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786531.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94章:痛侧心扉

正文 第494章:痛侧心扉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张晴晴被我一顿强吻,顿时变得老老实实了。而且说来也怪,她眼眸里原本那么淡淡的幽怨也随之消失了,剩下的之后浓浓的羞涩还有一点儿欢喜,最后居然不顾我是伤患,直接就赖在我怀里甜甜的睡着了。

    她的反应让我明白了一件事,跟吃醋的女人你不能讲道理,哄她也不好使,唯一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就是先对她一顿强吻再说。吻完之后你会发现,甚至不用你解释,她心情都好了很多,也不会再胡乱的跟你发脾气了。

    我望着像只猫咪般慵懒的卷缩在我怀里甜甜睡着的张晴晴,心里忍不住的想强吻都这么厉害,那强行那啥岂不是更厉害?以后如果张晴晴再跟我使小性子闹情绪,我直接就强行跟她啪啪啪,她岂不是更加要被我驯得服服帖帖?这个想法让我兴奋得一夜睡不着,无端的对以后的日子更加神往起来。

    夜已深,夜色如水。

    人民医院住院部大楼对面是一家普通旅馆,其中509号套房的窗口正好对着我病房的窗口,箫媚正拿着望远镜望向我的病房,她身后站着她的手下阿福跟四大金刚,还有失踪已久的医学博士、超级杀手疯华佗。

    阿福忍不住说:“夫人,陈文最近越来越过分了,他不但有二叔公一帮老人扶持,而且还暗中跟白金汉爵商会的人勾搭在一起。如果您再不出现,陈瑜跟张晴晴两个未必能支撑得住。”

    箫媚放下手中的望远镜,淡淡的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单纯的把陈氏家业传给陈瑜,这不是我的最终目的。我要的是将他锻炼成一个真正的强者,毕竟我没法一辈子守护着他。从目前来看,这小子除了继承了他爸爸的蛮勇之外,还继承了我的智慧,他当上龙盟的龙头老大,上位的方法不乏可圈可点的地方。再给他一些成长的时间和空间,他肯定能变得更加强大可怕。”

    阿福苦笑说:“可是现在距离陈家的限期只有十二天了,如果夫人你不露面的话,陈家众人就要冲陈文和陈瑜两个人当中选出一位新的家主。朱雀白虎玄武三位堂主反水,加上二叔公和陈乾两个家族老人,十个有权投票选家主的人已经有五个是支持陈文的,陈瑜很难讨到好处,夫人你不会眼睁睁的看着陈文当上家主吧?”

    箫媚淡淡的问:“陈青龙出现意外是我没有料到的,他现在怎么样了?”

    阿福回答说:“目前情况还算良好,我跟医生打听过,大约再过一个星期就能度过危险期。”

    箫媚点点头说:“没事就好,你明天跟公司王学德四个股东知会一声,让他们四个支持陈瑜当家主。有王学德四个股东加上陈青龙支持陈瑜,陈瑜同样拥有半数人的支持,到时候陈文就赢不了陈瑜,没法顺利坐上家主的位子。”

    阿福犹豫的说:“夫人你不露脸,王学德四人未必会按照我的话去做,他们四个敬畏的是夫人你,而不是小人我。”

    箫媚笑了笑说:“放心,王学德几个都是老狐狸,他们一直怀疑我没死。只要你私下知会他们支持陈瑜,在没有我确切死亡的消息之前,这四个老狐狸肯定会照办的。”

    阿福又有新的疑问:“如果王学德四个股东跟青龙堂主陈青龙都支持陈瑜,那陈瑜跟陈文都是有一半人支持,到时候势均力敌僵持不下,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箫媚望着窗外幽幽夜色说:“只有势均力敌僵持不下的时候,陈文才会把他的杀手锏底牌全部亮出来。估计陶老、卢曦也会参与进来,到时候他们螳螂捕蝉,我们黄雀在后,把陈文、二叔公、陶老三帮人全部一并消灭。”

    ……

    我在医院里住了几天,伤势稍微康愈了一点,我就申请出院了,毕竟距离我跟陈文争夺家主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我不能坐以待毙。

    我出院的时候还跑去重症监护室去看了陈青龙,他虽然每天大部分时间都还是在昏睡当中,但是每天清醒的时间越来越长,而且伤口没有发炎和感染,医生说他恢复的速度很理想。

    我过去的时候陈青龙刚好是清醒着的,一个女护士正给他喂粥吃,我就让那女护士把粥交给我,让她先出去忙,我亲自坐在床边给陈青龙喂粥。

    陈青龙嘴角牵动了一下,勉强露出一丝笑容,望着我声音羸弱的说:“少爷,对不起,我把事情搞砸了。”

    我看看浑身包裹着绷带,弄得跟半个木乃伊似的他,鼻子有点儿酸酸的:“这事情都怪我不好,我不该让你冒险假意投靠陈文阵营的。”

    陈青龙摇了摇头,不赞同我的说法,他认为是他大意造成的错误,他又问我现在情况如何?

    我一边喂他喝粥一边说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好消息是我成功的坐上的龙盟龙头老大的位子,坏消息是陈家很多人选择支持陈文当家主。我说我下午准备跟王学德四个股东见个面,如果能获得他们几个的支持,我还是有机会的。

    最后,我还把中秋节带小虎去儿童乐园玩的事情跟陈青龙说了,陈青龙显得很开心,还满怀期待的说:“我已经几个月没有跟小虎见过面了,等我出院之后首先就陪那小家伙玩个够。”

    我笑道:“呵呵,那你就快点好起来吧。”

    下午,我在帝豪高尔夫球场约见了王学德四个股东,不知道为什么,这四个老狐狸今天似乎格外的好说话,我们只交谈了一个下午的时间,他们就答应了会在选家主这件事上支持我,这让我又意外又惊喜。

    从高尔夫球场出来,王学德四个人又跟我去附近的高级饭店吃了顿饭,然后我们才互相告辞。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这么容易搞定王学德几个是我根本没想到的,我怀着兴奋喜悦的心情开车首先去了人民医院,准备把这个消息首先告诉陈叔。在我妈妈以前这么多手下当中,陈青龙是唯一一个无怨无悔支持着我的,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我已经把他当成了我叔叔一般的亲人看待。

    路上,我还在黄记烧鹅店买了一份陈叔最爱吃的烧鹅饭,给他送过去。

    我开车进了医院院子,来到住院部大楼下,把车停好,拎着烧鹅饭哼着小曲,神色轻松,步调愉快的朝着楼梯口走去。

    忽然,一具白色的东西毫无征兆的从天而降,轰隆的一声堕落在住院部大楼前水泥地面上。

    巨大的响声立即引得周围的人纷纷侧目,接着就听到一个女护士发出受惊的尖叫声,然后更多人围了上去,惊叫和议论的声音瞬间乱成了一团。

    我也被高空坠物给吓了一跳,我顺着坠落下来的那具事物看去,赫然远远的发现是一个穿着白色病号的病人,白色的衣服和地面上红色的血水形成鲜明的对比。我虽然看不清那坠楼而亡病人的脸孔,但是那隐隐熟悉的身形却让我的心脏猛然揪紧了。我一下子冲过去,推开围观指指点点的众人,然后就看到了陈青龙满脸血污悄无声息的躺在地上,一双死不瞑目的眼角度刚好的望着我……

    “陈叔!!”

    我发出一声痛侧心扉的悲呼,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手中的烧鹅饭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畜生,我饶不了你们!”

    我一把抹去眼睛的泪水,转身就朝着楼梯发足狂奔上去,一口气就跑到了7楼重症监护楼层,却看到两个青龙堂负责保护陈叔的兄弟已经被人割断喉咙倒在地上气绝了,几个值班护士正在手忙脚乱的报警和呼叫医生……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