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881717.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32章:他喊的是我

正文 第532章:他喊的是我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本来是想把卢曦引到这里干掉他的,完全没想到长得斯斯文文的他竟然是狼群的教官,甚至连我都不是他的对手。更加雪上加霜的是他居然还有帮手,看来他在开车追我的时候一直有跟狼群的人联络。眼前祁琛这几个人都是狼群的佼佼者,上次选龙头的时候,我曾经跟祁琛单挑过一次,所以他们这帮人的实力之强我是深有体会的。

    见到祁琛几个出现的时候,我的心几乎就是已经有种绝望的感觉。手里抓住合金皮带,半弯着身子,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们,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现在我心里的唯一念头就是拼一个够本拼两个有赚。

    “上!”

    几乎不用卢曦吩咐,祁琛就率先对三个同伴低喊了一声,然后自己率先的冲过来,我毫不犹豫的嗖的一下合金皮带挥出,直愣愣的抽向他的脑袋。

    武器从来都是一寸长一寸强,祁琛手里的甩棍没有我的皮带长,他可不敢硬抗如同钢鞭一般呼啸而来的皮带,连忙的后仰避过皮带。

    但是另外三个狼群成员却趁机矫健的挥舞甩棍冲了过来,我身形蓦地往左一蹿,撞入一个小平头的怀里,对着他的胸膛就是狠狠的一下肘击。对方顿时惨哼一声,节节败退的倒退出几米,脸色苍白的哇的一声呕吐出一口鲜血。

    此时此刻,我背后武器呼啸声响起,另外两个狼群成员的甩棍已经到了我背后。

    我想也不想的就用了一招神龙摆尾,头也不回就朝着背后的方向猛然一脚,正好把其中一个对手踹得飞了出去。

    以此同时,另外一个对手的甩棍已经嘭的一声砸在了我后背上,打得我一个趔趄扑前两步。我还没能站稳身形,前面的祁琛就已经箭步冲过来,然后高高跳起,凌空一脚蹬在我胸膛上,巨大的力道直接蹬得我倒飞出五六米。

    我周身的骨骼如同碎裂一般,甩棍砸在后背的那一下,还有祁琛威力十足的凌空一脚都让我痛不欲生。我口唇中呕出鲜血,双目中布满血丝,胸口像是要窒息般的难受,只能张大了嘴巴急剧喘息着,身体的疼痛让我连重新挣扎起来都变得有些艰难。

    祁琛四人也有两人被我重创,他们四个见得手之后,大概是怕我还会困兽反噬,所以没有敢贸贸然的冲上来追击。而是四个人都拎着甩棍,小心翼翼的围拢过来,准备合力结果了我。

    其实每个人都是怕死的,说不怕死的只是没有受到真正的死亡威胁而已,我见祁琛四个人如同四头嗜血的野狼般小心翼翼的靠近我,他们那警惕又凶光四射的眼睛让我感受到死亡迫在眉睫,强烈的求生**就从我心里升起,我瞳孔放大,脑子里在高速的转动,企图找到一丝自救的方法。

    卢曦一直在边上冷目旁观,他这会儿形象也挺狼狈的,左脸颊高高浮肿,估计是牙齿被打掉了一颗的缘故,这家伙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恨意,时不时的呸呸两声吐掉嘴里的鲜血。

    我见这家伙这么恨我,于是就趁着祁琛四个人还没有出手,就对着卢曦吼道:“卢曦,有本事单挑,叫人算什么本事?”

    祁琛几个闻言忍不住微微脚步一顿,都有眼角余光瞄了一眼他们的教官卢曦。卢曦似乎看穿了我心中的那点小算盘,嗤笑了一声没有表态。祁琛几个就继续的围拢过来,准备给我致命一击。

    “卢曦,有种单挑!”

    “卢曦,你他妈的怂货,说十分钟干掉我的,现在都几分钟了?”

    “卢曦,有本事来跟我单挑呀,看小爷的皮带抽不抽得你满嘴牙齿掉落喊爸爸?”

    祁琛几个人手持甩棍围过来,包围圈越缩越小,我这会儿也是没辙了,手里死死的拽着合金皮带准备拼死搏斗,同时嘴里不停的朝着卢曦挑衅。如果能让挑起这家伙的怒火,引得他跟我单挑,那我还有一丝存活的机会。

    卢曦毕竟是祁琛几个人的教官,被我如同骂街般的挑衅之后,他终于没法无动于衷了,他脸色铁青的对着祁琛四个人喝道:“等下!”

    我闻言忍不住面色一喜,而刚要举起甩棍要对我出手的祁琛四人动作俱是一顿,几个人错愕的回头望着卢曦:“卢教官,你该不会是真的想跟这小子单挑吧?”

    卢曦没有回答祁琛几个的话,而是走前两步,望着面露喜色的我,似笑非笑的说:“陈瑜,你小子真厉害,死到临头还临危不乱,居然还懂得使用激将法。既然你那么想跟我单挑,那我就……”

    此时此刻我心头是非常高兴的,看来卢曦碍于面子和脾气,明知道我是在用激将法,但他还是要跟我单挑呀!只要他跟我单挑,就算我未必能赢他,也能拖延一点时间。张晴晴下车的时候我叮嘱她把这事告诉箫媚的,我觉得只要我多拖延一分钟就多一分活命的机会。

    但是卢曦这家伙远远比我想象中要无耻,我本来以为他会说既然我想跟他单挑,那他就跟我来一场单挑让我死得瞑目的,但是没想他话锋一转,咧嘴嘿嘿的笑道:“既然你那么想跟我单挑,那我就偏偏不让你称心如意,我就不跟你单挑,哈哈哈……”

    我闻言一怔,然后一张脸顿时布满了愤怒,没等我说话,卢曦就已经笑眯眯的望着我说:“是不是很气呀,我就喜欢让你看到一点希望,然后又狠狠掐断这点希望,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很气很绝望呀?”

    “卢曦,我草泥马!”

    我这才知道自己被卢曦戏耍了,忍不住愤怒的骂了起来。

    卢曦却冷笑的对着祁琛几个摆摆手,下令说:“干掉他,我打电话让人找到那个张晴晴,想办法在她把我们的秘密泄露出去之前抓到她。”

    祁琛几个不再迟疑,四个人手持着甩棍对我一拥而上。我只能拼命的合金皮带挥舞成一团,逼迫得对方几人暂时没法靠近我。不过时间稍微一久,我力气不继的时候必然是落败惨死的结局。

    就在性命攸关的时候,我忽然想起屠夫这家伙来。这家伙是一直奉命暗中保护张晴晴的,现在也不知道这家伙在哪里,是依旧在保护张晴晴呢,还是半途见到卢曦追我的时候他转而跟着过来了?

    我现在也不知道屠夫那家伙现在在哪里,但是我感觉屠夫今天暗中保护张晴晴的话,就一定暗中尾随着我和张晴晴去过茶楼的,甚至我半路放下张晴晴把卢曦引到郊外,屠夫保不准会跟随过来。

    我现在就像是溺水的人抓到一根稻草,也不管有没有用能不能救命,一边抵御祁琛四人的围攻,一边扯着嗓子大喊:“教官——教官——”

    卢曦这会儿正拿出手机要给狼群的人打电话,准备派人去追杀张晴晴呢,听到我大声喊教官,他就忍不住回头瞄了我一眼,撇撇嘴说:“怎么着,教官是你喊的吗,想跟我求饶?”

    我他妈的都没精力搭理他了,一边左支右绌、破绽百出的应付祁琛四人,一边绝望的吼道:“教官!”

    卢曦见我还喊教官,就张嘴想再讥讽我,可是这时候却突兀的传来一个洪亮有力又有点儿傻憨的声音:“叫毛线咧,刚刚看到有箫媚带人来接走你老婆张晴晴,我这才掉头赶过来。”

    卢曦和祁琛等人听到这突兀的男子粗犷声音都不由的吓了一跳,齐齐的回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穿着廉价休闲衬衫的彪型大汉叼着一根雪茄大大咧咧的站在路边,领口的两颗纽扣没扣好,衣襟松松垮垮的,隐隐约约能看见他胸膛上纹着一尊狰狞威武的八面佛,不是我手下的门客屠夫还有谁?

    屠夫骂完我这个老板之后,才转头对着卢曦几个人没心没肺的咧嘴一笑:“不好意思,他喊的教官是我,屠夫教官,而不是你这小新兵蛋子。”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