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1323273.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84章:检讨书

正文 第684章:检讨书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龚小姐,我那个是跟你开玩笑的。”

    我这会儿黑着脸望着龚千夏说,废话,边上张晴晴在冷眼旁观盯着我呢。我特么的敢让龚千夏给我笑一个甚至是亲一个的话,那估计就要真的跟张晴晴以前说过的那样,她的户口本不会写离异,而是要写上丧偶两个大字了。

    龚千夏这女的也是极为可恶,她这会儿一脸无辜的望着我说:“可是这不是我们约定好了的吗,我给你笑一个还有主动亲你一口,你才肯跟我谈合作的事情?”

    她这话一出口,不单止张晴晴脸色再度变冷,就连吧台旁边几个单身顾客还有那个胖子调酒师都用一脸震惊跟鄙视的目光看着我,他们的表情似乎在说:我靠,人渣呀,居然潜规则人家美女。

    我感觉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的跳动两下,强行压下要杀人的念头,再一次说道:“龚小姐,我说了那个是跟你开玩笑的。”

    “那我们的合作呢?”

    “现在我跟我老婆在一起,合作的事情我会另外抽时间跟你谈。”

    我这已经是很委婉的警告龚千夏眼前的是我老婆张晴晴,让她别故意在我面前搞事了,不然我特么的真生气了。龚千夏自然也是个很善于察言观色的女人,她见我说让她笑一个和亲一个都是开玩笑的,此行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对着我眨了眨眼睛说:“那好,我就打扰你们伉俪了。”

    龚千夏离开了之后,张晴晴才满脸狐疑的望着我问:“她是谁?”

    我苦笑的说:“是本地一家公司的女老总,我在这边打算成立一家东星保安公司,到时候跟她的公司会有一些业务上的合作。”

    “你潜规则人家?”

    “噗——”

    我刚端起吧台上自己的那杯苏打水想喝,听到张晴晴这话,我忍不住直接就把嘴里的苏打水给喷出来了,然后满脸委屈的望着张晴晴:“晴晴,我是那样的人吗?”

    “你好不好色我还能不清楚呀?”张晴晴冷笑说:“刚才那位女士说你要人家给你笑一个,还要人家主动亲你一个,你才肯跟人家谈业务,当我没听到吗?”

    我这会儿真心是被龚千夏给坑惨了,于是就开始一个劲的解释,但是张晴晴明显不愿意听,拿出钱夹子买单之后她就气呼呼的离开,我只能跟着她走出酒吧。

    这间酒吧距离文华高校大约只有三四公里,张晴晴也没有拦出租车,就气呼呼的往前走。我就一边跟在她身边解释,还说夜里雾大,让她跟我坐车回去,不然感冒生病什么的就麻烦了。

    南方虽然没有北方那么冷,但是夜里南方也挺冷的,尤其是带着雾水那种潮湿的冷,很容易让人感冒的。张晴晴硬是不听我的话,她双手抱臂,微微卷缩着身子急步往前走,一副小女人生气了不搭理的模样,让我很是郁闷。

    几公里路走了半个多小时我们才回到文华,刚刚进学校门口的时候张晴晴还打了两个喷嚏,明显是有些着凉的征兆了。不知道是一路走来让她心情平复了一点,还是我一路苦心婆口的解释终于起了点效果,我送她到教职工宿舍大楼下面的时候,她黑着脸终于肯跟我说话了:“明天你跟李金玉他们几个在早读课自觉来办公室见我,这事情如果你们认错不彻底,我就立即报告校长,直接把你们这帮害群之马全部开除掉。”

    “噢,知道了——”

    我挺郁闷的,心想文华的学生有几个能是好鸟,我们班上每天差不多都有三分之一的学生翘课,咋张晴晴就对我们几个特别严呢?不过,我还是很在意留在文华的,主要是能时时刻刻跟张晴晴接触,如果我被开除了的话,那以后要见她就困难和麻烦多了,所以张晴晴要罚我们,我还真不敢反抗。

    张晴晴蹬蹬蹬的走上楼梯,回她宿舍去了。

    我这会儿恨恨的骂了一句龚千夏那冰山女,然后又出了校门,直接去了附近的金莎夜总会。五虎三将还有二十多个兄弟正在这里看场子,毕竟夜总会是最容易闹事的地方,需要最多人手。我跟哨牙和秦勇还有大罗小罗几个打了个招呼,让他们跟我先回去。

    秦勇几个跟着我出了夜总会,都好奇的问我怎么了?

    我就有点儿尴尬的说:“刚才张老师问我们几个翘课干嘛去了。”

    秦勇错愕的问:“你怎么说?”

    我挠挠头说:“我说你们几个嫌弃自己是处男,跑出来找小姐了。”

    他们几个一听先是一愣,然后一个个都说起脏话来,哨牙也直翻白眼说:“你自己也是这么说你自己的?”

    我更加尴尬的摇摇头:“没有,我说我临阵退缩,拒绝了跟你们一起堕落。”

    秦勇无力的用手捂住脸:“厉害了我的哥,你倒是悬崖立马在张老师面前留下好印象,但是把我们几个都坑惨了。”

    我没好气的说:“我不是没办法才这么说的吗,如果让张晴晴知道我们一帮人是跟义门干架,肯定会把让她给吓坏的。她到时候肯定干涉我们的事情,我也是迫于无奈才撒谎隐瞒我们今天的事情啊。”

    大罗和小罗两兄弟瓮声瓮气的问那我们现在该咋办?我说明天早读课张老师让我们几个去她办公室,反正大家看着办吧,你们就说去酒吧喝了一顿酒,没有敢干那种事就行了。

    哨牙几个闻言黑着脸跟我一起回文华,路上当然是骂骂咧咧的抱怨不停,一个劲的说我找的烂借口。我这会儿也觉得把他们几个坑得挺惨的,也没有敢吱声。大家回去宿舍,先后洗澡之后就各自躺下睡觉了。

    第二天,我们早早的起床,做了早操,去食堂吃了早餐,等到上早读课的时候都自觉的去张晴晴的办公室报道。

    张晴晴今天依旧是穿着职装套裙,裙摆下露出一双裹着肉色丝袜的美腿。我们来的时候她正坐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打喷嚏,左手里拿着张纸巾,右手捧腹,颦眉蹙额的样子看起来好像真的生病了。

    “你们几个来了?”

    张晴晴见到我们几个走进办公室,没好气的看了我们一眼,然后轻轻的把纸巾扔进废纸篓里。

    哨牙他们几个都耷拉着脑袋喊了一声班主任,我忍不住说:“张老师,你生病了?”

    张晴晴不知道为什么俏脸顿时多了一抹红晕,然后原本捂着腹部的手也偷偷的挪开了,她用有点羞恼的目光瞪了我一眼说:“没你的什么事情,先解释解释你们昨天旷课的事情吧。”

    靠,我关心你呢,就算不领情也用不着生气用眼睛瞪我吧?

    我望着张晴晴那微微发红的脸颊,还有她表明平静但是眼眸深处却隐瞒不住的羞赧,顿时有点儿明白了。原来张晴晴估计不单单有点儿小感冒,可能今天还是她亲戚来了的日子,怪不得刚才用手捂着肚子呢,原来是痛经呀。

    我跟哨牙几个就按照说好的那套说辞解释了,张晴晴听说哨牙几个没有干坏事,脸色好看了一点,不过还是要罚我们写检讨,而且很郑重其事的说检讨写不好就重写,直到她满意了才能回教室上课。

    张晴晴说完之后,她就去教室那边看守早读纪律,把我们几个扔在办公室写检讨。

    哨牙他们几个都是大老粗,叫他们打架他们一个比一个猛,让他们拿笔写检讨就跟要张飞拿针绣花一样困难。这会儿一个个都愁眉苦脸的,反倒是我出去外面给我那当中医的岳父张大贵打了个电话询问之后,回来拿起笔就在检讨书上面唰唰的写了起来:药用党参、白术、醋香附、茯苓、当归、川芎、白芍、生地各12g,炙甘草8g,木香3g,青皮10g,生姜2g,大枣5枚,水煎服,专治痛经。

    我写完之后,拿着这张“药单检讨书”有点儿得意,心想等下交给张晴晴,不知道她会不会被我的关心所感动?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