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992366.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74章:脱困

正文 第574章:脱困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好不容易让杜若琪吃完,我们俩的嘴唇最后无可避免的碰触到了。在碰触到的刹那,她身子明显的颤抖了一下,脸色也变得跟三月桃花般的娇艳。我这时候忍不住的想,这该不会是琪大小姐的初吻吧?

    绑匪的头子黑金刚这会儿回来了,脸色显得颇为兴奋,跟他几个兄弟说郭祥麟答应准备赎金了,明天早上就交换赎金和人质。他还吩咐手下把我和杜若琪关到房间里去,并且安排了手下轮流守夜,防止我跟杜若琪逃跑。

    房间里的窗户是有防盗网的,他们不担心我们从窗口逃跑。

    杜若琪听说她爸爸明天早上会用赎金换人,她原本绷紧的心情就放松了许多,甚至还主动的对我说明天早上会让她爸爸将我也一起赎出去,让我别担心。

    我撇了她一眼说:“先别想着明天早上了,还想先考虑一下怎么挺过今晚吧。”

    杜若琪美眸睁大问:“怎么了?”

    我说:“那个叫老三的家伙一直不怀好意的色眯眯盯着你,还有他在车上那句自言自语的嘀咕,再加上黑金刚刚才安排他后半夜守值,我估计那家伙夜里会对你胡来。”

    杜若琪闻言又惊又怒,同时又有点半信半疑,不是很相信我的推测:“他们求财而已,不至于会胡来吧?”

    “不是就最好,不过把自己的生命安全授之别人掌握不是我的性格。管他会不会乱来,我都不能坐以待毙,必须主动做点什么?”

    我说着就在空荡荡的房间里仔细寻觅着,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利用帮助我们脱困的东西,房间里没有任何家具和物品,甚至连席子都没有。我和杜若琪都是坐在地上的,但是最后还是让我发现了一样小玩意,就是一小块玻璃,只有一块钱硬币那么大,应该是窗户上的玻璃被砸烂掉下来的。

    杜若琪吃惊的说:“我们身上的绑绳比手指还粗,你妄想用这硬币大小的小玻璃割断绳索,太痴人说梦了吧?”

    “水滴石穿,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情。”

    我用被反绑在背后的手艰难的捡起小玻璃片,然后对着背上的绑绳开始一下一下的割着,其实我手指使不上多大的力气,而且活动的幅度很有限,与其说是用玻璃割绳子,不如说是用玻璃在给绳索挠痒痒。

    杜若琪摇摇头说:“你的使不上力,这样子根本没法割断绳子的。”

    我不置可否,闭上眼睛,反剪在背后的手指抓住小玻璃片,一下一下的轻轻割着,开始几分钟割得挺认真的,但是没多久手腕和手指就累得要命,凭着一股倔强的脾气再继续割着。

    一个小时之后,绳索只被割开了一点点。我的手腕已经像是要断掉一般的疼痛,手指也完全的麻木了,只能咬紧牙关靠着毅力去坚持,一下一下不徐不疾的轻轻对着绳索上同一位置轻轻的割着。这是割绳子马拉松,到了最后,我的毅力都不管用了,双手都酸累疼痛得麻木了,但是手指捏着玻璃片的割绳小动作,已经成为身体的本能,一下一下的在继续的割着。绳索还没有割开,我的手指头却早就被磨得鲜血淋漓了。

    杜若琪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几个小时之后半夜里醒来,发现我还在努力,她就忍不住小声的对我说:“陈瑜,其实明天我们就能获救了。你这是何苦做无用功呢,万一他们明天发现绳子上的割痕,保不准还会为难你。”

    绳索经过我几个小时上万次的用玻璃小幅度的割切,原本手指粗的绑绳硬生生的让我割开了三分之二,只要再给我一个小时,我感觉我就能弄断绳索了。

    我刚想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但是话还没说出口,房门就被人吱呀的打开了,我和杜若琪都吃了一惊,齐齐的望向门口,开门进来的赫然是那个脸色蜡黄的色鬼老三。

    这家伙手里拿着一瓶白酒,喝得有几分醉意,不过一双绿油油眼睛却像是夜里的恶狼,满眼垂涎的望着杜若琪修长妙曼的身段。白色的职装套裙,透明丝袜,尖头细高跟鞋,美丽都市女郎打扮无疑对社会底层的老三有着致命的诱惑。

    “你想干什么?”

    杜若琪见到她最怕的老三拎着酒瓶进来,然后就想起了我晚上说过的话,她顿时意识到不妙,惊慌的喊起来。

    我这时候目光紧紧的盯着这突然闯进来的家伙,心里既懊恼又担忧。懊恼的是如果这家伙再晚一点来,我就能完全的割断我背后的绳索了,担忧的是这家伙果真来了,杜若琪要危险了。

    老三脸色狰狞,咧嘴露出一口稀疏黄牙嘿嘿笑道:“当然是怕琪大小姐你夜里无聊,进来陪陪你咯。”

    杜若琪又是一惊,身子往我怀里缩了缩,紧张的说:“你走开,不然我要喊你们老大了。”

    老三得意的说:“哈哈,今天成功绑架到琪大小姐你,明天能拿到三百万美元赎金,头儿刚才太过高兴,跟兄弟们多喝了两杯,这会儿早喝醉了正埋头大睡呢。另外三个兄弟跟我交情都很好,我已经关照过他们,他们不会来打扰我们的好事的,哈哈哈……”

    他说着就嘿嘿的把他那张臭嘴凑了过来,狠狠的嗅了一口杜若琪的发香,满脸陶醉的说:“好香,嘿嘿,你知道琪大小姐的樱唇是不是更香?”

    说着,这家伙无视和杜若琪被绑在一起的我,准备野蛮的强吻杜若琪,我脸色铁青的喝道:“你敢?”

    老三闻言顿住了动作,他反手拔出一把锋利的匕首,不轻不重的要刀面拍打着我的脸,目光挑衅的望着我说:“小子,你说啥,我刚才听得不是很清楚,你再跟我说一边儿?”

    我暗暗的握紧双拳,准备蓄力强行挣断身上的绑绳,昂着脸瞪着他说:“我说你别动她,不然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老三不知道我背后的绳索已经被我偷偷的用玻璃割断了一大半,他望着五花大绑的我,又看看他手中的匕首,凶横的说:“头儿已经问过了,郭祥麟说根本不认识你这样一个公子哥,所以明天我们从你身上拿不到一分钱赎金。也就是说你根本就是个多余的人质,没有一毛钱的利用价值,既然你要找死,那就甭怪我了!”

    “不要杀他,我帮他给赎金!”

    杜若琪见老三真的想对我下毒手,失声的叫了起来。

    “嘿嘿,琪大小姐很在乎你这小情郎的嘛!”老三见状就得意的笑了起来,望这杜若琪精致的俏脸跟嫣红的嘴唇,挑了挑眉头笑着说:“其实我跟头儿不一样,金钱和美女两者之中我往往宁愿选择美女,如果琪大小姐能主动亲我一口,或者我可以考虑一下饶了你的小情郎一条狗命。”

    杜若琪脸色剧变:“你妄想!”

    “真的是妄想吗?”老三再次拿着那把匕首对着我的喉咙处比划着,阴阳怪气的说:“如果琪大小姐不愿意也无所谓,我可不喜欢强人所难,不过这家伙嘛,没有留着的必要了。”

    我心底冷笑,心想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正准备拼死挣断绳索的时候,杜若琪已经再次喊着老三,她眼神复杂的望了我一眼,然后竟然答应了老三无耻的条件,声音带着绝望的哭腔说:“我……答应你……”

    老三闻言就满脸得逞的笑容,可能在他看来让杜若琪这种名媛千金对他主动献吻,要比他强吻对方更加有征服和成就感。

    就在他喜形于色的时候,我冷冷的说:“我不同意!”

    老三好几次被我破坏他的好事,此时听到我的话之后,他就勃然大怒,刚想说话。我已经双臂猛然发力,奋力一挣,只听到噗的一声闷响,原本就快断的绳索被我用蛮力硬生生的挣断了。

    他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我已经直接飞起一脚蹬在他胸膛上,踹得他倒飞出去,扑通的倒在地上,手中的匕首也撒落在一边。

    我立即趁机抖落身上的绳索,那家伙也连忙的爬起来,我此时手腕上还被自己的合金皮带绑住。不过没有绑绳的束缚,我至少可以活动,没有了杜若琪这个负累,应付打斗场面也从容得多。

    他刚刚挣扎起来,我就已经一个箭步窜过去,弹跳起来双脚对着他的喉咙就来了个夺命剪刀腿,双脚夹着他的脖子一下将他掀翻在地,并且双脚死死的夹住这家伙的喉咙。他就像是被掐住喉咙的小鸡,拼命的挣扎起来。他看见匕首就撒落在他身边不远处,就伸手想去摸那把匕首,可是同样获得行动自由的杜若琪过来一脚把匕首踢开了。

    老三喉咙喊不出话来,只能发出嗯嗯的闷哼声,没多久就口吐白沫窒息而死了。

    外面客厅的几个绑匪虽然听到了一点动静,但是他们都以为是老三在里面对杜若琪干坏事呢,所以一个个都摇着头一边喝酒一边笑话说:“老三在里面快活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