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1323274.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85章:报复来临

正文 第685章:报复来临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在早读快下课的时候,张晴晴终于回来了。她把我们几个人的检讨书都逐个收起来检查,先是看了哨牙他们几个的检讨书。其实哨牙他们写得都是狗屁不通,不过张晴晴大约今天身体不适,不想跟他们怄气,基本都是批评了他们几句就算他们通过了。

    她最后看的是我的检讨书,见到上面字数不多的时候就首先皱了皱眉头,接着仔细一看,顿时一双美眸睁得滚圆。上次她已经见识过我的情书检讨书,但是这次没想我直接给她弄了一张专治痛经的中药方,最让她恼怒不已的是我在检讨书后面还附了一段话:如果嫌弃中药苦难喝的话,我已经从岳父那里学到一套按摩方法,可以帮晴晴你揉腹缓解疼痛。

    “陈瑜,你混蛋去死!”

    张晴晴见到我这检讨书,顿时恼羞成怒了,直接就把手中的检讨书揉成一团,狠狠的朝着我脸上砸来。我还眼巴巴的等着她感动呢,不料她竟然发脾气了,吓得我连忙低头避开那团飞来的检讨书。

    检讨书砸到了秦勇,然后又掉落在地上,哨牙跟秦勇几个很好奇我到底写了些什么让张晴晴这么生气,就想伸手捡起地上那团检讨书来看。但是张晴晴见到这一幕,顿时嗖的一下冲过来,把检讨书抢了过来,然后直接收进了口袋里,黑着脸说:“你们几个的检讨书都及格了,还不回去难道想让我继续罚你们吗?”

    哨牙几个听了立即吓得转身就走,我看到张晴晴脸色可怕,知道自己那张中药方肯定是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吓得也想脚底抹油跟着哨牙他们开溜,可是张晴晴这时候已经没好气的喝住我:“陈瑜,你给我……停下……”

    张晴晴喊我名字的时候还气势很足的,但好像忽然就没有了力气,整张脸的面色变得很苍白起来,最后半句话几乎是一手支撑着桌面,一手捂住腹部艰难的对我说完的,明显她那痛经的毛病又犯了。

    我见状吓了一跳,就连忙搀扶住她,说送她去医院。可是张晴晴嫌弃医院那股消毒水的味道,还有说去了也是开些寻常的西药没有多大效果,死活不愿意去。最后,我只能趁着早读还没有下课,搀扶她回到了她的宿舍。

    张晴晴不愿意去医院,我就说要不按照岳父开的中药方抓一包中药煮来试试?

    如果是平日,张晴晴肯定死要面子不答应的,但是这会儿大概是疼的厉害吧,脸色都煞白了,就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我的建议。我就匆匆忙忙的跑出学校,在附近的中药房抓了一包中药,然后回到张晴晴宿舍厨房,开始煎煮中药。

    好不容易等我弄好了,端进去卧室给和衣躺在床上的张晴晴喝。

    这娘们喝了一口就说好苦,无论如何也不肯喝了,最后我就只能跟哄小孩子似的哄她,好不容易才让她喝完了药。接着我又跑去收拾了厨房,再回来房间的时候发现张晴晴疼痛已经得到了舒缓,整个人安静了许多。

    人在病倒的时候总是格外脆弱和多愁善感的,张晴晴也是这个样子,她这会儿望着忙碌得满头大汗的我,没有了平日那种轻浮之色,眼睛里尽是紧张跟关切,她嘴角就不由的微微露出一抹小幸福的笑意,居然跟个小女生般撒娇的说:“喂,陈瑜,我现在想吃雪梨。”

    “我去给你弄。”

    张晴晴喜欢吃水果,雪梨她的冰柜里就有,可是我特么的把雪梨削好皮切成一块块用碟子送进来的时候,她却撇撇嘴说雪梨这样吃就是分梨,她不吃了,她要吃葡萄。

    我郁闷的去洗了葡萄,但是张晴晴又一副恍然想起的样子说她亲戚来的日子不适宜吃葡萄,然后说还是吃苹果比较好,说完还弱生生的看着我。

    最后我特喵的又黑着脸去洗了苹果,坐在她床边给个削皮,张晴晴就在坐在床上,双手抱着膝盖,下巴抵在膝盖上面,笑嘻嘻的望着我忙碌,这会儿她倒是挺精神了。后来我才知道女人的间接性痛经,疼起来的时候很要命,但是吃了点药好了的话很快就会变得跟没事的人一样。

    “呐,给你,吃这两块不要吃那两块。”

    “为什么?”

    “因为这边两块的皮比较红,我觉得可能会比较甜,所以让你吃。”

    张晴晴闻言忍不住手微微颤抖了一下,女人习惯从细节的地方去感受世界,我这大大咧咧的一句话,就触动了张晴晴细腻的神经,她伸手轻轻的拿过一块苹果尝了尝,然后咬了一口。我问她甜不甜,她没有回答,只是用她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在我脸上盯个不停,不答反问说:“陈瑜,你会不会永远都对我这么好?”

    我睁大眼睛:“靠,我什么时候试过对你不好了?”

    张晴晴抬头想了一下,最后摇摇头说:“可能有,不过想不起来。”

    我汗颜:“想不起来那就是没有,喂,你那个不痛了吗?”

    张晴晴下意识想说不痛了,但是话到嘴边的时候,她却忽然眼眸里狡黠之色一闪,忽然蹙额起来,然后用手捂住腹部,点了点头说:“还会疼。”

    我闻言就急了,说实在不行要不咱们去医院得了。张晴晴就死活不愿意去,我眼巴巴的说:“可是不去医院的话,你疼得那么难受怎么办?”

    张晴晴脸颊不知道为什么就悄然的染上了一层胭脂色,然后用跟蚊子叫一样小的声音说了一句:“你不是说你学了一套什么按摩方法,对这个很有用的吗,要不我们试试?”

    我闻言有点儿愣住,然后看到张晴晴像是不胜羞涩般的躲到了被窝里,脸色也挺娇艳的,真不像是疼得难受的样子,难道张晴晴是故意说疼,然后创造机会让我给她揉腹?我不禁被我心中的这个想法给吓了一跳,我的老婆张晴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情调了?难道是因为周倩敏跟龚千夏这些女人出现在我身边,让她感受到了压力和危机,所以对我也格外的好了?

    但是呀,张晴晴都给我机会了,我哪能拒绝这样的好事,几乎是欣喜如狂的叫囔了一声,然后就踢掉了球鞋,径直的往被窝里钻了进去,从后面抱住了张晴晴,张晴晴嘤咛的一声娇呼,嗔怪的说:“让你给我揉腹,你抱着我干嘛?”

    “嘿嘿,这样子比较方便。”

    “惫懒!”

    张晴晴虽然嘴巴抗议着,但是却没有推开我的手,然后我就一边跟她聊天,一边给她轻揉水蛇腰般的小腹,鼻子闻到她秀发的芬芳还有她身上那股特有的香喷喷味道,真的特别撩人,闻的我的心,就像猫爪子不停的在挠一般,特别痒痒。然后我就趁着给她按摩腹部的时候,一边故意跟她聊天分散她的注意力,一边偷偷的的把手往上挪。

    张晴晴这娘们精明着呢,我的手还没上移到她的胸口,她就已经察觉了,直接把我的手抓住了,强行的抓着我的手放回到她的小腹位置。她虽然没有开口说什么,但是她的意思表达的很明显:老老实实的帮她揉腹部,手不要乱动。

    我忍不住感到一阵气馁,想想自己千娇百媚的老婆现在就在怀里,但是自己却不准乱来,真是坑爹呀。

    不过,我不是个轻言放弃的人,望着如同一只高贵慵懒的小猫咪般舒服的缩在我怀里的张晴晴,心里不爽的想我都难受死了,你倒是挺惬意的,哼,要爽大家一起爽,我难受你也别想好过。

    我眼睛溜溜的转动了两下,然后就故意的继续跟张晴晴聊天,因为我是从后背抱着她的,所以聊天的时候呢就故意的把嘴巴凑近她耳边,然后哈着气跟她咬耳朵说悄悄话。

    张晴晴耳垂是很敏感的,哪里受得了我这样故意在她耳朵吹起,很快就变得缩肩膀缩脖子的忸怩不安起来,俏脸也变得跟三月的桃花瓣一样红彤彤的,没好气的责怪我说:“陈瑜,你说话不要凑那么近嘛,难受死了。”

    “噢,知道了。”

    我嘴里这么答应着,但是却是依然我行我素,嘿嘿,我就是想让你不好受。

    张晴晴比我大上几岁呢,我会想那种事情她也会想,很快她就有点儿受不了我这么胡搞蛮缠了,终于忍不住转过身来羞恼的说:“陈瑜,你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直接被我强吻住了,嘴唇碰触的刹那,我顿时感受到了久违的心动。

    张晴晴开始还象征的用小拳头打了我两下当作抵抗,但是慢慢的她双手就勾住了我的脖子,配合起我来,想必在我们闹别扭的这段日子里,她也忍受了好久了。

    我见张晴晴如此动情,正觉得今天要一鼓作气完成自己最大的梦想的时候,忽然手机不合时宜的疯狂响了起来,竟然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张晴晴见到我表情有点儿不对劲,就忍不住柔声的问:“谁的打来的?”

    我摇摇头表示不知道,然后坐起来接通了电话,里面传来一个沉闷有力的男人:“陈瑜?”

    “你是谁,怎么会有我的手机号码?”

    “呵呵,刚刚从我手中把我的天尚街抢走了,转头就把我给忘了吗?”

    我这时候已经辨认出对方的声音来:“你是朱永雄?”

    朱永雄呵呵的笑了起来:“东星太子你刚刚从我手里抢走了天尚街,我这边厉兵秣马想着将天尚街拿回来,你倒是挺悠闲的呀,感情你觉得你拿下天尚街以后就代表天尚街永远是你的了。”

    我惊疑不定的说:“你打电话来是想说你要准备从我手里夺回天尚街?”

    “哈哈”朱永雄狂傲大笑说:“事实我天河堂四百多个精英兄弟现在已经分出两路,从大街两头刚刚闯入了你的天尚街。我打这个电话就是想告诉你,我要屠宰你那帮东星狗了。半个小时之后我要整个珠三角知道,你们东星就只能在这条街立足一天,我们义门才是永恒的地下王者。”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