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474509.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94章:魅色夜总会

正文 第394章:魅色夜总会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谢天来加入我们之后,立即连夜开始联系他那些昔日兄弟。他当年在丽海市叱咤风云一时,辉煌时候身边还是有不少兄弟的,虽然现在十几年过去沧海桑田,不过他在短短两天时间里,还是纠集到了二三十个旧部。

    这些都是昔日跟着他出生入死的兄弟,其中有七个最厉害,外号叫七匹狼。谢天来当年威风的时候行事嚣张,他后来被涂华栋送进监狱之后,他这些兄弟多多少少也受到了牵连,总体日子混得都不如意。据说近年来一帮人盘踞在一个叫迅达洗车店工作,没事出去偷蒙拐骗弄点小钱花,算是一群落魄地痞。

    谢天来早年对敌人虽然很跋扈,但是对待自己兄弟还是很好的,不然七匹狼等人如今也不会一听说他重出江湖就来投靠。

    现在我们东星有五虎三将三十六精英,再加上谢天来手下的七匹狼等二十多个外围成员,已经成为一股不小的力量。基于跟我们同在文澜小区的毒蛇帮老是找我们东星的茬,我们已经决意扫平这帮碍事之徒了。

    这次扫毒蛇帮场子的行动是谢天来一手策划的,他已经把响尾蛇钟建明所有的场子都一一罗列出来。钟建明自己平日待在明达汽修厂,但是他手下其实一般窝在魅色夜总会,按照谢天来的说法,我们今晚就去把魅色的场子给踢了。

    于是我们一帮人分成两队,谢天来那些外围兄弟先提前三三两两的混进魅色夜总会去,然后等我和谢天来进来之后再统一突然偷袭。至于哨牙他们一帮兄弟,只需要开面包车守在夜总会外面接应我们就好,预防有什么其它突发状况。

    晚上十点,魅色夜总会门口站着两排女迎宾,大门还守着几个彪型大汉保安,他们负责收取进场门票费,女顾客是免门票的,男士进去玩要五十块进场费。

    我今晚习惯性的身穿黑色衬衫和黑色西裤,腰间一条比较醒目的牛皮带,配合着我狭长的眼睛,整个人显得有些冷峻。谢天来则是蓝色牛仔裤和黑色背心,外面套着一件黑色风衣,黝黑的肤色,深陷的眼眶,无情目光,整个人就像是一条随时会嗜人的恶狗,看着很凶悍。

    前两天晚上,谢天来来这里找他昔日女友陈小慧,让陈小慧别在这里当陪酒公主了,但是被毒蛇帮的副帮主长毛一帮人狠狠收拾了一顿。

    今晚我们俩刚刚出现在魅色夜总会门口,那个身材魁梧,披散着一头长发,显得有点不阴不阳的长毛就带着几个小混混出来了,他目光警惕的盯着我们两个,低喝说:“鬣狗,小慧现在已经是我的马子了,你还来这里做什么,前两天晚上吃的教训不够是不是?”

    我没等谢天来说话,就笑眯眯的说:“不要这么紧张,我们兄弟来这里玩一玩而已。”

    长毛刚才虽然是在跟谢天来说话,但是他眼角余光其实更加关注着我,想必他已经认出来,我就是把他们老大响尾蛇都打废了的陈瑜。他大约对我有几分忌惮,就板着脸对我说:“对不起,我们的场子不欢迎你们,请你们走吧。”

    就在这时候,一个身材臃肿的中年男子手里挽着一个妖艳的妙龄女子从停车场走过来,那中年男子见状就问:“长毛,我让你来帮我看场子,你怎么老是给我赶客呀?”

    原来中年男子是魅色夜总会的老板,名字叫杜金顺,他身边的是他的情人,今天专门过来看看夜总会的生意,没想到就看到了长毛逐客,是以有点儿不满。

    长毛见到老板,赶忙的上前去对杜金顺小声说:“杜老板,这两个家伙可能是来闹事的,所以我打算不做他们生意。”

    杜金顺不悦的板起脸说:“开门做生意哪有赶客的道理,他们就两个人而已,这也让你们害怕了?我听说你们老大钟建明被人揍得躺进了医院,我现在很怀疑你们这帮人的能力,如果我的场子你们罩不住了的话,我会另外找人来给我看场子。”

    “杜老板你放心,这场子有我们毒蛇帮的兄弟看着,就没有人敢闹事。”长毛看见老板怀疑他们的能力,额头汗水就冒了出来,他回头瞪了我跟谢天来一眼,冷冷的说:“你们可以进去玩,不过你们最好悠着点。”

    我和谢天来对视笑了笑,然后随手扔出一百块钱进场费,走进了音乐声震耳欲聋的夜总会大厅。

    从规模来看,魅色夜总会跟我们金殿的夜总会差不多,不过金殿装修比较豪华一点儿,而且金殿比较正规,而这魅色就显得比较混乱不堪,到处弥漫着烟酒和香水混合的糜烂味道。

    领舞台上有个衣着暴露的狂野美女在领悟,舞池里的男女尽情的跳舞。有些人脸上的表情都不太对,像是磕了药似的,还有些女的被几个男的围着各种趁机揩油,时不时传出来几声尖叫。舞池边上有些负责看场子的小混混,也是叼着烟拎着啤酒在三三两两的聊天,好像只要不是发生很大的事情这种情况他们都不会去管的。

    谢天来手下二十多个兄弟已经混了进来,五六个人坐一桌,全部坐在一个小区域里,我们俩正要过去跟兄弟们集合,忽然旁边桌子有个女生站了起来,欣喜的跟我打招呼:“陈瑜!”

    “唐安宁?”

    我闻言忍不住转头,却错愕的发现是唐安宁那小妮子,她今晚身穿绣花白衬衫,搭配着一条黑色百褶裙,衣襟上结着一个漂亮的蝴蝶结,显得非常的清纯动人。

    唐安宁身边还有一个穿着白色体恤和蓝色短热裤的女生,那身材真心是让人垂涎三尺,不是唐安宁的闺蜜徐捷还有谁?

    徐捷身边还坐着几个男女青年,其中有一个二十几岁的黄毛男子我也认识,他是徐捷的哥哥徐江,欠下响尾蛇一屁股高利贷还曾经想把徐捷推给响尾蛇当小情人的那个无良家伙。

    原来今天是徐江的生日,一帮人在给徐江庆祝生日,徐捷把唐安宁也叫出来了。

    唐安宁和徐捷见到我之后,开心的笑成了花儿脸,唐安宁还直接的拉我在她身边坐下来,说还找什么桌子,一起坐得了。

    我和谢天来两个只好坐了下来,不过我刚刚在唐安宁身边坐下来的时候,在座的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男子顿时对我有点不满了,用一种带着敌意的目光在瞪着我,好像很不妥我的样子。

    我先是有点儿愣住,然后看看身边正殷切的给我倒啤酒的唐安宁,瞬间有点儿明白了,感情这家伙是想泡唐安宁,见到我出现之后唐安宁对我好似很要好,他就敌视我了,把我当成了情敌看待。

    那家伙见唐安宁亲密的坐在我身边,目光阴狠的看了我两眼,然后主动发话说:“徐江,不主动介绍一下这两位新来的朋友吗?”

    徐江挺怕我的,而且他知道我这个人不喜欢张扬,他就很简单的给我做了个介绍:“这位是我妹妹的好同学陈瑜,另外这位是……”

    我接过话说:“这位是我朋友,谢天来。”

    徐江也连忙的把在座我不认识的几个男女介绍给我们认识,其中郑重介绍了那个拿我当情敌的家伙,说:“这位是我的朋友,叫伍文权,家里是做水产养殖生意的,特有钱。”

    伍文权闻言脸上有点悠然自得,晃了晃手腕上的那块十几万的江诗丹顿手表,然后故意的问我说:“陈瑜你家里是做什么的?”

    我就坦白的说:“我家在浅河村,家里是种田的。”

    伍文权脸上顿时多了一抹饥色:“那就是说你是农民咯?”

    唐安宁闻言顿时有些不满,出声说:“职业不分贵贱,农民又怎么了,农民最光荣。”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