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800736.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01章:姜还是老的辣

正文 第501章:姜还是老的辣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夫人,属下不敢!”

    陈武和宋俊祥还有周桂年三个家伙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二叔公和陈文等人听到三大堂主对箫媚自称属下,顿时脸色就是一顿狂变,有种大势已去的感觉。毕竟陈家武力靠的就是四大堂口,现在无论是没有了堂主的青龙堂,还是其它三大堂口,都承认箫媚家主的身份,陈文这个刚刚产生不到半个小时的新家主就尴尬起来了。

    让他们雪上加霜的是王学德几个股东这会儿也站起来,似乎是想讨好箫媚一般,当众大声的说:“本来是以为箫夫人遇到了不测,所以我们才会被迫另选家主。现在既然箫夫人安然无恙,那自是不需要新家主了,陈氏事务还是由箫夫人来主持大局。”

    如果说陈家四个堂口是代表枪杆子,那四大股东的意见就是代表钱袋子的意见,现在无论是管钱的还是管枪杆子的都支持箫媚,就算陈文有通天本事,也没法挽回败局了。他恨恨的看了我们母子一眼,心不甘情不愿的说了一句:“既然大家都同意箫夫人主持大局,那我也无话可说。”

    其实陈文说这话也是迫于无奈,现在对他情况已经非常不利了,屋子里的人几乎大部分都是支持箫媚的,他如果还想争夺家主位子,能不能走出这门口还是另说。相比较陈文见势不妙急流勇退,二叔公这老头子就显得倔强得多了,他不甘心自己扶持上来的陈文功成垂败,吹胡子瞪眼的对箫媚说:“既然三大堂主和公司四大股东都赞成箫媚你继续担任家主,那我也无话可说。不过既然你是家主,陈瑜作为陈家嫡系子弟,却残害自家兄弟堂主,这三刀六洞的家规,就有由你来执行吧!”

    瞬间,大厅里一片安静,大家都把目光投到了我跟箫媚母子身上,支持陈文的那几个陈家老人也忍不住露出幸灾乐祸之色。因为在他们眼里我是对陈武几个堂主下毒手了的,算是违反了家法,箫媚作为家主必须惩罚我。让箫媚亲自执行家法给我来个三刀六洞,他们就感到一种报复的心理快感。

    箫媚闻言转头就望向了我,其实我从她出现之后,目光就没有离开过她的脸。我看着她轻而易举的凭一个人几句话就说得三大堂主愧疚反水,谈笑风声之中就控制了场面和局势,我就已经明白到她之前是故意诈死的。她心思缜密,机关算尽,但是她算得到我这些日子是如何在悲痛的心情中撑过来的吗?她算得到因为她诈死导致我和陈文争家主,连累陈青龙惨死了吗?

    我这会儿的心情好复杂,对她回来的欢喜,对她布局和隐瞒的不满,还有对这次害死陈青龙感到内疚和愤怒。

    箫媚刚才面对杀气腾腾的二叔公、陈文和三大堂主已经几十个陈家精英,她都眼神都镇定而锐利,但是面对我这异样复杂,充满悲伤埋怨和控诉的目光,她却有点儿不敢跟我对视了。

    她别开面,然后对二叔公说:“陈瑜虽然对三大堂主打了针,但事实上三大堂主也知道了,那只是普通的头孢消炎药水而已,不是病毒。所以陈瑜只是对三大堂主开了个恶作剧的玩笑而已,三大堂主你们认为呢?”

    陈武三个这会儿其实也蛮怕箫媚追究他们反叛投靠陈文阵营的事情,哪里敢再乱说话,连忙纷纷点头说是个陈瑜少爷的一个小恶作剧,还表示他们不在意。

    二叔公跟陈文几个人脸色铁青,他们对陈武这三个老油条真心是失望透顶了。殊不知陈武三个本来就是墙头草,那边有优势就帮那边的。当初三个堂主能背叛箫媚投靠他们,现在当然也能轻松的背叛他们重新投靠箫媚,而且一点都不觉脸红。

    箫媚对三人的表现还算满意,她话锋一转忽然把矛头指向了陈文:“今天确实要执行家法,不过不是要对陈瑜执行,而是这个勾结外人,出卖陈家利益,残杀自家兄弟,吃里扒外的叛徒陈文!”

    箫媚这话一出,大厅里全部人都惊疑不定的议论起来,全部望向脸色剧变的陈文。箫媚数落的这些罪状,每一条都是违反家法的大罪,惩罚都是三刀六洞、挖心掏肺之类非常残酷的家法。陈家虽然有这些家法,但如果不是做出对家族天理难容的事情,是基本不会执行的,今天似乎陈文要倒霉了。

    陈文立即色厉内荏的瞪大眼睛说:“你血口喷人!”

    箫媚冷笑的说:“你是龙爷的儿子,身份特殊,如果今天我不拿出十足的证据来,估计外面的人甚至陈家的自己人都会以为我用恶毒手段排除异己。阿福,拿出证据给大家看,他是怎么勾结外人,出卖家族利益,怎么害死青龙堂主的。”

    我和其他的人都忍不住望向箫媚身边的中年仆人阿福,阿福手里拎着个手提箱,这会儿打开手提箱,从里面拿出一叠照片随手递给三大堂主他们观看。

    我也伸手拿过几张照片,照片的镜头很远,看样子是偷拍的,照片上陈文带着两个手下跟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子在餐厅角落里商谈,我脸上铁青的咬牙切齿说:“这鸭舌帽男子就是警方公布杀死陈青龙的凶手,果然是陈文你买凶杀人。”

    陈文眼睛溜溜的乱转,强行解释说他至少碰巧跟凶手认识,卢曦这时候已经悄然的开始朝着窗口的位子慢慢的挪步……

    王学德这时候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有陈文跟卢曦还有祁琛三人的合影,他对箫媚说:“这组照片又是怎么回事?”

    箫媚淡淡的说:“照片可能大家看不大明白,不过我还有录音。阿福——”

    阿福又拿出一个索尼录微型音机,然后开始播放一段陈文跟卢曦之间的对话录音。卢曦威胁陈文加入某个组织,说是会帮助陈文坐上陈氏家主的位子,但是事成之后要陈文把陈家公司的51%股份无条件的转让给一个叫陶老的人。陈文答应了,不过要求是要卢曦他们帮助他杀死箫媚母子……

    陈家一帮人听了这段录音都瞬间全部愤怒起来了,因为陈家的公司是一个家族式公司,家族里每个人都可以获得一些小分红的。比如二叔公那帮老头,陈家每年都会有几百万孝敬分红存到他们的账户上,其他陈氏的人也或多或少有钱分。而陈氏家族的收入主要靠集团公司还有四大堂口的黑色收入,而公司的收入是占据非常大比例的。陈文居然儿卖爷田心不疼,直接就承诺当上家主之后会把51%公司股份转让给陶老,众人全部愤怒了。

    卢曦趁着众人把怒火击中在陈文身上的时候,偷偷摸摸的已经准备窗口逃跑。

    箫媚一直用眼角余光注意着他呢,见到他想趁乱开溜,立即喝道:“抓住那个想逃跑的卢曦狗贼!”

    大家这才幡然醒起陈文勾结的外贼此时就在宗祠大厅里,几个玄武堂的兄弟愤怒的扑向卢曦。但是卢曦这家伙虽然身手确是非常的厉害,反手掏出一把手枪,嘭嘭就是两枪打倒两个玄武堂的人,然后在一片惊叫声中想把枪口对着箫媚。

    我几乎是本能的就一下子窜过去挡在箫媚的前面,旋即有更多的陈家兄弟喊着保护家主,瞬间又有十几人挡在了我跟箫媚面前。

    卢曦也不敢再留恋,嘭嘭的又开了两枪,阻拦了一下众人的追杀他的脚步,然后从窗口翻了出去,然后奔跑过天井,如同猿猴般敏捷的借着奔跑之势,翻过两米多高的围墙,仓狂逃命了。

    箫媚见我一直用充满埋怨和控诉的眼神看着她,她就知道我对她瞒着我布局,还有连累到陈青龙死了的这些事情感到很愤怒。她一直都不敢跟我目光对视,天不怕地不怕就是很怕我的样子。这会儿见我义无反顾的挡在她身前,她原本的担忧之色终于缓和了很多,嘴角也露出了一丝笑容,小声的对我说:“陈瑜,你没有恨妈妈吧?”

    我内心没有恨,但是有委屈,有不满,有愤怒,我刚想说话,陈文那家伙居然也有了动作。

    这家伙居然也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一下子勒住二叔公的脖子,把锋利的匕首架在了二叔公脖子上,如同亡命之徒一般咆哮的说:“都给我让开,放我从后面逃走,不然我就割断这老头的喉咙!”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