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413810.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76章:场子被砸

正文 第376章:场子被砸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其实我跟张晴晴在爱琴海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却没想到让杨乐乐这小子给偷怕了这些似是实非的照片,更可气的是这两个小子,一个拿着照片跟我索要钱财,另外一个更是色胆包天的用照片威胁张晴晴献身。

    虽然东窗事发之后,这两个家伙都意识到不是我的对手,不敢跟我硬刚,双双删除照片求饶。

    不过我却不知道他俩有几分真诚,虽然我跟张晴晴什么都没有做,但是如果这些照片流传出去,还是会给张晴晴造成严重声誉影响的,所以我不能冒这个险。

    于是,我上下打量了他们两个一眼,然后嘴角勾勒出一抹坏笑,吩咐他们两个说:“单单道歉我不太放心,我现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们两个把衣服都给我脱了。”

    杨乐乐和朱高胜两个男生都睁大眼睛,失声的问我想干嘛?

    我懒得跟他们俩废话,威胁说:“当然是给你们也拍一组照片了,怎么着,是不是要我兄弟大罗小罗动手帮你们。”

    我身后哨牙和大罗小罗三个家伙立即做出摩拳擦掌的姿态,他们三个都是我手下五虎之一,在二中干架很有名气的。尤其是上山虎罗威和下山虎罗成,两个孪生兄弟身高都在一米八几,站在我身后就像是两尊铁塔大汉,很有震慑力。

    杨乐乐脸颊还肿得跟猪头一样呢,他刚才已经吃过一次亏了,所以这会儿虽然觉得耻辱,但是却不敢违背我的吩咐,不情不愿的的脱掉了安踏运动服,露出一身瘦骨嶙峋的身子。

    我转头望着朱高胜:“轮到你了。”

    朱高胜毕竟是高三的一个老大,道歉这种动动嘴巴就能做的事,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就道歉求饶了,但是真要他脱掉衣服让我拍照作为把柄,他就不乐意了,这会儿脸色很难看,一阵青一阵白之后忽然大骂了一句:“士可杀不可辱,老子跟你拼了。”

    他说完就张开双臂朝着我扑来,我冷哼一声,不避反进,一个箭步撞入他怀中,用了炮拳当中的连珠炮式,双拳对着他胸膛就嘭嘭嘭三拳,打得这家伙节节败退,扑通的一声跌坐在铁架床上,面色痛苦的半天挣扎不起来,暂时的失去抵抗力。

    我吩咐旁边的杨乐乐:“帮你们老大把衣服给脱了。”

    鼻青脸肿身上只穿着一条小裤的杨乐乐按照我的话去办了,直接把朱高胜剥成了个大白猪。朱高胜倒是想反抗,可是他这会儿被连珠三拳打得还没缓过气来呢,就只能恨恨的瞪着我们一伙。

    我看看眼前一瘦一胖的两个男生,笑着对杨乐乐说:“你趴到朱高胜身上,对,动作自然点,对着镜头笑一个。”

    杨乐乐咧开嘴,笑得比哭还难看;朱高胜满脸悲愤,还真心像被杨乐乐那啥了似的。

    哨牙望着猴子骑大白猪的画面,顿时有点儿凌乱,但又觉得好笑,我拍了十来张照片,就满意的说:“可以了,两位穿上衣服吧,别晾着了。你们的照片我会好好帮你们保存着,如果我跟我表姐的照片在外面乱传,那你们这艺术照我也要给大家分享分享的,好自为之吧。”

    朱高胜这时候已经从连珠炮的拳劲中缓过气来,他跟杨乐乐以最好的速度穿上衣服,然后像一头暴怒的雄狮,大吼一声向我冲了过来。

    我左畔的小罗半途拦下了他,直接一个军体拳中的跨步冲拳,击在朱高胜的下颔处,直接把那家伙给撂翻了。

    我见状骂道:“麻痹的,你们俩都一个德行,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完,我也懒得搭理这两个家伙了,带着哨牙和大罗小罗几个打开宿舍门离开。这时候有些学生已经吃饱饭从食堂那边回来了,见到我们几个从朱高胜的寝室出来,高三的学生都面面相觑,惊疑不定的互相问,朱高胜让太子给收拾了?

    我们几个刚刚回寝室,张晴晴后脚就跟着进来了,我见她微微带着点慌张的表情,就知道她是为刚才被朱高胜电话的威胁而担心。我也不顾忌寝室里有哨牙和大罗小罗几个家伙在,直接就开口说:“表姐,朱高胜那小子已经被我收拾了,照片也删除了。”

    张晴晴过来就是想找我商量这事情的,听我当着哨牙几个的面说出来,她就忍不住拉着我到阳台外面小声的问了我几句,然后让我小心点处理。可能是因为哨牙和大罗小罗几个都知道了她跟我周末去爱琴海酒店开房,所以她现在有点儿尴尬,说了两句就逃似的走了。

    等张晴晴走了之后,哨牙和大罗小罗三个就按耐不住的问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跟张晴晴周末在酒店开房的?

    我早就想好了理由,淡淡的说张家来了乡下亲戚,而且是很亲的那种,房间不够用,我跟表姐张晴晴就无奈去酒店讲究一晚,总不能赶乡下亲戚去住旅店吧,那多不近人情呀?

    大罗小罗两兄弟信以为真,只有哨牙那伙半信半疑,因为这小子好几次看见我跟张晴晴有点儿暧昧了,最严重的是一起在街上看见我跟张晴晴在参加接吻比赛,虽然当时被我用奖品丰厚的借口搪塞过去,但是现在种种迹象回想起来,他难免要疑心。

    不过哨牙跟我是关系最铁的关系,他就算是瞧出了点端倪,不敢也不会宣扬的。

    下午的时候,月亮湾酒吧和金殿夜总会同时遭到一帮神秘人的偷袭,那帮人直接用卡车撞烂酒吧的落地玻璃,然后一群人拎着铁管等家伙进去一顿打砸,酒吧损失严重;而金殿遇到的情况也差不多,同样来了二三十人冲击夜总会,不过金殿那边保安比较多,或者是我们东星没去上学整天在今天游荡盘踞的兄弟也多点,还有屠夫这尊大杀神住在那里,所以金殿反倒损失不严重,还把那帮偷袭者给打跑了。

    我得到这消息的时候,已经顾不得上课了,我跟五虎全部请了假,几个人急急忙忙的去了月亮湾。

    月亮湾满目苍夷,地上到处是散落的玻璃碎片和被打砸损坏的桌椅,吧台那边地面湿漉漉的,全是各种被砸烂的酒水混合在一起,让整间酒吧充斥着各种酒的混合味道。

    二老板何金华这会儿正一脸心疼悲戚的跟两个小民警叙说着什么,边上还有两个受了轻伤的服务员,大街外面很多路人望着被砸的月亮湾酒吧指指点点。

    两个民警问完了话,让何金华几个等下到派出所跟他们录口供,他们就先回去了。

    何金华见到我之后就立即迎上来说:“陈瑜,这到底是谁对我们月亮湾酒吧瞧不顺眼呀,居然砸我们的场子来了。”

    月亮湾和金殿同时被砸,我就知道这事情肯定是冲着我来的,只是暂时还不清楚这到底是谁整我的而已?我就安慰何金华说没事,先停业重新装修两天,我会把背后搞事之人揪出来。

    我们几个又过去附近的金殿一趟,经理周琴云正在指挥员工整理受损的大门,她见到我之后就踩着高跟鞋袅袅娜娜的迎上来,笑眯眯的喊了声老板。我问了一下情况,然后就发现屠夫这家伙居然白天也躲在大厅里喝酒,而且喝的是几千块一瓶的拉图古堡红酒,我见了就肉疼的说:“喝喝喝,我的场子都被砸了,你还在这里喝酒。”

    周琴云到屠夫身边,居然含情脉脉的看了屠夫一眼,然后对我解释说:“刚才有人来砸店的时候,屠夫一出手就把他们全赶跑了,老板你就别责怪他了。”

    我见状有点儿惊愕,看似屠夫这家伙将我们金殿的妈妈桑美妇周琴云给泡上呀!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