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635879.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44章:箫媚的奢望

正文 第444章:箫媚的奢望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二天,我跟林峰见了个面,表示了请他这两天给朱家一些压力,让朱家无暇分出人手来帮助陈文。我提出这请求的时候有点儿不好意思,毕竟我前段时间婉拒了林峰合作的要求,现在又跑来找人家帮忙,真心有点那啥。

    林峰一如既往的好说话,当即就表示可以配合我给朱家压力,一定不会让朱家有精力插手我跟陈文之间的决斗。

    为了保险起见,我傍晚的时候又打电话给箫媚,准备问问她到时候能调动几个堂口多少人手来帮我?

    箫媚在电话里没有急着回答,她对我约到君悦酒店吃饭,说是见面再说。

    我知道她是估计找机会跟我相处,我就自己一个人开着车去了。

    箫媚吃饭是时间是不谈公事的,一直到我们吃完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她说想出去安静的兜兜风,然后让我负责开车,她坐在副驾驶位置,让我开车离开市区前往北郊。

    陈青龙带着十几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保镖纷纷上了四辆黑色奥迪,习惯的众星拱月般保护箫媚。但是箫媚却扳着一张脸对陈青龙说:“我跟我儿子出去外面兜兜风,你们跟来做什么?你们回去吧,不用跟着保护我了。”

    陈青龙为难的说:“可是夫人……”

    箫媚狭长的眼睛一眯:“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陈青龙虽然担心箫媚会出事,但是箫媚都这样说了,他也只能说:“那好吧,夫人你们注意安全,有事跟我们打电话。”

    “嗯!”

    箫媚挥挥手让我开车,我也觉得箫媚没有随从保镖太危险了,毕竟陈文和二叔公,还有涂家的人都对她恨之入骨,恨不得要她的命呢。但是她既然想跟我单独的呆一会儿,我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按照她的吩咐,开着宝马车不徐不疾的出了市区,来到公路两边都是辽阔芒草荒野的北郊区。

    今天是农历十六,天上有月,月圆如盘,皎洁的月光照在大地上,给原本算不上什么美景的北郊披上一层银辉,荒地里到处飞舞着萤火虫,远远看去就像是置身在满是繁星的银河之中,美如仙境。

    我们把车子停在路边,箫媚从车上下来,望着漫天飞舞的萤火虫,她忍不住轻声感叹说:“果然跟我想象中的那么漂亮,大约只有在郊外和乡下,才能看到这么成群飞舞的萤火虫了。”

    我看了她一眼,忍不住说了句:“浅河村晚上的景色更漂亮,还有萤火虫也更多,只要你喜欢,有机会我陪你去看。”

    “真的?”箫媚闻言忍不住神往,但是很快又摇摇头说:“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有那样的机会跟你一起去看萤火虫?”

    我虽然感受到了她语气中的感叹,但是因为月色太过朦胧,我没有能看清楚她眼睛里那抹深深的眷恋和不舍。我以为她是说工作太忙,很难有时间去乡下那种地方游玩,所以就对她说:“钱是挣不完的,工作也要适当休息,你看你自己不就是因为整天忙着处理公司的事物,导致腰椎都出现问题了。”

    箫媚不置可否,撩了撩耳边被夜风吹得纷飞的秀发,笑着问:“你关心我?”

    “算是吧!”

    我的答案让箫媚感到很开心,她忍不住对我说:“陈瑜,其实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好母亲,不过我这些年心里一直有着一个奢望,就是希望能够重新遇到你,能听到你喊我一声妈妈,这样我就心满意足了。”

    其实吧,我内心已经慢慢接受了箫媚是我妈妈的事实。不过我这个人面子有点薄,自尊心也强,从小喊养母为妈妈已经习惯了的。现在让我改口喊箫媚妈妈,我实在不适应,可能是心理还没有完全做好准备。

    望着箫媚一脸期盼的表情,我别开面不去看她,有点儿像孩子埋怨母亲似的说:“你怎么又提这个?”

    箫媚见我还是不肯叫她妈妈,也没有逼迫我,她就转开话题说:“其实我还有一个奢想,如果我能活到变成个老婆婆,而你又跟张晴晴有了孩子,我们一家人晚上出来看萤火虫多好。如果小孩子是男的,我希望他长得像你,拥有一双狭长的眼睛,看起来很英俊很有气质,最好跟你一样倔强调皮,那种不怕跌倒会追着萤火虫跑的小娃娃,我最喜欢。”

    “像我有什么好,我以前特自卑,被人欺负了也不敢吱声。”

    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有点觉得平日很有气势,心计缜密的女强人箫媚今晚居然变得跟普通母亲似的。

    箫媚跟我互相聊着天,她还不停的问我小时候的事情,知道我小时候生活条件很恶劣之后,她脸满是浓浓的自责和心疼。不知道聊了多久。忽然耳边传来一声几乎微不可闻的异响,我一下子警惕起来,因为箫媚今晚是没有带任何保镖的,屠夫也被我派去暗中保护张晴晴了,这里又是荒郊野外,所以我一直就非常的小心。

    箫媚见到我表情有异,就想问我怎么了,我立即竖起手指对她嘘了一声,然后对着路边长得跟人那么高的无边荒草努了努嘴,表示不对劲。

    我伸手了指停在不远处路边的宝马车,示意箫媚过去上车准备离开。我自己故意的大声说我先去撒个尿,然后朝着刚才发出异响的草丛走了过去。

    草丛里竟然真的有人,那家伙穿着很普通的黑色体恤,手里还拿着一把手枪。

    他见到我走来,以为我只是过来撒尿而已,所以他很小心很慢的伸手去打开手枪上的保险栓。可是他正要抬起枪对准我的时候,我已经猛然扑了过去,一脚狠狠蹬得他跌飞出去,手枪也撒到了一边。

    我这一脚是含怒出手的,直接踢得他胸肋骨都断了几根,不过这家伙很顽强,还挣扎想去捡不远处的手枪,被我上去一下踩住他的手,对着他脑袋就是一顿炮拳,瞬间打得他满脸血污的瘫在了地上。

    我刚撂倒这个杀手,然后刚松了口气的时候,耳边就传来“嘭嘭”的两声枪响,吓得我连忙蹲下,居然还有两个杀手。不过另外那两个家伙选择的目标是箫媚,刚才两枪也是朝着箫媚开枪的。我心中大急,连忙的捡起地上杀手的那把手枪,然后宝马车的方向猫着腰走S型路线跑出去,嘴里喊道:“箫阿姨?”

    箫媚这会儿躲在宝马车的一侧,听到我的声音立即回应说:“我没事,你小心,还有两个杀手。一个在我两点钟方向,另外一个在我三点钟方向。”

    她话音刚落,枪声就又响起了,这次两个杀手是朝着冲出来的我开枪,子弹射在地面上,溅起泥花。幸好我在炼狱特训的时候学的东西很全面,如果不是我猫着腰跑S路线的话,可能今晚就搁在这里了。

    我一下子窜到宝马车边,利用车子的掩护,对着那两个正持枪走出来的杀手嘭嘭就是两枪,直接把两个杀手给击倒了。

    我警惕的环视了一圈周围,没有发现其他杀手之后,才让箫媚快点打开车门上车,我自己也顾不得去看那些杀手是死是活,准备先逃离这个危险的地方再说。

    箫媚刚刚打开车门准备上车,忽然耳边响起了一缕悠扬的笛声,笛声如哭如诉,又像是女鬼夜哭,哀怨之极。

    我眼神一冷,刚想喝一声谁在故弄玄虚的时候,身边的箫媚听到这诡异的笛声立即就惨叫了一声,直接捂着胸口倒在了地上,吓得我连忙弯腰扶起她,又惊又怒的问:“箫阿姨,你怎么了?”

    “啊——”

    箫媚双手捂着心口,满脸都是痛苦之色,脸上的肌肉的都因为痛苦全部扭曲在一起,显得非常凄厉。

    笛声缥缈不定,似远似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笛声我听了一点事情都没有,箫媚听到这笛声确实被千刀万剐一般惨叫。我惊怒之下,想找出吹笛人的位置,但是却怎么也没法弄清这家伙到底藏在哪里,最后我再也忍不住,抬手举起手枪就对着周围的荒草胡乱的扣下扳机,嘭嘭嘭的把剩下的几颗子弹都打了出去。

    可是徒劳无功,笛声还是捉摸不定的飘来,而箫媚挣扎惨叫得更厉害了。我甚至还惊恐的听到一种类似于蟋蟀的振翅鸣叫声隐隐从箫媚的身体里传出来,似乎有一只凶猛的虫子受到了笛声的召唤,变得狂躁不安,要从箫媚双手捂着的心脏胸口钻出来似的。

    那虫鸣之声越来越清晰,箫媚惨叫越来约弱,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把抱住箫媚,望着她心脏位置真的似乎有虫子振翅名叫着要破胸而出,我眼泪就疯狂的流下来,哭着叫道:“不要叫了,不要叫了,我不准你再叫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