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1251189.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60:仇人见面

正文 第660:仇人见面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迷迷糊糊之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旅馆的房间里,窗口还有斜斜的月光投射进来,应该是下半夜时分。我身畔还有一个人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好像是个女的,我心中不由的一惊,难道自己喝醉酒之后跟酒吧里某个女人开房了?

    这个念头直接吓了我一跳,但是旋即我鼻子就问道了一股淡淡的馨香,是张晴晴身上那股熟悉的香喷喷味道。我才忍不住松了口气,原来是张晴晴这娘们呀,我还以为我自己在酒吧喝醉酒被某个寂寞老女人“捡尸”了呢。

    自从张晴晴突然的从丽海市离开我之后,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很她在一起了。唯独最亲密的一次就是她扭伤脚我抱着她会宿舍,现在我一觉醒来,发现她树袋熊般吊在我身上抱着我入睡,一下子感觉好安心好踏实,我双手下意识的搂住了她的细腰。

    这么拥抱着她,感受着久违的温馨。温香软玉在怀,慢慢的我就有了感觉,搂着张晴晴这么漂亮的女人在怀里,如果没有感觉那特么的才是怪事了。

    我就抱着她躺在床上,借着朦胧的月光勉强辨别物品,低头去亲她的嘴,捕捉到了她嫣红从嘴唇,然后立即尝到了一股子美妙的芬芳,让我整个人爽得毛孔都张开了。

    这一吻直接让我感觉更加强烈的,然后就急吼吼的一边亲吻张晴晴的嘴巴、脸颊,一边准备解开她的衣衫的扣子,可是这时候,我亲吻在她脸颊和眼角处的时候,竟然感觉她眼角有点儿湿湿的感觉,被我敏感的辨认出来了,我就愣住了。

    然后直接打开了床头灯,接着就发现张晴晴眼角和俏脸上还有泪痕,不知道是她刚刚哭过了才睡着,还是在熟睡中梦见了什么伤心事流泪了,眉间带着一抹淡淡的幽怨。

    她应该是在为我跟李梦婷的事情偷偷难过落泪了吧?

    这个想法让我胸腔的那股子邪火慢慢的消失了,心里也变得有点儿沉甸甸的,张晴晴这时候梦呓了一句:“陈瑜,你到底喜欢谁?”

    “最喜欢的人当然是你了。”

    我轻轻的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就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想着怎么处理我跟张晴晴还有李梦婷的关系,还有如何联合小刀盟打开眼前的局面,各种事情纷纷扰扰想不出个结果,最后在天微微亮时分模模糊糊的又睡着了。

    早上,张晴晴比我先醒来。

    我醒来的时候张晴晴已经在浴室里化妆完毕出来,她身穿印花白色衬衫,搭配着一条黑色的套裙,脚上一双系带红色尖头细高跟鞋,配合着她那张精致动人的俏脸,尤其是涂着嫣红唇彩的嘴唇,显得非常的时尚和明媚,我在广州街头已经碰到好几个电视女明星了,但是现实里没有一个看起来有张晴晴漂亮。

    张晴晴见我睁大眼睛傻乎乎的盯着她,她就一给了我一个很有女人味的白眼,一边收拾她的手袋,没好气的说:“看什么看,没见过呀?”

    “见过,而且我后悔了。”

    张晴晴听到我说后悔的时候,就不由得皱起了秀眉,手中的动作也停顿了下来,抬头狐疑的看着我:“你说什么后悔了?”

    “昨晚我半夜醒来的时候,就应该把晴晴你给吃了的,当时想着当正人君子,现在我后悔了。”

    张晴晴闻言眼眸里不由的飘落一丝羞恼,哼了一声说:“你脑子里怎么就老想着这种事情?”

    我心里骂道结婚一年多了咱们都没有真正做过呢,如果不想特么才是怪事。不过,这话我也只敢在心里说,可不敢跟张晴晴这么说,只笑嘻嘻的凑过来想抱她,嘴里说道:“色食性也,老祖宗都说这种事跟吃饭一样重要呢。晴晴,你上次不是说原意把自己交给我的吗,今天早晨天气不错,要不咱们现在那啥……”

    “想得美!”张晴晴娇哼一声,同时没等我上来抱住她,她就已经伸出葱白的芊芊食指,轻轻的戳在了我的额头上,不准备我过来抱她,她得意的说:“以前是准备把我自己完全交给你的,但是我最近已经发现你似乎不值得托付终身,所以你没有得到我原谅之前,就别想碰我身体一下。”

    “你昨晚还跟树袋熊似的抱着我睡……”

    张晴晴闻言有点恼羞成怒的瞪大美眸说:“我碰你可以,但是你碰我不行。”

    我就忍不住哭丧着脸说:“晴晴,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呀,你以前好温柔的。”

    张晴晴得意了,斜了我一眼轻飘飘的说了一句不能对我太好,不然我不珍惜。然后她就拎起她的手袋,说她今天跟秦箐约好去上下九逛街的,先走了,让我等下自己去退房。

    我郁闷的去洗手间洗漱完毕,然后去退了房间,上午的时候去了医院。今天是李梦婷出院的日子,病房门口有几个脸色比较冷峻的男子,是鹰眼跟地主那帮跟随了李梦婷多年的手下,他们见到我之后都喊了一声瑜哥。

    我跟他们每个人都很熟悉的,鹰眼跟地主还随着我一起去过缅甸救李梦婷,有过出生入死的交情。我跟他们几个都一一打过招呼之后,然后就推门进去病房。

    里面空空荡荡的,我刚皱起眉头,然后从洗手间方向就走出来一个大美女。她穿着黑色的连衣裙,脸上只化了一点点的淡妆,细长的凤眼让整张脸显得很妩媚,不过表情显得有点冷漠,不是玉罗刹李梦婷还有谁?

    李梦婷平日都喜欢华丽缤纷的色彩,比如她的跑车喜欢红色的法拉利,穿裙子喜欢穿粉红色的紧身裙,就连唇膏也偏爱那种艳红颜色,亲一口人直接能留下一个明显唇印的那种。她喜欢把自己打扮的风华绝代,一点也不收敛自己的美。但是今天却穿上了她很少会穿的黑颜色连衣裙,而且只化了很淡的妆,我隐隐能从她身上连衣裙压抑的黑颜色感受得出来,肚子里孩子没有了,给了她一记沉重无比的精神打击。

    “陈瑜!”

    李梦婷见到我就想是受了委屈的小女人,如同燕子归巢般投入我怀里,看得出她真的很伤心,很在意那个流产了的孩子,不然她见到我肯定要喊我小冤家的。

    我见到她这个样子挺心疼的,就开始安慰她。说小孩没有了以后咱们还能再要,不要太伤心,我会找义门那群杂碎报仇的。

    李梦婷呜咽的说:“可是我昨晚做梦梦见了一个小婴儿,对着我哭得好伤心,我们的孩子就这么没有了……”

    “孩子没有了,但是你不是还活着吗?”我觉得李梦婷这样下去不行,就伸手抹去了她眼角的痕迹,瞪着她大声的说:“只要你还在,我就觉得世界还没有那么糟糕,不就流产了一次嘛,信不信我今年就让你重新怀孕?”

    李梦婷被我大声说了几句,情绪才慢慢的平复了下来,我就捧起她那张充满古典美的鹅蛋脸说:“来,给我笑一个,要笑得妩媚一点儿的那种。”

    李梦婷是很聪慧的女人,她知道我这是说她在我眼里才是更重要的,只要她在,世界便安好,我不想看到她这么伤心下去。她咬了咬嘴唇,然后对着我笑了笑,虽然不是很妩媚,但是估计她也知道不能这样子消极下去了。

    上午出院,我跟李梦婷带着鹰眼几个手下,先去了一家饭店吃了顿饭,中午的时候李梦婷说今天石室圣心大教堂有弥撒,让我陪她去教堂祷告。我理解她的心情,估计她是想去教堂给死去的婴儿祷告,所以我就陪着她去了广州最大的教堂,石室圣心大教堂。

    我们一行人开着三辆奥迪A4L来到石室圣心大教堂门口,一辆黑色的奔驰S600L和两辆大众辉昂刚好也停在旁边。我们双方下车的时候,我正想说广州有钱人真多,然后立即就看到了奔驰车后座下来的是一个穿着阿玛尼西服的独耳男子,赫然是义门李文赋。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