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1550704.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764章:老狐狸徐裕宁

正文 第764章:老狐狸徐裕宁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红旗车朝着西提码头不徐不疾的开去,徐裕宁重新闭上了眼睛养神,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来临。

    我遇到过很多风浪跟危险,所以这会儿脸上还能保持镇定,但是脑子里却急速的盘算着,徐裕宁突然吩咐司机调转车头过去西提老码头是什么意思?还有他还打电话把我的死对头也是他自己的左臂右膀李仲虎叫来是图什么,难道真的是因为他不小心在我面前泄露了消息,想在西提码头杀人灭口?

    徐裕宁的那帮属下已经开车回去了,现在去西提码头的就我们这一辆车。司机陈忠跟徐裕宁两个人加起来都不是我的对手,如果我现在想要逃跑的话,完全可以找借口下车甚至是打倒司机强行下车逃跑。

    但是,我内心又有点犹豫,毕竟现在都不知道徐裕宁是不是想真的杀我灭口呢。我不由的就想起了三国演义里曹操拿七星宝刀想刺杀董卓,被董卓起了疑心,最后吕布建议董卓派人传回曹操,如果曹操胆敢回来的话就肯定是误会,如果曹操逃跑不敢回来的话,那肯定就是刺杀。

    三国演义里曹操就是逃跑了,最后导致事迹败露。

    我现在也怀疑徐裕宁跟董卓一样,可能是在故意的试探我。因为他真要杀我的话,没必要弄出这么诡异紧张的气氛,也没必要当着我的面说把李仲虎他们全部叫来。我跟李仲虎是仇人,他当着我的面说把李仲虎叫来西提码头。如果他真心要杀我,那这举动不是会引起我的警觉甚至逃跑吗?

    我迅速的把思绪整理了一遍,然后得出的结果是:徐裕宁故意装出要杀我的样子,如果我不逃跑的话表示我心里坦荡荡,如果我逃跑的话,他肯定怀疑我知道了他们这个走私犯罪集团的事情,甚至还会怀疑我是组织派来调查他们的卧底。

    妈的,我差点就上了这个老狐狸的当。

    理清楚头绪之后,我就慢慢的镇定了下来,装着有点儿迷惑的样子跟着他们来到了西提码头。

    红旗小车到了西提码头之后,又开进了一栋偏僻的旧仓库里,守门的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见到陈忠的时候连忙的开了院子大门。

    红旗小车停放在院子里,我们三个都下了车,我故作茫然的问:“徐叔叔,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呵呵,我朋友李仲虎他们的生意出了点问题,我过来这边看看情况,到里面说话吧。”

    徐裕宁带着我跟陈忠走进了仓库,里面竟然有一帮人在等着我们了。李仲虎跟廖晓峰、韩彬几个都在,另外还有十来个凶神恶煞的手下,每个人都在用很不友善的目光看着我。

    “徐先生!”

    李仲虎几个人带着一帮手下迎过来尊敬的喊了徐裕宁一声徐先生,徐裕宁笑着点点头,然后我就看见李仲虎拿着遥控器一摁,我身后不远处的仓库卷闸门就哗啦啦的落下,在我惊疑不定的目光中,卷闸门把仓库的入口给锁死了。

    徐裕宁对着剩下的人低喝了一声:“把这个卧底给我拿下!”

    我闻言心中一惊,然后就看到豹子韩彬第一个朝着我扑过来,一手死死的卡住了我的脑袋,而书生廖晓峰也把手伸到西服外套里面,准备掏出他的手枪。我在韩彬的手勒住我胳膊的瞬间,我全身肌肉神经绷紧了,差点本能的就要直接给这家伙来一个过肩摔,然后窜上去抢廖晓峰的手枪来自救。

    但是,直到现在,我觉得我还是没有露出什么马脚,还坚信着是一场试探,所以我绷紧的肌肉旋即又松懈了下来,任凭豹子韩彬卡住了我的脖子,也任凭廖晓峰掏出手枪指着我的脑袋,我装着惊慌失措的望着不远处的徐裕宁呼喊:“徐叔叔,这,这是怎么回事?”

    韩彬一手勒住我的脖子,然后把他硕大的脑袋凑到我面前,迫使我看着他那双牛般大的的眼睛,表情狰狞的恶狠狠问:“小子,你到底对我们知道了多少,是谁派你来故意接近徐先生,调查我们的底细?说!”

    我装着有点诚惶诚恐的摇头说:“徐叔叔,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旁边的廖晓峰一手推了推他鼻梁上的眼镜,一边用手枪指着我的脑袋,面无表情的说:“还敢说谎,我数三声如果你不说出是谁派你来的,我就一枪毙了你。”

    他说着就开始数:“一……”

    我心里有点慌,因为这个外号叫书生的家伙虽然斯斯文文的,但是他眼镜后面的眼睛里真的有杀机,这家伙估计是真想杀掉我的。不过,越是这种生死关头,我的思路就越是清晰,我坚信徐裕宁他们根本就是在唬我,如果他们真的确定我是卧底的话,他们还用跟我多费这么多口舌,早就派人暗中一枪打死我了。

    所以,我作出满脸委屈激愤的表情,望着远处的徐裕宁大声悲呼说:“徐叔叔,我真不知道!”

    “三!”

    廖晓峰数到三,扣在扳机上的手指就要用力,我也准备在瞬间暴起伤人的刹那,那边的徐裕宁终于开口了,他喊住了廖晓峰:“豹子住手。”

    廖晓峰本身对我就有怀疑,所以他本来宁可杀错不肯放过,本来想一枪打死我的,但是现在他大老板开口让他住手,他不敢违抗,只能把枪口从我脑袋上挪开了。

    徐裕宁走过来,也让韩彬放开我,然后他脸带笑眯眯的笑意,一边伸手给我整理衣领一边淡淡的说:“不知道最好,如果知道了也没有关系。因为陈瑜你是个聪明人,聪明人是不会干傻事的,不要忘记了你在缤纷世界会所你做过的事情。好了,没什么事情了,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李仲虎本来希冀徐裕宁会当场杀掉我的,此时见徐裕宁说让我走,他就有点儿心有不甘的用遥控器打开了仓库的卷闸门。我闻言装着脸色有点儿难看的说了声我知道,然后转身走了。

    陈忠见我离开之后,他立即走上来陪着笑对徐裕宁说:“徐先生,我看陈瑜应该没问题。他反应都挺真实的,而且书生数到三都要扣下扳机了,他还坚持他什么不知道。如果他真知道的话,在死亡威胁面前早就招了。”

    徐裕宁眯起眼睛冷笑:“呵呵,就恰恰因为他表现的无懈可击,我就更加觉得他这人不简单。我注意到他被豹子勒住脖子的时候,他身子绷紧了的,但是旋即又放松了,这表明他觉察到了危险而且先反击的,但是他最终没有动手,而是做了一个目前看来很正确的选择。这个人遇事有着可怕的镇定,能够做出最准确的选择,顺利的通过了我们的第一关测试。他不简单,甚至比你们四个都要厉害。”

    韩彬不服气的瓮声瓮气:“切,那小子能比我厉害,我刚才如果想杀他的话,轻易就能拗断他的脖子。”

    廖晓峰依旧保持自己的看法:“我总觉得这个人是个祸害,还是坚持最好干掉他。”

    陈忠因为刚才说了领导先走那句话被徐裕宁迁怒,最后我帮他说了好话,所以这会儿忍不住的说:“其实我们掌握了陈瑜致命的杀人证据,随时能置他于死地。加上他本人跟他东星那帮兄弟也颇有实力,如果可以的话,把他收归麾下替我们工作岂不是更好?”

    廖晓峰冷哼说:“但是如果这小子有问题怎么办,徐先生您刚才也说了,这小子镇定得让人可怕。他应该是知道了我们的事情的,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组织派来调查我们的卧底?”

    韩彬这会儿说话了:“你们都不要争论了,其实刚才在车子里我给徐先生的打的那个电话开始,就已经是给陈瑜设套了。这仓库的第一关检测算陈瑜过关了,但是徐先生还有第二关测试,陈瑜还未必能通过呢。”

    陈忠跟廖晓峰、李仲虎等人都愣住,连声的问还有什么测试?

    徐裕宁眼睛里有点儿得意之色,淡淡的说:“韩彬刚才打电话过来说我们有一辆装着20多辆走私车的集装箱货车被交警拦了,还要扣车什么的,都是假的。这些都是我指使韩彬打电话来跟我这样子说的,我也是故意把手机通话声音调到最大,让陈瑜听到我们聊走私进口车的事情,故意给他一点假线索。”

    书生廖晓峰脑子最好,他听到徐裕宁这话的时候,顿时双眼就亮了,惊喜的说:“妙计呀,徐先生故意泄露一点假消息给陈瑜。如果陈瑜是组织派来的卧底,那他回去之后把这消息禀报他上级,上头肯定会派人暗暗调查徐先生说的那辆涉嫌运输走私车的集装箱货车。”

    徐裕宁笑着点点头:“对,其实那辆集装箱货车的车牌都是我虚构的,我已经吩咐了交通局的手下帮忙看着,如果接下来两天,有人来交通局明查暗访问起那辆货车或者这件事的话,那就表示陈瑜有问题。”

    陈忠笑道:“那我们就守株待兔,看看陈瑜到底有没有问题好了。”

    “如果有问题就要不惜一切代价杀掉他”徐裕宁淡淡的说:“我希望他是干净的,因为我现在已经有点欣赏他了,现在风声越来越近,我需要他这种真正有能力的人。”

    我从仓库出来之后,确认没有人跟踪我之后,我立即给章爱蓉打了个电话:“章阿姨,徐裕宁真的跟走私犯罪集团有关系。我今天查到一点线索了,今天他们一辆牌照为粤A34906的集装箱货车涉嫌运输20多辆走私进口车。你立即派人去交通局查一查那辆车,保不准能有更多的收获……”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