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1283627.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74章:白云山

正文 第674章:白云山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哨牙一帮人见章国涛愤然离开,都齐齐的把目光投到我身上,明显是询问我是不是要现在动手,直接用武力把胡振平这场子给踢了。我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一来是因为我们现在人手不多,而来是如果我们刚刚斗蟋蟀输了就踢了义门的场子,外面的人看在眼里,肯定会觉得我们输不起。

    我们一帮人离开了地下赌场,追上了章国涛,唐安宁那小妮子正在苦苦的劝他不要生气呢。

    王子天对唐安宁一直都心存爱慕,这时候也讨好的对章国涛说:“对呀,输赢兵家常事,章爷爷难得来这里一趟。我已经在希尔顿酒店订了饭局,要不我们一起过去吃下午饭吧。”

    章国涛这熊老头闷声闷气的说:“不去!”

    我苦笑的说:“那章爷爷你想去哪里?”

    章国涛很任性的说:“准备准备,然后上白云山,今晚在山上过夜捕蟋蟀。”

    我们一帮人面面相觑,我就劝他说:“不必这样子吧,而且就算上山捕虫,也肯定抓不到温侯吕布那样厉害的青背虫,浪费功夫而已。”

    “不管,如果你不想去可以先走。”

    章国涛说完就吹胡子瞪眼的朝着他那辆奥迪A6走过去,哨牙跟秦勇和唐安宁一帮人围在我身边,都有点儿不知道怎么办了,等着我拿主意。我就看看那小老头的背影,对唐安宁说:“你爷爷真是熊老头呀,任性得紧。”

    唐安宁还没有回答呢,前面章国涛就头也不会的瓮声瓮气来了一句:“姓陈的小子,你议论我的话我都听到了。”

    我忍不住汗了一下,这时候恰巧手机响了,是章爱蓉打来的电话。她问清楚她爸爸是跟我们在一起之后就说放心了,然后还叮嘱我陪她老爸到处走走,她工作忙分不开身,这事情就只能拜托我了。

    我听得一顿皱眉,但是这是章阿姨交代下来的事情,我没法推辞,只能满口答应下来。我对唐安宁跟哨牙他们一帮人说,先去饭店吃饭,然后跟章爷爷一起上白云山,晚上就在上面露营捕虫了。

    于是,我们一帮人就过去希尔顿吃了一顿饭,傍晚的时候过去花鸟市场,购买了一些小网兜和小铲子之类捕捉蟋蟀用的工具,忙完之后已经是傍晚六点多了。大家怀着一股兴奋劲儿,开车上白云山。

    可是这时候我接到了秦箐的电话,秦箐说她这会儿正跟张晴晴在吃晚饭,让我也过来一起吃。

    我听到这电话的时候有点儿纳闷,张晴晴怎么不亲自打电话给我。旋即一想就有点儿明白了,估计秦箐也想劝和我跟张晴晴两个吧,而张晴晴虽然没有亲自打电话给我,却默许了秦箐打电话邀请我过来,这分明她内心也是想跟我和好的,只是有点儿拉不下面子而已。

    我有点儿犯愁的说现在正准备跟唐安宁一帮人上白云山露营呢,秦箐就不悦的说那是跟唐安宁上白云山重要,还是跟张晴晴吃晚饭重要,你自己选吧。

    我正想解释两句这是章阿姨要我陪她爸爸章国涛好好玩两天广州,没法推辞的。可是秦箐说完之后不能我解释就挂断我电话了,连我再打电话过去她也不接了,把我给气的。

    章国涛这会儿也急着上白云山,没好气的催促我们:“你们去不去的,不去我自己上山了。”

    没辙,我们只能开车陪同章国涛一起上白云山,傍晚看日落的游客还挺多的,蟋蟀要入夜甚至是午夜时候才会叫,尤其是残破的寺庙或者无人居住荒草丛生的废弃旧屋最多。

    我们看了日落,又在章爷爷的带领下来到山上一个比较偏僻、他认为有蟋蟀的地方开始扎营。大家忙碌了起来,升起了篝火,还嘻嘻哈哈的拿出零食来吃,有点儿成为野外露营了。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蟋蟀声刚刚四处响起的时候,章国涛将我们一帮人分为两个或者三个一组,然后拿着手电散开自行抓蟋蟀,还说多投多得,抓多一点回去他在亲自挑选好的蟋蟀。

    可是这时候我手机响了起来,竟然是张晴晴亲自打来的电话,我刚刚接通了电话,就听到张晴晴紧张兮兮的问:“陈瑜,你现在在哪里,我现在在白云山六角亭这里,有几个男的从上山就一直尾随着我,我有点儿怕。”

    “靠,你怎么也跑上白云山来了。”

    “哼,就你能上白云山玩,我自己不能来呀?”

    我猜测张晴晴肯定是听说我跟唐安宁今晚上了白云山,还打算在上面露营,她最后还是吃醋放心不下,然后就自己也来了白云山。她这么漂亮的女人,而且还是一个人在夜里上白云山,被人几个小混混尾随企图干坏事也是正常。我又好气又有点儿担心,让她就在六角亭等我,我立即过来。

    我让章国涛他们一帮人先去捕捉蟋蟀,然后自己带了手电筒跟一套捕捉蟋蟀的工具,朝着六角亭的方向赶了过去。

    然后果然就看到六角亭昏黄的路灯下有一个穿着针织衫和韩版修身牛仔裤的大美女,不是张晴晴那搞事娘们还有谁。边上不远处还有几个小混混,目光有意无意的朝着张晴晴身上乱瞄,一副即将要过来搭讪张晴晴的样子。

    张晴晴本来挺害怕的,但是见到我过来的时候,她俏脸上的绷紧的表情就不由的放松了,嘴角也微微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估计她觉得有我在就算天塌下来也不怕吧?

    我看看那几个吊儿郎当的小混混,又看看路灯下显得妖娆动人如同夜里狐仙般的张晴晴,心想如果我手机关机或者手机没电了你联系不到我,今晚岂不是要糟糕?

    我气不过张晴晴这任性的行为,于是就准备准备捉弄捉弄她,然后当着那几个有色心没色胆小混混的面,露出一副色眯眯的猥琐笑容,然后朝着张晴晴走了过去。张晴晴还没有得及跟我打招呼,我就已经率先的说:“嗨,美女约吗,多说钱说个价?”

    张晴晴愣住,旋即就明白我这是拿她当小姐来调侃了,她眼眸里寒芒一闪,瞪了我一眼之后,又用眼角余光偷瞄了一眼不远处那几个目瞪口呆的小混混,她就装出一副娇滴滴的样子对我说:“两千!”

    我上下打量了一眼张晴晴,然后装着很嫌弃的说:“两千,两百就跟我走。”

    张晴晴虽然知道我是跟她闹着玩耍那几个小混混的,但是她那要命的自尊心让她顿时不服气了,居然跟我讨价还价起来说:“两千怎么行,至少一千!”

    “就两百,爱约不约。”

    “哎呀,五百,五百怎么样?”

    张晴晴这时候拉着我的手,居然撒娇起来。

    我说了一句两百不行我走了,然后真的转身就走,张晴晴吓得连忙跟上来,委委屈屈的说两百就两百,还让我别走那么快她穿的是高跟鞋跟不上。

    那几个小混混忍不住了,立即凑上来对张晴晴说:“美女,五百,我们给你五百怎么样?”

    张晴晴正气在头上呢,没好气的骂了他们几个一句:“给我滚蛋。”

    然后她就亲密的挽起我的手,跟着我一起继续上山,让那几个小混混一脸懵比的站在夜风中凌乱。

    我跟张晴晴正准备去跟哨牙他们一帮人聚头,可是我俩经过一片废墟的时候,张晴晴正想说话,却忽然听到前面传来三声短促但是异常响亮有力的蟋蟀鸣叫,那声音就像是金石之声,声音尖锐又有力。

    我虽然不懂蟋蟀,但是光听声音也觉得这只蟋蟀声音气势不弱于胡振平赌场的那只温侯吕布,于是欣喜不已的说:“等下,那边有一只蟋蟀,估计是只猛虫,我们想办法捕捉到它。”

    “蟋蟀,抓蟋蟀干嘛?”

    我就简单的把章国涛要抓蟋蟀的事情跟张晴晴给说了,她这才恍然大悟说这就是你跟唐安宁他们要在白云山过夜的原因呀?我没好气的说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这只蟋蟀很狡猾,我们直叫了三声之后它大约是听到了我们的脚步动静,于是就不叫了。我们又苦苦等待了一个小时,就在张晴晴不耐烦的想说话的时候,我们才又听到了三声鸣叫,当真是声若龙吟,气势不凡。

    我们锁定了大概位置之后,就拿着手电筒摸索了过去,然后在荒草丛里找到了一个大约跟手臂大小的洞穴,张晴晴望着那洞说:“这是蟋蟀的洞吗?”

    “不知道,挖一挖看看有没有蟋蟀就知道了。”

    我说着就拿起小铲子开始对着那小洞开始挖,洞穴不深,很快就隐隐能感受到里面有动静。我欣喜如狂的说真的有蟋蟀,然后就让张晴晴拿好小网,我自己用铲子用力的拍打了两下地上的洞穴,企图把里面的蟋蟀给吓出来。但是没想到嗖的一声窜出一条一圈金色一圈黑色的金环蛇来,吓得急忙躲闪。

    那蛇嗖的一下从我脚下窜了过去,我正惊魂未定的想说幸好我躲得及时的时候。洞穴里嗖的一下,又窜出了另外一条蛇,竟然是一圈黑色一圈白色的银环蛇。

    这次我没有能及时躲开,小腿被银环蛇咬了一口,张晴晴也发出一声尖叫。

    银环蛇咬了我一口之后就迅速的逃开了,张晴晴焦急万分的问我怎么样了?我用手挤了两下毒蛇咬伤的伤口,哭丧着脸说:“银环蛇是我们中国最毒的蛇,不过它的排毒量小,我们赶紧去医院,我应该死不了。”

    张晴晴急急忙忙的想搀扶我离开,可是这时候洞穴里又有一样东西窜出来,我这次反应异常迅速,手中的网兜一下罩住对方,骂道:“还有蛇想咬老子?”

    张晴晴用手电筒一照,然后惊呼说:“不是蛇,是虫子,好像是一只蟋蟀。”

    我闻言一怔,然后仔细朝着网兜看去,果然是一只蟋蟀,长得很强壮,肥头大身子,浑体红色,就像是一团火焰,又像是一个穿着红袍战甲耀武扬威的大将军。一只小小的蟋蟀居然威武如斯,看得我都有点儿呆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