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387281.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72章:毒蛇一样的眼神

正文 第372章:毒蛇一样的眼神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张晴晴斜了我一眼,她脸上表情似乎犹豫了一下,可能在想要不要将我的手给拨开?

    但是可能觉得怕被窗外的涂文轩等人发现异常,还有她刚才答应让我摸腿的,所以她最终还是没有拨开我的手,这个结果让我一下子有点儿嘚瑟起来。嘿嘿,这是第一次真正严格意义上摸到张晴晴的腿呢,以前那些帮她按摩脚部的都不算数,所以现在特有成就感。

    我手放在上面就不敢乱动了,也不敢说话,偷偷的用眼角余光是看张晴晴是什么表情?

    我们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安装在墙壁上的液晶电视,上面播放着无聊的肥皂剧,张晴晴这会儿就装着被电视吸引住了的模样,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去看电视。不过她俏脸上那化不开的红晕已经将她给出卖了,任谁一眼都能看出她这会儿明显害羞了。

    我望着张晴晴那张羞红的俏脸,她仿佛更加的迷人了,女人在害羞的时候最迷人,而一个性格高傲、气质典雅的美女害羞的时候更是迷人之极。

    我的手想动一动的时候,忽然耳边响起一个相似夜枭般沙哑无情冷漠的声音:“狗男女!”

    我和张晴晴俱是吃了一惊,齐齐回头,却发现说话的人居然是坐在轮椅上的涂文轩。这家伙身穿白色病号,眼袋发黑,脸色苍白得紧,不过眉间弥漫着一股阴鸷之色,眼睛也布满怨毒的望着我跟张晴晴两个。

    亲自推涂文轩轮椅的母亲钟金兰,这妇女个子不高,但是身材很臃肿,脖子上戴着一条大珍珠项链,手指手腕上还戴着钻戒玉镯等首饰,看起来显得非常的富态,珠光宝气。

    后面还跟着四个清一色西服的保镖,都垂手而立虎视眈眈的看着我跟张晴晴,就像是四条凶狠的大狼狗。

    “呵呵,在落霞山吃的教训不够?”

    我冷笑一声,不着痕迹的将右手从张晴晴的腿上移开,装着若无其事的撇了涂文轩的右脚一眼,然后慢条斯理的摆弄着我左手上的吊针头。我表面上看似是把针头弄好一点,方便点滴。其实我是偷偷的把胶布什么的都弄松一点,等下如果对方稍微有一点要动手的意思,我就能第一时间将左手上的吊针输液针头给拔掉,奋起反抗。

    提到落霞山,那肯定是涂文轩长这么大受到过最大的打击,任何人被废了一条腿变成一个跛子都会充满恨,更别说涂文轩这种素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公子哥了。

    他听了我的话,一双眼已经布满了红色的血丝,张嘴刚想说话,但是他母亲钟金兰已经率先扯着嗓门愤怒的大叫起来:“原来就是你这贫贱的小畜生对我的心肝儿子下的毒手?”

    这个身材臃肿的贵妇发起飙来异常彪悍,一点都没有名媛的风度,反而跟街边泼妇差不多一个德行,她一边骂着一边不顾一切的朝着我冲上来,明显是不顾礼仪要来跟我厮打,虎的一比。

    张晴晴见我还打着吊针呢,生怕会弄伤我的手,她就急忙拦在了钟金兰勉强,不卑不亢的脆声说:“伯母,事情谁对谁错相比我们大家心里都有数。如果你们不忿气的话,大可去报警处理。这里是医院公共场所,没必要在这里闹。”

    “滚开”钟金兰作为涂家家主涂华栋的原配夫人,估计平日也是飞扬跋扈惯了的,见张晴晴居然敢上来拦她,她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扬起那带着白玉镯子肥粗右手,如小萝卜般粗的五指手掌摊开,直接就在张晴晴脸上摔了一巴掌,嘴里高声骂道:“我打死你这个妖媚的狐狸精,你算什么东西,因为拿着个LV手袋就想吓唬得了我呀,我家的女佣人用的都是爱马仕呢!敢护着这个伤人凶手是吧,老娘先把你这小蹄子给撕了!”

    张晴晴猝不及防挨了对方一耳光,白皙的脸颊上顿时多了一个清晰的手掌印,素来高傲自负的她哪里吃过这种亏,顿时眼泪已经在打转。

    而钟金兰却像是一头发疯的母老虎般继续的扑过来要教训张晴晴,我内心里本来顾忌对方是妇女不忍出手的念头顿时消失了,反手拔出我的吊针针头,然后用力对准对方一甩。吊针针头嗖了一下扎在了她肥胖的手臂上,疼得她嘴巴成O型,噢的一声嚎叫起来……

    “妈!”

    “夫人!”

    “夫人您没事吧?”

    涂文轩和那几个保镖都紧张起来,那四个保镖一下冲上来围住钟金兰,帮她将针头拔掉,钟金兰疼得眼角都溢泪了,狠狠的推搡了一把那几个黑衣保镖骂道:“你们几个废物狗眼瞎了吗,这么锋利一根针头扎进来,能没事吗?还傻愣着干嘛呀,白养你们这群废物呀?养条狗看见主人被欺负了,还要冲上去汪汪叫两声呢!你们给把这小杂碎和这小蹄子都打残了,有啥事我扛着,放心打!”

    那四个保镖之中为首的一个家伙迟疑说:“夫人,老爷吩咐我们涂家任何人不许再去找陈瑜惹事的,不然一律重罚。”

    钟金兰咆哮道:“你听老爷的话就不听我的话了吗?你知不知道老爷有时候也要听我的话,我现在是找他惹事吗,他是找我惹事,他用针头扎我,给我揍死他们。”

    那几个保镖没办法,就齐齐的转头望向我和张晴晴,一步步的逼了过来。

    这时候大厅另外一端急急忙忙的跑来一群医生护士,还有两个医院的保安,一个老医生喝道:“你们谁在医院打架闹……咦,是涂夫人和涂公子?”

    那几个四个准备对我动手的保镖见到有人出现制止,就回头去看钟金兰的意思,钟金兰撇了一眼那老医生等人:“这事情不用你们管,你们来得正好,我要教训这两个人。等我的保镖打残了他们,你们就抬他们去治一治,不然人家有什么章阿姨罩着,死了的话我也担当不起。”

    钟金兰说着拿出支票本子,刷刷刷的写了一张五百万的现金支票,往椅上上一拍说:“五百万,打残之后慢慢医,药费有的是。李大春,你们还不动手?”

    那四个保镖听到吩咐,毫不犹豫的朝着我和张晴晴冲过来,吓得张晴晴发出一声惊呼。

    我反手将张晴晴往身后一推,然后主动的迎上了四个保镖,用了炮拳当着的一式冲天炮,砸在了最前面那人的胸膛上,那家伙顿时闷哼一声,脸色痛苦的捂着胸部蹲了下来。我暗叫可惜,如果不是我现在体能不佳,这一拳就能打断他好几条肋骨。

    剩下三个保镖冲上来跟我互搏,我也不跟他们玩虚的了,直接拼拳头。就是我硬挨着对方的拳头,同时给甩给对方一记炮拳。几个保安的拳头力量都不小,打得我鼻子和嘴角都流血了,但是抗打能力一直都是我的强项,这点对别人来说很严重,对我来说还算不得什么。

    他们打我几拳我能承受,但是我的炮拳他们就完全吃不消,炮拳讲究了就是一个但距离爆发力和瞬间杀伤力,我一拳下去直接把一个马脸保镖的左眼睛给打得崩裂了。

    另外一个酒糟鼻大汉同样吃了我一拳开山炮,鼻梁直接崩塌掉。

    最后一个光头保镖冲上来左右开工,对着我嘭嘭就是好几拳。打得我火气起来了,我双手如同老虎钳般一下掐住他的脖子,他顿时就有点儿失去反抗能力。

    “给我跪下吧!”

    没等他来得及掰开我双手,我脑袋已经朝着他脑袋上狠狠一撞。他的脑袋明显没有我的脑袋硬,嘭的一声响,我们俩的脑袋狠狠来了个撞击,然后我松开这家伙的脖子,然后那家伙就头晕目眩的一下跪倒在地上。

    “陈瑜,你没事吧?”

    张晴晴这时候冲上来搀扶住我,我摇晃了下脑袋对她说:“没事。”

    周围的那些医生护士见我这么生猛都有点目瞪口呆,而钟金兰那肥婆也睁大眼睛惧怕的望着我,只有涂文轩那家伙依旧是用一种平静但是带着仇恨的目光看着我,大约他内心对我充满了恨,这股恨让他甚至可以无畏我。

    我很恼火涂文轩这目光,觉得有种被眼镜毒蛇盯上的感觉,于是我直接上去伸手拨乱了他的头发,冷哼说:“你要继续玩,我就跟你玩到底,不过最怕你们涂家输不起。”

    说完我就拉着张晴晴离开,经过钟金兰和医生护士身边的时候,目光落在椅面上那张五百万支票上面,我对着那些医生护士们笑了笑说:“我帮你们弄了几单生意,据人家说钱多的是,各位尽管医。”

    那些医生护士们闻言,忍不住望向钟金兰,钟金兰脸色非常的难看,她刚才拿钱出来本来说是要医我的,但是没想到现在变成了医她的几个手下。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