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830500.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11章:喊箫媚妈妈

正文 第511章:喊箫媚妈妈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跟林峰道别之后,刚刚要回家,然后就接到的箫媚的电话,原来她这会儿跟张晴晴在明月茶楼喝茶,还问我能不能过来?她这么问的时候,语气明显带着点征求和渴望,大约她我生她的气不想见她吧。

    虽然我对她诈死的事情耿耿于怀,但是最后还是心软了,答应说我立即过来。

    到了明月茶楼之后,这会儿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大厅角落的位置,箫媚正跟张晴晴两个坐在一起喝茶聊天,旁边阿福和四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保镖在垂手而立。不远的邻桌,屠夫那家伙点了一壶茶和一桌的点心,不过那家伙喝茶都是跟喝酒般一饮而尽,真是牛嚼牡丹糟踏茶。

    “陈瑜,这边!”

    箫媚见到我之后,立即忍不住笑眯眯的站起来朝着我招手。

    我走了过去,张晴晴也瞄了我一眼,不动声色的问了句:“事情处理完了?”

    我点点头:“忙完了。”

    箫媚给熟练的给我倒了一杯功夫茶,然后淡淡的说:“你又跟朱建辉和涂文轩发生冲突了?”

    “正确的说法应该是那两家伙想利用秦少柏对付我,不过可惜被我和秦少柏最后察觉了,秦公子执意要给点颜色他们两个瞧瞧,我就跟林峰跟着过去看了看情况。”

    我说起这个就挺生气的,今晚毕竟是我跟张晴晴的纪念日,现在全被朱建辉和涂文轩这两孙子给搞砸了。

    箫媚闻言就笑了,说道:“只是看了看情况吗,朱家的当家朱建堔打电话来说你们三个联手砸了他弟弟的场子,质问我们陈家是什么意思?”

    我冷笑说:“朱建堔现在估计不敢说那是他弟弟的场子了。”

    箫媚愣住:“为什么?”

    我说:“因为经过好市民的举报,民警在金都夜总会仓库里发现了大批毒品,朱建辉跟涂文轩这会儿都急着撇清跟金都夜总会的关系呢。”

    箫媚一怔,然后压低了一点儿声音:“这是你们坑他的?”

    我没好气的看了箫媚一眼,下意识的就说:“妈,人家秦局今晚带队在金都夜总会搜获的毒品可价值四千多万呢,我用四千多万去坑涂文轩和朱建辉那两个孙子,你也把他们看得太值钱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箫媚这样猜测,因为箫媚素来就喜欢和喜欢对敌人使用手段,所以她听说金都藏毒,第一反应就以为是我和林峰、秦少柏设计坑涂文轩和朱建辉。

    箫媚正要说话,却忽然听见我下意识的称呼她为妈,顿时她一双狭长的眼眸就睁大了,脸上露出狂喜之色:“陈瑜,你刚才喊我什么?”

    我闻言一怔,才察觉自己刚才喊箫媚为妈了,这可能也是我内心却是已经认定和接受她是我妈妈了,只是我一直都拉不下脸叫她妈妈而已,这次下意识的就叫了出来。我望着她一脸欢喜的模样,心情蛮复杂的,不过心底对陈青龙的死还是有点不能释怀,就端起一杯茶水装喝茶掩饰我的情绪,淡淡的说:“我刚才不是喊你箫阿姨么?”

    箫媚都四十岁的女人了,还是四大家族陈家的家主,但是这会儿却跟我脾气倔强的小孩子似的,一脸认真的纠正我说:“不是,你刚才喊我妈了。”

    可能我的脾气是传承于箫媚吧,我跟她一般的倔强和一根筋,就摇头否认说:“不是,我刚才喊你箫阿姨!”

    “你叫妈了!”

    “没叫!”

    “你真叫了!”

    “真没叫!”

    我跟箫媚两个跟小孩子般互相不让,箫媚的四个随从保镖在旁边见了面面相觑,而张晴晴也再忍不住,噗嗤的一声笑了,这才让我跟箫媚两个清醒了一点,想到自己两个刚才居然跟小孩子一样斗嘴,我和箫媚都满尴尬的。

    但是箫媚可能真的太在乎我的这一声称呼了,她这会儿就转头望向张晴晴,说:“晴晴,你来给妈评评理,陈瑜刚才到底有没有管我喊妈妈?”

    箫媚对晴晴也是以妈的身份自居,明显是将张晴晴当自己媳妇看待,张晴晴脸颊上多了两抹红晕,美眸了也多了一丝羞涩以及一抹淡淡的欢喜,她红着脸小声的说了句:“喊了!”

    箫媚闻言可开心了,甚至还有点儿得意洋洋的用目光望向我。我本来想说我喊错了,但是望着这个掌管着上百亿资产的公司董事长,却因为我一声妈而变得跟小孩子一样欢天喜地,心就软了,没有说什么。

    我们三人又聊了一会儿,然后箫媚知道今晚是我跟晴晴的特殊纪念日,她就说明天还有工作要忙,先回去了。

    我跟张晴晴离开茶楼之后,张晴晴却还不想回家,她拉着我想去逛步行街,但是我死活不愿意去。张晴晴先是一愣,然后看看我身上那套灰扑扑很土的衣服,跟她站在一起就像是丑小鸭站在白天鹅身边,格外的不搭配,我这身打扮是被她今天逼着我穿的,说是去年今日的感觉。她就忍着小笑说:“那我们去鸳江河堤走走。”

    鸳江河堤离明月茶楼不远,所以我们也没有开车,肩并肩的走过去。

    河堤上每隔十米左右就有一盏昏黄的路灯,河边杨柳依依,树荫下有供途人歇脚的长木椅,一些男女情侣坐在长木椅上偎依在一起。有些动情的男女情侣,男生甚至还把手伸进女朋友的衣服里上下其手。我见了之后就老羡慕这些男生了,情不自禁的望了一眼身边明媚动人的张晴晴,心想我啥时候能这样子对张晴晴呀?

    想起来我跟张晴晴名义上的结婚已经半年了,而真正的当时张晴晴的实习男票也有两三个月了,但是却一直没有什么别的进展。我心想这事情不能光说不练呀,眼角又瞄了一眼那对搂在一起亲嘴的男女情侣,我就忍不住心痒痒的,也想对张晴晴干这种事。

    于是,我就故意跟张晴晴朝着比较偏僻的地方走去,然后在一张无人的河堤木椅边建议张晴晴坐下来休息。

    张晴晴今天穿的是一条香奈儿连衣裙,裙摆在膝盖上去十公分的样子,坐下去的时候,裙摆往上缩,就显得张晴晴一双没穿丝袜的美腿更加修长了。一般美女的腿多多少少都会有些瑕疵,要么毛孔比较粗,或者皮肤粗糙,或者腿型不是很完美,所以美女们才会喜欢穿丝袜,丝袜出了塑腿之外还能遮掩这些不足,但是张晴晴的美腿却浑然天成,腿型笔直修长,皮肤白净光滑,在月光下泛起一抹动人心魄的白腻,让人见了忍不住想摸上一把。

    坐下来之后,我就心不在焉的随便扯着一些最近的小琐事,等张晴晴听得认真分心的时候,我就偷偷的把手放在了她的大白腿上,但是我他喵的才刚刚放上去呢,张晴晴就警觉了,不动声色的把我的手推开了。

    我自然是不服气,聊着聊着,手又放了上去,但还是被张晴晴给拨开了。

    如此反复几次我都没占到什么便宜,张晴晴见我急得抓耳挠腮的样子,嘴角不知不知就多了一抹促狭的笑意,揶揄的问我:“陈瑜,你怎么不老实呀?”

    我这会儿不跟她玩小动作了,直接就跟她叫囔说:“晴晴,我到底是不是你的男朋友呀?”

    张晴晴点点头:“是,实习男友。”

    我说:“实习男友也是男友吧,所以我现在要执行男友的应有权利。”

    “你想执行什么权利?”

    张晴晴居然对我翻了个白眼,挺妩媚的呢。

    我就对着远处一对搂在一起亲嘴和上下其手的男女情侣努努嘴说:“那种!”

    张晴晴粉面一红,嗔怪的说:“那种是正式男友才有的权利,你没有!”

    我就问那我这个实习男友有什么权利,张晴晴就说给她拎包呀,开车呀,陪她逛街呀等等。我立即就说靠,这实习男友没点用处,不当也罢,说完我就作势要气愤的离开。

    张晴晴却一下子拉住我的手,眼眸带着羞涩,还有一丝俏皮的说:“陈瑜,要不我们玩个小游戏,如果你赢了我就让你那样子,怎么样?”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