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540671.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12章:陈文的身份

正文 第412章:陈文的身份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李梦婷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忍,不过她却说出一句让我瞬间崩塌了的话:“陈瑜,你是箫媚的儿子,二叔公已经知道了,他也把这事情告诉了我。这位陈文,其实才是夫人亲生的儿子,也是夫人临终嘱咐我照顾的公子。今晚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这会所是二叔公的地盘,你在这里打了陈文,二叔公不会放过你的,赶紧的走吧。”

    事实上这时候我要走也来不及了,现场音乐早就被人关闭,全场灯光大亮,无数顾客站站得远远的对着我们几个指指点点。一个穿着粗布衣衫的白眉老头在一群手下众星拱月的陪同下正走过来,不是许久未见的二叔公还有谁?

    二叔公过来亲自伸手挽起陈文,慈祥中带着威严的说:“阿文,是谁打伤你?”

    陈文对二叔公非常的恭敬,就像见到自己爷爷似的,像受了莫大委屈的小孩般哽咽的指着我说:“二叔公,他不但离间我跟婷姐的关系,还动手打我。”

    二叔公看了我一眼,面无表情的吩咐他身后的手下:“鬼手,把动手打人者的手给我断了。”

    李梦婷闻言脸色一慌,陈文却眼睛一亮,适时的说:“二叔公,他还用脚踹了我。”

    二叔公淡淡的命令鬼手:“那把他的脚也废了。”

    我望着二叔公跟陈文一帮人,隐隐有点儿明白了,二叔公原本是想扶持我上位的,但是后来发现我性格放纵不羁,最后还被他查到我是箫媚的儿子,所以他就放弃我了。不知道他从哪里把当年秦良素的儿子给找了回来,也就是眼前这个陈文,明显准备扶陈文上位,跟箫媚争夺陈家的产业,所以现在他理所当然的要打击和对付我跟箫媚母子了。

    鬼手缓步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跟二叔公一样都是身穿粗布衣服,打扮得有点想乡下耕地老头,不过一双干枯如鹰爪般的手,还有他一双不带感情的死鱼眼,明眼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小老头不是善类。

    李梦婷见鬼手走出来要对付我,她眼眸深处忍不住露出了一丝慌张,张口刚想说点什么,但是善于察言观色的陈文已经比她先一步开口:“婷姐,陈瑜是箫媚的儿子,我妈妈秦良素就是被箫媚害死的,今晚陈瑜有诬陷我,离间我们俩的感情,明显是个卑鄙小人,咱们不能对待敌人仁慈呀!”

    提起秦良素,李梦婷的眼神就更加复杂了,毕竟秦良素是抚养她长大的恩人,临死前还叮嘱她照料陈文的,而跟我认识,不过是人生中一段美丽的错误。

    我一直没有说话,其实内心很渴望李梦婷像往常那样,看到我有危险义无反顾的站在我这边,但是我现在看着李梦婷紧紧咬着嘴唇站在原地不动,我就明白了。她还是理智的站在了陈文那边,毕竟秦良素是她的恩人,陈文是秦良素的儿子,而我妈妈箫媚却害死了秦良素,李梦婷就算曾经跟我一度感情深厚,但今晚也没法站出来帮我这个仇人的儿子。

    鬼手走到距离我不到两米的地方停下,一双死鱼眼不带感情的盯着我:“陈瑜,你不该动手打陈文的,今晚我只废你一只手和一条腿。”

    我看了一眼他,然后又看看不远处的二叔公、陈文、李梦婷,还有数十个看场子的保安和混混,已经那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顾客,然后我就咧嘴笑了:“涂家父子都没有要我的命,就凭你们这群半只脚踏进棺材的老头,还有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阴险小白脸,再加上一群杂鱼手下,以为这就能废掉我陈瑜?”

    二叔公和陈文等人忍不住面面相觑,似乎被我的狂妄给震慑住了,不过二叔公很快就吩咐道:“鬼手,别跟他逞口舌之能,动手吧。”

    鬼手闻言再不迟疑,身形一闪,嗖的一下朝着我窜过来,别看他年纪很大,但是速度却非常的快,右手如果僵尸爪子般朝着我肩膀抓来,如果让他抓实了,估计少不了要多几个血窟窿。

    我肩膀一低,避开对方的鹰抓,同时不退反进,用了八门炮拳一个挨身炮的招式,一拳朝着这小老头干扁扁的胸膛擂去。

    我的瞬间爆发力和速度都很快,但是鬼手比我更快,他反手一抓,就拦截下了我的拳头。这家伙锋利的手指是抓在我拳头上,我拳头直觉猛然传来一阵剧痛,吓得急忙缩手,却发现拳头上多了几道像是刀刃割破的伤痕,鲜血淋漓。

    “赫——”

    鬼手一招得手,嘴里发出一声低喝,再次欺近我身前,双拳来了个双龙出海,同时打在我的胸膛上。他的出拳方式有点类似寸拳,那瞬间的爆发力打得我身形趔趄的往后一连退出几步,喉咙一甜,忍不住呕出一口鲜血。

    旁边观战的陈文这会儿忍不住嘴角微微扬起,对二叔公说:“鬼手叔叔真是宝刀未老呀!”

    二叔公呵呵一笑说:“当年你鬼手叔叔在丽海市也是一时风云人物,帮着你爸爸打天下的悍将。”

    陈文望着受伤的我,眼睛里闪着疯狂的光芒,压低声音建议说:“二叔公,一不做二不休,与其放虎归山,不过今晚直接把陈瑜给干掉了,以绝后患。”

    二叔公闻言有点儿迟疑,他顾虑的说:“这样一来,如果箫媚勃然大怒,不顾一切的跟我们拼命怎么办?”

    陈文淡淡的说:“二叔公,就算我们今晚不杀陈瑜,废掉他一只手一只脚,箫媚也一样会勃然大怒了,所谓我觉得要做就干脆狠一点,直接把陈瑜给干掉了。至于箫媚,她知道儿子死掉之后,只会被仇恨蒙蔽了心智,她冲动起来,心思就肯定没有往日那么缜密,这也是我们的击败她的机会。”

    二叔公闻言眼睛一亮:“杀死陈瑜,让箫媚方寸大乱,性格大变,我们趁机找机会再给她致命一击,好办法。”

    两人互相小声的交流了几句,二叔公就转身吩咐了身边一个小胡子手下几句,那小胡子立即开始带着几个混混去清场,也就是把大厅里那些看热闹的顾客和闲杂人等全部驱赶出去。

    我刚刚吐完血,鬼手这家伙就如同附骨之疽般又窜了过来。我反手握住自己腰间的皮带头,唰的一下把皮带扯了出来,手腕一扬,皮带呼啸的一下子砸在了鬼手的左脸颊上。

    “啪”

    一声爆响,鬼手左脸颊皮肉已被剧烈的皮带劲道抽裂,皮开肉绽,鲜血飞溅,整个人跌跌撞撞的倒退出几步,才勉强的站稳身形。

    我跟鬼手交锋下来,这下是各自都受伤了,不过我伤得稍微严重一点,而且是用了皮带的突然袭击才伤到对方,所以严格来说鬼手实力是比我厉害一点的。更何况鬼手删除的匕首,上次我就见过他闪电般割断两个箫媚手下的喉咙,觉得是一个很可怕的用手高手。

    鬼手吃了我一记皮带之后,他就彻底的被激怒了,如同变戏法似的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脸色狰狞的朝着我再度飞扑过来。我见状大惊,忍不住皮带一挥,想阻拦他靠近我,但是没等我皮带抽下来,这家伙已经反手用匕首一撩,只听到嚓的一声细响,我的皮带居然被这家伙的匕首硬生生的削断了一截。

    鬼手一刀削断我手中的皮带,然后趁着我惊慌的刹那,反手一刀砍向我的肩膀。这一刀风驰电挚,我已经来不及闪躲,心头忍不住悲哀的想:我要被搁在这里了吗?

    可是,就在我万念俱灰的瞬间,忽然一只玻璃杯呼啸着破空而来,如果流星划破长空,啪的一声砸在鬼手的匕首上,硬生生的把鬼手砍向我肩膀的我匕首给砸偏了。

    “是谁扔的酒杯?”

    二叔公和陈文、鬼手等人俱是又惊又怒,目光朝着酒杯飞来的方向看去,只见大厅里的客人基本都被驱赶出去了,但是吧台那边却坐着一个身穿花衬衫的彪型大叔,这家伙衣领微微张开,露出东南亚特有的八面佛纹身,脖子上戴着一条类似于军人身份铭牌的项链,神情有些落寞,不是屠夫那家伙还有谁?

    李梦婷是认识屠夫的,她见到屠夫的刹那,原本握在手里偷偷对准鬼手的一把掌心雷小手枪就悄然的放了下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