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814404.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05章:秦少柏的小算盘

正文 第505章:秦少柏的小算盘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和张晴晴正在吃西餐呢,忽然一个打扮的颇为骚包的公子哥走了过来,语气带着惊喜的跟张晴晴打招呼:“张老师,真是你呀!”

    张晴晴先是一怔,旋即很快的就认出对方的身份,露出一个标准的礼仪微笑,说道:“原来是秦公子!”

    “是呀,好巧!”秦少柏这时候有意无意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笑着对张晴晴说:“晴晴,这位是?”

    这家伙刚才见面的时候还是很正式的称呼张晴晴为张老师,但是几秒钟不到,就来了一个大跳跃,直接喊晴晴了。这让我心里瞬间有点不爽,同时也警惕起来,这家伙好像对张晴晴有野心呢。

    张晴晴就介绍我说是她男票,秦少柏闻言又不禁的又朝着我这“土包子”看来,似乎没想到我这个穿衣打扮很穷酸土气的家伙真的是张晴晴的男朋友。我虽然隐约的察觉到这个家伙是抱有目的而来的,但是出于礼貌,还是站起来微笑着伸出一只手跟对方说:“你好,我是晴晴的男票,我叫陈瑜。”

    秦少柏笑着跟我说了他的名字,但是却没有跟我握手,这让我的伸出去的手愣在半空。

    这家伙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贵族绅士,对一些他们看来卑微低贱的人也表现的十分的温和有礼,但是同时又把他的傲慢和鄙视表现得淋漓尽致。

    张晴晴见我眼睛闪过一丝戾气,就知道我已经愤怒了,但是似乎她很怕我跟这个秦少柏发生冲突,连忙的站起来圆场,同时客套的对秦少柏说:“秦公子用餐了吗,要不要坐下来一起?”

    其实,我们吃的是西餐又不是中餐,这种分餐制度的饭桌是不合适邀请别人坐下来一起吃的,就算秦少柏坐下来也只能重新点一份西餐自己吃,所以张晴晴这邀请不过是场面上的一种客套。但是没想到秦少柏却欣然答应了,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他没有叫西餐,目光瞄了一眼我们桌面上那支普通的波尔多酒庄红酒,然后就转头笑眯眯的对我说:“陈瑜,怎么给晴晴整这么便宜的红酒,不舍得开好一点的红酒吗?”

    他说这话的时候,依旧是满脸的笑意,不过我却明白他的意图,这家伙明显就是奔着张晴晴而来的。现在故意说我不舍得给张晴晴开好的红酒,除了奚落我没钱小气之外,更多的可能是看见我衣着打扮土鳖,属于没有钱的那种乡下佬,他这样子是想让张晴晴明白我这么一个**丝配不上她。

    我跟张晴晴结婚纪念日突然跑来个人打扰本来就有点不爽的了,现在这家伙更是开始暗踩奚落我,这让我忍不住就想跟对方翻脸。但是张晴晴却在桌底下用脚踢了我一下,我错愕的望向她的时候,她还给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这个秦少柏来头不小,不能惹。

    我冷静了一点,就脸色平静的对秦少柏说:“呵呵,我是穷人,可喝不起高档的红酒。”

    秦少柏听我这么说,他眼睛深处就露出了鄙视之色:“呵呵,但是档次太低的红酒口感太差,根本没法入口。我们还是换一支顶级的红酒吧,今晚我请客!”

    他说完就伸手召唤侍应生,这五星级酒店的西餐厅档次还是挺高的,甚至侍应生有一部分都是外国人。这会儿一个穿着侍应生制服的金发碧眼欧洲美女走了过来,然后用一口标准的伦敦腔英语问秦少柏有什么需要?

    秦少柏一听对方这伦敦腔就有点懵逼了,我看他一头雾水茫然的表情,就知道他听不懂这个老外美女的英语。

    其实,中国一般的人说英语每个音都会发出来,而外国人说英语时会有很多连读,弱读,吞音等。所以我们听到会觉得语速太快,无法适应,甚至完全听不懂,秦少柏这家伙现在就听不懂这老外美女的伦敦腔。

    我读书成绩是很优秀的,经常在全班前三。当初学英语的时候那个英语老师经常对我们说英语是什么国际语言,多么多么重要。反正收到那个英语老师的忽悠,当初读初中的时候对英语特别有兴趣,甚至还经常在黑网吧看小电影的时候学习一下外国人正宗的英语,比如什么“噢噎死”、“康安北鼻”之类的。所以秦少柏听不懂人家的伦敦腔,我却能听得懂。

    我见秦少柏吃瘪,就忍不住在心中冷笑了一下,然后开始用标准的英语跟那个老外美女侍应生沟通起来。这个老外美女本来准备用生硬的中文跟我们交流的,但是没想到我居然会标准的英语,她就欣喜的跟我交谈起来。

    我这人比较口花花,见这个大约二十来岁的金发碧眼美女身材和长相都挺出色,然后就情不自禁的夸奖她身材好还有长得很漂亮。我们中国美女的比较矜持,被人赞美也会羞涩的说一句你过奖了我没那么好之类的,但是这个老外美女侍应生听了我的带着点调戏的赞美,非常开心的说谢谢夸奖,还告诉我她叫杰西亚。

    杰西亚无疑是个热情大方的美女,我们聊着聊着,甚至把要点红酒的事情都忘记了。如果不是张晴晴见我跟这个老外美女打情骂俏,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让我暮然惊醒,我他妈的都差点忍不住问问杰西亚身材这么好,是不是D罩杯了。

    我竟然忘记张晴晴是老师,她的英语水平比秦少柏好,她听懂猜测到我跟杰西亚聊什么,这会儿我连忙的正襟危坐起来,然后对杰西亚说:“对了,我们想开一支顶级红酒品尝,美丽的杰西亚你有什么好的推荐吗?”

    杰西亚就推荐了几款中等档次的红酒,然后偷偷的告诉我说这几样红酒价格还算中肯,不像酒店里其它高级红酒那么贵。

    我知道高级酒店里的红酒都是比外面的市场价格贵了很多的,一些顶级红酒的价格甚至比外面的价格贵了一倍,于是我就断然的拒绝了杰西亚建议我们喝的那种中等档次红酒,而是点了一瓶罗曼尼康帝酒园的顶级红酒,外面价格大概两万五一支,在这里卖四万八一支。

    杰西亚睁大眼睛望着衣着普通的我:“先生,你真的确定要喝这么昂贵的红酒吗?”

    我就说:“是的!”

    杰西亚:“好吧,不过等下请务必告诉我一声。我会跟经理和收银员说你是我朋友,酒店员工的亲朋好友来这里用餐,能打八五折,给你省一点钱。”

    我闻言就对着她眨眨眼睛,然后有意无意的的瞄了一眼旁边的秦少柏,对杰西卡说不用打折,因为今晚可是有冤大头请客的,所以我专门挑贵的红酒呢!

    “先生你真坏!”

    杰西卡忍不住瞄了一眼满脸不知道什么事情的秦少柏,掩嘴笑了起来。这金发美女笑起来的时候还挺漂亮动人的,可怜英语水平渣渣的秦少柏,见这外国美女对着自己笑,连忙露出报以回笑。却让杰西卡更是憋足了笑意,觉得这秦少柏好逗。

    罗曼尼康帝酒园的顶级红酒很快被经理亲自送过来,秦少柏刚才没法跟正宗的外国人交流,自觉丢了颜面。这会儿见到高级红酒,顿时找回了自信,一个劲的卖弄他的红酒知识,一边频频举杯邀请我跟张晴晴品尝。

    正喝着酒呢,秦少柏眼睛溜溜的转了两下,然后就装出满脸痛苦的样子,一手捂着心口,喘气艰难的样子说:“我哮喘病发了,呼吸不过来……”

    我和张晴晴睁大眼睛还没弄清楚什么情况,秦少柏就倒在了地上,引起周围顾客的惊呼。这时候有一个男子跑到张晴晴身边惊呼:“你朋友哮喘病发呼吸不了倒下了,快点给他做人工呼吸急救,不然会死人的!”

    “啊!”

    张晴晴是老师,在学校有时候要负责带学生出去野外郊游什么的,对于人工呼吸这种急救手段自然也是懂一点的,听这个人说不给秦少柏做人工呼吸秦少柏会死,也吓得有点儿慌了,急急忙忙的想准备给秦少柏做人工呼吸。

    而躲在卡座里的朱建辉和涂文轩都在看着事态发展呢,朱建辉睁大眼睛说:“我靠,秦少挺流氓的呀,居然装死耍诈!如果张晴晴嘴对嘴给他人工呼吸,算不算我输?”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