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462137.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90章:防备杀手

正文 第390章:防备杀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今晚算是有惊无险,但是也侧面的验证出我现在处境的危险。暗花悬赏才刚刚发出,一些厉害的杀手估计还在准备我的资料,计划怎么对我下手,所以目前跳出来想干掉我的反而是一些没什么实力的小混混,过几天估计会有更多人想来要我的命。

    这么一想,我就对涂家父子恨的牙痒痒的,我跟哨牙他们一帮人回到金殿夜总会,顺便找到正在跟周琴云打情骂俏的屠夫,告诉他最近有人要杀我,让他这些日子都要暗中保护我。

    屠夫一边跟周琴云聊着天,一边头也不抬的闷声告诉我他知道了。我见他这大大咧咧的态度,顿时额头青筋突突的跳动两下,真是有种伸手掐死他的冲动。老子都要被杀死了,你这家伙居然还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不过想想他上次也是大大咧咧的应了我一句,后来就准时的出现在落霞山救我,让我隐隐觉得屠夫内心已经有所准备的,不如他表面那么粗犷。

    叮嘱完屠夫之后,我就开车送李梦婷回家,然后自己也回家去休息。

    接下来两三天,我尽量的减少外出,没事尽量窝在学校了。晚上偶尔跟唐安宁、倪安琪和哨牙他们一帮人去吃宵夜,不过一旦我出现在学校门口,就会有几个穿着西服的男子远远的跟着我们身后,这些人是箫媚派来保护我的保镖。我基本已经确定自己是箫媚的亲生儿子,只是已经有点儿不知道怎么面对她了。

    我爸爸龙爷临终前要求我一定要从箫媚手中夺回陈家家主的位子,但是现在忽然发现箫媚居然是我的妈妈,这岂不是要我跟妈妈争夺家主的位子,而且偏偏箫媚现在对我还特别的好,让我有点不知所措了?

    我这几天都没有主动联系箫媚,有点儿躲避着她的意思,但是今天下午放学,她却主动打电话来约我吃饭。我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下来,然后穿着一身休闲服出现在学校门口,远远的就看见校门外路边停着一辆白色的商务宝马车,车窗落下,车后座坐着一个明媚动人的美妇,不是我妈妈箫媚还有谁?

    “陈瑜,这边!”

    箫媚见到我之后,眼睛顿时亮了亮,她似乎在我面前越来越不隐藏自己的真实感情了,直接笑眯眯的对我挥手打招呼。

    “箫阿姨!”

    我上了宝马车,在她身边坐了下来,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称呼她为箫阿姨。

    箫媚吩咐司机送我们去江南人家吃饭,江南人家其实是一处搭建在湖中的水上餐馆,据说什么鱼虾螃蟹呀,都是取自湖里的水产,味道特别鲜美。

    今晚的食物不是很多,但是胜在每样都很精美,粉丝蒸扇贝,水煮大白虾,香辣炒蟹,还有清蒸老虎斑等等。箫媚在吃饭的时候,自己都不怎么吃,一个劲的给我夹菜,然后笑眯眯的看着我吃,让我觉得很不习惯。

    不过内心还是有一点点儿小触动的,尤其是她用勺子把清蒸老虎斑的鱼眼挖给我吃的时候,柔声的对我说鱼眼明目,吃了对眼睛有好处,可以让我读书时候视力更好什么的。

    记得小时候我在养父养母家长大,家里逢年过节时候会杀鸡宰鱼,不过我养母只会给我大姐和二哥夹菜。那时候我看见养母给我大姐和二哥碗里放什么鸡腿呀,鱼眼肉呀,我就会特别的羡慕,没想到,今天我也终于尝到了这种温馨的待遇。

    箫媚善于察言观色,她从我一些细小的神态变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她忽然看看包厢里没有其他人,就忽然的望着我问:“陈瑜?”

    我抬起头望着她:“恩?”

    箫媚端起茶水轻轻的抿了一口,才慢悠悠的问:“我看见你最近面对我的时候神色不太对劲,你是不是发现什么端倪了?”

    我的手一抖,筷子差点掉下来,箫媚将我这点动作又看在眼里,她叹了口气说:“看来你是真知道了。”

    我虽然内心已经知道了我跟箫媚之间的关系,但是还没发坦然的接受这个现实,就揣着明白装糊涂反问:“箫阿姨你到底在说什么?”

    箫媚听称呼她为箫阿姨,她就苦笑了一下:“看来你虽然已经知道了,但是还是不肯接受现实,不然的话你应该叫我一声妈妈!”

    我将筷子一放,面色平静的说:“对不起,我吃饱了,没事我准备回去了。”

    箫媚点点头:“看来要你接受现实还要一段时间,行,我们先回去吧。”

    我没说话,径直的站起来转身走向包厢门口,箫媚本来也准备跟着我一起走出去的。但是她脸色却忽然一变,然后连忙的伸手端起茶水,张口才喝了一口水,然后就忍不住呛了一声,在茶水里咳出一口嫣红的鲜血来,染得白色瓷器茶杯里的茶水触目惊心。

    我刚刚伸手开门,就听到箫媚的咳嗽声,然后急忙的回头,却只看到她在用一方手帕在拭擦嘴角,我就错愕的问她没事吧?

    “没事!”

    箫媚轻声的应了一句,不着痕迹的把手中那块沾有血迹的手帕随手塞进口袋里,然后若无其事的走上来,跟我并肩走出包厢。

    我们从江南人家出来的时候,才晚上八点多,丽海市的夜晚城市生活才刚刚开始,我跟箫媚还有她几个随身保镖站在街边等着司机开车来接我们的时候,忽然对面街有人发生了争执。

    原来对面街有一间叫魅色的夜总会,发生冲突的原因好像是一个男子来这里闹事,要求他的女朋友不要在这里当陪酒女了。但是那陪酒女不肯离开,最后导致夜总会看场子的混混跟这个男子发生了冲突。

    一个穿着西服,披散这一头长毛的凶狠男子,身后跟着一群保安和小混混,正拦在一个浓妆艳抹的小姐身前,郑重其事的警告一个皮肤黝黑、衣着破旧的中年男子:“鬣狗,你最好给我立即滚蛋。”

    我这时候才注意到,原来那个来夜总会闹事的是鬣狗谢天来,谢天来这会儿右腿上还包扎着绷带,估计前两天的刀伤还没好。他也不搭理威胁他的长毛一帮人,双眼带着乞求的对那个浓妆艳抹的陪酒公主说:“陈小慧,我们走吧,你答应过我不再在这种场所上班的。”

    那个叫陈小慧的陪酒公主瞄了一眼谢天来,撇撇嘴嗤声说:“切,不上班你养我呀?”

    谢天来昂起头沉声说:“对,我养你!”

    陈小慧好像听到天大的笑话似的,冷笑的讥讽说:“得了吧,你在月亮街后巷摆的那个水果摊,守住一天也不知道能不能赚到一百块钱呢!一百块钱能干啥,够我抽一包烟还是够我买支唇膏?”

    谢天来还没有说话,陈小慧就已经整个人偎依在长毛身上,冷笑的回头对他说:“一直怕你受到打击没有告诉你,其实我已经跟长毛哥在一起很久了,拜托你以后别来找我了,明白吗?”

    “不可能,你是骗我的,你说等我出狱就跟我结婚的,告诉我这而不是真的……”

    谢天来情绪激动起来,冲上去抓住陈小慧的双臂,一个劲的摇晃逼问对方。

    长毛见状顿时不愿意了,大喊一声放开小慧,然后冲上来就要跟谢天来干架,却被谢天来一个手肘砸中胸膛,顿时让他倒退出好几步。

    长毛吃痛之下勃然大怒,大声吩咐手下那帮保安和小混混一起上,废了谢天来。

    谢天来固然彪悍,但是他大腿上有伤,行动有点不便。再加上这些保安手里不但有甩棍,而且还有电棍。甩棍还能抗几下,但是电棍的话,两下就把谢天来给撂倒了,然后一帮人就围着谢天来死命的猛踹,直接把谢天来打得瘫软在大街上。

    我真有点担心谢天来会被当场打死,不过长毛一帮人好像也不想闹出人命,见差不多就收手了,骂骂咧咧的返回了夜总会。

    大街上的行人对着躺在血泊中的谢天来指指点点,谢天来居然没死,半响之后身子动弹了两下,就挣扎着爬起来,像是一头濒临死亡的野兽,跌跌撞撞的挣扎进了漆黑的小巷。

    我对箫媚打了招呼,说我有点事先走,然后就朝着小巷里追了进去。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