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1100631.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12章:上门滋事

正文 第612章:上门滋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以为自己死定了,但是没想到回到家之后,张晴晴却没有骂我,而是让我走到她的身边,她给我看了看脖子上秦箐刚才咬的地方,然后惊呼说:“啊,秦箐还是真咬呀!”

    我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秦箐在一边哼哼的小声说:“谁叫他挠我痒痒的,我当然要跟他拼了。”

    “你们两个以前见面就吵架,现在好了,见面直接就打架了。”张晴晴大约对秦箐还是挺信任的,所以也没有急着追究我跟秦箐打闹的事情,她转身去出柜拿红花油给我擦脖子上的咬痕,嘴里说道:“不知道红花油管不管用。”

    我看看旁边的秦箐,然后就说了一句:“估计不管用,我看我还是去医院打疫苗吧!”

    张晴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破了一点皮就要去医院打破伤风吗?”

    我眼角余光斜了秦箐一眼,然后说:“我不是去医院打破伤风,而是去打狂犬疫苗……”

    秦箐听到我这话,立即明白我这是讥讽她是小狗呢,顿时就横眉竖眼站起来说陈瑜你是不是想死,她说着就又要跟我拼命,我连忙躲到张晴晴背后说:“晴晴,她又要打我了。”

    “你们两个别闹了!”

    张晴晴喝住了我俩,不过她没有责怪秦箐,而是把我给苛责了一顿。秦箐这娘们唯恐天下不乱,就把我今晚跟李梦婷在一起的事情捅了出来,不过她只说我跟李梦婷在一起,没有说我们遇到杀手袭击。

    张晴晴自然是没有给我什么好脸色,冷冷的苛责了我一顿。

    我被张晴晴教育完之后就灰溜溜的去洗澡,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了。秦箐今晚不打算回去了,她见到我出来,就故意的跟张晴晴说:“晴晴,今晚让你老公睡客房吧,我们姐妹联床夜话。”

    我一听就明白了秦箐的那点小阴谋,她这是故意想方设法整蛊我呢。让我欣喜的是张晴晴听了秦箐的话,却摇摇头说:“不了,你这家伙聊起天来没完没了的。明天我要去参加一个很重要的教育会议呢,今晚必须休息好,秦箐你睡我们家客房吧。”

    家里住的公寓还是普通的公寓,三房一厅的那种,除了主卧室和客房之外,就是岳父岳母的房间了。张晴晴让秦箐睡了书房,那我肯定就是跟张晴晴睡一起咯,于是我就得给了秦箐一个得意的眼神,然后对张晴晴说:“时间不早了,我们快回房休息吧!”

    但是,张晴晴却扳着一张俏脸拦住了我,她指了指客厅的沙发,没好气的说:“基于你最近的不良表现,又是欺负我的闺蜜,又是跟李梦婷不清不楚,今晚你自个睡沙发吧。”

    “什么?”

    我惊呼了起来,秦箐开始也是一愣,但是看到我那吃瘪的表情,她瞬间就开心起来,还对着我挤眉弄眼的揶揄说:“哈哈,开始还以为让你睡客房的,现在看来你只能睡客厅了。晴晴,晚上记得关好门,这家伙保不准会半夜溜进来的,晚安。”

    “晚安!”

    张晴晴跟秦箐两人互道晚安之后,就各自回房休息了,只是剩下我一个人傻乎乎的愣住客厅。我轻手轻脚的上去拧了一下张晴晴房间的门把,还真的是反锁了,我靠!

    张晴晴房间里没有什么动静,但是秦箐房间里倒是传出了轻微的哼小曲声音,这娘们故意在跟我嘚瑟呢!

    如果是平日的话,我背张晴晴赶出来睡客厅也关系不大,但是今晚主要是有秦箐女的在,让我有点儿下不了台。如果我今晚睡厅的话,以后肯定只要见到秦箐,她就要拿这个来笑话我的。

    不行,我得想个办法才行。

    我仔细想了一下,其实张晴晴还是挺信任秦箐的,她也相信我跟秦箐之间是清白的,不然肯定不会跟我这么好说话,刚才还给我擦红花油,她生气主要是因为我有点不老实,有点招惹她的闺蜜,而且还跟李梦婷纠缠不清。

    不过从她今晚的表现来看,她并不是非常生气的那种,所以我感觉我还是有机会的,我对张晴晴很了解,她是那种外冷内热的女人,比较容易搞定的。

    我正苦苦的想着法子怎么进张晴晴房间呢,然后就听到了秦箐那娘们轻微的哼小曲声音,然后我就眼睛一亮,立即想到了一个对策,然后就清了下喉咙,放开嗓子唱了起来:“天上风筝在天上飞,地上的人儿在地上追——”

    我才嚎了一句,秦箐房间里就传来从秦箐的骂声:“半夜大声唱歌,有病呀!”

    嘿嘿,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看到张晴晴那边没有动静,我就继续的唱,反正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就是一顿嚎,唱得也格外的难听,跟鬼哭狼嚎似的。唱完《无与伦比的美丽》之后,接着又开始唱《丑八怪》,秦箐房间里已经没有了骂声,不过有翻来覆去的声音,想必她已经捂着耳朵还是在床上被吵得睡不着。

    张晴晴房间里依旧是没有一点动静,倒是楼上已经传来了邻家的骂声,说是那个小崽子半夜了嚎叫呢?

    我这会儿脸皮再厚也有点扛不住了,正要作罢的时候,张晴晴的房门却咔嚓一声打开了,然后就看到穿着粉红色睡裙的张晴晴黑着俏脸出现在门口,狠狠的扔了一个枕头来砸我,这才没好气的说:“滚进来睡觉。”

    我一听就喜出望外,屁颠屁颠的连忙跟着张晴晴回房了。

    张晴晴虽然放了我进房间,但是很小女生气的在床上划了一条三八线,哼哼的说如果我过线的话她就收拾我,我其实能回房睡就很满足了,至少保住了自己的颜面,以后不会让秦箐那女的笑话我,于是就保证说不会过线。

    今天又是坐航班又是被送葬者袭击,搞得我挺疲惫的,沾床没两分钟我就睡着了。

    我睡得很快也很香,但是张晴晴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见到我微微发出呼噜声之后,就没好气的自言自语嘀咕说:“可恶,我这两天都在闹失眠,这家伙怎么能睡得这么香?”

    她忿忿不平的又调整了一个比较舒服的睡姿,但明明已经很困,却是偏偏睡不着,隐隐约约的似乎少了一种感觉,一种安心和贴心的感觉。她这么想着,然后就睁开了眼睛,看看另一边的我的胸膛,然后她好像就明白了什么。

    她迟疑的看了看床中间的那条三八线,犹豫了一下,就娇哼了一声,直接越线来到我身边,然后轻轻的将螓首贴在我胸膛上,双手搂住来了我的腰部,然后没一会儿,她就甜甜的睡着了,嘴角微微上翘,熟睡中露出一抹小幸福的笑意。

    第二天醒来,秦箐跟张晴晴都还没有醒来呢,我就先去了公园跟秦勇哨牙一帮兄弟一起练习泰拳,练了一个小时回家洗了个澡,然后才开始做早餐。

    等秦箐跟张晴晴两个人起床,一起吃过早餐之后,秦箐回警局上班,我跟张晴晴一起去了学校。

    白天一天都是在学校上课,也挺无聊的,到了晚上,正是自习课下课时间,我忽然接到了郑展涛的电话,今晚是郑展涛负责在金殿夜总会那边看场子,他语气有点儿慌张的说:“瑜哥,记得几个月前跟你在学校单挑的那个卢青豪吗?”

    “卢曦的儿子,那家伙怎么了?”

    郑展涛说:“那家伙跟一个广东人带着几个手下来我们夜总会了,我看着像是来闹事的,瑜哥你最好过来一下。”

    “行,我知道了。”

    我挂断电话皱着眉头,卢青豪被我赶出了二中,竟然还敢出现在我的地盘,还有一个广东人,难道是义门的李文斌?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