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963349.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61章:小笼包的婚礼被推前

正文 第561章:小笼包的婚礼被推前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背着林峰艰难的沿着羊肠小道下山,庆幸的是沿路没有再遇到狼群或者林强的人,路上倒是遇到了两个打猎的山民,他们见到我跟林峰这浑身带血的惨样,就吓得连忙的问我们是怎么了?

    林峰这时候因为流血过多而陷入昏迷状态,我自己也是极度疲惫了,就跟那两个山民说遇到一只大野猪,我跟林峰都被野猪给伤着了。说完,我也昏厥了过去。

    两个山民是本地的狩猎的老手了,从我跟林峰身上的伤势看出不是野猪獠牙造成的,而是明显的刀伤。于是两人背我和林峰下山之后,第一时间除了打电话叫救护车之外,还打了电话报警。

    我模模糊糊之中不知道昏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白色的病房里,房间里有两个女人在小声的互相说这话,是穿着一袭旗袍的箫媚跟穿着穿着一条紧身包臀裙的李梦婷。

    “陈瑜,你醒了?”

    李梦婷发现我醒来,顿时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一下子过来拉着我的手。

    箫媚也非常的高兴,她转身出去叫来了医生,医生给我检查了一下情况之后,说我身上受伤,流血过多,体力透支严重,这会儿需要好好疗养一周,然后又叮嘱了我一些要注意的事情,他才离开了。

    我这会儿感激自己浑身乏力,连说话声音都有点虚弱:“晴晴呢?”

    箫媚看了一眼李梦婷,然后笑眯眯的跟我解释说:“你这次出事我们没有告诉晴晴,毕竟她跟小婷不同,小婷算是江湖中人见惯厮杀。但是晴晴如果知道你又出事住院,我怕她会受不了的,所以我只对她说你有事要外出几天。”

    我点点头:“嗯,不告诉她也好。对了,林峰现在情况如何了?”

    李梦婷说:“林峰现在也在医院里,不过他在重症监护室,刚刚收到消息说他已经脱离危险。”

    我松了口气:“林峰没事就好,不然林强当了林家的家主,再跟狼群勾结起来,那我们就不好办了。”

    提起狼群,箫媚表情挺严厉的,大约是被狼群最近的行径给完全激怒了,她目光冰冷的说:“陶南雄欺人太甚,他以为他在丽海市真的能只手遮天了。本来我不想斗个两败俱伤你死我活,但是狼群的行为越来越出格,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如果不给他们还以颜色,那就要以为我们陈家好欺负了。”

    李梦婷那张妩媚的俏脸这会儿也布满了愠怒,她同意的说:“我们龙盟上千兄弟也不能容忍狼群对我们龙头下毒手的行径,狼群必须为他们的行为买单。”

    当晚,箫媚从陈家四大堂口抽调了两百个精英,配合李梦婷牵头带着的三百多个龙盟的兄弟,一起去砸陶南雄的白金汉爵商务俱乐部。几乎是同时,收到消息的林家不甘示弱的派出两百多人开了十多辆面包车,直奔陶南雄的另外一处产业观云山庄。

    道上的人都冷目旁观的关注着事态的发展,他们都惊呼陈家、龙盟、林家同时对狼群下手,本来以为会跟狼群大打出手,因为狼群这组织最近慢慢浮出水面,给丽海市道上的人的感觉是狼群既神秘实力又强大。但是没想到无论是龙盟跟陈家砸白金汉爵俱乐部,还是朱家的人砸观云山庄,行动都异常顺利,竟然没有遇到什么抵抗,轻轻松松的就把白金汉爵和观云山庄砸了个满眼狼藉。

    原来当夜,狼群正在郊外的鸳江大河边给死去的赤眼举行水葬。

    河边石子沙滩上,肃穆的站立着五百多个清一色身穿黑色皮衣举着火把,左手臂上绑住白色布条的狼群成员,他们的表情都是冷肃中带着难过,眼睛齐齐的望向前面一簇烧得正旺的篝火。

    篝火边摆着一张供桌,供桌上面除了摆着贡果贡品燃烛焚香之外,还放着一个小小的骨灰盅,里面是狼群四大杀神之一赤眼的骨灰,今天陶南雄把尸体收回来送到火葬场就焚化了,此时正老泪纵横的带着狼群手下在给没有亲人的赤眼举行水葬仪式。

    一个穿着喇嘛正在负责主持水葬,他吹了一声牛角,号角声在夜里显得格外低沉凄楚,吹完之后用面无表情的对着幽幽大河水喊道:“赤眼,陶老来送你了。”

    陶南雄颤颤巍巍的走上去,伸出枯瘦的手在骨灰盅里抓了一把粉末朝着河里撒了过去……

    “赤眼,白面来送你了。”

    卢曦这时候跟陶老一样,上去抓起一把粉末,轻轻的撒入河水里。

    “赤眼,阿修罗跟送葬者来送你了。”

    头发花白,身材高大,脸上满是坑坑洼洼显得风尘仆仆的阿修罗跟穿着黑色长军外套的送葬者双双的出现在供桌边,各自伸手抓了一把骨灰,慢慢的撒入大河里……

    这时候,一个戴着眼镜的手下匆匆忙忙的赶来,在陶南雄耳边小声的说道:“陶老,不好了,龙盟、陈家和林家同时对我们发难,白金汉爵俱乐部跟观云山庄都被他们给砸了。”

    边上一些狼群的头目闻言就愤怒的说立即回去拼了,但是陶南雄却摆摆手说:“算了,让他们砸吧,今天是赤眼的死忌,我们不要在生事了。再过半个月就是秦延年升职坐正当局长的日子,这段时间他让我们不要发生大规模冲突火拼事件的,不然会让他不好办。”

    陶南雄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把目光移到阿修罗跟送葬者两人脸上,徐徐的说:“我没有儿子,你们四个从小就跟随我,我嘴上没说什么,但是心中早拿你们当儿子般看待。阿修罗跟送葬者能回家,我很开心。不过赤眼的仇,我们一定要陈瑜跟林峰血债血偿,半个月之后,等秦延年升职坐正,我们狼群就跟陈家和龙盟决一死战。”

    送葬者一张死人脸上没什么表情的变化,阿修罗则是皱了皱眉头:“陈家跟林家实力都很强,龙盟东星里面也不乏高手,其中有一个叫屠夫的家伙,是东南亚最大的雇佣兵训练基地顶级教官,外号叫屠夫,这家伙的战斗力不在我和送葬者之下。如果我们正面跟龙盟、陈家、林家同时开战,感觉未必能讨到好处。”

    陶南雄把目光望向卢曦,卢曦会意,开口说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陈瑜跟涂家父子有仇隙,而林峰跟朱建堔也是宿敌,我会在这半个月时间里争取和涂家父子、朱建堔达成同盟协议,一起联手对付陈瑜他们。”

    陶南雄手拄拐杖,望着幽幽河水冷冷的说:“我们狼群跟涂家、朱家联手,扫平陈瑜林峰的胜算最少有七成。”

    我在医院里住了四天,这几天里发生了不少的事情,不过都是跟狼群有关,准确的说法是狼群的产业遭到了陈家林家和龙盟的疯狂报复,场子天天都被踢。不过狼群的人不知道为毛,开始隐忍起来,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生一次真正的火拼。

    这种砸狼群场子发泄的情况到了第五天就停止了,主要是无论是站在狼群那边的秦延年和站在我们这边的章爱蓉,都给我和林峰打来了电话,大意都是要求我们收敛,如果我们继续闹出这么大动静,闹得丽海市人心惶惶,他们就要收拾我们了。

    在这几天,林峰这家伙如愿以偿的当上了林氏家主,不过他伤得比我严重,主要是流血过多,现在这会儿还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疗养。

    龙盟和陈家、林家虽然消停了下来,狼群最近也当起了缩头乌龟没有什么动静,丽海市恢复了平静,但是我们都知道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过不了太久了就是一场生死存亡的决战。

    我其实只是体力透支严重而已,在医院里休养了几天就感觉自己恢复得七七八八了。

    就在我准备出院准备吩咐兄弟们如何准备应对即将到来跟狼群决战的时候,忽然屠夫过来告诉我一个让我措手不及的消息:小笼包跟毛昂的婚礼时间提前了,一个星期之后两家就会在曼德勒市举行盛大的婚礼。

    我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又惊又急:“不是年底才举行婚礼的吗?”

    “变化总是比计划快”屠户说道:“毛昂的妈妈得了重病,希望看见毛昂跟小笼包早日完婚,所以婚礼就被推前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