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822482.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10章:白坤

正文 第510章:白坤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朱建辉和涂文轩听说金都出事了,他俩立即召集了几十个手下匆匆忙忙的来到夜总会外面。夜总会满地狼藉,门口大街上一群人在指指点点,却没有见到任何闹事的人。只有一帮警察在进进出出,逮捕了不少人,甚至还逮捕了酒吧的负责人。

    他俩又惊又怒,也不敢上前了,涂文轩正准备找人问问发生什么事情?

    这时候我跟林峰还有秦少柏三个已经大摇大摆的走出来,朱建辉和涂文轩两人对视一眼,已经意识到这是我跟秦少柏联手复仇来了。朱建辉声音在颤抖,咬牙切齿的说:“混蛋呀,他们两个砸我们哪个场子不好,怎么就偏偏砸了我们的金都呢,我们跟缅甸佬的那批货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这时候,一身制服、威风凛凛的秦延年带着几个警察从夜总会门口出来,然后一帮记者呼啦的一下全部冲上去采访。秦延年满脸严肃、义正辞严的一一回答记者的问题,显得很有气势。

    涂文轩手拄拐杖望着被记者包围的秦延年,摇摇头说:“如果是普通的酒吧被砸,秦延年不会亲自过来的,他在这里露脸,我们的那批货就肯定没了。”

    朱建辉咬牙切齿的说:“陈瑜跟林峰这两个孙子,真他妈的不干好事,这批货可是缅甸佬刚刚送过来的,一共可是四千多万的啊!”

    涂文轩不关心今晚损失多少钱,庆幸的说:“幸好这夜总会负责人我们找的是别人担任,还有夜总会老板也是写了一个子虚乌有的人物姓名。今晚金都出事,也不至于连累我们两个,权当是破财了。”

    朱建辉在朱家是二少爷,地位尴尬,因为他哥哥朱建堔能力非常强,把朱家生意搭理的整整有条。朱建辉虽然是朱家二少,但是他经手的钱财不算多,而且他花钱如流水。今晚损失掉两千万对涂文轩来说影响不大,但是对朱建辉来说那就是切肉一般痛了。

    朱建辉满脸肉疼的说:“你也知道,我们俩跟缅甸人私底下干这买卖,我哥哥是不知道的。这钱也是我私底下攒出来的,两千万对我来说已经是一笔很大的钱了。”

    涂文轩拍拍朱建辉肩膀:“放心吧,钱没有可以再赚,现在最重要的是不知道白坤怎么样了?”

    白坤是缅北曼德勒市部落武装家族派来跟朱建辉、涂文轩合作生意的人。白坤会提供货源,涂文轩和朱建辉负责销售,从而形成一个渠道。

    朱建辉说:“白坤身手很厉害的,应该不至于被抓到,只要他没事我们就能继续跟缅甸人合作下去。”

    涂文轩手拄拐杖,面无表情的望着前面满目苍夷的金都夜总会,平静的说:“生意我们是可以继续,但是却不能让陈瑜继续破坏我们的生意了。”

    ……

    秦少柏跟我和林峰离开夜总会之后,他就直接带了我们两个去他家里做客喝茶,经过今晚的事情,秦少柏父子可是实打实的捞着了好处,所以秦少柏这会儿也直接拿我跟林峰当兄弟对待了。这待遇竟然林峰有点儿小激动,原来他曾经几次登门想拜访秦延年,都被婉拒了。

    虽然林峰是林家大少,但是这会儿秦少柏却对我比林峰更加热情,一口一个兄弟叫的亲热无比。

    其实我也明白,这主要是今晚章爱蓉插手了我跟秦少柏的矛盾。秦少柏这家伙也非常狡猾,知道不能得罪我之后,立即就结交我,在他眼里我可比林峰有用多了。

    秦少柏泡了他爸爸最高级的大红袍茶叶招呼我,林峰这会儿也一个劲的给我说好话,但是我还是扳着一张脸。他喵的,今天晚上好处都让这俩混蛋捞着了。秦少柏的爸爸捞着了功劳,林峰破坏了朱建辉的生意,连同还讨好了秦延年,甚至也把我给拉上了他的贼船,就我感觉自己今晚亏大了。

    我们三个正喝着茶,没多久秦延年就回来了。

    秦延年对我跟林峰也格外的客气,爽朗的笑着坐下来,跟我们一起喝茶聊天。他虽然没有说会给我和林峰什么报答,但是却笑呵呵的有意无意说了一句:“少柏,你以后要好好的跟陈瑜和林峰亲近亲近,以后丽海市就是你们这帮年轻人的天下了。”

    坐到秦延年这种位子的人不会轻易对人承若什么的,他这么说无疑是拿我跟林峰当作自己的小辈看待,说白点就是当成自己人,还暗示以后会罩着点我们。

    我跟林峰没有在秦家叨扰太久,喝了几杯功夫茶聊了一会儿之后就适时站起来告辞走人。

    从秦家出来,林峰瞄了我一眼:“陈瑜,你生气了?”

    我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没有!”

    林峰就忍不住笑道:“没有怎么黑着一张脸,好像受委屈的媳妇脸似的。”

    我闻言就差点一拳砸在他那张满是欠揍笑容的脸上,骂道:“你他妈的才是受委屈的媳妇脸。”

    林峰笑了笑,然后终于认真了一点儿,对我说:“最近我们林家跟朱家的对抗中,隐隐落于下风了。而且朱家跟秦延年走得很近,所以我必须讨好秦延年跟他搞好关系,同时也渴望跟你强强联手。无奈的是你对跟河东陈河西林的计划不感兴趣,我才被迫用了点手段,把你拉上了我的贼船……”

    我说:“你在炼狱救过我的性命,在丽海市又帮我不少忙。如果你真的有事,我肯定毫不犹豫的帮你。放心吧,我真没生气,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林峰听我这么一说,眼中愧疚的眼神就淡了很多,说:“对了,今晚这批货是缅北曼德勒市一个部落武装家族的,负责人是逃掉的那个缅甸人,名字叫白坤。也不知道这批货涂文轩跟朱建辉两个人是不是已经付款了,如果没有付款的话。那缅甸佬蒙受的损失最大,白坤可能会找我们霉气的。”

    “缅北曼德勒市?”我立即想到了千里之外的小笼包,然后情不自禁的问:“跟曼德勒市的吴青山有没有关系?”

    林峰说:“有关系,或者又可以说没有关系。”

    我皱眉:“说清楚一点。”

    林峰说:“白坤所在的部落武装家族的头子叫郭祥麟,跟吴青山关系不错,甚至两个部落武装家族已经决定联婚。郭祥麟的儿子毛昂在年底会迎娶吴青山的千金颖儿,所以我说两个武装部落有点关系。”

    我闻言骂道:“靠,居然是想娶小笼包的那个毛昂家的人!”

    林峰睁大眼睛:“小笼包是谁?该不会是吴青山的女儿吧?”

    我没好气的说:“这你别管!”

    ……

    君悦酒店豪华套房里,涂文轩跟朱建辉坐在客厅的沙发等候。就在朱建辉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一个皮肤黝黑的健壮男子才围着一块大浴巾从浴室里洗完澡出来,赫然是缅甸人白坤。

    白坤脸色非常难看,出来拿起桌面的威士忌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最后把杯子重重的搁在桌面上,才恼怒的瞪着涂文轩和朱建辉:“你们两个混蛋,我带来的三个兄弟全部被捕了,估计要在牢里过一辈子了,这笔账你们要负责!”

    朱建辉眼睛一瞪:“你折损了几个手下,我和涂文轩还每人亏了两千万呢,这笔账又谁负责?”

    白坤想要发怒,涂文轩沉声的说:“别吵了,做买卖就是有风险的,生意遇到有人故意捣乱大家都不想的。”

    白坤说:“有人捣乱那你们就把捣乱的人给我干掉!”

    涂文轩:“捣乱的人比较复杂,我跟朱建辉两个本地人不好下手,这件事交给你的人去办最合适。”

    白坤冷冷的说:“你想我帮你们收拾烂摊子?”

    涂文轩淡淡的说:“应该说为了我们的生意长远利益着想,白坤你得帮我们这个小忙,干掉陈瑜,当然我们会按照规矩付给你一定的酬劳。”

    白坤在缅北也是生里来死里去的狠角色了,听了涂文轩的话,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下来:“行,仅此一次。以后如果你们还有什么烂摊子要我收拾的话,那我们的生意合作就到此结束!”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