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1604983.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795章:坑到我头上了

正文 第795章:坑到我头上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海珠区,梦之岛夜总会。

    这夜总会还蛮高档次的,女顾客进场不用收门票,但是男顾客进场都要收取五十块钱的门票。我们一行十个人只有倪安琪一个是女的,那几个看场子的保安要收我们四百五十块钱。我们几个今晚过来就是来找田鸡麻烦的,所以秦勇当场就想发难,我拦住了他,小声的叮嘱了一句:“先进去问问情况再说,毕竟我们来是为了解决事情,不是为了踢场子而来的。”

    秦勇闻言才不情不愿的拿出四百五十块钱扔给那看门的保镖,那几个保镖这才放我们一行人进去。

    夜总会里音乐声非常劲爆,有种要掀翻屋顶的感觉。夜总会大厅里霓灯闪烁,正前方是吧台,吧台前面的一个圆形的大舞池,无数穿着时髦性感的男女在舞池里跟随着音乐的节奏放肆的扭动身体,彷如群魔乱舞。舞池边上众星拱月的围着一张张散桌,远处还有卡座跟独立包厢。

    这场子单单是大厅就有好几百人,看起来生意还是不错的。

    我对着秦勇他们几个努了努嘴,让他们几个到旁边的散桌坐下来先喝点酒,我过去吧台那边跟调酒师打听点消息。因为调酒师经常跟吧台喝酒的客人聊天打交道,知道的事情也是最多的,所以我想过去先尝试一下看看能不能问出点什么东西来。

    秦勇唐牛他们八个男的就过去散桌坐下来,但是倪安琪这虎妞却喜欢吧台那种喝酒的气氛,硬是跟着我过去吧台。

    吧台的调酒师是一个穿着白色衬衫黄色小夹克的中年男子,收拾的很干净,看起来很精神的那种中年大叔。不过可能是在这种鱼龙混杂的场所待久了,所以他一双眼睛看人的时候,总闪着一抹狡猾之色。我看了看他胸前的工作牌,名字叫刘峰。

    刘峰瞄了我跟倪安琪一眼,随便的问:“两位喝点什么?”

    倪安琪酒量挺好的,但是她知道我不喜欢女生喝酒,所以她就在高脚椅上坐下来,双手托着香腮笑眯眯的说:“给我一杯冷开水,注意要开水不要自来水,我喝得出来。”

    刘峰倒了一杯开水然后扔了几块冰让开水变成冷开水,然后端给倪安琪,旋即又转头望向我:“先生,你要喝点什么?”

    我笑了笑说:“我不喝东西,我想跟你打听一点消息。”

    这调酒师蛮市侩的,他见倪安琪只要了一杯开水,而我什么都不点,他顿时脸色就有点儿不耐烦了,毕竟他的薪水主要是靠酒水提成的,我跟倪安琪啥钱都没有话,他自然也得不到提成,所以就望着我撇撇嘴说:“对不起,我不给没消费的人提供消息。”

    靠,这小子还直接跟我谈起条件来了。

    我就眯着眼睛望着他,似笑非笑的问:“那你一般要怎么样才肯提供消息?”

    刘峰咧嘴笑了:“来杯意大利进口威士忌吧,98元一杯。”

    我用手指轻轻的扣了扣台面,表示同意了,毕竟一百块钱买一个小消息,我认为还是值得的。刘峰很快的给我倒了一小杯威士忌,轻轻的推到我跟前,吧台喝酒为了预防顾客喝醉或者赖账,有些地方是要当即付款的,所以我拿出了钱包,拿出一百块放在桌面上,平静的说了一句:“不用找。”

    我钱包里大概有四五千块钱的现金吧,刘峰那家伙见到钱包里厚厚一叠的百元大钞,他眼睛顿时就亮了,笑眯眯的把桌面的钞票收了。我端起酒杯把那杯威士忌一饮而尽,然后喷了口酒气,问道:“我想跟你打听一个人,昨晚有一个叫秦东升的男子跟他几个同事来过这里喝酒,然后今天我们发现他失联了,你能告诉我一点儿关于他的消息吗?”

    “秦东升,今天有警局跟缉私局的人都过来跟我打听他的消息了,如果你想知道我是怎么回答的,请付一千块钱的打听费!”

    我跟倪安琪对视一眼,然后就直接拿出一千块放在桌面上。

    刘峰笑呵呵的伸手拿了过去,然后咧嘴对我说:“我给你的小心就是,昨晚那家伙喝醉之后,就开着他那辆大众速腾离开了我们夜总会的停车场,走了。”

    “他自己朝着那个方向离开的?”

    “不知道!”

    “你们当时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物要对他不利之类的?”

    “没发现!”

    我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这家伙都是答案都是不知道,我脸色有点儿难看起来:“就你这什么都不知道,算哪门子的消息,也敢收一千块钱?”

    刘峰冷笑的望着我:“买卖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我把我知道的消息都告诉你了,你听了之后想反悔把钱要回来?我警告你这里是我们田鸡哥的场子,你最好不要有在这里闹事的念头,不然你会吃不完兜着走。”

    原来,这家伙一开始就已经想好了随便说两句坑我一笔钱的,而且他觉得这场子是他们老板田鸡的,没有人敢胆大包天的在这里闹事,他觉得他吃定我了。

    倪安琪这虎妞从来都不是什么好脾气,她见我被坑了之后,忍不住就一拍桌子要发怒,我伸手拦住了她,对着刘峰说:“好吧,那一千块钱我不要了。”

    刘峰闻言以为我怂了,得意的说:“算你小子识趣,如果你敢在这里闹事,估计你得横着抬出去。”

    我不置可否,又拿出一百块钱放在桌面上,平静的吩咐说:“再给我来一杯威士忌。”

    刘峰有点儿错愕,不过有生意他不可能不做,于是就转身从酒架上拿起一瓶威士忌,然后过来微微弯腰给我桌面上的酒杯倒酒。但是,在这刹那之间,我就骤然出手一把抓住他的头发,狠狠的将他脑袋朝着吧台一撞。这家伙的脸门直接就磕在了吧台大理石桌面上,顿时鼻梁骨都被磕断了,发出一声惨叫,我放开手的时候他已经是满脸血污的捂着鼻子跌到在地。

    周围的客人还有服务生都被我的举动跟震慑住了,我面无表情的掏出白色的手帕拭擦了一下手的血迹,然后把带血的手帕放在桌面上,然后端起那杯威士忌酒慢慢的喝光了,望着倒在低声惨哼的调酒师说,那一千块钱就当作给你的医药费。

    说完,我转头斜了一眼边上傻住的服务员:“让你们老板田鸡亲自来见我。”

    那几个服务员还有领班才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没多久,现场的音乐就被关掉了,全场的灯光也全部都打开,大厅里亮如白昼,远处舞池还有散桌的客人们大多都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一个个左右张望的询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会儿,从楼梯口处下来一帮人,为首的是一个身材臃肿的胖子,两只眼睛像青蛙眼睛般微微鼓起,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大蛤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家伙应该就是义门海珠区的堂主田鸡田荣宾了。

    果然,这大蛤蟆带着一帮纹龙刺虎的手下气势汹汹的走过来,那个受伤的调酒师捂着鼻子迎上去,指着我呜呜哇哇的哭诉了一通,无非是说我来闹事还打人,让田鸡哥给他出头。

    这些年,义门都是在珠三角横贯了的,而田荣宾则是在海珠区横贯了的,他没想到今天居然有人胆敢来他的场子闹事,顿时就满脸怒容的低喝了一句:“是谁敢在我田鸡的场子闹事?”

    “你就是田老板?”我这时候站立起来,倪安琪还有不远处的唐牛、哨牙秦勇、大罗小罗一帮人也适时的围拢到我身边,对着田荣宾怒目而视。

    东星是义门目前的首要敌人,作为义门11位堂主之一的田荣宾还是认识我的,见到我之后就吃了一惊:“东星太子?”

    我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原来田老板认识我,小弟今个儿过来是跟田老板询问点事情。”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