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178160.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45章:指鹿为马

正文 第345章:指鹿为马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爸开口让我滚过来跟何金华问好,但是何金华却连忙的拦住我爸,既惊喜又意外的朝着我走过来,有点儿兴奋的搓着手说:“陈瑜,张晴晴,你们两个怎么也会在这里?”

    周围的众人听到何老板的这句话,瞬间就全部睁大了眼睛,惊疑不定的望向我跟张晴晴两个,尤其是身穿黑色衬衫,嘴角带着半抹笑意半抹高傲的我,看在大家眼里也突然的变得有点神秘莫测起来。

    不过陈兰跟何鸿阳两人却不觉得我有什么高深莫测,他俩已经认定我就是个狂妄自大的土鳖,所以即便在何金华喊出我跟张晴晴的名字时候,他俩还是一脸嚣张的望着我,并没有及时发现不妥。

    “老何,你也来了。”

    我站了起来,笑着跟何金华随随便便的打了个招呼,拿起桌面一包真龙盛世香烟,摸出一根递给他。

    何金华正准备接过来,但是他身边的何鸿阳却抢先一步上来一把将我的手推开,满脸唾弃的叫囔说:“一包几块钱的真龙廉价香烟给好意思给我爸抽,没听见我刚才说我爸只抽软中华的吗?”

    何金华闻言就皱起眉头来,不悦的瞪了何鸿阳一眼,教训道:“哪来的那么多讲究,谁告诉你非软中华不抽了。还有的是,人家这是真龙盛世,不是什么廉价香烟,超市卖190元一包呢,比软中华都要贵了两三倍,没点见识就别出来丢人现眼。”

    “什么?这烟居然要190块钱一包,比软中华还贵了两三倍?”

    周围我爸妈等人顿时如同炸了窝的蜜蜂一般嗡嗡嗡的惊呼议论起来,村长徐大山这会儿马后炮的振振有词说他刚才就已经发现了,这烟抽着跟平日那种五块钱的真龙截然不同。周围的人都惊疑不定的望向我,更加觉得我深不可测起来。

    何鸿阳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涨红了,错把高级香烟当成廉价香烟,让他这会儿显得跟尴尬。

    陈兰比较护着男票,就撇撇嘴大声的说:“哼,也不知道是不是存了几个月的钱才够买一条这种昂贵香烟,这条烟也比不上我们送给爸爸的那瓶红酒贵,有什么了不起的?”

    何金华久经商场,善于察言观色,他看见我跟张晴晴不愠不火的表情,又看看何鸿阳跟陈兰两个充满敌意望着我的样子。何金华就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连忙的转头质问何鸿阳:“你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得罪陈瑜了?”

    何鸿阳当下就想起我说他的红酒是假酒,还反问他叫何什么玩意的事情来,于是他年轻的脸上就重新的不满了怒容,指着我说:“爸,这土包子口口声声的说我送给陈伯父的红酒是假酒,还对我出言不逊。”

    陈兰这时候也适时的聒噪帮腔说:“何叔叔,这事情我可以作证,确实是我这三弟做得不对。”

    我爸妈见大姐居然这时候了还在一边煽风点火,胳膊往外拐,两老脸上第一次忍不住出现怒容。暗怪大姐不懂分寸,不帮自己兄弟就算了,也不该落井下石呀?

    何金华闻言先是看了一眼我的脸色,然后又看看桌面上剩下的小半瓶红酒。无论是从红酒瓶的包装,还是讲究的木塞,以及红酒的光泽和酒香种种迹象来看,这瓶拉图古堡红酒都是真品,不应该是假的。

    但是,身份和权力到了一定的高度之后,很多东西本质上的真假已经不重要。秦朝丞相赵高就曾经驱赶一头鹿到秦二世跟前,指着鹿说这是马,朝中大臣都纷纷点头说着确实是一匹马,弄得皇帝秦二世都懵逼了。

    何金华现在也有点懵,但是他却不傻,老奸巨猾的他能够猜测得到他儿子何鸿阳肯定是得罪我了,而我指鹿为马说这红酒是假的,硬是要落他儿子的颜面。

    弄清楚缘由之后,何金华就装模作样的品尝了一口红酒,然后故作震惊的失声说:“我靠,这该杀千刀的红酒供应商,居然送了我一瓶假的拉图古堡,气死我了。”

    我爸妈等人都是农村人,红酒都算是稀罕品,更别说高级红酒了。他们自己没有辨别能力,听何老板都自己承认这酒是假酒了,他们自然也相信了。大伙都纷纷的说居然是假的,亏老陈刚才捧着酒瓶的时候还那么小心生怕摔了,没想到是瓶西贝货。

    何鸿阳作为一个家里有点小钱的富二代,真龙盛世他辨不出来,但是红酒作为年轻一族经常消费的酒水,他这点辨别能力还是有的。他见这红酒明明是真的,但是自己爸爸却硬生生说成是假的,顿时气得急红了眼,大声的冲着何金华质问:“爸,这分明是真品,你为什么要睁着眼睛说瞎话是赝品,他不过是一个乡下佬而已,你需要害怕成这样子吗?”

    何金华老脸火辣辣的,同时心里在骂娘。心说儿子啊儿子,你就少说两句吧。眼前这家伙可不是什么乡下佬,他是东星老大陈瑜。月亮湾酒吧开张一个月,职中混混头儿姜皓文被他扫平了;黄轩黄公子被整治得服服帖帖;黑豹帮老大背叛背井离乡跑路;就连四大家族之一涂家少爷昨天在月亮街也被整惨了,你居然敢跟人家叫板,真心是想坑死你爹我吗?

    我笑眯眯的望着何金华,问道:“老何,你觉得这酒是真还是假?”

    何金华比任何人都清楚我的睚眦必报的性格还有我真正的实力,他永远不会想成为我的敌人,所以几乎是不用考虑就响亮有力的宣布:“确实假了。”

    他这话一出,我大姐陈兰就忍不住说:“何叔叔,你的就怎么可能假呢?你别害怕我三弟,在这里我担保没人敢对你动粗,你不要觉得进了村就要在屋檐下低头什么的,其实你大可不必顾忌……”

    何金华没好气的喝了陈兰一声住口,然后转头轻声的对我说这酒是他准备给未来亲家的礼物,没想到这是假酒,这事情他跟我们大家道个歉。

    我爸妈等人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一个个都有点懵逼不知所措,而何鸿阳则瞧出了他爸爸是在害怕畏惧我,就不服气的叫嚣说:“爸,你怕这家伙干什么?郑展涛表弟说你跟东星老大太子一起合伙做生意的,有什么事情,你打个电话请太子哥过来,直接灭了这家伙不就得了?”

    “灭你麻痹!”何金华听了他儿子的话,得忍不住爆了出口,气冲冲对着他儿子咆哮:“你知道眼前这位是谁吗,整天动不动就灭了这个灭了那个。告诉你这小王八蛋,这人叫陈瑜,是我们月亮湾酒吧股份最多的大老板,同时也是你口中动不动就请过来灭掉谁的东星老大——太子陈瑜!”

    “什么?!”

    何鸿阳闻言身子剧烈颤抖了一下,仿佛被天雷轰隆一声劈中了似的,站立不稳趔趄的退后出两步,满脸惊骇欲绝的表情望着我,毫不犹豫才艰难的憋出一句:“你……你就是我表弟口中那位传奇人物……东星太子?”

    我微微的笑了笑,平静的说:“如果丽海市没有其他的社团叫东星,也没有别人的外号叫太子,那我想你表弟说的人应该是我。”

    何鸿阳闻言一张脸涨得通红,原本嚣张的气焰全部不见了。

    估计是郑展涛平日跟他吹牛的时候,把我吹得跟神一般厉害。所以现在何鸿阳知道我是东星太子之后,他心中对我的怨恨完全消失了。他听郑展涛把我吹得太牛逼了,所以恨都不敢恨我,只剩下满脸的尴尬,为难了半天之后小声对着我憋出一句:“太子哥……我、我不知道是你……其实,你是我的偶像来的……”

    何金华这老狐狸就趁机上来求情说:“呵呵,陈瑜,其实我儿子听郑展涛说起你的威风事迹,一直对你崇拜得紧。如果他刚才有什么冒犯你的举动,我给你道个歉。”

    我见何鸿阳已经认怂,再加上何金华个我是旧识了,不看僧面看佛面,何金华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我就露出笑容说:“哈哈,老何你这是什么话,咱们都是生意上的好朋友。道什么歉,说这话就见外了。”

    我爸妈完全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但是他们也不笨,见事态又有了转折,在震惊我的能力身份的同时,连忙再请大家继续入席,让厨房重新上菜,招呼大家一起吃喝。

    庭院里近百多位宾客终于再也忍不住,望着身穿黑色衬衫,整个人宛如一只高傲黑色天鹅般的我纷纷议论起来。他们都震惊的望着我小声的说我不是去张家当上门小女婿的吗,怎么现在好像混得风生水起了?而徐村长又马后炮的大声说:“我就说陈瑜从小不一样,迟早要出人头地的……”

    张晴晴坐在我身边,见我大出风头,为众人交口称赞。不知道怎么的,她内心突然有些骄傲起来,暗道:陈瑜已经不是原本那个懦弱少年了,现在已经变得沉着稳重初见狰狞,不愧我当初在一群上门女婿候选人之中一眼就挑选中了他,这不是我张晴晴的目光出众吗?

    张晴晴这么想着,一双桃花眼偷偷的瞄着我侧脸轮廓,她心脏突然不争气地一阵狂跳,一张脸热得烫人。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