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1251708.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61章:李文赋的计划

正文 第661章:李文赋的计划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跟李文赋两人都是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对方,然后我们的目光瞬间就对上了,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李文赋是义门老爷子李炳福的爱孙,义门虽然势力如日中天,但是他们的仇家也不少,所以李文赋此时身边就有十多个随从保镖。这会儿那群保镖见到我跟李文赋脸色目光都不对劲,他们就连忙的围拢到李文赋身畔。

    我身边的李梦婷粉面含霜,而地主跟鹰眼几个人的手都已经按在了腰畔配枪的枪柄上,他们几个人是我专门安排来保护李梦婷的,所以身上都有家伙。

    就在我们跟李文赋两帮人泾渭分明的无声对峙时候,奔驰S600L轿车上面又下来一个中年妇女,长得有点儿矮,不过皮肤比较白,穿金戴钻的,十足富太太的派头。那中年妇女没有察觉到异样的气氛,下车之后就拉起李文赋的一只手说:“小赋,愣住这里干嘛,赶紧儿进去呀,你难得陪妈来教堂做弥撒。”

    李文赋没有动,他手下那帮人也没有动。李文赋已经在我手下吃过一次亏,他也见识过丽海市东星几千人火拼的场面,他对我的能耐和性格都是挺了解的,所以此时见到我除了满怀仇恨之外,还有一种本能的恐惧。

    恐惧来源而他被我割掉一只耳朵的记忆,而且他们义门的人前几天想绑票李梦婷,虽然失败了,但是害得李梦婷腹中的孩子流产了。他知道我跟李梦婷此时愤怒的心情,所以此时对我是非常非常警惕的,他知道我这个人不按照常理出牌,上次我敢无所顾忌的割掉他一只耳朵,保不准今天我就敢当街不顾后果的杀掉他。

    事实上,我在见到他的第一眼,心里就已经升起了一股浓烈的杀意,不过最后还是被我强行的压制了下来。不是我怕了这家伙,而是如果我杀了他的话,李炳福就肯定会暴跳如雷疯狂的对我展开报复了。我们还没有在这里站稳脚跟,肯定承受不了义门暴风骤雨般的报复的。而且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我内心的仇恨让我不满足于仅仅杀掉一个李文赋,我的孩子是李炳福跟义门的人害死的,我要灭掉整个义门。

    曹操说过愤怒会降低人的智慧,仇恨会蒙蔽人的理智,小不忍而乱大谋。

    所以我面无表情的望了李文赋一眼,然后对着身边的李梦婷说:“我们进去吧。”

    李梦婷挽起我的手臂,跟我带着鹰眼一帮人从李文赋眼前走了过去。李文赋母亲这时候已经发现了不对劲,就转头小声的问李文赋怎么回事?

    李文赋恨恨的说:“这人是我们义门的仇人,就是亲手割掉我耳朵的那杂碎。”

    李文赋母亲有惊又怒,然后就愤怒的骂起来,想追上来跟我耍泼,但是李文赋赶紧拦下她。周围的手下也忍不住的劝告说:“夫人,少爷,这人是东星太子陈瑜,性格暴戾,睚眦必报,我们义门的人前几日跟他发生了点冲突,要不我们就不进教堂了吧?”

    李文赋冷哼说:“这里是我们的地盘,我们在自己的地盘碰到了我们仇人,反倒要掉头就走,传到外面道上,人家会怎么瞧我们义门?”

    他说完之后,抬头瞄了一眼歌德建筑风格的石室圣心大教堂,然后让两个手下护送他妈妈先回去,然后对着身边一个手下附耳吩咐了几句,那个手下不停的点头,然后立即按照李文赋的吩咐去办了。

    李文斌望着教堂门口咧嘴冷笑:“陈瑜,你还以为这里是你们的丽海市吗,今天我就让你知道在我们地盘嚣张的下场。”

    石室圣心大教堂1861年耗资40万法郎建立,可与闻名世界的法国巴黎圣母院相媲美。是天主教广州教区最大教堂,国内现存最宏伟的双尖塔哥特式建筑之一,东南亚最大的石结构天主教建筑,跟巴黎圣母院一样也是全球四座全石结构哥特式教堂建筑之一。

    我跟李梦婷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不少的信徒,弥撒已经进行到第二阶段的圣道礼仪,也就是神父在诵读圣经还有讲道,用粤语来说就是讲耶稣。

    我这个人没有什么信仰,或者说我的信仰就是我自己,因为我在困难的时候从来不祈祷上帝帮我解除困境。不过李梦婷倒是听得挺认真,估计跟她最近流产心情有点波动有关联。

    神父讲道结束之后是圣祭礼仪,也就一帮人在唱圣歌,这时候鹰眼匆匆忙忙的走过来,小声的在我耳边说:“瑜哥,不好了,教堂外面来了很多人,看起来是义门的人,估计是奔着我来的。”

    地主这时候也小声的说:“石室圣心大教堂是国家重点保护建筑,义门那些小混混不敢冲进来闹事,但是我们出去的话就不好说了,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这时候李梦婷注意到了我跟鹰眼几个窃窃私语,就忍不住皱起秀眉问怎么了?

    我淡淡的说:“李文赋叫了一帮义门的地痞混混来包围了教堂,估计是准备给我们一点颜色看看,让我们知道谁才是这里的老大。”

    李梦婷睁大眼睛,俏脸不由的浮上了一抹担忧之色,刚想说话,这时候李文赋已经带着十来个手下走了进来,他嘴角带着冷笑,先是对着教堂里的耶稣十字像划了个十字,做了个祈祷,然后转头望着我们几个说:“在广州跟我叫嚣的人没有几个,去年有一个小刀盟的堂主跟我耍横,现在他在罗浮山的墓地可能都已经长草了。陈瑜,今天就算是耶稣老头复活,也救不了你,外面聚集了我们五百多个义门天河堂的弟兄,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活着从这里走出去?”

    鹰眼跟地主几个人听到李文赋的话,都齐齐变色了,因为他们都已经瞧出来了,李文赋这是想不顾一切的干掉我们了。

    李梦婷在对我打眼色,她暗示我外貌已经围堵了无数义门的地痞,我们这几个人是很难闯出去的。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突然出手,强行拿下李文赋当人质,挟持李文赋从教堂走出去。

    如果我跟李梦婷还有鹰眼、地主几个突然出手,虽然李文赋身边有十来个手下,但是成功的机会还是很大的,但是我见到李文赋那狂妄的样子,就不由的对着李梦婷摇了摇头,表示不用擒他当人质。

    李文赋在我们面前叫嚣了之后,就带着他的手下远远的躲开了,估计也怕我们困兽反扑对他不利。

    李梦婷见我放弃了擒李文赋当人质的大好机会,就忍不住急了起来,埋怨我这是在干嘛,然后让地主跟鹰眼几个打电话报警,企图借助警方的力量帮助我们安全离开。可惜的是派出所和警局的电话要么打不通,要么没人听,要么有人接电话听到石室圣心大教堂几个字之后对方就立即挂断了电话。

    李文赋在不远处带着一群手下正得意的望着我们一帮人,他就喜欢看到我们如热锅上蚂蚁慌成一团的样子,直接弄死我们他都觉得不解恨,他享受我们这种无力挣扎的模样。

    这时候,教堂的弥撒已经结束,李文赋对着我作了一个割喉的动作,然后冷笑着带着一帮手下率先离开了。教堂里的信徒也开始离开,李梦婷说要不我们跟着信徒们一起走?

    “不行的,外面围堵的几百个小混混不会放我们走的。”

    “我们躲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呀?”

    “我在丽海市割掉了义门公子李文赋的一只耳朵,导致全广州道上都对这件事议论纷纷,一时间东星两个字风头把义门都盖住了。大家都对东星谈论的津津有味,还有很多小混混甚至以自称自己是东星的人为荣。李文赋想在圣心大教堂门口强势的杀掉我,估计警局各方面关系他都已经打点好了的,就等着我们走出来诛杀我们,让整个珠三角道上的人看看东星是什么下场,义门才是这里的地下王者。”

    李梦婷着急的说:“你既然已经知道李文赋他们的恶毒想法,那刚才为什么不出手拿下那小子当人质?”

    “他想证明义门才是这里的王者,我怎么能不接招?”我拂了拂黑色衬衫的衣袖,淡淡的说:“我要让整个珠三角的人知道,我们东星陈瑜,是有资格跟义门叫板的。”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