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958272.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59章:营救林峰

正文 第559章:营救林峰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模模糊糊之中不知道昏厥了多久,两只灰麻雀飞入草丛里吱吱喳喳的叫个不停,我才慢慢的睁开眼睛,茫然的醒来。一把推开掩盖在我身上的枯草和落叶,我哗啦的一声挣扎坐了起来,很快的就回想起自己的处境之后,低头看一眼手腕上的时间,这会儿才早上七点半。

    从时间上来看我晕厥的时间不长,估摸半个小时左右。

    我一边活动了两下发疼的脖子,一边回想着被袭击时候的情况,惊疑不定的想,难道是林峰打晕了我,把我掩藏了起来?

    忽然,我又被地面上一张小纸条给吸引住了,错愕的捡起来一看,上面写着一行潦草的字迹:陈瑜,玉龙山这个局本是我设的,但是没想到狼群跟我弟弟将计就计,导致我们俩同时陷入险境。与其我们俩抱着一起死,不如我引开他们,我会将他们朝着北边引,你独自逃跑吧。

    “混蛋,这家伙竟然擅作主张跑去引开狼群的人!”

    我恨恨的擂了一拳身边的一株梨花树,然后估算着该怎么办?

    如果我往南逃,等我逃出山林找到人打电话求援,又在等到援手从一百多公里之外的市区赶来,可能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林峰左手和右脚都受了重伤,他能挺住几个小时吗?

    我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有独自一个人朝南边逃,而是随地找了几株两面针的草药,用嘴咬碎之后敷在自己受伤的左脚上,再把衬衫衣袖撕下来包扎伤口,弄好之后就振作精神朝着林峰说的北边追了过去,虽然我知道肯定有狼群的杀手在北边,但是还是有一腔的义无反顾。

    记得有个故事,父子三人上坟祭拜死去的母亲。山林起火,两兄弟逃到山下的时候,发现父亲不见了,于是两兄弟不顾火势折返回去寻找父亲,最后父子三人在烈火中相拥被烧死。

    人活在世上,总是要干些啥事的,我知道自己现在放弃林峰辛辛苦苦给我制造出来的逃跑机会真的很不理智,但是理智往往代表无情,有时候真的没法理智得起来,尤其遇上林峰这种朋友。

    可能是昏睡半个小时的缘故,我发现我醒来之后体能竟然充沛了很多,这会儿如同一头机警敏捷的猎豹般在丛林里时而奔跑,时而停下来眯着眼睛环视周围环境。

    一路追随着痕迹,我没花太多时间就已经追上他们了,前面是一片茂密的松树林,地上绿草如茵,树木枝叶繁茂,按说这里应该到处都是野兔奔逐,小鸟鸣叫才对,但是此时周围却显得非常安静,安静的有点儿诡异,我本能的感觉到这周围肯定有人,估计人数还不会太少,他们的存在早就把小鸟和小动物们惊走了,才会这么的安静。

    于是,我放轻了脚步,仔细的端详周围的情况,很快就让我发现了有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狼群成员暴露了身形,那家伙估计是在周围放哨,这会儿正背靠着大树,估计是累坏了,这会儿嘴里正叼着一根烟在抽呢。

    我猫着腰就借着周围树木和草丛的掩护,迅速的靠近他。

    那家伙正在抽着烟呢,突然看见我窜出来,顿时吓了一条,急忙中就伸手要掏匕首。但是偷袭的我占了先机,速度要快上一拍,瞬间撞入他怀中,一记追风炮打在了他胃部上,疼得他整张脸都扭曲了。

    “呃!”

    那家伙的痛哼声刚刚响起,我就已经用了一招空手夺白刃的招数,把他的匕首已经抢了过来,反手一刀扎进了他的喉咙里,他的叫声就随着戛然而止。

    “嗖”

    我背后忽然响起武器的破空声音,我心头大骇,下意识的急忙低头,然后一把锋利的匕首就贴着我的头削了过去,还把我的头发都削断了一缀,原来狼群放哨都是两个人一组,一人在明一人在暗。我偷袭明哨时候立即就被暗哨看到了,他毫不犹豫的想从后面干掉我。

    我既惊又险的夺过了致命一刀,这会儿毫不犹豫的反手抽出合金皮带,转身就是一皮带抡了过去。

    “啪”

    偷袭我的那个暗哨是个肤色黝黑的矮壮汉子,皮带一下抽在他的脸颊上,顿时抽得他皮开肉绽,惨叫声也随之响起。

    我飞身一个膝顶砸在他胸膛上,顿时打得他身形蹬蹬蹬的往后退,我手中的皮带一甩,皮带就如毒蛇般卷住了他的脖子,用力一拽这家伙就控制不住的朝着我扑来,我左手的匕首迎向他的心脏,噗的一声,他就想像是被抽空的麻袋,无力的瘫软在地上。

    打斗声引起了其他狼群成员的注意,一帮人吆喝怒骂着朝着这边奔过来,但是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迅速的跑开并躲藏了起来。这种山林战斗,让我找到了当初在炼狱特训毕业时候的测试,我整个人都充满了斗志起来。

    我刚刚攀爬上一株老松树的树顶,利用茂盛的枝叶隐匿住自己的身形,然后赤眼就跟八个狼群手下出现了,林峰赫然落入了这帮家伙手里当中,被人用皮带反绑着双手,满脸的血污,身上的西服也满是血迹,看起来被收拾的非常惨,已经奄奄一息了。

    赤眼几个人看望了一眼地上两句尸体,然后互相对视一眼:“陈瑜就在这附近!”

    他们迅速的开始左右张望,但是却没有发现我的踪迹,出了赤眼之外,这里的人单打独斗都不是我的对手,所以他们这会儿也不敢冒然四散搜捕了,生怕被我逐一击破。

    赤眼这会儿也不急,他在山巅时候见我拼命也要抱着林峰一起跳伞逃跑,就知道我跟林峰有着深厚的友谊,他这会儿伸手就揪着身边的林峰,然后掏出一把军匕首,用匕首拍了拍林峰的脸,眼睛环视着周围,大声的喊道:“陈瑜,我知道你就在这里周围躲着,你朋友林峰这会儿正在我手上,想要他活命的话你就给我乖乖的出来。”

    我的躲在不远处的树顶上,透过枝叶的缝隙居高临下的望着林峰,他因为流血过多和受了酷刑折磨的缘故,已经奄奄一息处于半昏迷状态,这会儿如果不是赤眼用手揪着他的衣领,可能他已经要直接倒在地上了。

    我见赤眼用林峰威胁我出来,心就忍不住着急了,在脑子里高速的想着改怎么办?

    赤眼见我不肯就范,他就冷哼一声,反手就一刀扎在了林峰右手胳膊上,顿时林峰身子一颤,眼睑颤抖的动了两下,喉咙里发出一声沙哑的低声惨叫:“呃——”

    赤眼反手拔出匕首,任凭林峰右臂鲜血淋漓,他一双赤红的眼睛警惕的望着周围丛林,继续大喊说:“不要挑战我的耐心,如果不想看着你朋友死在你眼前,你就最好现在就给我出来。”

    我脸色铁青,如果我此时出去的能换林峰活命的话,我可能就忍不住会出去,但是我现在就算我走出去,不但不能救林峰,反而会两个人都要死,所以我只能咬着牙齿企图找到最好的办法救出林峰。

    赤眼见我没有出来,他就显得不耐烦了,反手把匕首朝着边上一个马脸汉子一递,沉着脸说:“程徳成,这家伙交给你来玩,但是注意不能一下子要了他的命,我要陈瑜看着他的朋友一点点儿失去生命。”

    林峰刚才干掉的小平头是程徳成的基友,程徳成对林峰正恨之入骨呢。这会儿得到这项慢慢折磨林峰至死的任务,他顿时满怀欢喜的接过匕首,望着奄奄一息的林峰,咧嘴狞笑说:“乐意至极!”

    “动手吧!”赤眼瞄了一眼林峰,吩咐程徳成动手,然后好整以暇的抱着双臂,守株待兔的环视周围,等着看我到底要不要现身自投罗网?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