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226724.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58章:收养魔鬼

正文 第358章:收养魔鬼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如同猎豹一般从套房里窜出来,狂奔向电梯,可是狠狠按了几下两部电梯,电梯都迟迟的没有上来。我内心急躁的很,也懒得等什么电梯了,转身就朝着楼梯跑去,顺着楼梯狂奔而下,想追回小笼包。

    一口气从12楼跑下来,即便我身体素质还行,但也累得有点气喘吁吁,酒店大堂前台的几个正在聊天的女接待员都错愕望着我,有点儿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喘着气问:“刚才下来的那伙客人,他们呢?”

    其中一个穿着制服的女接待员下意识的朝着门外左边车库出入口的方向指了指:“他们好像刚刚去了车库,这位先生,你好像很着急,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的帮忙吗?”

    我闻言顾不得跟她解释了,直接就往停车场跑,但是我刚才酒店大门出来,车库入口已经有一辆凯迪拉克从车库出来,后面跟着两辆大众速腾,刚好从我眼前开过去全,我从凯迪拉克的车窗看得分明,车后座就坐着吴青山和颖儿父女。

    “等下!”

    我急忙的喊道,但是三辆车却毫不减速的从我跟前呼啸而过,对我的呼喊仿若未闻,我见状一愣,在车子跟我交错的瞬间,我分明的看到了车里的小笼包也在看着我,眼眸里含着泪花……

    “小笼包——”

    我忍不住又喊了一声,同时脚下飞奔,朝着三辆凯迪拉克飞快奔跑追了上去。

    凌晨三点半的街道上空空荡荡的,街灯发出昏黄的光芒,天空也没有星星月亮,黑云压得很低,时不时吹来一阵夜风,将大街两边林荫道底下的树叶掀得纷飞,远处楼房没关紧的窗户也在夜风中噼里啪啦的作响,远方天空黑云身材时不时电光乍现,隐隐传来沉闷的雷声,明显夜里一场雷雨即将来临。

    “小笼包,等我……我有话想跟你说……你等我一年……我一定会给你解除掉婚约的,等我……”

    夜色下,三辆车子呼啸而过,而我亡命的在后面跟着,开始的时候他们车速一时间还没有提上来,我还能吊着车尾后面一边呼喊一边追着跑,但是即便我体格最好,终究也是跑不过汽车的。

    我用尽全身力气去追,但是前面三辆车却离我越来越远。眼睁睁的望着红色车尾灯渐行渐远,眼睁睁的望着它们一点点的把我摔掉。我内心中再一次忍不住升起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耳边里似乎又响起了吴青山临走时候那句充满鄙视的话语:“尽管好好享受女人下跪为你求来的富贵吧!”

    轰隆,随着一道闪电划破夜空,头顶上响起一声炸雷。

    自尊的受伤更让人难过,我整个人宛如受伤了狼,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然后撒开双腿不顾一切的朝着就要在远处消失的车尾灯,再次发力追了过去。但是还是抵不过现实的残酷,我依旧没有能追上小笼包,最后三辆车还是在我视野里消失了,剩下我一个如同受伤的野兽般徒劳无力的在这城市夜里狂奔……

    我开始是为了追小笼包,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自尊的受伤,可能是心理压抑得慌,一直跑得筋疲力尽,然后脚下不小心绊到东西,才一个趔趄的扑倒在大街上。

    一滴雨水掉落下来,打在我的脖子的衣领上,接着更多的雨水一滴滴落下,最后变成了哗啦啦的大雨……

    我匍匐在满是雨水的地面上,双肩无力的一下一下的抽动,偷偷的哭泣,痛恨自己的弱小和无能为力。

    忽然,我头上的雨水停了下来,我慢慢的抬起泪水和雨水混合在一起的脸,错愕的望着跟前。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身材高大,面相刚猛,嘴里叼着一根香烟,手持一把黑色雨伞的魁梧中年男子出现在我跟前。赫然是在炼狱里的主教官,也是吴青山的朋友,小笼包的叔叔,屠夫。

    屠夫手持黑色雨伞,眼睛半眯的盯着我:“真他妈的废物,如果不是看在小笼包的份上,就凭你这No.2丢尽从炼狱回来的特训者的脸,我就想一脚把你给踏死。”

    我属于那种很倔强的男生,就算哭也是躲起来偷偷的哭,在人前我习惯非常强势和硬气。我见到屠夫出现之后,原本悲愤无助的情绪就慢慢稳定下来,缓缓的挣扎起来,摸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瞬间整张脸变得冷峻无比,面无表情的问他来找我干嘛?

    屠夫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尤其是我现在这个样子,似乎刚才哭的那个男生不是我似的。屠夫以前是在炼狱当主教官,对男子的心理很是了解,他知道我这是给自己上了一层伪装,或者说是给自己柔软的心灵搭建了一层围墙,不让别人窥探自己的内心。

    “事情总是跟不上变化快”屠夫漫不经心的抽着烟说:“我教完你们这一期炼狱学生之后,因为脾气太暴躁的问题被炼狱给辞退了。我在曼德勒市呆了两个月,经济就有点捉襟见肘了,我想跑去欧洲当雇佣兵赚点外快,但是那些死鬼佬只愿意支付我两万块人民币的月薪,出任务会加点钱。我直接问候了他们全家女性之后,就愤然的断了去欧洲的念头。刚好我旧友吴青山找上门来,说他的女儿要来中国念书,让我过来当颖儿小姐的保镖,年薪200万人民币。我对这薪水很满意,毫不犹豫的收拾行囊跟着他们来到了这里。但是,在刚才半个小时之前,我却得到消息,颖儿小姐要回缅北了,同时也意味着我失去了工作。”

    我有眼睛狐疑的望着他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你都不明白吗?”屠夫左手食指直愣愣的指着我沉声说:“你让老子失去了工作,你得对老子负责?”

    一个身高在一米九几的彪型大汉让我这个一米七六的男生负责,让我总觉得有点怪怪的,我望着他说:“你想在我这里谋求工作?”

    “嗯”屠夫大大咧咧的点点头,随随便便的跟我说道:“薪水的话我不是很在意,你一年就给我整个五百万年薪就好了。”

    我直接就被镇住了,失声的说:“五、五百万?”

    屠夫闻言顿时眼睛一眯,眼睛里有锋利的光芒一闪而过,咧嘴反问:“怎么,你觉得我不值这个价?”

    我为之一愣,猛然记起眼前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善桩,别的不说,单单是当初在炼狱,我们两百多名参训者,就活生生的让他给整死了一半多。这个还仅仅是今年的数字,如果再加上他以前历年在炼狱整死的,我估计没一千也有八百个,他的残暴完全对得起他屠夫这个称号。

    另外屠夫的实力也是毋庸置疑的,我在他手下紧紧特训了两个月而已,就有点脱胎换骨的感觉了,可想而知他本人的实力多么强悍。如果能拥有他这样一个手下,对我的帮助无疑是非常大的,他的身手估计在整个丽海市也算的上是数一数二的,如果我对付箫媚、涂文轩他们这些人,有屠夫帮我,无疑会轻松很多。

    但是,屠夫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善类,这家伙脾气暴躁,属于那种没事要起三尺浪,见到树桩踹两脚的暴脾气。再加上他一出手非死即伤,我收下他的话不但要支付给他天价的薪水,还有做好给他收拾各种烂摊子的心理准备。

    这个人,是一把非常锋利的双刃剑,不但可以伤敌人,也有可能会伤到自己。

    如果这段时间没有发生那么多事情,我也不知道自己是龙爷儿子的话,我肯定乐滋滋的过我的小日子,不会接纳屠夫这种高风险的亡命之徒的。但是现在,我不但在丽海市要对付涂文轩和箫媚,甚至我还很渴望一年内迅速变强,亲自踏进缅北,强势的帮小笼包解除婚约,所以,为了让我的实力变得更强大,我已经不惜收养魔鬼了。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目光望着屠夫那张野兽般泛着凶光的眼睛,徐徐的说:“好,我雇佣你,年薪五百万。”

    屠夫闻言咧嘴满意的笑了,露出两排惨白的牙齿:“老板,屠夫乐意为您效劳。”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