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1647010.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822章:情况不妙

正文 第822章:情况不妙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来到缅甸的第一天晚上,我们一行人是在吴青山的庄园里度过的,吴青山对我的招待还蛮热情的,晚上设宴招待了我们。陪同的除了他跟小笼包之外,还有他的几个得力手下,不过这几个家伙似乎都对我不大友善,尤其是一个叫彭安平的家伙。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几个跟哥蛮的关系也不错,彭安平把哥蛮的死归咎到了我头上来。而且彭安平几个都是种植御米的推崇者,发展理念跟吴青山意见相左,他们之前已经争吵过好几次了,而我偏偏又是说要在这里投资加工厂的,算是跟他们的想法完全不一样。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我是吴青山的未来女婿,吴青山这段日子流露出一种以后要把武装部落交给我的意愿,这让彭安平几个跟着他这些年出生入死的老部下很不满。

    出于种种的原因,所以这以彭安平为首的几个家伙,都对我表露出一种不怎么友善的态度。

    不过,我虽然察觉彭安平他们对我有戒备心,不过以为他们只是对我是外来人的正常警惕而已,所以也没有放在心上。晚上跟小笼包肩并肩的坐在她闺房阳台外面看星星,小笼包这个情窦初开的少女跟我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而且说的都是我不在的时候她生活上的点点滴滴,似乎恨不得跟我分享她的任何一点儿小快乐,显得挺娇憨的。

    吴青山是个很传统的家长,他在晚上11点多的时候就让下人“请”我回去客房休息,其实这老小子是怕我跟小笼包婚前啪啪啪,真是够古板的。

    第二天,我跟唐牛、秦国强、楚大柱几个就要继续前往张遂良的领地,也就是掸邦的大其力。

    大其力跟泰国和老挝接壤,与泰国美塞县并称为美塞河畔的双子镇,是缅北跟泰国的重要交易小城市,这也是金三角的最中心。

    吴青山知道这里很混乱,加上据说张遂良是个很残忍的人,所以为了我的安全着想,他不顾我的婉拒,执意派遣了一队私兵开了三辆吉普车护送我们来这里,而负责护送我过来的则是他如今的左臂右膀彭安平。

    我拗不过吴青山的热情,就在彭安平的一行人的护送之下开车前往大其力。沿路遇到蛮多当地部落武装的盘查,当然还有不少毛贼强盗,不过吴青山的名号还是有点作用的,加上彭安平他们一帮人都荷枪实弹,杀气凌然,所以一路上也算是有惊无险的来到了张遂良的领地。

    进入大其力之后,我们发现这里到处都是私军民兵,守卫似乎格外的森严。

    彭安平告诉我说这里虽然是御米之王张遂良的领地,但是张遂良这家伙很小心的,一般都不会轻易在这里露头,害怕遭到泰国或者缅甸、老挝甚至是华夏的行动小组偷袭逮捕。张遂良平日都躲在森山老林的老巢里,也就只有有很重要的客人来到,他才会出现在大其力这城镇,每当他在这里的时候,这里的守卫就会非常的森严。

    我们一行人三辆吉普车刚刚开进大其力城镇,然后前面就来了一辆大型SUV昂科雷,后面是两辆军用卡车,一下子把我们拦截了下来。两辆卡车上如同下水饺的跳下来几十个手持步枪的私军,里三层外三层的把我们三辆吉普车给包围了起来。

    而昂科雷SUV车子上面也跳下一个穿着军绿色民兵制服的中年男子,嘴里叼着雪茄,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色的大墨镜,看不大清相貌,不过身材魁梧,领口露出的脖子上赫然纹着一条当地人很崇拜的眼镜蛇,给他这个人平添增加了几分杀气。

    彭安平见到这脖子上纹着眼镜蛇的家伙还有周围那几十个端着步枪的私军,神情有点儿绷紧,低声告诉我说:“是张遂良的手下,这家伙是张遂良的副手,真名没有人知道,外号叫刽子手,在掸邦提起他的名字,能半夜止小儿啼哭。”

    刽子手跳下车之后,就大大咧咧的活动了一下脖子,然后摘掉了脸上的墨镜,露出一张满脸横肉的狰狞面孔,他目光斜了一眼被包围住的我们三辆吉普车,然后对着他身边的手下挥了挥手。立即,站在他身边的一个家伙就气势汹汹的走上来,嘭嘭的擂了两拳我们的车头盖,然后叽里呱啦的对着我们一边怒喝还一边比划着手势,虽然我听不懂他们说的当地语言,但是知道他这是明显在盘问我们是什么人,让我们立即全部滚下车。

    张遂良的手下比吴青山跟郭祥麟两个人加起来都要多,而且装备也更加精良,领地跟钱财也远超吴青山他们数十倍,俨然是这里的地下王者,所以彭安平这会儿见到刽子手一帮人,也是蛮害怕的,几乎诚惶诚恐的就下了车了。

    我跟唐牛几个也最后才下的车,这时候彭安平已经在唯唯若若的跟刽子手解释我是来历,告诉对方一帮人我就是陈瑜,来跟他们首领张遂良谈生意的。

    刽子手听说我就说陈瑜之后,顿时一双眼睛就眯了起来,走近几步上下打量我。东南亚的天气很温暖,就算是冬天也不冷,我这会儿就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跟一条黑色西裤,脚上一双军皮鞋,腰间缠绕着合金皮带,手腕上带着张晴晴送给的那只浪琴手表,整个人就像是一把出了鞘的刀,锋芒毕露。

    “你就是陈瑜?”

    刽子手估计挺诧异我的年青,有点儿狐疑的打量着我问,这家伙竟然懂得中文。不过想想也不出奇,我们华夏是他们御米最大的市场,他们想卖御米给我们,没理由不懂中文。

    “不错,我跟你家首领约好了今天见面,一起谈生意。”

    “你们是华夏人吧,怎么会跟吴青山部落的人一起过来?”

    刽子手明显对于彭安平一队私军护送我过来感到意外和惊疑,而且我眼角余光看到周围为着我们的几十个民兵,这帮家伙的步枪枪口还在对着我们。甚至我注意到他们的安全栓是已经打开了的,也就是意味着他们随时就可以扣下扳机杀人。被人用枪指着是一码事,但是被人用枪指着,对方还已经打开安全栓又是另外一码事。

    我这时候又注意到刽子手的这帮手下都时不时的将目光投向他,似乎大家都在等着刽子手的一个信号,只要刽子手表示一下,他们就要扣下扳机把我们全部射杀。这情况明显不对劲,我心底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似乎这帮人一见面就要杀掉我!

    其实,原来张遂良对李仲虎开出一亿人民币杀掉我的条件心动了,他甚至已经吩咐好了刽子手,等我出现在他们的领地,就让刽子手一帮人直接把我当街杀死。

    但是,目前对刽子手而言,出现了一点儿意外,就是他没想到彭安平一队人护送我过来,如果要杀我的话,肯定也要把吴青山的这帮手下也一起杀掉。这是在张遂良的计划之外的,刽子手当然也知道吴青山的名头,所以他这会儿有点儿犹豫了。按照原计划杀掉我的话,就有可能把吴青山得罪了,这未必是他老大张遂良同意的,所以他现在惊疑不定的问我,到底为什么吴青山的手下会护送我过来?就是想搞清楚我跟吴青山的关系,以方便他考虑到底要不要当场格杀我?

    我感受到了刽子手跟周围私军对我们的杀意,虽然弄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想杀我,但是也瞧出了刽子手明显有点顾忌吴青山,所以我就眯着眼睛淡淡的说了一句:“因为我是吴青山的女婿!”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