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0999007.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76章:婚礼

正文 第576章:婚礼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如果不答应就算了!”

    “等下,至少得告诉我到底是哪三件事,我才能确定我自己能不能办得到呀!”

    杜若琪就开口把她想让我做的第一件事给说了,居然是让我给她按肩,这真心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是举手之劳。于是,我不顾左肩膀伤口的疼痛,硬着头皮就开始给坐在床边背对着我的她按肩膀,一边觉得杜若琪的要求简单的同时,又疑惑她干嘛非要我给她按肩膀?

    然后,我就想起昨晚她戴着眼罩我给她按摩的时候,她误以为我是女仆玛雅的,还说我按得特别舒服的事情来。我这会儿看看她红晕一直蔓延到耳垂,心里嘿嘿的想,其实不是我按肩按得舒服,而是异性按摩比较刺激吧?

    我一边给她按肩膀,一边趁机问她第二件事是什么?

    杜若琪没有急着说她的第二个要求,而是说过两天就是她弟弟毛昂跟颖儿的举行婚礼的日子了,问我到底准备用什么法子破坏或者说阻止这场婚礼,中断两个家族的联婚?还有,就是问我她又要如何帮我?

    我犹豫了一下,就把我心里的想法告诉她,还有需要她怎么帮助我也说了。杜若琪听了之后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说我这么干就是寿星公吃砒霜嫌命长。我就说嫌命长就嫌命长呗,反正我不能看着颖儿嫁给你弟弟。

    杜若琪闻言回头眼神有点复杂的看了我一眼,有点儿失落的说:“陈瑜,你真的这么深爱颖儿吗,为了她连命都愿意不要了?”

    “这跟你帮不帮我有什么关系吗?”

    “有”杜若琪俏脸泛着忸怩的红晕,鼓起勇气对我说:“陈瑜,我的第二个要求就是跟你赌一次。你让我帮助你的事情我都会办到,如果结果你能成功阻止毛昂跟颖儿的婚约,那就算你赢;如果你最终没法阻止他们两人的婚约,颖儿最终还是选择戴上我弟弟的婚戒,成为我的弟媳妇的话,就算你输。”

    我睁大眼睛错愕的说:“赌这个干嘛,我输或者我赢又要怎么样?”

    “你赢了的话,自然可以如愿以偿的跟颖儿小姐在一起。如果你输了的话,我也会跟我爸爸还有吴青山叔叔求情,不让他们杀你,不过你输了就肯定代表颖儿跟我弟弟毛昂结婚,你跟颖儿自然没法再在一起。到时候,我想你给我一个……爱你的机会。”

    杜若琪说的这里,脸色的红霞就变得更加娇艳了,一双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攥住了衣角,捏得紧紧的,不难看出她羞赧和紧张的心情。

    我傻眼了,吃吃的说:“什么是爱我的机会?”

    杜若琪回头斜了我一眼,平日冷若冰霜的她此时用杏眼斜人的时候,表情竟然挺俏皮妩媚的,她说道:“当然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靠,难道被毛昂那家伙说对了,他姐姐真的喜欢上我了呐?

    我隐隐约约的有点明白杜若琪的心思了,她在还是少女的时候就跟艾伦谈过一场恋爱,估计当时艾伦也没少对她甜言蜜语和海盟山誓,不过艾伦最后在她父亲郭祥麟的考验之下渣男的卑鄙表现让她深深失望,从而也对男子都没有什么好感,一连七年都是对人冷冷冰冰的。估计,我今天面对绑匪的时候,一次次不顾自己的安危救她,让她封闭的心扉不自禁的对我产生了好感吧!

    我有点哭笑不得的望着杜若琪,感觉她就跟那种戒烟的人差不多,强行控制自己很长一段时间不抽烟,但是突然抽起来的时候,却抽得更凶了。她也是这样,对感情和男人失望之后,长长的七年里都是对爱情敬而远之,但是压抑得越久爆发出来的时候就越疯狂,所以她在一旦遇到自己心动的男子之后,整个人的行为就变得格外的大胆。

    “琪大小姐,其实我不是个值得你喜欢的人。”

    “哼,这个不用你管。我第二个条件就是要跟你赌,你就说要不要答应跟我赌就行!”

    我破坏毛昂跟颖儿的婚约还需要她的帮助,而我这次是抱着一定要成功的决心来的,所以就咬咬牙说行,赌就赌。然后,我又问她第三件要我做的事情是什么?

    我问完的时候,发现她脸颊就变得更加的红了,美眸带着浓浓的羞赧,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嘴唇动了几次都没有能说出她要我办的第三件事是什么?

    我忍不住的叫囔说:“剩下一个要求到底是什么呀,你就不能爽快点说出来吗,都急死我了。”

    杜若琪低着头用手玩着衣角,用跟蚊子叫般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忸怩的说:“陈瑜,我想你再做一次今天我们下午在宝马车里你对我做的那种事情……”

    宝马车里的事情,难道她说的是打她屁股?

    我眼睛眨呀眨的望着她,心里的震惊难以形容,没想到我之前的猜测还真的猜对了,杜若琪就是个建宁公主呀,不被收拾不舒服。

    这一夜,我的房间不太平静,第二天女仆玛雅还忍不住好奇的问我说夜里是不是有蚊子,因为她说夜里经过我客房的时候,隐隐约约的好像听到我啪啪拍蚊子的声音。

    第二天,我因为肩膀受伤,大部分时间都在休息,偶尔在鹿鸣庄园里走走。毛昂今天没有来找我,因为这家伙需要筹备即将到来的婚礼了。倒是他姐姐杜若琪一直腻在我身边不愿意离开,对我嘘寒问暖的,照顾有加。

    一连休息了两天,我伤势稍微好了一点,期间每天都跟同在缅北的李梦婷同电话。她询问我的打算劝我不要有冒险的行为,我都是敷衍应付了过去。明天就是颖儿跟毛昂的婚礼了,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不由得我不冒险。

    晚上,我还接到了屠夫打来的电话,这家伙在电话刚刚接通就直接凶巴巴的对我吼道:“陈瑜,你这小王八蛋现在在哪里,颖儿明天就要结婚了,你怎么还没有行动?”

    我黑着脸说:“混蛋,有你这么对老板说话的吗,五百万的年薪白养你了。”

    屠夫冷哼说:“切,真当老子在乎那点钱呀,如果不是我侄女颖儿拜托我,我才不稀罕你的这份工作呢。你当初答应我说要解除颖儿跟毛昂的婚约的,现在都这时候了,你到底打算咋办?”

    我就苦笑的说:“还能咋办,当然是破罐子破摔,破坏明天的婚礼咯。”

    屠夫一听就说这是馊主意,还说我吴青山跟郭祥麟在曼德勒市都是属于只手遮天的人物,我如果大闹婚礼现场,能不能活着出来都是个问题。

    我说顾不得那么多了,而且郭祥麟跟吴青山都是在曼德勒市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我就不信当着婚礼现场这么多亲朋戚友还有无数宾客,他们还能当众在婚礼上毙了我不成?

    屠夫也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了,他虽然疼爱侄女颖儿,但是他跟在我身边这段时间,跟我也是有了一点友谊的,沉默了良久就跟我说了一句:“陈瑜,你自己也要小心点,别真把小命给弄丢了。”

    我说知道了,然后又聊了几句丽海市那边的情况,得知这些天狼群没有太多的动作,我才安心的挂断电话。

    第二天,毛昂跟颖儿的盛大婚礼就在鹿鸣庄园举行,而且是露天婚礼,婚礼现场布置在庄园前院的草坪上,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白天举行的豪华酒会。为了让婚礼更加受人瞩目,郭祥麟请来了曼德勒市最出色的婚庆公司布置现场,也请来了最顶尖的演奏乐队和很有名气的当地主持人,甚至还把曼德勒市最大教堂的牧师请到现场来当这对新人的证婚人。

    上午十点,婚礼现场响起了音乐,近千多位宾客也几乎全部到场,婚礼马上就开始。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