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651718.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50章:章爱蓉的罚与赏

正文 第450章:章爱蓉的罚与赏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跟陈文的约战,其实道上很多人都早已经知道,大家都在翘首以待这场约战的结局,而酒吧街徐永强几个老板更是最最关心这场约战的人之一,毕竟结果关系到他们的切身利益。

    李梦婷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猜到了结果,而且无论是我跟陈家的渊源,还是李梦婷玉罗刹在道上响亮的名声,已经现在如同旭日东升般崭露头角,实力表现不凡的东星,都让徐永强他们信服,最后只经过两个小时的商谈,徐永强他们就已经答应把酒吧街7个场子全部交给我们东星看。

    我在医院随便包扎了一下伤口,然后有问了一下郑展涛兄弟们的情况,郑展涛拿着厚厚一叠就诊卡,苦笑说:“重伤的十多个兄弟已经情况稳定了,没有生命危险。另外加上一帮受轻伤的兄弟,这次的医药费大得惊人,我都不知道怎么打电话开口跟唐大小姐要钱付款了。”

    说起来好笑,我们东星这么大一个社团,但是负责管理资金的却是唐安宁这小妮子。唐安宁对天生很数据擅长,当初就请她帮我管理钱袋子,没想到这小妮子看管得很严格,一般不合理的报销她不给报,然后大额的开支她也会追问不休,让我们都有点头疼。

    我就问郑展涛说:“医药费估计要多少钱?”

    郑展涛支语说:“主要受重伤的那十来个兄弟要花很多钱,我已经让医生减少了很很多不是那么必要的检查,减少费用,但是加上一大帮轻伤的兄弟,总体医药费估计得在70万左右。”

    我闻言有点小吃惊,不当家不知道油盐贵,平日总听人说打架打的就是金钱,我今天终于认识到了这话的真谛。不过我也能理解,进了大医院什么都是钱,随随便便照个CT拍个照片几千块就没了,更别说伤筋动骨甚至手术,医药费肯定惊人。

    郑展涛身后还有几个脑袋包着绷带的兄弟耷拉着脑袋,有一个叫秦安的特别难过,眼睛红红的应该是刚刚哭过。我知道他表哥钟石德也是属于三十六个精英里面的一名,在这场战斗中被那些神秘人用甩棍砸伤了头部,属于重伤的那批兄弟之一,几万块医药费是少不了的。

    秦安在干架的时候都没哭过,回来怎么哭了?

    我忽然有点儿明白了,原来郑展涛他们都觉得这次的医药费太巨大了,如果我舍不得全额掏钱出来给他们医治的话,那他们自己就惨喽,比如钟石德家里本来就穷,哪里有这么大笔钱给他治伤?

    弄清楚他们心理的想法之后,我忍不住有点儿好笑。不过他们的担心也是正常,因为一些垃圾帮派组织,老大很奸诈的那种,一般医药费都是给得很少的。甭管你受伤多严重,他们随便扔你两百块让你去看医生就算是了事了,秦安他们也有点怕我会这样。

    郑展涛眼巴巴的望着我,他不敢跟唐安宁要这么多钱,他希望我跟唐安宁谈谈,让我跟唐安宁要钱,毕竟东星的钱都在唐安宁那里。

    我苦笑了一下对郑展涛说:“唐安宁毕竟是女生,比较小家子气,70万这么大一笔钱,想从她手下报销没那么容易的。”

    郑展涛身后秦安和宋东阳、缪东华等人听了的我话,脸色就忍不住有点变了。他们以为我在推卸责任,不愿意拿那么多医药费出来,毕竟70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一个个脸色都有点黯然,估计心里在嘀咕:老大虽然很讲义气,但是金钱方面却很小气啊。

    郑展涛也看到了兄弟们脸色有异,就张口想劝告我几句,我这时候已经从钱包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递给他:“这次的医药费我自己掏包,别问唐安宁要了,免得她担心不已的问东问西。这张卡里有一百万,你拿去给兄弟们交医药费,该检查的项目不要省,剩下的三十万就让一百多个兄弟分了吧,尤其是照顾好受重伤的那些兄弟。”

    这钱是我前段时间在黑市拳赛场迎来的那笔钱之一,我没有交给张晴晴也没有给唐安宁,因为我怕她们追问钱的来历,这会儿刚好派上用场。

    郑展涛等人正以为我要耍点小手段不愿意掏巨额的医药费,但是他们没想到我不但拿出来了,而且是自己的钱,顿时一个个惊喜之余,还露出浓浓的羞愧之色。尤其是秦安,眼睛红红的脱口喊了我一声:“瑜哥——”

    我拍拍这家伙的肩膀:“东星就是我们的家,亏待谁都不会亏待自家兄弟,好好照顾你表哥。”

    医院里的事情我交给郑展涛他们去处理,而李梦婷跟秦勇也陆续打电话给我们汇到接受酒吧街的情况,总体上还算顺利,现在东星已经全盘接手了宏兴的场子,河东道上大为震惊。

    我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时分了,本来准备跟兄弟们来场庆功宴的。但是一部分兄弟住院了,还有一部分兄弟晚上要看场子,尤其是接手了酒吧街7个新场子之后,我们的人手更是捉襟见肘,所以庆功宴只能改天再说。

    我刚来到停车场,想开车去酒吧街看看那边的情况,但是手机却响了起来,是章爱蓉亲自打来的电话:“陈瑜,你们闹出的动静不小呀,听说人民医院跟工人医院都躺满了伤者。”

    章爱蓉的声音古井不波,听不出喜怒,不过她的话似乎在责怪我闹得动静太大了。

    我有点忐忑,章爱蓉这是责怪我办事不够灵活,所以我没说伤者没外面传言的那么多,更没说是陈文找了很多外援,导致这样的结果,因为这是推卸责任的表现,领导听了肯定不高兴的。

    所以我只小声的说了一句:“下次我会注意。”

    我说的话很简单,但是语气中却默认了这次的事情我确实做得不够好,承认了错误,还承诺下次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果然,章爱蓉听了我这句话,里就语气就缓和了很多。领导就喜欢聪明的手下,更新喜欢有错就改的手下,如果我一味推卸责任,她肯定会不高兴。

    她声音柔和的说:“有很多记者准备报道你跟陈文火拼的事件,还去了医院拍照。我已经把事态控制住了,解释是客车撞车才出现这么多伤者,所以你以后办事要注意手法,不要轻易给我带来太多的麻烦。”

    怪不得章爱蓉刚才有点儿生气,原来是我跟陈文的约战给她添麻烦了,我说:“章阿姨,我知道了。”

    虽然章爱蓉觉得我这次把事情闹得太大了点,但是我还是完成了她给我的考验任务,把酒吧街拿了下来,她问了我在哪里之后,就对我说:“晚上有个招商引资的商务酒会,本地一些大公司老总,还有一些社会名流都会来参加,我也受邀过去露个脸,等下回跟小宁一起过去,你也来吧。”

    “好,我立即过来。”

    我听了之后心里一喜,章爱蓉身份不一般,她带着我出入这种高级场合,在一定意义上是对外面宣示我是她的人。别看她就带着我随便出入了一趟酒会,其实给我带来的好处是不可限量的。那些社会名流,公司老总还有道上大人物,肯定都要看重我三分,对我以后在丽海市发展是很有助力的。

    很明显,我这次考验通过了,章爱蓉认可了我的能力,她立即就给了我一点甜头,开始着手扶持我。

    我开车去了唐家,章爱蓉依旧是一套灰白色的女西服,可能是因为身份的原因,所以去参加酒会也没有穿什么晚礼裙,显得比较严肃。

    唐安宁刚刚换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化了淡妆,亭亭少女。

    她见到我之后,立即雀跃不已,甚至还拉着我去她房间,说她给我准备了一套白色的范思哲西服,让我进去穿上看看合身不合身?

    我闻言忍不住有点额头冒汗,心想唐安宁你怎么给我亲自买衣服了,而且现在你妈妈就在边上呢,你这不是让她怀疑我们俩的关系吗?

    章爱蓉瞄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我有点忐忑的进了唐安宁的卧室,唐安宁给了我一套白色的西服,让我换上,然后她就出去客厅等我。

    我只好换上唐安宁给我准备的西服,然后开门出去,唐安宁过来围着我打量,咯咯的笑着说跟她想的一样,非常合身。我看看自己白色的西服,又看看她那白色的连衣裙,心想这衣服怎么看着这么搭配呢?

    章阿姨这时候站了起来:“时间不走了,我们走吧。”

    唐安宁亲密的拉起我的手:“陈瑜,我们走。”

    章阿姨见了,不动声色的斜了我一眼,吓得我心虚不已,眼睛都不敢跟她对视,朝着旁边别开面。但是目光却一下子被桌面上一份商务酒会策划书上的几个字眼给吸引住了,受邀请公司上名单中分明写着“陈氏集团有限公司”几个字。

    陈氏集团公司也受邀了,现在我妈妈箫媚的死被隐瞒了消息,只对外宣传去了欧洲治病,公司是张晴晴在临时负责打理,那陈氏集团公司今晚出席酒宴的人该不会是张晴晴吧?

    我看看自己跟唐安宁王子公主一样搭配的衣着,忍不住有点担心,今晚千万不要遇到张晴晴呀,不然我怎么解释?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