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3/23856/11667153.html"}})();尊宝娱乐 >我的青春期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827章:冥冥中注定

正文 第827章:冥冥中注定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开车来到华阳街大排档的时候,哨牙一帮兄弟们正在喝啤酒吃宵夜呢,这几天在民兵综合训练基地,估计他们训练也挺辛苦的。我跟破军堂的一帮兄弟们打了招呼,然后就走进了哨牙他们坐的那间卡座,基本上东星负责管事的人都到齐了。

    我笑眯眯的跟着大家打了个招呼,然后在大魔女李梦婷身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哨牙他们知道我此行是去缅北,于是就嘻嘻哈哈的问我有没有见着我的缅甸小媳妇?

    我都懒得搭理这几个傻帽,而是没好气的问他们训练基地现在是什么情况,那个钟廷辉走了没有?哨牙几个告诉我钟廷辉灰溜溜的走了,来了一个新教官,教官对待他们还不错,因为他们底子都不错,也不整天让大家走正步方阵了,这两天基本都是上午教导枪械射击,下午学习理论知识,大家都学得挺起劲。

    我闻言有点儿皱眉,秦老跟章老这两个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民兵训练没必要这么训练吧,我怎么觉得他们在培养速度形成战斗力的雇佣兵似的,难道他们两老有什么打算?

    谢天来则笑着问:“瑜哥,你这么急着把大家叫出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我看看周围的兄弟,都是东星的绝对中流砥柱,所以也不担心他们会把消息泄露出去,平静的说:“义门李家一直想灭掉我们,李家害死了我的孩子,还几次差点要了婷姐和晴晴的命。这次我去缅北,李仲虎还花了一亿赏金想让毒枭干掉我。我们隐忍了这么久,现在机会已经来了,我要在十天之内,干掉李仲虎、李炳福还有李文赋,为我胎死腹中的孩子报仇!”

    秦勇红着眼睛说:“终于等到这一刻了,上次婷姐中枪被送进医院,我就有点忍不住要跟他们拼了。”

    大罗小罗他们也纷纷附和秦勇的话,都问我什么时候动手,要怎么动手?

    朱建堔这会儿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然后带着点担忧的问:“陈瑜,如果只是单纯的杀死李仲虎几个,难度不算很大,不过义门在这里盘踞百年,实力宏厚。我们杀掉李仲虎几个容易,但是因此义门的人肯定要站出来为他们复仇的,到时候火拼起来怎么办?”

    其实,只要等十天之后收网,黄宏建的走私犯罪集团覆灭,参与其中的李家也势必一起覆灭,家产是肯定会被没收充公的,而义门一帮人坐牢的坐牢跑路的跑路,谁还有能力有本事给李仲虎复仇?

    不过这一点涉及机密太重要,我不能把这事情告诉朱建堔一帮兄弟,所以只是神秘的笑了笑说:“干掉李仲虎三个之后,其它的事情我有办法解决,这层不用你们顾虑。不过,对李仲虎他们下手的时候,我不想弄出什么大动静,最好让他们几个的死亡看起来更像是自然死亡,或者说死于意外更加恰当。”

    秦老跟徐裕宁两个的意思都是我可以对李仲虎下手,但是不能弄出太大的动静,所以我打算像上次干掉伊贺那样,制造出意外的情况,让他们的死引起任何的混乱。

    我吩咐李梦婷谢天来他们从今晚开始,要密切注意李家的一举一动,这两天我要对李家下手。

    这顿宵夜吃喝了两个多小时,不过李梦婷今天晚上没有喝酒,吃了一点海鲜之后还觉得肚子不舒服,所以我挺紧张的开车送她去医院看医生。

    来到人民医院,值班的妇科医生跟李梦婷检查了身体,然后又问了李梦婷一些情况,然后笑眯眯的告诉我们两个,说李梦婷不是食物中毒或者海鲜过敏,而是怀孕了。

    李梦婷双手一下子抓住那个胖女医生的手,神情有点儿激动的说:“医生,我怀孕了?”

    女医生笑着点头:“对,这位是您的丈夫吧,恭喜你们两个。”

    李梦婷一下子喜极而泣,转身就直接投入了我怀里,眼泪哗啦啦的落下来:“陈瑜,我怀孕了,我又重新怀孕了。”

    我知道上次流产的事件让李梦婷心灵受到过很大的创伤,也能明白她此时内心的激动跟开心,我轻轻的拥抱住她,柔声的安慰说:“嗯,我当初就说会很快让你重新怀上Baby的,现在终于实现了吧?”

    李梦婷这会儿像个幸福的小女人般窝在我怀里,轻轻的点了点头:“嗯!”

    我嘿嘿的笑了笑,然后小声的跟她说:“对了,那天晚上我们来了好几次,不知道会不会怀上双胞胎?”

    妇科医生还在旁边呢,饶是李梦婷平日胆子挺大,这会儿也不禁的满脸臊红,抬起手打了我一下,没好气的说:“不许说流氓话,也不怕人家医生看笑话。”

    那胖女医生倒是很坦然,还笑着对我们说:“双胞胎的几率不大,如果要确认是不是双胞胎,要在等过两个星期再来检查才能确定。”

    我跟李梦婷欢天喜地的谢过医生,然后去药房取了医生开的安胎药,跟李梦婷手牵手的走出医院,李梦婷表情很轻松愉快,同时也很感慨,她回头看了一眼医院,对我说:“陈瑜,这世上的事情真是让人感慨,当初我被绑架发出车祸,最后被送到这间医院,孩子就是在这医院里流产的,现在我竟然又重新在这家医院被检查出怀孕了。”

    我闻言不禁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医院大门,却忽然看到一辆黑色的奔驰S600L匆匆忙忙的开了进去,李梦婷的天机堂是专门负责情报消息收集任务的,所以她看到那辆奔驰车牌,平静的说了句:“是李炳福的座驾。”

    李梦婷当初流产就是在这家医院,而指使绑匪绑架李梦婷的人就是李家的老爷子李炳福。

    我远远的望着李炳福那老头被搀扶着下车送进医院大厅,我嘴角忽然勾勒出一抹冷笑,心中觉得这世上因果报应果然是屡试不爽,李炳福当初害我的孩子在这里流产,那这所医院,就正好是他身死之地。

    “婷姐,你在车上等我一下,我车钥匙落在医院里了。”

    李梦婷狐疑的看了看我,沉吟了一下没有说什么,乖巧的上了我们停放在路边的那辆凯迪拉克,我则转身朝着医院里走了进去。

    远远的我看见李家的人把李炳福送到了急诊室,我打量了一眼周围,然后走过去医生休息室,里面正好没有人,我随便拿起墙壁上的一件白色大褂穿上,再戴上医生帽子跟口罩,然后堂而皇之的从休息室走出来,朝着急诊室走了过去。

    原来李炳福这老头中风了,夜晚值班医生不知道去那里去了,几个护士这会儿也不在,估计跑去找医生了。李家的几个家属见到我穿着医生大褂进来,误以为我是医生,就连忙的让我给他们老爷子看看。

    我拿捏出沙哑的声音:“家属都站一边儿去。”

    李炳福躺在担架车上,中风挺严重的,处于肢体麻木、舌蹇不语,口舌歪斜状态,更加严重的是他呼吸道似乎被痰粘住了,呼吸不过气。但是偏偏中风让他四肢麻木,连舌头都说不了话。

    我在炼狱学习过一些急救手段,像他这种情况,正确的救治方式是要将他的头部偏向一侧,便于口腔粘液或呕吐物流出,还要用仪器主动将他喉咙里的痰清理掉,不然他很快就会因为窒息而死亡。

    李仲虎跟李文赋两个人都不在现场,李家的几个家属都没有认出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戴着手术医生帽子的我是假医生,都站在一边紧张的看着我施救。我就装模作样的给李炳福检查,但是就是不管他呼吸道被堵塞的问题,这家伙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痛苦,眼睛死死的瞪着我双眼。

    我眼睛里带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冷笑,他似乎终于认出戴着口罩的我来了,眼睛惊恐的望着我,喉咙里赫赫有声,似乎在模糊的说:“你……你……”

    不过他中风了,根本不能动弹,也不能说出话来,而且呼吸道被堵塞让他一点点儿窒息,最后双脚一挺,整个人就悄无声息了。

    我用戴着橡胶手套的手摸了摸他的颈部动脉,确认他已经死亡,就转身对着那几个家属耸耸肩:“我已经尽力了。”

    说完,大步的离开了急救室,这时候,身后才传来家属们的哭声:“老爷,你就这么中风离开了,呜呜……”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