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950227.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55章:林峰的局

正文 第555章:林峰的局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东方刚刚泛出鱼肚白,启明星还在高悬的时候,我们一行已经来到了距离市区一百多公里外的玉龙山。

    为了烧到头柱香,我们披星抹月趁着天色未亮就开始登上,无论是我和林峰,还是他带的三个保镖,每个人都是身体矫健的好手,所以登山对我们几个来都不算吃力。花费了不到一个小时,在早上六点钟,天色大亮的时候终于赶到了山巅的义王庙。

    一个三十来岁穿着普通衣服,但是身体却很健壮的中年男子庙祝早已经大开了庙门,那种扫把在庙门前扫地。大约争烧头柱香的人他见多了,所以见到我们一行人来上香他也不觉得意外,只是迎上来问我们是不是要拜神?确认之后就带着我们几个进了义王庙,一边像导般给我们介绍着义王石达开当年的英勇事迹,还有一些野史传说,当然说得更多的还是说他这庙如何灵验,还有一炷香要多少钱以及劝我们往功德箱里捐献金钱云云。

    林峰没有捐钱,他这家伙很土很豪的从西服内口袋里掏出两叠整整齐齐的百元大钞,看样子是两万块,笑眯眯的递给庙祝说:“一点小小心意,权当香火钱,请收下吧。”

    义王庙虽然挺有名,平日前来拜神的人也不少,但是像林峰这么出手阔绰的人还是很罕见的,我本以为这个庙祝会激动莫名,但是让我意外的是这个中年庙祝只淡淡的说了一句谢谢,然后就脸色平静的伸手去接两叠钞票。我忍不住有点啧啧称奇,心想这庙祝要么是见惯钱财要么是世外高人,普通人得到两万块肯定笑歪嘴了,他却能这么平静。

    林峰把钱递给对方的时候,似乎也注意到了什么,他有意无意的瞄了庙祝的双手一眼,故作惊讶的说:“噫,庙祝你手上的茧子挺利害的呀!”

    庙祝眼睛里闪过一时小慌张,不过旋即消失不见了,他像乡下汉子般淳朴的咧嘴一笑,解释说:“住在山上,平日没事下下田种种地,哪能没茧子?”

    林峰笑着点了点头,似乎相信了那庙祝的说辞,但我因为刚才听了林峰的话,这会儿偷偷的仔细打量这个中年庙祝的双手。果然右手掌有着一层厚厚的茧子,双手背也有着茧子,手背的茧子通常是练拳的人才会有,至于右手的茧子十有**是握武器磨出来的。我内心忽然有了警惕,这家伙怎么看似是一个练家子啊?

    接下来,我们几个在庙祝的带领下去烧香祭拜义王,林峰烧了头柱香,我烧了第二柱香。

    刚刚祭拜完毕完毕,庙门口忽然传来脚步声,同时还有一个男子冷笑的声音响起:“寒乌啼落陵前月,疑诉当年汗马愁。哈哈,河西林峰,河东陈瑜,这一代英雄义王庙刚好是你们两个年少英雄的埋尸地啊!”

    卢曦的声音!

    我心中陡然一惊,然后跟着林峰还有他三个手下一齐回头,然后就看到卢曦在庙祝的领路下走了进来。跟他并肩走进来的还有一个身材高大,戴着阔檐礼帽的红眼男子,赫然是上次以一敌二对战我跟林峰不落下风的赤眼。

    可恶,这庙祝果然是狼群的人假冒的!

    狼群四大杀神中的白面和赤眼都来了,我惊怒交加之下,急忙的再望向他们身后。庆幸的是两人身后跟着清一色六个身穿黑色皮衣,携带这甩棍的狼群手下,并没有看到阿修罗和送葬者的影子。看来阿修罗跟送葬者虽然回来了,但是却没有真正的回到狼群组织中,更加没有听从卢曦的差遣命令,这次埋伏我跟林峰两人也没有出现。

    卢曦看起来虽然受伤还未痊愈,但是赤眼能以一敌二,还有庙祝跟六个狼群好手协助,我和林峰这边只有三个保镖,无论怎么看都是我们处境更危险。

    “保护少主!”

    三个穿着黑色西服的林家保镖急急忙忙的护在林峰跟前,我心中已经有点后悔,因为我不想私生活被人全部看在眼底,早就把四大金刚几个暗中保护我的保镖给推辞了,不然现在这种情形有四大金刚在,我们的处境会好很多。

    卢曦望着我跟林峰冷笑:“你们两个蹦跶的已经够久了,明年今日是你们俩的死忌!”

    我这时候觉得已经不能再拖延了,眼角迅速的瞄了一圈义王庙大殿里的环境,然后突然抱起身边神案上一个重达三十多斤的青铜香炉,用尽全身力气,猛然朝着卢曦掷了过去。

    “小心!”

    “白面教官小心!”

    几十斤重的香炉宛如一发巨大的炮弹,呼啸的飞向卢曦。香炉来势汹汹,卢曦身上伤势未愈,让赤眼跟六个狼群手下都纷纷惊呼起来。甚至赤眼已经看出卢曦未必能躲过我突然发难掷来的铜香炉,他一个箭步冲上去,飞身一脚踹在香炉上面,赢是踢得香炉斜飞出去,轰隆的一声砸在地面上,把地上的古旧青石板都砸出了蜘蛛网般的裂痕来。

    我在刚才掷出香炉的时候,已经把逃跑的方向瞄准了左侧的窗口,一边招呼林峰快跑,一边率先从窗口翻了出去。

    林峰跟他三个保镖也连忙跟上我的步伐,要夺窗而逃。

    赤眼一脚踢飞铜香炉之后,看到我们一行人要逃,他就冷哼一声说瓮中之鳖还想逃得了?说完,一对三叉刺已经从他袖口滑出来,手中已经多了一双武器。几乎是同时他双手一扬,两柄三叉刺就闪电般激射而出,顿时贯穿了林峰两个手下的身体,那两人惨叫着倒下了。

    林峰大概也没料到赤眼这么强悍,一出手就击杀了他两个手下,顿时急红了眼要回去拼命,但是被我拽住了,跟仅剩一个拎着背包的保镖逃跑。

    可是玉龙山三面悬崖绝壁,只有一条下山的路已经被卢曦、赤眼还有六个狼群高手堵死,我们除了跳下五百多米高的悬崖之外根本无路可逃。

    林峰似乎早有预料,他一把夺过手下保镖手里拿个背包打开,里面赫然是一个降落伞包,他拿出来往我怀里一塞,望着边上幽幽悬崖焦急的说:“快背上它跳伞逃!”

    我望着远处已经追杀过来的卢曦跟赤眼一帮人,又望望林峰手中的降落伞包,还是不敢置信的说:“你怎么会准备有这玩意?”

    我跟林峰都是炼狱特训生,当初都练过低空跳伞,所以跳伞来说对我俩都不是什么问题,不过我就纳闷林峰怎么会事先准备有降落伞包?

    林峰的解释说是因为临近林家选家主的日子了,为了预防狼群跟他弟弟孤掷一注,所以他万事都非常小心,平日每天就穿着防弹背心。这次来玉龙山也是预防不测所以根据地形需要让三个保镖准备了三个降落伞包,以防万一。但是没想到刚才有两个保镖被杀,现在只剩一个降落伞包了。他就觉得是他让我陪他来义王庙上香连累了我,所以这会儿把降落伞包塞给我让我背上快跳。

    狼群的人很快就追近了,我仅用了一秒钟时间思考,就仓促的作出了决定,一咬牙推开了那降落伞包,摇摇头说:“不行,放弃兄弟独自逃跑永远不是我的风格。先不说我们是好兄弟,在炼狱里屠夫教官就教导过我们,对于自己的战友要永不放弃永不唾弃。让我自己活看着你们死,我做不到。”

    林峰听了我的话之后,就欣慰的笑了,他跟个半大孩子似的高兴的一把搂住我的肩膀说:“嘿嘿,好兄弟。偷偷告诉你,降落伞我动了手脚的,如果你背着降落伞跳下去,肯定出事,虽然不至于摔死你,但是至少会摔断你的腿。”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