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1045471.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96章:杨晓燕

正文 第596章:杨晓燕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秦剑初这家伙本来是准备坑我的,刚才那几局小打小闹让他们尝到了一点小甜头,让他们更加觉得我是那种人傻钱多的“老衬”,但是这一局的结果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算下来他们每人要输一百六十万给我。秦剑初第一个被吓到了,直接连陈瑜都不喊了,改口喊姐夫求饶。

    “呵呵,你的那笔我回去再好好跟你算账。”我瞥了秦剑初一眼,然后转头眯着眼睛对满脸惊怒表情的利哥说:“你的那笔我要你现在付清,别跟我耍花样。”

    利哥帮我捡地主牌的时候,中了我的套路,自作聪明把我的小王换成了梅花3,不然这一把鹿死谁手都还不知道,而且也不会有这么多炸弹,他这会儿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但是一百六十万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不是小数目。他看见我说回去再跟秦剑初算账,立即就找到了发作的理由,立即唰的站起来指着我跟秦剑初说:“我一早就看出来你们俩有猫腻了,你们两个一定是商量好了故意来出千骗我钱的吧,小比崽子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嫌命长了是不?”

    这个利哥似乎在圈子里有不小的威信,至少秦剑初一听他这话就吓得连忙摆手:“不是不是,利哥,我真不是跟我姐夫出千坑你。”

    “少跟我来这套”利哥骂骂咧咧说着,然后用手指狠狠的戳了我胸膛两下,凶蛮的瞪着我说:“小白脸,这一把你出千不算数,刚才你输了两万,现在我要你把数的那两万块付清,然后给我滚出帝豪,听懂了吗?”

    我点点头:“听懂了,你想赖账。”

    这时候,利哥身畔的那几个年青男子都脸色不善的站在他身后,虎视眈眈盯着我,似乎只等利哥一声吩咐就要冲上来教训我。而不远处负责看场子的一个穿着黑色背心的三角蛇眼彪型大汉也带着两个地痞走过来,目光森冷的上下打量我两眼,然后问利哥说:“韩少,需要帮忙吗?”

    利哥:“黑牛,不用了,这事情我能搞得定,不就丽海市来的一个土鳖吗,还能在我们这里撒野不成?”

    黑牛点了点头,带着他的两个地痞手下退到一边,好整以暇的叼起一根香烟,一边抽烟一边看着事态的发展,明显这个韩利在帝豪夜总会贵客,如果打架的话这里看场子的混混跟保安都会无条件的站在他一边。

    秦剑初这时候也凑到我身边,轻轻的扯了扯我的衣衫,低声的劝我说:“姐夫,这事情就算了吧,利哥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人,你也不缺那点钱,把你输的两万块钱付清了,我们走吧?”

    我冷笑说:“如果我执意要拿钱呢?”

    “一百六十万没有,不过我倒是不介意把你打残废了,陪你十万八万医药费。”利哥大大咧咧的说着,然后继续用手指头戳我的胸膛,威胁道:“我最后问你一遍,你到底是滚是不滚……”

    他的话还没说完,我就已经眼疾手快的伸手一下抓住他戳我胸膛的食指,用力狠狠一板,咔嚓的一声就将他的手指给板断了,疼得那家伙嘴巴呈O型的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凄厉嚎叫:“啊——”

    “我曹!”

    “敢动利哥,弄死他!”

    韩利身后几个男女同伴多数人都是被我骤然的出手吓呆了,不过也有一高一矮的两个家伙怒骂一声,双双朝着我扑来,高的家伙动作比较快,率先抄起一个啤酒瓶要砸我的脑袋。

    他刚刚举起啤酒瓶还没来得及砸下来,我已经如同猎豹般窜上去,撞入他的怀内,用手肘对着他心脏的部位就是一个狠狠的肘击,直接打得他闷哼一声,脸色瞬间变成苍白,脸上的肌肉因为痛苦而变得扭曲,举起的酒瓶也抓拿不稳,直接掉了下来,我接住啤酒瓶,反手对着他脑门就是一下。

    啪的一声啤酒瓶在这家伙的脑门上爆开,酒水混合着玻璃四溅,他两眼泛白直愣愣的倒了下去。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仅有一米六但是长得很壮实的矮子已经一拳擂向我的后背,我头也不回就用了一招神龙摆尾的腿法,一脚朝着后面踢去,矮子顿时被我踹中胸膛,巨大的力量让他直接倒飞出去,哗啦的撞翻了旁边的一张玻璃桌……

    韩利那些同伴见我彪悍如斯,女的都尖叫着逃走,男的也惊疑不定的躲开,他本人也满脸痛苦的捂着被受伤的右手想逃开,确实被我抓着他的衣领揪了回来:“利哥,咱们的账都没算清楚呢,你这就想走了。”

    “放开韩少!”负责看场子的黑牛没想到这两个眨眼间,事情就变得不可收拾起来,他这会儿带着两个手下走上前面,望着挟持了韩利的我,惊怒交加的说:“小子,如果你敢动韩少一根汗毛,我黑牛不会放过你。”

    “话别说太大了,这韩少已经被我板断一根手指头了,还不敢动他一根汗毛?”我撇撇嘴说道,然后揪着韩利的衣领,语气不善的说:“真以为你在牌局中跟秦剑初的那些小猫腻我看不见吗,想坑我反坑到自己了吧?一百六十万如果你不给我,我不介意将你的手指一根根全部板断,看你给不给?”

    韩利估计在这里也是有头有脸的公子哥,他似乎非常在乎面子,这会儿竟然硬着头皮忍着痛怒视着我说:“姓陈的,有本事你就弄死我,我看你能不能走出省会。”

    我这段时间被狼群的人搞得鸡犬不宁,脾气自然也不怎么好,见这小子死到临头还敢跟我耍横,我当下就要再给他一点颜色瞧瞧。可是这时候,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住手!”

    我错愕的回头一看,原来外面进来了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少女,少女身后还跟着一群穿着制服的夜总会保安,匆匆忙忙的走过来。那少女模样挺漂亮,穿着一条香奈儿连衣裙,初一看觉得有几分脸熟,再细看就立即认出来,她竟然是在客机上和我聊天后来秦箐跟她换了座位的那个女生,好像叫什么杨晓燕?

    “是你?”

    “是你!”

    杨晓燕走进看清楚是我的时候,跟我几乎是异口同声的惊呼,其实我惊呼的原因主要是我一直觉得杨晓燕这名字有点耳熟,但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听过,这时候再见这个少女的时候,才猛然想起原来竟然是她,她就是股神杨定坤的孙女。

    杨晓燕估计跟韩利是他们都是一个圈子的朋友,虽然在客机上我们邂逅时相谈甚欢,但是毕竟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而韩利却是她的朋友,再加上她见到韩利被我弄断一根手指,还有高个子跟矮子也被我打伤,于是本来见到我有点喜悦的脸色就慢慢的沉了下去:“陈瑜,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可以先放开我朋友韩利吗?”

    我耸耸肩然后就放了韩利那小子,韩利恨恨的瞪了我一眼,杨晓燕见我二话不说就答应她放人,算是给足了她面子,脸色稍霁,说话的语气也缓和了两分,同时开始问这怎么回事?

    韩利没等我说话就主动的把事情说了,让我意外的是这小子居然没有添油加醋,而是很老实的交代了整个过程,包括他捡牌的时候中了我的套路把牌换掉的事情也说了,他的那几个同伴跟秦剑初这才知道为什么韩利刚才见我最后打出三条四带个一的时候,表情会那样的愤怒,原来是中套路被耍了。

    杨晓燕听完之后就又好气又好笑,转头望着我说:“喂,你这家伙太赖皮了吧,居然坑人家。”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