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1095006.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10章:神秘兮兮的病

正文 第610章:神秘兮兮的病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心里就不服气了,说我不信整家医院我就找不到第二个医生护士给李梦婷缝合伤口,沈文杰不说话,只是报以嘲讽的冷笑。

    正好,这时候一个值班的女护士长从外面敲门进来,我就让着女护士长给李梦婷缝合伤口。那女护士长见到李梦婷手臂上的伤口还在渗血,表情挺紧张关切的,她刚想答应。可是这时候,我看到坐在办公桌边的沈文杰偷偷的对那女护士长打了个眼色,然后扳着脸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帮忙缝伤口。

    那女护士长顿时就为难起来,估计在医院部门里,医生比护士大一级,医生的吩咐护士一般都要听从的,于是她就迟疑的对我说:“缝针这种事情,还是要外科医生亲自来比较好,我缝的话不合规定。”

    其实,手术缝针肯定是要医生缝的,像李梦婷这种小伤口,平日来医院都是护士给缝的,这我又不是不知道,分明是沈文杰这家伙在给我使绊子。

    那个女护士长估计也猜到是我得罪了医生,所以医生才会为难我,她就劝我说:“沈医生就在这里呀,你跟他说两句,让他帮你缝针就好了,沈医生还是很好说话的。”

    她这话说的隐晦,但是我还是懂了她的意思,什么跟沈医生说两句,根本就是让我低低头,跟沈文杰好好道歉两句,求他原谅一个,估计沈文杰就会给李梦婷缝针处理伤口了。

    沈文杰刚才对李梦婷揩油呢,我怎么能跟这家伙道歉,我就眯着眼睛走到沈文杰身边,说道:“你给我搞事是不?”

    沈文杰还以为我是来道歉的呢,冷不防我冒出这一句,他就哼了一声说:“小子,现在就算是你求我原谅也没有用了,快到吃宵夜时间了,我要去吃东西,你自个儿滚蛋吧。”

    靠!

    我被他这态度给完全激怒了,扬起拳头一拳就砸在他的脸门上,直接就打得他鼻梁崩塌了,鲜血也飙了出来,那家伙啊呀的一声惨叫,仰头就栽倒在地上。

    旁边的女护士长被我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尖叫着说打人了,然后跑出去喊保安,保安还没有赶来,倒是外面大厅在打电话的两个刑警听到动静过来了。

    沈文杰是在这里工作多年的外科医生了,而两个刑警平日抓捕犯人什么的少不了要受伤,或者来医院了解情况,所以沈文杰跟两个刑警都是认识的。沈文杰见到两个警官,就如同见到救援似的,捂着流血的鼻子迎上去,嚎叫道:“两位阿sir,这疯子打我,快把他抓起来。”

    两个刑警都是秦箐的手下,他们对我的身份是非常了解的,龙盟的龙头,陈家的少爷,我背后还有章爱蓉的影子,他们哪里敢因为这点小事把我抓起来,于是就走上去在沈文杰耳边小声的把我的身份给说了出来。然后,沈文杰瞬间就瞪大了眼睛,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我,表情惶恐。

    最近一年丽海市道上被议论得最多的人,或者说崛起得最快的就是我,最近涂文轩的死被栽赃到了我的头上,更是将我推到了风尖浪口。沈文杰估计是在想,连四大家族之一的涂少爷都被我整死了,他一个小小的医生跟我作对,这真是阎罗王桌上偷供果,自寻死路啊!

    此时,医院值班主任葛春花也带着人来了,沈文杰支语了两句是误会之后,就狼狈不堪的逃跑了。

    葛春花知道来龙去脉之后,连忙亲自给李梦婷处理伤口。

    这个葛春花是妇科主治医生出身的,她给李梦婷处理完伤口之后,然后似乎发现了什么端倪,接着就主动的踢李梦婷把了把脉,然后就小声的问了一句李梦婷什么。因为她声音有点小,我听得不大清楚。

    李梦婷听到葛主任的话脸就红了,同时似乎也紧张起来,回头对我说让我先出去,她跟葛主任有话要说。

    我正好奇葛主任跟李梦婷说些什么呢,同时也有点担心李梦婷是不是身体有别的病症,就不愿意出去,嘟囔说有啥事是我不能听的呀?

    “是妇女身体的问题,这个你也好意思听吗?”

    我倒是挺想听的,不过李梦婷都这么说了,估计是比较**的问题或者暂时不想我知道的事情,所以我也不好赖着不出去,只能郁闷的出去了。

    我出了急诊室,顺便把门也关上了,这会儿两个刑警说出去抽烟问我去不去?

    我就说不去,等他们走了之后我就在门外偷听。可惜李梦婷跟葛主任说话声音都不大,隔着门听得不真切,只隐隐约约的听到葛主任问了一些女人月事的情况,然后还笑呵呵的对李梦婷说恭喜了。

    我在外面听到葛春花给李梦婷说恭喜,有点错愕,心想难道是葛主任开始怀疑李梦婷得了某种病,经过检查盘问之后发现并不是?不然,医生怎么会病患说恭喜呀?

    没多久,李梦婷就红着跟葛春花出来了,身上依旧穿着那件白大褂,葛春花跟她说快点回去洗个暖水澡,换一套干爽的衣服吧,从现在开始要注意爱惜身体了。

    我就忍不住问:“葛主任,婷姐她怎么了?”

    葛春花笑笑说:“你问她吧,我还有工作先去忙了。”

    我转头问李梦婷啥情况,但是没想到李梦婷神色挺复杂的,有点欢喜,有点幸福,但是也有彷徨和不安,甚至还有一点迷茫,她没有告诉我怎么回事,只说葛主任说她要注意身体,不能随便操劳。

    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想继续追问的时候,刑侦副队长秦箐已经黑着一张脸杀气腾腾的来了,同时过来的还有刚才去抽烟的那两个刑警。

    今天跟我从省会回来的时候,秦箐跟我还是有说有笑的,但是这会儿见到我却跟见到杀父仇人似的,那副咬牙切齿的模样看的我都有点慌,连忙的抢先打招呼说:“嗨,秦警官!”

    “害人不浅的渣男!”

    秦箐见到我就冒出这么一句,直接把我气的不轻,差点就忍不住问她我害人不浅,我害她了吗?

    秦箐见到我跟李梦婷在一起,就更加的脸色难看,估计是替闺蜜张晴晴感到不值。她循例的问了一点今晚发生的事情,听到两个手下说已经录了简单口供,她就摆摆手说:“可以了,李小姐受伤先回去休息吧,陈瑜我送他回去。”

    本来,我是想亲自送李梦婷回家的,但是除了医院门口之后,秦箐就一把拽住了我,压低声音恨恨的说:“李梦婷让我两个手下送她回家就可以了,我有点事要跟你这混蛋算算账。”

    “什么事?”

    秦箐脸色铁青的指着路边的那辆白色英朗:“上车再说!”

    我从来没有见过秦箐这么气恼,不由的想起我手机里她在客机“亲吻”的那照片,心里嘀咕我手机下午落在了车上,难道被秦箐发现里面的照片了吗?

    不可能呀,手机锁屏了的呀,她怎么能解开密码翻看我手机?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上了车,秦箐就动作利索的启动车子,一路狂飙,看得出她把气撒在的飙车上面。我看看窗外的路线,她竟然是在送我回家。

    没一会儿,小车到了我们楼底下,秦箐没有急着下车,而是气呼呼的问我手机里那张她亲我的照片是怎么回事?

    靠,没想到她真的知道了那张照片,我这会儿就讪笑的说:“当时你瞌睡了把脑袋歪到我肩膀上,嘴唇也碰触到了我的脸,我觉得好玩就拍了下来。”

    “你可以死了!”秦箐气得双拳攥得紧紧的,骂道:“你知道晴晴看到这照片我解释了多久吗?”

    我大惊失色:“什么,晴晴看到这照片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