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681442.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59章:暗藏危机

正文 第459章:暗藏危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吱吱——吱吱——”

    我刚想说话,这时候我口袋里传来两声尖锐的虫子鸣叫声,声如金铁,很是响亮刺耳。

    秦箐:“什么虫子在叫?”

    “一只小家伙!”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钢化玻璃小瓶子,里面有一只长得跟牛角虫有几分相似,但是去更狰狞的奇怪虫子,这就是从我妈妈箫媚胸口挣扎飞出来的那只血盅,被我养了下来。

    秦箐见到瓶子里的血盅虫,顿时惊呼起来:“你怎么会有这种虫子?”

    我看了她一眼:“你认得这种虫?”

    秦箐说:“许树仁死的时候,那个在场证人描述了那只虫子的外貌,我们根据他的描述画出那只虫子,跟你现在瓶子里的这种虫子非常相似。据说卢曦吹了一曲笛子,一只这种虫子就从许树仁的胸膛飞出来,直接导致许树仁当场死亡。不过很多人都觉得这太荒唐,都说这是以讹传讹。”

    “是吗?”我闻言眯起狭长的眼睛喃喃的说“那看来我今晚很要必要去一趟白金汉爵俱乐部了。”

    这虫子我养下来有两个目的,一是提醒我母亲死得很惨,仇人还在逍遥法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我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杀手用这只血盅害死我妈妈,我要亲自找到他,亲自将这只血盅塞进他嘴里,让他尝尝血盅的滋味。

    这虫子什么都不吃,只喝血液,它一叫就是代表它肚子饿了,平日我都是用医院买来的血包一点点儿喂它的,但是现在我身边却没有血包。

    随着我喂养了这虫子几天,这虫子似乎有点灵性,居然跟小狗小猫一样会懂得认识主人。我刚打开玻璃瓶,这家伙嗡的一声飞出来,然后在车里飞了两圈,一下子落在我的肩膀上,吱吱的叫着。

    这家伙肚子饿了之后性格很暴躁,一对锋利的大牙像是金属做成的剪刀一样,非常的锋利。咔嚓咔嚓的几下,硬生生的把我身上的安全带给咬断了,秦箐见状大吃一惊:“陈瑜小心,别被它咬到!”

    血盅虫咬断了我的安全带,但是却没有咬我,而是冲着我吱吱的叫着,好像在说它肚子饿了。

    我皱了皱眉头,然后拿出钥匙扣上的一把小刀,轻轻的在自己的左手食指上一划,刀锋割破皮肤,顿时嫣红的血水渗了出来。我挤出几滴血珠喂给血盅虫吃,这小虫子吃完之后就安静了,不叫也不动了,我立即把它抓回玻璃瓶里。

    “在这里放下下车吧!”

    秦箐没有停车,而是眼睛溜溜的乱转:“你是不是有朋友也是被人下了这种虫子,然后被人吹奏笛子害死了,所以你要找这笛子的主人?”

    我皱起眉头:“你问得太多了。”

    秦箐不停的用眼角余光瞄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准备去白金汉爵俱乐部去找卢曦,想找机会弄到他的DNA来进行对比,看看跟你那笛子上唾液的DNA吻合不吻合,从而确定他到底是不是笛子的主人?如果卢曦是笛子的主人,那他就是害死你朋友的凶手,对吧?”

    我没好气的说:“你到底想说什么?”

    秦箐这会儿得意洋洋的说:“你别忘记了我是警察,而是还是刑侦副队长,卢曦这件事我也很在乎。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是我抓你回警局,我慢慢跟你磨,直到把你知道的东西全部盘问出来为止;另外一个选择就是你但我以朋友的身份帮助你,我们一起联手去查卢曦这个嫌疑犯,怎么样?”

    虽然秦箐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刑侦副队长,但是我总觉得她是受到了她大伯秦延年秦副局的照顾。上次她带几个手下去抓捕疯华佗,搞得几个同事都受了伤。如果当时不是我在的话,她自己可能也要倒霉,所以我觉得她就是个祸害精,直接拒绝跟她一起去查卢曦。

    秦箐见我怀疑她的能力,顿时就恼了,直接就说:“行,你不让我跟你一起去查,那我们各查各的,反正如果我弄到卢曦的DNA样本,也能跟笛子上的DNA样本进行对比。”

    我听了说:“你别来给我添乱啊,你就算对比了又能怎么样,又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卢曦杀人了。”

    秦箐居然任性的说:“不管,你不让我跟你一起去查,我就捣乱。”

    我得脸都黑了:“胸大无脑,都这么大个人了还跟小女生似的。”

    秦箐听我说她胸大无脑,她顿时就急红了眼,踩下急刹要跟我拼命,我一见她这架势有点怵,连忙说:“行了,行了,我算是怕了你。我让你一起跟着我去白金汉爵俱乐部弄卢曦的DNA样本好了,不过到时候你得听我的。”

    秦箐闻言一喜:“好,没问题。”

    我跟秦箐都属于那种风风火火的性格,决定了什么事情立即就要去做,我今晚穿的是黑色衬衫搭配黑色西裤,算是正装不用换衣服。所以我们先去秦箐的公寓,她换上了一条适合出入高级场所的蓝色晚礼裙,还换了一双高跟鞋,这才跟我开车去了白金汉爵俱乐部。

    白金汉爵俱乐部只对会员开放,中西西餐厅,桑拿足浴,美容护理,棋牌娱乐等等都一应俱全,跟五星级酒店差不多,甚至项目比五星级酒店更多,不过只对会员开放。

    得益于昨晚我跟章爱蓉一起出席白金汉爵俱乐部的酒会,很多人都看出我跟章爱蓉的关系不一般,我沾了章爱蓉的光,白金汉爵的负责人卢曦昨晚给了我一张会员卡,不然估计我现在跟秦箐两个连门口都进不去。

    我和秦箐上了五楼西餐厅,点了两份商务餐和一瓶红酒之后,我就让服务生帮我通知他们的负责人卢先生,说昨晚跟章市长一起过来的陈瑜想见一下他。

    因为能够进出白金汉爵俱乐部的会员都是非富即贵,所以这里的服务生格外的有礼貌,说是让我和秦箐稍等,他立即让主管帮忙联系卢总经理。

    我不知道的是,卢曦这会儿正跟几个穿着西服的手下在18楼安全科监控室里,房间里摆放着上百台液晶显示器,每个液晶显示器都有八格摄像头监控画面,卢曦跟几个手下盯着的是西餐爱琴海包厢里的录像。

    包厢里一共有五个人,三男两女,男的是曹家荣跟他两个保镖,女的是张晴晴跟她的女助理。

    从摄像头可以看出,曹家荣很擅长劝酒,不停的举杯给张晴晴敬酒。张晴晴女助手不停的帮张晴晴挡酒,但是没一会儿女助手就喝得醉趴在桌面上了。

    张晴晴喝了几杯也有点微醉,站起来说:“曹总,对不起我不胜酒力,去一趟洗手间。”

    “好说好说!”

    曹家荣望着张晴晴白色上班套裙遮掩不住的妙曼身材背影,然后舔了舔嘴唇,眼睛发出狼见到肉一样绿油油的光芒。

    卢曦正皱着眉头望着录像屏幕,他身边一个手下忍不住说:“卢哥,箫媚已经死了,但是消息还没传出去,陈氏集团公司现在被箫媚的媳妇张晴晴负责。陶老命令我们杀死陈瑜跟张晴晴,扶陈文当上陈家家主,接手陈家家业,要不我们现在就动手杀了张晴晴?”

    卢曦闻言立即骂道:“蠢货,你昨晚没看见陈瑜跟章市长关系非常好吗?如果我们这自己的俱乐部杀了张晴晴,陈瑜肯善罢甘休?你没看见现在涂家被章爱蓉打压成什么样子了,我们不能在自己的地盘下手!”

    他说到这里,目光有望了一眼监控录像里的曹家荣,忽然补充了一句:“就算要下手也不能让别人怀疑是我们干的。”

    几个手下连忙问什么意思,卢曦指了指录像中的曹家荣,冷笑说:“这家伙是民昌建材公司的老总,原本是陈氏公司的材料供货商,但是因为他以次货充好货蒙骗陈氏集团公司,现在面临解除合作的危机。他今晚请张晴晴过来就是想讨好张晴晴,挽回局面。这家伙是出了名的色猪,看他那样子就知道他想对张晴晴心怀不轨。等下你们暗暗吩咐下去,如果曹家荣在包厢里如果灌醉张晴晴对张晴晴意图不轨,让保安们都装着不知情。”

    几个手下面面相觑,说:“那部是便宜曹家荣了吗?”

    卢曦冷笑说:“等曹家荣对张晴晴不轨之后,你们就派几个人偷偷的绑架张晴晴,再将她从天台扔下去。这样警方只会认为是张晴晴遭到强暴,自己想不开跳楼自杀,陈瑜的怒火只会奔着曹家荣那家伙而去。”

    几个手下连声说:“高明!”

    爱琴海包厢里,曹家荣看看喝醉趴在桌面上的那个女助理,嘴角得意的笑了,同时回头叮嘱他自己两个手下:“李尚文、李尚武,我再给交代你们一遍。等下我再把张晴晴灌醉之后,我就在包厢里把她给办了,你们两个记得用手机把过程全部拍下来。有了这录像,我看她还敢不敢跟我摆高冷架子?哼,想解除跟我合作商关系,没那么容易,我老曹今晚要得了夫人又赚金!”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