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1613646.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803章:杯酒揍陈瑜

正文 第803章:杯酒揍陈瑜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因为替吴青山跟小笼包有点儿担忧,不过想想我这笔钱送去的刚好是时候,估计至少在一两年之内吴青山不会再缺钱,到时候我搞定了义门之后,就正正经经的经营公司。

    广弘合资公司投资了上百个亿,而缅北那边劳动力价格低廉,到时候我可以考虑外发加工业务给吴青山,让他在当地建立厂房,到时候他领地里的人都有正常工作跟收入,谁还耐烦种植那害人害己的御米?

    有了初步想法,我心里也踏实了许多,毕竟眼前最重要的就是踏平义门,扳倒徐裕宁、黄宏建一帮人,投资缅北的事情还得缓一缓。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张晴晴打来的电话,说岳父岳母已经准备好了晚饭,问我什么时候回来?

    我告诉她立即回来之后,就邀请林峰他们一起过去吃饭,但是林峰跟朱建堔有事情要忙,都推辞说不去。李梦婷自然也是不好跟张大贵、徐淑琴见面吃饭的,所以也说华瑜公司还有文件合同要处理,也不去。

    最后,只有我跟我妈妈箫媚一起回家吃饭。

    严格来说,这次是我亲生妈妈跟张晴晴的父母第一次正式见面。张大贵跟徐淑琴见到我妈妈显得有点儿局促,不过张晴晴见到我妈妈也过来,意外之余还格外的开心,因为我妈妈跟她父母一起坐下来吃饭,就是表示承认她这个媳妇,她当然高兴了。另外,其实晴晴跟我妈妈的关系也非常的要好,除了亲情之外还有一种类似于师徒的情谊,因为我妈妈最近一两年都可以的在培养张晴晴,算是张晴晴的老师。

    张大贵跟徐淑琴见我妈妈没什么架子,而且跟晴晴也格外的亲近,他们两老很快就没有拘束感,变得笑眼眯眯起来。不过在吃饭的时候,张大贵还是重申了一次我跟张晴晴的第一个孩子必须姓张,以后的孩子才能姓陈,因为这是当初说好的,不能反悔。

    箫媚知道这约定是我养父养母跟张晴晴父母约好的,所以她也没有打算反悔,淡淡的笑着说这是当然。其实,我隐隐猜测是箫媚知道我有几个心爱的女人,她觉得我以后人丁肯定旺盛,所以才会这么大方的不跟张大贵计较这点事情。

    因为张大贵挑起这事情来说,导致我们整个饭局的话题都围绕我跟张晴晴生孩子进行,甚至我妈妈跟张大贵、徐淑琴三个还兴致勃勃的讨论好了如果我跟张晴晴剩下的第一个孩子是男孩的话叫什么名字,是女孩的话又叫什么名字都想好了,甚至他们还争吵着说安排孩子以后学习什么本领,比如三岁学钢琴,四岁学跆拳道之类的。

    他们在议论这个的同时,喝多了两杯的岳父还时不时不满的转头没好气的苛责我跟张晴晴两句,说让我们别磨蹭,赶紧儿生个娃,搞得我跟张晴晴都不敢说话,谁叫我们都还没啪啪啪呢。

    吃饱饭之后已经是华灯初上时分,张晴晴找了个藉口出去逛街,然后拉着我逃似从家里出来。

    华庭酒店,秦少柏跟李文赋一帮人在吃饭,作陪的人除了刚刚跟秦少柏勾搭上的交际花梁艺璇之外,李文赋跟秦少柏的朋友也来了不少。其中身高一米九,长得五大三粗,剃着一个锅盖头的男子最为显眼,他就是秦少柏爷爷手下的兵王钟廷辉。

    南方冬天不算太冷,白天温度一般在17度左右,晚上一般在12度左右,一般情况晚上都要穿件外套。但是这个钟廷辉却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绿色短袖军T恤,手臂肌肉喷张,眼神非常锐利,整个人就像是一头强壮无比的东北虎。

    钟廷辉拿起桌面的一瓶茅台酒就给秦少柏满上,同时爽朗的笑道:“秦兄弟,没有你爷爷就没有我钟廷辉的今天,你这次来珠三角我必须得好好招呼你,来,我们干上一杯。”

    秦少柏笑了笑,端起酒杯微微虚晃了一下,环视了在座的众人一眼,说道:“我敬大家。”

    李文赋跟梁艺璇等人连忙的端起酒杯:“干杯!”

    钟廷辉瞄了一眼秦少柏,然后有点儿狐疑的问:“秦少今晚兴致似乎不高,是不是兄弟我有什么地方招呼不周,让你不高兴了?”

    “不是不是”秦少柏摇了摇头,然后拿出桌面一包香烟,自行的叼上一根点燃了,喷了口烟雾之后才徐徐的说:“我家里出了点变故,所以最近心情不是很好,辉哥你别在意。”

    钟廷辉一双牛眼睁大:“出啥事情了,没有听秦老跟我们说过啊?”

    秦少柏苦笑了一下说:“我爷爷不喜欢把家事带到工作中去的,他不跟你们说也是正常。其实我哥哥不是在缉私局这边工作的吗,最近他失联了。我们全家人都很伤心,大家都认得肯定是他得罪了走私犯罪团伙,被人陷害了。其实我这次过来,也是想查我哥哥的下落,还有查清楚这件事到底是谁干的?”

    钟廷辉跟认识秦东升,不过跟秦东升不算熟,他跟秦少柏更亲近,但是这会儿听秦少柏说秦东升出事了,就忍不住问:“查到是谁干的吗?”

    在座的李文赋闻言,偷偷的瞄向秦少柏。

    秦少柏这会儿脸望向落地窗外面的繁华大街,迟迟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他忽然说了一声:“陈瑜!”

    李文赋闻言眼睛溜溜的转动两下,然后趁机说道:“其实外面的人都觉得这事情是陈瑜干的,因为秦东升失联之前,就跟陈瑜发生了好几次冲突……”

    “不是,我是说陈瑜在外面!”

    李文赋傻住,跟梁艺璇、钟廷辉齐齐的望向窗外大街,只见外面灯火辉煌、车流如梭行人如水,我跟张晴晴两个正手牵手亲密的从外面嘻嘻哈哈的聊着天走过去。

    钟廷辉望着外面大街上的我,眯起眼睛说:“这人就是陈瑜,是他谋害秦东升的?”

    “只是传言”李文赋淡淡的说了一句,颇有点儿以退为进的味道。如果他一口咬定是我干的,可能秦少柏跟钟廷辉还会起疑心,但是他这么淡淡一句可能是我干的,没有什么头绪跟线索的秦少柏就跟是嗅到血腥味的鲨鱼般,死死盯着我不放了。

    边上的梁艺璇也趁机的说:“我听说过他的名号,叫什么东星太子,传说单挑无敌。”

    李文赋看见钟廷辉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屑之色,就知道这钟廷辉对我什么单挑无敌这话是嗤之以鼻的,于是故意的说:“辉哥,有没有意思跟那小子练练?”

    钟廷辉说:“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跟他领教一下。”

    秦少柏端起了酒杯,主动跟钟廷辉碰了碰:“钟老哥,我今儿心情很不好!”

    钟廷辉知道秦少柏不会莫名其妙的跟他重申心情不好的事情,既然这么说了就肯定是有所暗示,而且暗示的事情也很简单,无非是想让他亲自出马对付陈瑜,于是他沉吟了一下说:“你知道的,秦老不许我们这些部下捣乱。”

    秦少柏平静的望着窗外我跟张晴晴的背影:“放心,我没有叫你帮我杀掉他。不过,我现在很想看他出丑。”

    钟廷辉闻言咧嘴笑了:“这个简单,我去教训那小崽子一顿,让秦少你消消气。”

    秦少柏闻言笑了,拿起茅台酒瓶就要给钟廷辉满上一杯酒。

    但是,钟廷辉却伸手拦住他:“不急,等我收拾完这小子,回来这喝这杯酒。”

    李文赋等人闻言都哈哈的大笑起来:“古有关羽温酒斩华雄,今晚有辉哥杯酒揍陈瑜。”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