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526790.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09章:潜在的危机

正文 第409章:潜在的危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出院之后,跟张晴晴回家吃了一顿家宴。晚上入夜的时候,我跟张晴晴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去了金殿夜总会。

    金殿这点生意如常火爆,主要是妈妈桑周琴云手下一群陪酒公主姐妹质量好,这边负责看场子的依然是五虎三将和一群东星精英兄弟。至于谢天来跟七匹狼那些外围的兄弟,现在已经接手了响尾蛇所有的场子,谢天来主要负责魅色夜总会那边的场子,现在河东文澜区,基本已经是我们东星的地盘了。

    我走进夜总会之后,发现追风虎倪安琪在跟郑展涛、李宏城、林洁菲几个坐在一起聊着天,还有几个精英兄弟在陪同,倒是奔雷虎秦勇,啸天虎李金玉,上山虎罗威,下山虎罗成,这几个家伙人影都见不着。

    “陈瑜!”

    “老大!”

    倪安琪和郑展涛一帮人见到我一身休闲服走进来,都纷纷露出惊喜之色,全部都站起来跟我打招呼,当然除了倪安琪这虎妞没大没小的敢直呼我的名字之外,其他的人都管我喊老大。

    “虎妞、老郑、老李、嫂子,兄弟们好。”我笑着跟大家打了个招呼,然后在沙发上坐下来,这张桌子是在大厅最角落里的,平日都是我们看场子的兄弟专用位置,一般没事大家就坐在这里喝酒聊天看场子,我坐下来后看看周围,就忍不住问:“秦勇和哨牙他们几个呢,怎么不见人影的?”

    倪安琪性格最为直率,她听我提起这几个人似乎就不高兴,撇撇嘴说:“那几个人没救了。”

    我闻言有点迷糊,旋即就看到郑展涛不停的偷偷给倪安琪打眼色,似乎在暗示倪安琪不要乱说话什么的,还有李宏城也连忙的打哈哈说:“秦勇和哨牙两个刚刚去上厕所,大罗小罗两个好像是去泡妹子去了。”

    我隐隐觉得好像有点儿不对劲,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听到大罗小罗两个农村憨货终于开窍了,我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这两个傻帽居然也知道追求女生了,不错不错。”

    我笑了两声之后,却发现周围的人都是在讪笑,我就顿时又皱起眉头来,狐疑的看了一眼大家,然后把目光投在倪安琪身上,淡淡的说:“虎妞,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我感觉大家都怪怪的?”

    倪安琪好像想跟我说什么,但是旁边郑展涛和李宏城不断的打眼色制止她,她就哼了一声双手一摊说:“问题最严重的是秦勇,他现在可能在洗手间还是杂物房,你自己去找他问清楚吧,免得说我在背后说兄弟的坏话。”

    我闻言眉头不禁的拧紧了,心想秦勇出现什么问题了,要知道秦勇原来是霸哥的手下,倪安琪是霸哥的妹妹,倪安琪跟秦勇之间的关系还算是不错的。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导致现在倪安琪对秦勇都有成见了?

    郑展涛和李宏城几个人拼命的想掩盖什么,倪安琪也没有跟我直接坦白,我稍微犹豫了一下,就站起来朝着杂物房和洗手间的方向走去,准备找秦勇问问怎么回事?

    我还没有找到秦勇,经过走廊拐外处的时候,却碰到哨牙躲在角落里在气急败坏的打电话,而且他好像是在跟我们东星的小管家唐安宁在打电话,只听他又急又埋怨的说:“唐大小姐,我跟着瑜哥这么久了,不但是东星的老人,而且还是五虎之一,再说月亮湾酒吧、金殿夜总会我也有股份的,不过要拿点钱而已,怎么就这么难呢?”

    哨牙手机的声音挺大,我隐约听到唐安宁那清脆的声音:“你虽然有一定的小股份,但是占得不多,东星每个月的份额津贴你早就拿了,还有你这段时间断断续续已经拿了好几次钱了,加起来已经超过二十万,你已经连接下来三个月的津贴和分红都透支掉了,现在你又来跟我要十万,你让我怎么跟陈瑜交代?”

    哨牙闻言有点恼羞:“行,你不给我是吧,我自己跟瑜哥说。”

    唐安宁平静的说:“这样最好,不过这钱是东星整个社团的钱,我觉得陈瑜也不会任由你这样无度挥霍的,这对不起东星其他的兄弟。”

    哨牙张嘴想说点什么,然后他就看到了我,吓得他连忙的喊了声:“哥!”

    我走到他身边,皱眉的看了看眼神发虚的他,问道:“你缺钱花?”

    哨牙低着头小声的应了一声:“恩!”

    记得我当初刚刚来到二中的时候,自己被秦勇勒索,还有后来脑袋被烟灰缸砸破了,住进医院的时候都是哨牙跟大罗小罗几个家伙给我凑的医药费,所以我一直拿他们当我最铁的兄弟看待的,于是我就问:“干嘛用的?”

    哨牙没有敢吱声,我就又问:“不能说?”

    我有点儿狐疑,因为刚才唐安宁说哨牙已经拿掉了二十万块,东星给五虎三将的津贴很高,另外哨牙还有酒吧和迪吧的分红,不过一个月也就三万块左右,二十万已经透支了他好几个月的薪水了,现在他还要一笔十万块的巨款,这用途很耐人寻味。

    不过,他既然不愿意说,我就觉得他是有他的原因,也没有强迫他,只问他说:“要多少钱?”

    哨牙弱弱的说:“十万!”

    他的手机是还没有挂断的,我就拿过他的手机,对手机里的唐安宁说:“小宁,东星账目上还有多少流动资金?”

    唐安宁立即告诉我:“七百四十万左右。”

    我看了哨牙一眼说:“转十万块到李金玉的账户上。”

    唐安宁忍不住的说:“陈瑜,他最近已经在社团拿了很多钱了,最少已经透支了三个月的分红和津贴……”

    我沉声的说:“转给他!”

    唐安宁有点儿不情不愿的嘟囔了一句,然后说:“好,等下转。”

    我又跟唐安宁聊了几句,然后挂断电话将手机还给哨牙,有点儿担心的望着他问:“是不是家里出什么问题了,钱不够的话,尽管跟我说。”

    哨牙显得很心虚,目光都不敢跟我对视,额头还微微冒出细小的汗珠,他点点头小声的对我说了一句哥我知道了,然后就说他有点儿要紧的私事,接着急急忙忙的走了。

    我过去杂物房看了一眼,没有见着秦勇,就朝着洗手间走去,刚刚走到门口,剃着铮亮光头穿着蓝色牛仔衫的秦勇就刚刚从洗手间出来。

    他整个人消瘦了一点,神情似乎有点儿亢奋,见到我的时候他自己被吓了一跳,急忙响亮的喊了一声:“老大。”

    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骂道:“你他妈的肾虚还是咋的呀,上个厕所上这么久,都找你半天了。”

    秦勇闻言有点惊慌,就望着我问:“老大找我干嘛?”

    我说:“没什么事情,今天刚刚出院,准备找你们坐下来喝两杯,谁知道你们一个个最近都不见踪影,都不知道在搞些什么?”

    我说到这里,就上下打量了秦勇一眼,问道:“他们都说你出了点状况,你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没事,我能有什么事情?”

    秦勇声音很响亮,但是眼睛深处却闪过一丝不可觉察的悲伤。我没有察觉这点小异样,就跟他在洗手间门口聊着天。

    这时候,缪东华忽然急急忙忙的从洗手间里出来,见到我跟秦勇顿时眼睛一亮,然后迎上来说:“瑜哥,你在这里正好,你进来看看洗手间垃圾篓里的这东西。”

    我闻言皱眉,带着秦勇跟缪东华走了进去,洗手间一共有八个隔间,最后一个隔间的垃圾篓里,居然躺着一支注射用的针筒,我见状顿时抽了口冷气,脸色铁青的说:“有人在我们的场子注射毒品。”

    缪东华说我们场子对这个一向很严格的,顾客进出夜总会都有保安盘查随身物品的,都不知道谁把这玩意给带进来了。

    我脸色很不好看,看见秦勇在我身边,我随口就吩咐他说:“勇子,这事情交给你解决,保安严查顾客的随身物品,顾客肯定是没有人能把这玩意带进来的。我觉得是金殿的员工或者是我们东星的兄弟带进来的,因为保安对自己人是很少盘查的,你给我把这家伙给揪出来,我早说过不许自己碰这种东西的。”

    “是,老大!”

    秦勇答应着,但是没有人注意他鬓角悄然冒汗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