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227712.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59章:赔你一个小媳妇

正文 第359章:赔你一个小媳妇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夜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我和屠夫等了十几分钟,才等到一辆出租车,吩咐司机送我们去月亮湾金殿夜总会。

    金殿这时间早已经打烊了,不过作为金殿的老板,我是有钥匙的,直接从后面开门进去。里面养的狼狗听到动静,汪汪汪的嚎叫了起来,把已经睡着的马睿冬几个保安给吸引了过来。

    马睿冬见到一身湿漉漉的和还有身材魁梧的屠夫,忍不住低呼了一声,迎上来问:“老板,怎么回事?”

    我摇摇头说没事,马睿冬就迅速的去拿来一套保安们穿的西装制服给我去更衣室换上,出来之后,才让我才感觉暖和了一点。

    我过去吧台拿了一瓶威士忌,招呼屠夫和马睿冬几个坐下来喝酒,同时把屠夫介绍给马睿冬几个认识,当我只告诉了他们屠夫的外号,对于屠夫的来历什么的什么都没说。

    马睿冬他们几个都是退役军人,但是跟屠夫坐下一起的时候,还是从这个不苟言笑,整天半眯着眼睛的魁梧男子身上无端的感受到一股凌厉的气势。他们几个都有点面面相觑,直觉的意识到屠夫不简单,估计猜测屠夫是我收买的亡命之徒。

    我也没有跟他们多做解释,只询问屠夫愿不愿意住在夜总会二楼张罗出来给员工住的房间,如果不满意我就给他另外租房子。

    屠夫跟所有的彪悍男人一样,都喜欢烈酒,他端起桌面上一杯没有加冰的威士忌一饮而尽,舒畅的叹了口气,斜了我一眼说:“住哪里无所谓,有酒给我喝就行了。”

    我就把屠夫安排在夜总会二楼员工宿舍住下,不是我舍不得钱,而是金殿是我们东星目前的老巢,我们平日就是盘踞在这里的。屠夫这尊大杀神,当然也要供在这里,关键时候也能及时的出来对付那些上门闹事的家伙。

    屠夫在金殿夜总会是没有职位的,在我们东星也没有职务,有点像是我自己豢养的门客,只听从我一个人的吩咐,也只对我一个人负责。

    我们几个喝了一会儿酒,可能是因为我内心隐藏的悲伤吧,酒很容易醉人,我就喝了几杯威士忌,就直接给醉倒了。

    马睿冬几个保安大老粗也是不会照顾人的,就任由我躺在沙发上睡。可能是因为我淋了雨的缘故,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我居然喉咙痒痒的,鼻子有点塞,脑袋也沉晕晕的,居然感冒了。

    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去了学校,勉强上了一节早读课,哨牙他们见我脸色不佳,而且他们似乎也收到消息说新来的颖儿同学退学了,一个个都有点惧怕不敢跟我说话。因为他们觉得是他们这两天开玩笑开得太过分,老是喊小笼包是我的缅甸小媳妇,导致我责怪了小笼包,让小笼包伤心离开。

    早读下课的时候,哨牙忍不住对我说:“哥,对不起。”

    我这会儿有点感冒,就声音有点儿沙哑的说:“干嘛?”

    大罗和小罗以及秦勇他们就凑过来有点心虚有点自责的问:“颖儿是不是被我们给气走了?”

    提起小笼包我内心就有点发疼,尤其是吴青山那句话,说让我珍惜女人为我求来的富贵,我对着哨牙几个摇摇头说:“没有,原因还是出在我身上,跟你们无关,你们不用自责。”

    说完,我就说我身体有点不适,回去宿舍休息了,哨牙他们闻言连忙的帮我请假和帮我去找校医开感冒药。

    我吃了感冒药在宿舍的铁架床上躺下来没多久就睡着了,因为心神不定的缘故,梦境繁琐,好几次梦见小笼包穿着白色婚纱嫁给一个长短脚的丑陋男子……

    我不知道的是,小笼包跟她爸爸吴青山一伙人这会儿刚刚乘坐客机抵达缅北曼德勒市机场,她下车的时候拿出手机重新开机,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屠夫发给她的。她看见短信就眼泪就出来了,但是又带着欢喜的笑容,又哭又笑的,让客场周围的客人忍不住纷纷侧目。

    原来,屠夫的短信上写着:颖儿侄女,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接近陈瑜,开始帮助他了。陈瑜那小子虽然什么都不好,但是也不是一无是处,昨晚他喝醉之后,一直喊着小笼包等他,可见你在他内心深处还是占有着一席位置的。

    我混混沌沌的睡了一天,期间张晴晴知道我感冒了,也偷偷的趁着同学们上课的时间来看我,记得前两天她还因为我跟小笼包走得太近,关系暧昧而大发脾气,一直板着脸不跟我说话。但是知道我感冒了之后,她却是最紧张的一个,又是帮我敷毛巾,又是给我喂药,又是给我熬白粥送来给我喝,搞得我好像病得很重似的。

    白天睡了一整天,出了一身汗,傍晚的时候,我起床洗了个澡,整个才恢复了一点精神,也没有再像早上那么难受了。

    哨牙他们都是申请了走读生,晚上是可以不来上自习课的,他们晚饭之后就没见回来,不过倒是打了个电话给我,问我好点了没有,好点了现在就来太阳神公园门口跟他们碰面,他们有惊喜给我。

    我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就拖着初痊的身子出了学校大门,来到离我们学校没多远的太阳神公园门口,赫然见到哨牙、大罗小罗,秦勇几个家伙站在公园门口,他们身边有一样巨大的东西,用帷布铺着,我有点错愕的望着那帷布铺着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巨大物件,问哨牙几个:“你们在搞什么?”

    哨牙就嘿嘿的笑着说:“哥,我知道我们开玩笑开过分了,把你的缅甸小媳妇给气走了。那啥,我们想你不要那么难过,给你准备了一份惊喜。”

    我刚想问什么鬼?

    秦勇就已经笑眯眯的对着大罗小罗两兄弟一努嘴,大罗小罗两个就伸手抓住盖在他们身边巨大物件上的帷布,用力掀开,然后一辆崭新的保时捷718就瞬间呈现在我眼皮底下。

    我见到这辆车顿时睁大了眼睛,这辆车就是我从我爸爸那里得到的唯一礼物,前不久被涂文轩派人开着辆铲车来把它砸坏了,我时候就让李梦婷帮忙送修,没想到今天居然修好了。

    哨牙得意洋洋的对我说:“哥,先别忙着惊讶,还有更厉害的礼品呢,我们再赔你一个漂亮小媳妇。”

    我闻言又是一呆,然后就看见秦勇上前把车后门给打开了,首先是一只穿着精致低跟鞋的俏生生小脚伸了出来,然后一个穿着素白色连衣裙,整个人打扮得跟一朵夜风中摇曳的小白花般的美女出现在我的眼前,居然是我们的美女班长唐安宁。

    唐安宁今晚分明是化过淡妆的,没想到穿上连衣裙和高跟鞋,秀发高高挽起露出白皙脖子的她,居然瞬间多了一丝小妩媚,这种青涩中带着妩媚的气质,是个男的见了都忍不住怦然心动。

    “唐安宁,你在干嘛?”

    唐安宁似乎很羞涩,平日素来穿衣打扮很清纯的她似乎也不太适应眼前这小妩媚妙龄少女的打扮,尤其是她平日穿的都是白色球鞋,今天穿了一双粉色的低跟鞋,站在那里似乎有点儿局促和不知所措,眼眸一闪一闪的,低着头红着脸小声的说:“是李金玉他们几个非要我这么打扮的,说你肯定喜欢。”

    “哨牙几个逗比胡来,你也跟着他们傻呀?”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过内心不得不承认,见惯了唐安宁的清纯,她忽然打扮得妩媚一点,确实有点别样的感觉。

    哨牙笑嘻嘻的把唐安宁推搡到我身边:“好了好了,哥,我们已经赔给你一个小媳妇了,期限是一晚。我们就不打搅你们两个,我们先去金殿那么看场子了。”

    他们几个还真的说走就走,开着一辆破旧的面包车就离开了,只剩下我跟唐安宁两个有点儿尴尬的站在原地,因为身边的保时捷太招摇,也因为唐安宁今晚太漂亮,引得周围的男路人忍不住对我投来艳羡的目光。

    我被路人看得有点不自在,加上见唐安宁也有点儿紧张不安,就连忙的跟她说既然已经出来了,就顺便去兜兜风吧?

    唐安宁轻轻的嗯了一声,径直的上了保时捷的副驾驶位,一边开车离开太阳神公园,一边心里觉得有点儿纳闷,唐安宁这小妞不是一直不赞成早恋的吗?怎么今天居然愿意听从哨牙几个憨货的教唆,跑来当我的小媳妇,难道是因为受到小笼包整天粘着我的刺激?

    我开着车从梧桐大道上开过的时候,一辆奔驰车跟我们错身而过,奔驰车后面坐着的人赫然是涂文轩,他无意中瞥见窗外交错而过的保时捷718,瞬间脸色就黑了下来,咬牙切齿的说:“是陈瑜的那辆车,司机掉头跟上去。”

    涂文轩想到他那天在月亮街被十面埋伏搞得凄惨的情景,一双眼就冒出了仇恨的火苗,拿出手机打电话说:“涂管事,帮我安排黑白双煞过来,我今天要灭一个人……灭谁你别管我,你也管不着,我爸爸如果责怪下来我自己扛着就是了,派黑白双煞来吧!”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