀死了你,我们则把陈瑜给击毙了。”

    小笼包又惊又怒,忍不住骂道:“无耻!”

    “呵呵”哥蛮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然后指着桌面的上了药剂的针筒,淡淡的说:“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一种新型的药剂,本来是研究来治疗老年痴呆症的,不过研究成果失败了。这种药水是失败品,注射了之后不但不能治好老年痴呆,还会对病人的脑子造成严重的损害,这么一点药水,足够让一个正常人变成一个没有智力的白痴。”

    小笼包失声的说:“你想将我弄成白痴?”

    她说着就想从椅子上挣扎起来,但是她身后其中两个士兵直接将她摁了在了桌面上,让她动弹不得。我刚想有所动作,我身后的三个士兵的步枪就抵在了我的后背上,提醒我不要乱动。

    哥蛮瞄了我和小笼包一眼,淡淡的吩咐:“怪就怪你知道的事情太多了,医生,动手吧。”

    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就准备上来给小笼包注射药剂,小笼包终于知道害怕,呜呜的哭了起来,但是被两个士兵摁在桌面上,无从反抗。

    我这时候再也忍不住了,就对着哥蛮怒吼道:“混蛋,竟然对一个小女孩下手,亏她平日还拿你当叔叔看待,你是人吗?”

    我不说话不要紧,我一说话哥蛮整个人就变得暴跳如雷。因为今晚发生这么多事情,事情演变成现在这烂摊子,我算是始作俑者、罪魁祸首。

    哥蛮过来掏出一把左轮枪过来就抵在我下颔处,凶恶的瞪着我说:“如果不是你小子搞事,事情哪里会变成这样?老子最瞧不起你这种靠女人帮忙的小白脸,一点用处都没有,死到临头的时候却想逞英雄?”

    他说着把左轮枪的弹筒打开,这种左轮枪只有六颗子弹,他取出了其中的五颗,只留一颗子弹在里面,然后用力将左轮弹筒旋转起来,最后咔嚓的一声停下,然后将仅有一颗子弹的左轮枪重重的搁在桌面上:“你想逞英雄是吧,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俄罗斯轮盘你知道吧?”

    俄罗斯轮盘我当然知道,一种很残酷的决斗游戏,一般道具就是这种左轮枪,里面放一两颗子弹,转动左轮之后停下,决斗双方先后用左轮枪对着自己的脑袋扣下扳机,失败的一方往往自己一枪爆头而死。

    我看看旁边被士兵摁住的小笼包,还有那个穿着白大褂手里拿着针筒的医生,以及自己身后三个端着步枪的指着我的士兵,我知道已经被逼到了绝崖上了,我就咬咬牙豁出去了,瞪着哥蛮说:“你要跟我玩死亡轮盘是吧,好,我就跟你来个死亡决斗!”

    哥蛮闻言哈哈的笑了,他得意的望着我说:“不是我跟你玩死亡轮盘,而是你自己玩。如果你敢用桌面上这把仅有一颗子弹的手枪对着你自己的脑袋扣下扳机,证明一下你的勇气,或者我会考虑一下放过颖儿小姐。注意,我仅仅是考虑一下哦,哈哈哈……”

    左轮弹筒能上6颗子弹,虽然现在里面只有1颗,但是死亡的几率也高达六分之一。

    我还没有下决定,被摁在桌面上的小笼包就哭着叫了起来:“陈瑜,不要跟他玩这种游戏。他是个疯子,以前就经常跟犯人玩这种游戏。他是耍你玩的,即便你赢了一次,他等下还会继续增加子弹让你玩下去,最终你会死在自己的手上,他在折磨戏耍你取乐。”

    哥蛮对着我耸了耸肩:“既然你不愿意玩游戏,那就没办法了。医生,你继续吧……”

    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拿着针筒就要扎进小笼包的脖子上,我忍不住的脱口而出:“等下,我玩!”

    哥蛮示意医生住手,然后饶有兴味的望着我咧嘴笑道:“呵呵,开始有点儿意思了。”

    “陈瑜——”小笼包差点被注射变成白痴的药剂,这会儿哭得梨花带雨,声音悲伤的喊了我一声。

    我安慰她说:“小笼包,坚强点,今晚我们都会活下来的,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哥蛮嗤笑一声:“玩就爽快点,别跟我墨墨迹迹的!”

    我望着这家伙那张可恶的脸,心里充满了怒意,恨不得拎起桌面的左轮枪对着他就是一枪了毙了他。但是愤怒归愤怒,左轮枪里只有一颗子弹,而且未必第一枪就有子弹,所以想一枪毙了他这个想法不现实。

    “快点!”

    哥蛮再次催促我,地牢大厅里其他6个士兵还有那个医生也在饶有兴味的残忍望着我笑,完全不将我当作人看待,就像是古罗马角斗场那些贵族观看一场奴隶的决斗似的,用别人的生命来取乐。

    我咬咬牙拿起左轮枪,对着自己的脑袋就扣下了扳机,咔嚓的一声响,上天保佑,幸好没有子弹。

    那6个士兵和医生都齐齐的嘘了一声,明显很失望这一枪居然没子弹,哥蛮夺过我手中的左轮枪,打开弹筒看了一眼说:“下一枪才有子弹,你小子运气真好。”

    记着他又往里面继续塞了一颗子弹,这次变成了两颗子弹在里面。他旋转了一下左轮弹筒,然后咔嚓的一声停下,重新把左轮枪递给我说:“嘿嘿,跟我玩这游戏的人最多能坚持到三颗子弹,如果你能玩到四颗子弹还活下来,那就算你赢。”

    我盯着他:“我赢了呢?”

    哥蛮很随便的说:“你能熬到四颗子弹不死,我就放了你跟颖儿小姐,这奖励很诱人了吧?”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