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569287.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23章:生死较量

正文 第423章:生死较量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察差肤色黝黑,相貌平凡,看着像是个身材高大,体格健壮的乡下农民,但是随着擂台钟声一响,这家伙瞬间就变成了一头出笼的猛虎。他一个滑步逼近我,直接对着我的脸颊就嗖的一下来了个左刺拳,速度快得惊人。

    我在他左肩膀刚刚动的瞬间,就已经意识到他左拳要来了,几乎是在他拳头刚刚有所动作,我就已经对应的做出规避动作。但是我没想到察差这左刺拳根本就是个幌子,他在我做出闪避动作的时候,右手勾拳就一下窜出,后发先至。

    我连忙左手一抬,截住了对手的右拳,但察差直接又是一个左摆肘,砰的一声砸在我的左边太阳穴上,顿时脑袋如同被千斤大铁锤砸中,整个人两眼一黑,天旋地转差点晕厥过去。我连忙的咬了下舌尖,疼痛的刺激让我清醒了一点,才没有当初晕厥。

    察差一击得手,乘胜追击,趁着我晕乎的时候,双手一下抱住我的脑袋,用力的把我的脑袋往下压,然后动膝盖对着我的脸门来了两个力道十足的膝击,砸得我满脸的血污,最后他用右手肘狠狠的砸在我的后脑勺上,直接把我打趴在地上。

    一般对手被打得满脸鲜血倒在擂台上,就会有裁判过来检查伤势,从而判定能不能再战斗,但是我被打倒在地上的时候,并没有裁判上来。察差在台下观众轰然叫好声中,转头朝着贵宾席的涂文轩和陈文两个人望去。

    涂文轩这会儿脸带得意的笑容,竖起拇指,然后用拇指对着自己的脖子虚划了一下,做出一个割喉的动作,明显是让察差干掉我。

    察差得到涂文轩的提示,用怜悯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后抬起他强壮的右脚,猛然朝着我的脑袋一脚踩下来,这一脚如果踩实了,估计我的脑袋要像西瓜般被他一脚踩裂,不死也要残废。

    秦箐见状忍不住失声:“陈瑜小心!”

    哨牙几个也忍不住大拍着擂台的柱子大喊:“老大!”

    大约是察差以为我已经失去反抗的能力了,所以这一脚他抬起来瞄准然后踏下来,速度并不是非常快。我刚刚清醒一点,眼角余光就看到他一脚踩下来,吓得连忙的脑袋一偏。

    这家伙就踩了个空,一脚重重的踏在地面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然后他脸上就露出一丝痛苦之色,明显这一脚踩空让他也挺难受的。

    我趁机一个懒驴打滚跟他拉开距离,然后才慢慢的挣扎爬起来,摇晃了两下混混沌沌的脑袋,然后呸了一声,吐出一口血痰,嘴巴里血水腥咸的味道让我找到了在炼狱特训的那种感觉,眼睛里的斗志也更浓了。

    林峰等人见我逃过一劫,都纷纷的暂时松了口气,而台下的观众见我还能再战,都显得很是意外,不少人都在啧啧称奇,陈文这会儿也微微皱了皱眉头,说:“这小子身手其实不是很厉害,不过抗打能力好像很强啊。察差刚才那套实打实的组合拳,一般人挨了之后不死也残,他居然还能站起来最战,有点像打不死的小强啊!”

    涂文轩冷笑说:“察差是我从泰国挖掘到的高手,天上的杀人机器,就算陈瑜是小强,今天他别想活着走下擂台。”

    在哨牙等人的打气声中,我站立了起来,冲察差勾勾手指,示意继续。

    察差一个前滑步逼近,左摆拳,右直拳,都被我挡下后,右脚一个侧踢,踢在我左腿膝盖处。

    我被对手扫中左腿,身子微微一倾。察差抓准机会,弹跳一起来凌空一脚,直扫我脑袋。这就是他杀手锏招数了,据说他一脚的力量能扫断碗口粗的树木,这也是他战斧外号的来由。

    面对他霸道十足的凌空一脚,我临危不乱,如猛虎扑食一下扑前,将凌空一脚的察差抱住,双臂发力,一声怒吼,直接把察差整个人高举了起来。

    台下的观众本来以为我要输,没想到绝地反击了,都哇的一声惊叫起来。

    涂文轩和陈文两人见状俱是脸色一变,林峰和秦箐他们都眼睛一亮,察差被我硬生生的举起来,还妄想用手肘砸我的脑袋,迫使我将他放下来。

    可惜已经晚了,我一手掐着对方脖子,一手抓住对方大腿,把对方打横高举过头,猛然往下一砸,同时膝盖往对方腰椎部位一顶。

    察差背部就迎上了我的膝盖,发出一声惨叫,也不知道腰椎骨断了没有。

    “啪”的一声,一只红酒杯跌在地上摔了个稀巴烂,涂文轩又惊又怒,连忙的大喊暂停。

    按照比赛的规则,双方都有一次喊停的机会,涂文轩跟陈文带着一帮人亲自来到擂台边,他疯狂的拍打着台面,有点失态的大喊大叫说:“察差,你泰国老家的老婆和儿女们还等着你寄钱回去呢,你混蛋想要钱就给我爬起来继续再打,给我弄死他!”

    我看了一眼擂台上的察差,觉得他可能背脊都断掉了,肯定没法再战了的,就讥笑的看了有点歇斯底里的涂文轩,准备走到林峰和秦箐他们身边互相祝贺。

    可是,让所有人意外的是,这个地下拳王察差竟然慢慢的挣扎了起来,腰椎骨居然没断。

    涂文轩见状大喜,连忙和一帮手下把察差扶到了擂台角落,又是给冷毛巾擦汗,又是专人按摩,还有人递矿泉水。甚至,我还见到一个人拎着一个医药箱子走了进去。

    我这时候也回到了林峰、秦箐和哨牙他们一帮人围拢的那个擂台角上,哨牙几个不停的给我按摩放松肌肉。

    秦箐目光如炬,指着对面方向涂文轩那群人包围着的察差,皱眉说:“他们在给察差打针?”

    我和哨牙他们闻言一愣,然后就听到林峰淡淡的说:“是兴奋剂,可以迅速的化解疲劳,缓解疼痛,让神经变得麻木,还有力量、速度都在短时间之内有大幅的提升。不过药效通常不会太持久,一旦药效过去之后,体力的透支,延迟而来的疲劳就会让他变得虚弱无比。”

    郑展涛闻言非常担心:“那个察差不由打兴奋剂就这么厉害了,打了之后肯定更厉害,瑜哥真的能撑到他药效过去吗?”

    林峰右手轻轻的摆动了一下,我们立即发现他袖口居然也藏着一支针筒,他得意的小声说:“我朋友刚才已经把我想要的最新型兴奋剂悄然的送到我手上了,你们一帮人现在把陈瑜围起来,别让周围的人看到,我们也给陈瑜打一针兴奋剂。大家都爆发潜力,看看谁干掉谁!”

    哨牙几个就要照办,我沉思了一下就伸手阻止了他们几个,说:“我们先不打!”

    郑展涛几个有点愣住,都不解的问为什么,只有秦箐跟林峰两个明白了我的意图,秦箐眼睛一亮说:“他们打的肯定也是最新型的兴奋剂,我们还有一次暂停的机会,如果陈瑜先拖上一段儿时间再打针。那察差药效过去的时候,却是陈瑜药效最盛的时候,最佳状态跟最差状态吧,拿下对方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哨牙几个还是挺担忧的,有点担心我支撑不到那个时间点。

    三分钟暂停时间过去,我和察差两个重新回到擂台中间。

    裁判宣布比赛继续,眼前打过的兴奋剂的察差已经和刚才大不一样,油亮结实的黑色肌肉,青筋血管高高浮起,眼睛迸发出嗜血的光芒,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低吼声,宛如是地狱里跑出来的恶魔。

    林峰也看出了察差的状态不对劲,在擂台外对着我喊道:“陈瑜,不要跟他硬刚,拖一会儿。”

    涂文轩手拄拐杖站在擂台边,嘴角带着冷笑:“拖得住吗?”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