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1040997.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95章:自作聪明

正文 第595章:自作聪明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秦剑初小声的用白话跟利哥那帮人嘀咕了两句,同时还得意的扬了扬手腕上那只江诗丹顿手表,对着我努了努嘴。然后利哥跟周围的几个俊男美女同伴都互相对视一眼,变得笑眯眯的起来。

    我就故意装着听不懂他们的话,用标准的普通话问秦剑初在说什么?

    秦剑初嘿嘿的笑着说:“没有,我在跟他们说你是我姐的男票,还送了我一只名表,跟他们说你是自己人。”

    “哦”我憨笑着点了点头,装出一副傻乎乎的样子。心中已经在冷笑,麻辣隔壁的,都跟你朋友说我是“老衬”了,还说是自己人,今天不整死你这小崽子我就不姓陈。

    秦剑初趁机把我跟那个叫利哥的家伙互相介绍认识,然后还介绍了周围的人,我都一一笑着跟他们打招呼了。

    帝豪三楼VIP大厅平日跟一楼的普通顾客大厅没什么区别,也有舞池音乐霓虹,甚至这三楼的大厅比一楼还小一点,只不过是装修得更加豪华,服务质量也更好,此时大厅里灯光低迷,没有音乐,巨大的屏幕上在直播世界杯预选赛。

    秦剑初说平日晚上都要艳舞之类表演的,但是最近世界杯预选赛开始了,三楼这VIP大厅就不放DJ跳舞了,而是直播世界杯预选赛。在这里可以赌球,据说这里一夜赌球的赌注就高达几百万,今晚也有几场足球赛,眼前这位利哥就是负责收赌注的,如果我想玩可以买下一场阿联酋对伊拉克的比赛,赌注是五万块起步。

    现在他们看的是泰国跟澳大利亚的比赛,下一场比赛要到十一点多才开始,时间还久着呢,而且也我不懂足球,所以兴致泱泱的说:“下一场太晚了,我还是不赌了,我开开眼界就可以了。”

    那个叫利哥的家伙见我不赌球,眼睛眯了眯,然后就笑呵呵的说:“也是,陈兄弟你不玩赌球也不要紧,其实一场球赛九十分钟,而且预选赛的比赛都不是非常好看,所以我们这些球迷有时候都看得打瞌睡,更不要说你了。不过不要紧,我们在看球赛的时候预防无聊,一般还有点别的节目。”

    “啥节目?”

    “斗地主,有没有兴趣?”

    我睁大眼睛望着这帮省会公子哥:“你们还玩这个?”

    秦剑初就笑着解释说:“斗地主怎么了,人家玩21点跟梭哈,还不是玩了一个世纪现在还流行?虽然是玩斗地主,但是我们玩的有点大,底注一万块,炸弹跟春天都翻倍,陈瑜要不要跟我们玩?”

    刚才秦剑初给我介绍这几个俊男美女的时候,没有听他介绍哪个女的是杨晓燕,估计股神杨定坤的孙女还没来。我闲着无聊,而且想教训教训秦剑初这家伙,所以就满口的答应了下来。

    于是,利哥叫让我跟秦剑初一起坐下来玩斗地主,另外那几个俊男美女就围在旁边看热闹,开始的时候利哥还不动声色的用白话跟秦剑初说了一句:“今晚目标就是从这凯子身上赢一百万,如果成功了你赌输球欠下我的那二十万就不用还了。”

    秦剑初眼睛里闪过一丝兴奋之色,应道:“得咧。”

    我就故意张大眼睛作出茫然的表情望着他们:“你们在说啥?”

    利哥一副恍然的表情道歉说:“哎呀,我习惯性的又说地方话了。忘记了陈瑜你是从丽海市来的,听不懂我们的地方话,等下我一定注意。”

    他说着就让夜总会服务员拿来一副崭新的纸牌,然后让我检查了一下牌没有问题之后就开始洗牌派牌,看他手法挺熟练的,应该是个老赌徒。

    第一把,利哥是地主,我跟秦剑初是农民,本来我跟秦剑初是能赢的,但是因为秦剑初“不小心”打错了一张牌,导致最后能赢的牌反而输掉了。这一局没有炸弹,所以我跟秦剑初只输底注,也就是每人输给利哥一万块。

    “不用急着给钱,先记着账,等下打完牌在一起算总账。”利哥眉开眼笑,吩咐身边一个穿着吊带短裙的美女:“小美,你负责记账,把我们三个输赢多少钱都要记清楚。”

    接下来又玩了几把,如果我是地主,利哥就跟秦剑初互相打眼色发暗号配合着硬刚我;如果利哥是地主,那跟我一起是农民的秦剑初就故意打错牌放水;如果秦剑初是地主,跟我一样是农民的利哥也故意放水。

    不过即便是如此,我还是凭借自己强大的数学算牌能力,还有从他们暗号表情猜测他们手中的牌,硬生生的跟他们打成平手。基本都是输输赢赢,输赢得都不多,打了几把牌我才输了两万块。

    利哥看了一眼秦剑初手腕上的那只名表,知道我应该很有钱,小赢两万块根本没法让他满足胃口,于是就趁机说:“这样玩半天都没输赢结果,要不咱们玩大一点,把底注上升到十万块一把?”

    大约是怕我不答应,他说完之后就望着我立即补充多一句:“当然,如果陈瑜你怂了的话,那就算了,咱们继续打一万块赌注的牌。”

    秦剑初这时候装着帮我说话囔道:“利哥,你凭啥瞧不起我姐夫,我姐夫随便送只手表都十几万了,还会在乎区区这点赌注吗?”

    利哥扬了扬眉头,挑衅的说:“那可不一定,现在这个社会没钱爱买明白装比的人多了去。陈瑜,你说要不要赌,如果你赌不起就不用勉强。”

    我看着眼前这唱双簧的两孙子,心中冷笑,脸上却装出赌气的姿态:“赌就赌,怕你不成。”

    利哥跟秦剑初对视一眼笑了,他们的几个同伴也忍不住惊呼起来,毕竟十万块底注的斗地主牌局,已经算的上是豪赌了。如果多几个炸弹的话,一盘都不知道要输多少钱?

    这一盘已经是要见真章的时候了,利哥洗牌的时候我总觉得他手法很熟练,我感觉他是在利用洗牌的时候出千,但是也不说破,不过我最后切了切牌,把他洗好的牌给打乱了。

    利哥眼睛果然露出一丝失望,不过没有气馁。等我切完牌之后他就开始派牌,我拿起牌一看,发现自己手中的牌还挺好的,居然有四个K跟四个A两个炸弹,但是散牌有点多。

    这把轮到我叫地主,如果想要赢牌的话,必须来个3,不然很可能要输。

    利哥这时候表情隐隐透露这兴奋,明显他的牌也不错,他瞪大眼睛催促我说:“你叫不叫地主的?”

    “叫!”

    我拿起了那三张牌竟然是两张小散牌跟一个小王,不但没有我想要的3,反而因为多了两张散牌导致我的小牌更多了,隐隐感觉要输。

    这一把赌注很大,输了的话就亏死我了,我在拿起那三张地主牌的时候,然后手一抖故意让那张小王牌掉落在利哥的脚边,嘴里嘟囔说:“哎呀,牌掉了。”

    利哥皱眉说:“掉的啥牌呀,我帮你捡起来。”

    三张地主牌是要翻给两个农民看的,所以利哥问我掉的是什么牌,他帮我捡起来也无可厚非。我故意弄掉的是小王,但是这会儿却睁大眼睛说瞎话,一脸无辜的说:“好像是3!”

    “噢!”

    众所周知,在斗地主3是最小的单牌,小王是仅次于大王的第二大的单牌,利哥弯腰给我捡牌的时候猛然发现我掉的是小王,并不是3。正好他手里有一对3,于是作为老赌徒的他眼睛陡然就发光了,不动声色的把我的小王换成了他的梅花3,然后大大咧咧的扔回给我:“拿好你自己的牌,笨手笨脚的。”

    秦剑初这时候也显得有点不耐烦的说:“好了,快点出牌吧!”

    我瞄了一眼手中的梅花3,然后嘴角就慢慢的上扬,露出一丝不可察觉的冷笑,淡淡的说:“飞机!”

    说完,我就扔出56飞机带两张小单牌,一下子八张牌就打了出去,秦剑初皱眉说不要。利哥不敢让我继续出牌,咬咬牙直接除了一对王炸。

    我耸耸肩:“王炸最大,你出牌。”

    利哥就打了对9,我吃不起,直接扔下四个A炸弹。

    秦剑初忍不住了,立即跟上四个2炸弹,然后继续打对4,利哥估计是想要打对子的,立即给说:“对J跟上!”

    我咧嘴笑道:“四个K,炸弹!”

    “法科!”

    “我靠!”

    “这家伙有病呀,人家一出牌他就炸弹炸弹,现在只剩下四张牌了,我就不信还是炸弹?”

    利哥那几个同伴都忍不住纷纷的叫唤起来,秦剑初跟利哥脸色都有点惊惧,因为这盘底注是10万块的,现在都四个炸弹了,输了的话要输得妈妈都不认识。

    “陈瑜,继续出牌吧!”

    利哥有点紧张的盯着我徐徐的说,其实他这会儿心里还是比较淡定的,因为他刚才把我小王换成了一个梅花3,现在我还没有把那张梅花3打出来,也就是说我手中四张牌至少有一张梅花小牌,现在剩下的大牌都在他手上,只要我出单牌或者出对子,他都能赢我。

    秦剑初已经被我炸弹炸弹的炸怕了,惊疑不定的望着我吃吃的说:“陈瑜,你该不会还有炸弹吧?”

    我咧嘴嘿嘿的笑着说:“没有,三条3带个4!没牌了,我赢了!”

    我说着就把手中的那几张散牌给扔出来,利哥望着我最后放在桌面上的四张小牌,先是惊愕,然后猛然就无比愤怒起来:“你玩花样!”

    我呵呵冷笑说:“怎么,输不起了,底注十万,四个炸弹翻四翻,你们两个每人欠我160万!”

    秦剑初闻言顿时双脚一软跌坐在沙发上,弱弱的说:“姐夫,自己人!”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